《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3、空麻袋背米

庄梦周以神念暗问丁齐道:“我方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今天那个‘有感而发’的成语,用得不太对啊。别人有感而发来顿演讲或者几句惊叹,你怎么是到水面上走了一圈?

假如我猜得不错,这是有所感悟、触发神通的意思吧……难道丁老师在外面不会这一手吗,跑到这里来才刚刚领悟的?”

丁齐也以神念答道:“确实如此!我是上次拜访九放离空岛,修为突破至炉鼎境,宛若新生孕育、再凝形神、混沌欲分未分。此番来到五心谷,借五心莲感应天地世界,忽有所悟,很自然便做到了,感觉仿佛本该如此。”

庄梦周:“你在外面的世界没做到吗?”

丁齐:“是没想到,今天的确是有感而发,仿佛能运转天地之形。为何如此,还想找机会向庄先生请教呢。”

庄梦周:“天地为我形、我为天地神!这不就是你的方外心法吗?方外秘法不修神通,也没人教丁老师这些,所以很多手段你以前是不会的。可是到了如今境界,有些事情,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比如在九放离空岛中,那些人天生就会飞啊。”

丁齐:“可是他们并不会飞呀。”

庄梦周摇头道:“你错了,在那个世界中,他们的确天生就会飞。”

丁齐:“可是对我而言,天生并不能在水上走。”

庄梦周:“你又错了,炉鼎境宛若孕育新生,你既有感而发,便是天生就有这个本事了,以后本事还会越来越大呢。”

丁齐:“我是在五心谷中感悟这方天地,方得有感而发,那么出去之后呢?”

庄梦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丁老师的方外秘法是在哪里创出的,你需要控界之宝和天地秘境传承吗?外面的世界也是世界,只不过是一个更大的,没有控界之宝和秘境传承的世界,与天地共鸣,就是你最早的悟道根基,何必执着于方外呢。”

丁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多谢庄先生指点!”

两人这番谈话是以神念暗中交流,说完之后各自回房休息。次日丁齐与冼皓离开,叶宗清亲自将他们送出了门户,并派车将两人送到机场。离开村庄时,丁齐又一次仔细观察了门户所在位置与环境。

仓谷村依山而建,地势层层抬高,前方山脚下是田地,田地外是环绕洱海的公路,公路另一侧便是洱海了,湖边有大片的草地。环洱海的风光很美,每年都有很多游客。仓谷村也开了不少旅馆饭店,游客可住在村中远眺洱海,还可以租用电瓶车、旅游车四处玩赏。

大理有好几家旅游公司就是五心谷的掌花使开的,在仓谷村中都设了营业网点,他们还经营特产商店。五心谷的门户则在村中祖祠的后院,那个地方平常并不开放,普通族人以及游客是进不去的。

祖祠的侧后面修了一个仓库对外出租,车可以直接开到仓库里,有暗门连接祖祠后院,运送物资很方便,门户外面总有三名掌花使值守,他们是轮流的。

至于门户之内,五心谷中还修了一片建筑群,就像一个小村落,其实是一个运输以及仓储中转基地,从外面运进来的东西都先存放在这里。叶宗清这次派了一百多人专门看守此处,一旦发现从门户中进来的人不对,就会立刻示警并将之拿下。

想打五心谷的主意,首先就要至少收买三名掌花使,并且拿到值守人员换班的日程安排,这三名掌花使得有在同一时间值守的机会。丁齐也私下里问叶宗清要了一份名单,可以拿回去好好分析,试着从对手的角度去考虑。

时间已经是八月,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都放暑假了,他们回家了一段时间然后又跑到了境湖。这周末到了金山院开放日,他们也去帮忙,顺带勤工俭学。可惜眼下不管有多少人手,丁齐也必须去坐镇,因为庄梦周还留在五心谷中。

开放金山院一如往常,眼看又过了一周时间,一切似乎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石和玉和晏斌彬这两名总部工作人员在方外联盟内发布了一条消息,五心谷可以提供特产灵植五花谷,感兴趣的人可以联系购买,或以指定的物资交换。

五花谷是什么东西?五心谷提供了图文并茂的详细介绍资料,此物可强身健体、补益元气,隔天弄个半两煮粥,再配合秘法修炼自能体验其灵效。五心谷做事大气,凡方外世界成员的驻点,每家先送了一斤尝尝。

