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1、可以给个满分

谷中族人虽享用各种外来的物资,但心态上还是相对排外的,否则也不会不愿意出去了。当叶宗清邀请了丁齐这么一位外族人成为掌花使的消息传开,其实很多族人都是持反对意见的,他们不愿意外族人涉足祖居的宝地,担心这会打扰他们安详宁静的生活。

但人多未必说了算,叶宗清得到了大部分掌花使的支持,事情也就这么定了。这些掌花使熟悉外面的世界,也了解方外联盟,知道丁齐是什么人,绝对值得他们交好。丁齐是金山院院主,丁齐也将金山院开放给五心谷的掌花使们参观,邀请其前来是顺理成章。

此事商讨过程中还出过妖蛾子,就有好几位族老提出,可以参照五百年前的做法,让丁齐与当地族人联姻,并提供足够的物资为聘礼。

五百年前,五心谷中也出过一位外族掌花使,否则叶宗清也想不到这茬,更难去说服族人。但那时的情况比较特殊,那位是一名大财主也是一名修士,他娶了一位五心谷外出的掌花使,又将大量聘礼运入五心谷。族人们得了好处也认可了他,结果他就成为了外族掌花使。

今日不同古时,这个荒唐的提议当然让叶宗清给否决了,她否决的方式也很有趣,告诉族人们如果谁家姑娘看中了丁齐尽管去表白,假如丁齐愿意也无妨,但不得勉强他人的意愿。

叶宗清把这件事告诉了丁齐,是当个笑话讲的。原本叶宗清只邀请丁齐一个人来五心谷,结果冼皓坚决要求同往,叶宗清当然也不好拒绝。而庄梦周听说此事觉得很有趣,也腆着脸主动要求一起参观五心谷。

原本只邀请一个人,结果却来了三个,不少族人又有非议,不是外族掌花使跑来干什么?叶宗清这次生气了,训斥了很多表示反对的人,理由也很简单,此番来的贵客就是方外联盟中金山院的三位理事,自家的掌花使也能去人家的天地秘境,来而不往非礼也。

当丁齐等三人进入五心谷之后,当地族人对他们还是很客气的,连丁齐这位外族掌花使住的院落都已经修好了,日用食宿都是当地最高的规格,与其他掌花使没什么区别。

丁齐是一位心理医生或者说心理专家,他能看出当地族人复杂的心态,对他这种外来人既排斥又有所期待,同时充满好奇。每位掌花使都是值得讨好的对象,外族掌花使也是掌花使,既然谷主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不能再得罪了,至少自己交好丁齐并没有坏处。

他们来到这里已有十来天了,但还没有走遍这处方外秘境。接近四千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域,而且北部有大片的丛林沼泽和山地,人迹罕至无路可行,短时间内不可能全部涉足尽收元神,或者说凝炼成完整的心盘。想当初丁齐行遍琴高台,可是用了差不多半年。

但丁齐也没必要着急将五心谷凝炼为心盘,以他的方外秘法修为,本人可以自如出入五心谷,得到一枚副器后,再于此地修炼五心谷秘法,同样可用副器开启门户,与其他的掌花使并没有区别。

需要强调的是,方外秘法从某种意义上并不能真正开启天地秘境的门户,它只能令修炼者本人出入。但是修炼者得到控界之宝后,自有一套祭炼之法,凭之便可以开启门户,能带着他人一起出入,所以控界之宝仍是关键。

而将方外秘法修炼到七境也就是炉鼎境后,假如能将某个方外世界凝炼为完整的心盘,无需控界之宝亦能开启门户。丁齐和庄梦周如今都已经修炼到了炉鼎境,只是还没有将五心谷凝炼入心盘而已。

今天他们登上平原北部最高的那座山峰,就是为了修炼五心谷秘法。这座山峰异常陡峭,高度有近千米,尤其走到一半时,空中的风势非常猛烈,普通人很难爬得上去。但他们几人都是有修为在身的,用了半天时间就到了峰顶。