目前每家方外世界都在南沚小区有驻点,就连响水峰也刚买了一栋小楼,就用开放天地秘境赚的钱。石和玉、晏斌彬挨家挨户送灵谷,就像很多年前的大杂院,谁家包了饺子都会送给邻居们一小碗。

他们不仅送去灵谷,还现场介绍此物的灵效与服用方法。五心谷有个好处,它是一种可以当成主食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毒副作用。虽然推荐的最佳服用量是隔日半两,但天天拿它当饭吃也行,只是普通人无法完全吸收其灵效而已。

相比于灵谷,大家更感兴趣的是五心谷怎么把东西弄出来的?石和玉与晏斌彬不仅送饺子还送福音,告诉各家方外世界常驻人员,这是理事长丁齐帮的忙,言语之间还暗示他们也可以去找丁齐帮忙。

他们虽没有公开说这件事,但是通过挨家挨户私下拜访,等于将消息全部传出去了,也没有要求谁保密。很多人收到礼物、听说消息,不禁感慨加入方外联盟的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简直是惊喜不断啊。

丁齐等人从金山院回来也收到了三斤灵谷,便知道叶总清成功请动庄梦周帮忙了。询问之后才清楚,庄梦周这次足足带出来三十斤五花谷,并说了一句下不为例。叶宗清则说下次不会再让庄先生带这多了。

这次为什么是三十斤?因为事先说了好处分一半,方外联盟现有十六家成员,除了五心谷自己,一家送一斤恰好十五斤,另外十五斤则算庄梦周的。假如五心谷将这些灵谷卖了,收入也归庄梦周。

周日晚上,南沚小区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谷香味,仅仅闻到了便仿佛身上有了力气,十几户人家都在熬灵谷粥呢。

有趣的是,石和玉与晏斌彬拜访时的说辞就是送给邻居们尝尝,没有明确说是送给他们所代表的方外世界。这是总部驻点人员的福利啊!所以大家才会当晚就煮粥吃了,否则还不好擅自服用。

大部分人只是取用少许尝了尝,好亲身验证其灵效,然后立刻向各自的领导作了汇报,并将其余的灵谷都小心收存。九放离空岛岛主宗飞侠当天晚上就接到了汇报,然后便亲自联系了晏斌彬。

晏斌彬就在方外联盟总部工作,宗飞侠当然有她的联系方式,但是宗飞侠不首先去找叶宗清或石和玉,却找她这个小姑娘打听事,估计是因为比较好套话吧。

宗飞侠当然是冲着五花谷来的,九放离空岛希望能大量收购此物,听说目前定价很低,才十万块一斤,有多少要多少。

晏斌彬早就得了嘱咐,她很有礼貌地告诉宗岛主,是丁盟主帮忙运出的这些灵谷,这么做付出的代价很大,运出的灵谷数量也有限,不可能都出售给九放离空岛,但她从个人的角度帮宗岛主出了个主意。

五心谷中的灵谷很多,唯一的困难就是运不出来,宗岛主也可以像丁盟主那样去帮忙。无论宗岛主运出来多少灵谷,按照五心谷给丁盟主的报酬,他也可以将其中的一半直接拿走,不用买也不用换,想要就自己去背,背出来一百斤就能拿走五十斤。

还有这等好事?宗飞侠起先以为是小姑娘不懂事才会给他出这个主意,因为他很清楚,想把天地秘境中的东西拿出来,不仅须有大成修为,还要有控界之宝与传承秘法。这些都是不可能交给外人的东西,可偏偏事实就是——五心谷请丁齐帮忙了。

宗飞侠又问晏斌彬,自己怎样才能也帮得上忙?晏斌彬说这她可做不了主,得谷主决定,但据她所知,这涉及到五心谷的传承之秘,宗飞侠得发誓保守秘密并承诺不会做出任何有可能伤害到五心谷的事情,还要由丁盟主提供担保。

发誓没问题,但是找丁盟主做担保得求个人情,宗飞侠立刻就联系了丁齐说起此事。丁齐则笑着说完全信任他、愿意给他在叶宗清那里做个担保人,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亲自去找叶谷主谈。

宗飞侠回头便联系了叶宗清,态度恳切地提出了请求。叶宗清也笑了,说既然丁盟主愿意担保,她当然也不好不答应,但此事涉及五心谷传承之秘,需要当面商谈。她在电话里还劝告宗飞侠,此事会损及形神,请宗老前辈不要勉强为之。

宗飞侠当然要勉力为之,当即表示第二天便飞赴大理与叶宗清面谈。叶宗清则说您老来的正巧,庄先生也在这里,正可以一起喝杯酒。和叶宗清这边谈妥了,宗飞侠又把电话打给了丁齐,向丁盟主表示感谢。

不知不觉间,这些人对丁齐的称呼都变成了丁盟主,而不是丁老师或丁理事长,潜意识中他就应该是方外联盟的盟主。假如方外联盟现在再来一次选举,除了丁齐,估计也不会有别人当选。

挂断电话之后,冼皓笑道:“叶宗清这个小姑娘没那么多心眼,这些应该都是庄先生的套路。庄先生的这一招,说的土点叫空麻袋背米,说的文雅点叫按线串珠局,明知道他在钓鱼,鱼儿还是会主动上钩。”

按叶宗清原先的想法,应该是她去求宗飞侠帮忙。但还没等叶宗清联系宗飞侠,更不需要登门拜访,宗飞侠便主动来求她了,而且明天就飞到大理来。

丁齐点头道:“很多东西我还得继续学习啊!身为技术流人士,万万不能忽略了那些套路流的高手。宗飞侠肯定想弄到越多的五花谷越好,可是多来几次,他就会受不了的,叶宗清顺势就能给他出另一个主意。”

冼皓笑着接话道:“对啊,五心谷里得五花谷多得是,直接让族人进去吃就是了,何必烦劳他老人家进去背呢,双方结盟届时水到渠成,如今先有个铺垫也好。”

两人正聊得起劲,庄梦周来电话了,把丁齐一顿臭骂。丁齐给叶宗清出主意让她去找庄梦周的,事先可没给庄梦周打招呼,等叶宗清提出请求,庄梦周这才反应过来。

丁齐只得赔了半天不是,又问庄先生在哪里呢,打算什么时候离开五心谷?

周梦周当然不在天地秘境中,否则也没法给丁齐打电话,他跑到附近一个叫喜洲的古镇看白鹭去了,并表示这次带出三十斤五花谷受了损及形神之伤,所以要留在五心谷中好好疗养一番,暂时不会再管别的闲事了。但他也告诉丁齐——你既然这么坏,可得小心了!

这个消息传开,宗飞侠是大喜过望,但还有另一个人却气得一脚把桌子揣翻了,此人就是芦居子。芦居子想到了一模一样的套路,而且已经在做了,不料却被丁齐横插了一手,这就是抢他的生意、拆他的门槛啊。

芦居子也是多年江湖老海,丁齐能想到的招,他同样能想到。卢余洞加入方外联盟后,静沙岛的事也告一段落,芦居子便让手下联络各方外世界的理事,表示可以帮他们将天地秘境中的东西带出来。

已经有一家方外世界请芦居子出手帮忙了,因为这种机会实在太难得,还有几家明显也动心了,正打算与芦居子进一步商谈。结果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五心谷配合丁齐来了这一手。

丁齐还真不是故意针对芦居子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个情况。芦居子并没有联系金山院、小境湖、大小赤山、响水峰、五心谷、九放离空岛这六家方外世界,再除去他自己的卢余洞和已经掌控的静沙岛,剩下的各家他都联系了,甚至还包括奇岩境与白云洞。

芦居子是让常驻南沚小区的史艺节私下里一家家去联系的,只说卢余洞可以帮这个忙,并要求对方保密,结果人家还都保密了,所以丁齐真的没有听说。丁齐这事做的可比芦居子敞亮多了,先帮五心谷把灵谷运出来,再挨家挨户送上门,等于是一个公开的宣告。

虽说芦居子和丁齐都有这样的本事,但芦居子只是新加入方外联盟的成员,身份不明。而丁齐可是大家早就认识的,不仅开放了自家的方外秘境金山院,而且是方外联盟的理事长。假如有谁真有这样的需求,首先会想到去找谁帮忙?答案不言而喻。

芦居子气得牙根都痒痒,他推断是有人把消息泄露给了丁齐,丁齐这是在故意拆他的门槛,最后在心中自我安慰道:“此人就该早一点除掉,不必计较,反正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