半山腰风势凌冽,山顶却没有风,一片蓝天白云祥和景象。向南看原野中点缀着村落,向北看则是一望无际的沼泽与山林。

接近峰顶的位置有一个水潭,平静无波,潭水呈深碧色,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潭面直径在百米左右,在水潭的中央有一朵黄色的莲花,形似睡莲有很多花瓣。它就是五心谷的控界之宝五谷莲,其实是一件特殊的神器。

见到五谷莲之后,就知道为什么此天地秘境要有副器了,因为这朵“花”的直径超过了半米,确实很难随身携带啊。

水潭周围有十二座坚固的石屋,代表了当地的十二个部族,如今每个部族都派人在这里看守,当地族人未得允许不能涉足此地。他们一出现,每个石屋中都有人走了出来,叶宗清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这些人又都回去了。

叶宗清悄声介绍道:“我回来之后就下了命令,非是指定之人不得涉足此处,哪怕是掌花使也不行,总之不能让可疑者接近水潭。”

五心谷的掌花使吕肖失踪、副器丢失,随即叶宗清也察觉自己被人跟踪。这件事此地普通族人并不知晓,叶宗清并未宣扬,她只告诉了核心高层。这里外人根本进不来,假如有人真想搞动作的话,按朱山闲的推断只能收买内应,而内应则很可能能是那些掌花使。

所以叶宗清下令加强戒备,每个部族都派人来看守五谷莲,并指定了十二位绝对信得过的掌花使分成三班轮流于此地坐镇。

庄梦周问道:“这十二座石屋很有些年头了,原先是做什么用的?”

叶宗清解释道:“因安置五谷莲的法阵在此,五心谷秘法须在此地修炼,上下山峰很不方便,所以各部族的修炼者都得有住处,而各位掌花使原本也可随意出入此地。”

五心谷当然鼓励族人修炼秘法,能多一些掌花使是最好不过。这里远离村落,山高路险,这十二座石屋就是修炼秘法者的住处,当然也有人轮值看守五谷莲。但以前所谓的看守仅仅是做个样子,谁能想到这里会出事,近千年来就从未出过状况。

掌花使都是修炼五心谷秘法有成者,他们也需要继续修炼以突破更高的境界,所以在此之前,掌花使也是可以随意出入此地的,没有人会管。但现在叶宗清下了新命令,族中知晓内情的高层也当然都支持。

水潭边有很多圆形的石蒲团,表面已经磨得十分光滑,仔细看并不是从别处搬来的,就是天然山岩石雕凿而成,应该是五心谷族人平日修炼秘法定坐的地。一眼扫过去,这些石蒲团总计有九十九个,而五心谷也传承有九十九枚副器。

这时又有一名不到三十岁的男子从一座石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捧五个坐垫,还背了一个竹筐,正是五心谷在方外联盟中的理事贾谷林。

想当初叶宗清受田仲络之邀,到境湖市南沚小区商谈方外联盟成立事宜,身边就带着贾谷林和晏斌彬。贾谷林后来回到了五心谷,叶宗清留下了晏斌彬,又派了一名后生石和玉去了境湖市。

贾谷林与石和玉都是五心谷的掌花使,也是叶宗清最信任的心腹,石和玉常驻方外联盟总部,而贾谷林如今就负责看守控界之宝五谷莲。

那么晏斌彬是怎么回事?她既然被叶宗清安排到方外联盟总部工作,也应该是叶宗清最信任、想重点栽培的心腹。可是晏斌彬年纪尚小、修为未足,还不是掌花使的身份,那么她如果离开五心谷再回去,是不会保留记忆的,并不适合长期在外。

丁齐私下里问过叶宗清,结果叶宗清告诉他晏斌彬并不是在五心谷出生的,而是在外面的大理市长大的。五心谷有族人在外经营产业,除了仓谷村、大理古城及周边的集镇,最重要的据点当然就在大理市区,也有族人出生在那里。

叶宗清很希望多培养一些出生在天地秘境之外的掌花使,不仅能修成秘法而且自幼就熟悉外面的世界,擅于处理各种世俗事务。修炼飘门隐峨术不需要待在天地秘境中,晏斌彬差不多已经入门,但境界尚浅,所以叶宗清将她派到境湖锻炼,对她也是寄于厚望。

五心谷如今有六十位掌花使,去掉可能已遭遇不测的吕肖还剩五十九位,其中只有五人是在天地秘境之外出生的,假如晏斌彬也能成为掌花使,那么又将多了一位。

贾谷林与三位老熟人了笑着打招呼,选了五个石蒲团放好垫子请大家入座,又从竹筐里拿出点心、小炭炉与铁壶,就现场以潭水煮茶。众人爬了一上午山,坐下来歇歇。等喝完一杯茶,叶宗清面对水潭中央的五谷莲,向众人示范讲解感应控界之宝、修炼五心谷秘法之要义。

原本不是说好了只邀请丁齐这么一位外族掌花使吗?可是叶宗清示范讲解的时候并没有回避冼皓与庄梦周。这一幕贾谷林看得很清楚,但心腹就是心腹,叶谷主既然这么做了,贾谷林就什么话都没说,没有丝毫质疑的意思。

丁齐以神识感应叶宗清如何施法,虽然不需要叶宗清去教,他自己也能办到,但观摩他人经验对自己的修炼也是印证。

叶宗清示范完毕之后,丁齐本应端坐潭边手持副器感应五谷莲,换个比较玄的说法,就是在这枚副器中留下自己的元神印记,能以之感应五谷莲进而与天地秘境沟通。可丁齐却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前走去。

他的前方就是水潭啊,水色深碧平静无波,丁齐就这么脚踏水面走了过去。贾谷林张大了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周围的十二座石屋里也有很多道目光望向了这边,那里的人虽然听不见叶宗清等人在谈什么,却能看见这一幕,皆目瞪口呆。

有一种动物叫蛇怪蜥蜴,身体细长,体型最大的差不多有半斤重,它们有一种独特的本领就是能在水面上的行走或者说奔跑。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蛇怪蜥蜴是靠脚蹼快速拍击水面形成的反冲力凌波微步的,但丁齐显然不是这样。

丁齐走得很慢,每一步都落得很稳,就像习武之人在踏桩,随着他的脚步,平静的水面上有一圈圈涟漪荡开,远望过去宛若步步生莲。庄梦周看着丁齐的身影嘴角露出了笑意,那表情仿佛在说:“丁老师这个逼装得,简直深得精髓啊!”

方外秘法直修心性,并不讲究什么神通法术,但无论如何也要有神气法力为根基才能施展。丁齐的修为已突破至炉鼎境,也就是相当于七境,他虽然还不会飞,但此时御天地之形在平静的水面上走几步也是没问题的。

丁齐平常并没有显露的心思,但此时此地却有些不寻常,他就是做给五心谷族人看的,让他们知道叶谷主请来了怎样一位高人!这既是给自己长脸也是给叶宗清面子,同时使此地族人心悦诚服。

说来也有意思,很多方外世界皆称仙境,比如麻元领就称静沙岛为海外仙山,芦居子称卢余洞为仙隐福地,其实最像仙境的地方是九放离空岛,那里的居民也以仙境族人自居,但五心谷却不是这样。

五心谷族人只将这方天地秘境视为祖居宝地,并不以仙境中人自居,丁齐跑到这里来了这一手,倒是更像个神仙了。看看贾谷林的反应就知道了,那是惊为天人啊!

丁齐缓步走到了五谷莲近前,照说他这样的举动很可能犯忌讳,但此时此刻却没人想到去阻止,一个个都看傻了。这就是逼格的不同啊,假如他游泳过去或者划个小船,恐怕早就被人劝阻了。

丁齐俯身伸出右手,用指尖轻轻触碰五谷莲的花瓣,那神情、那动作,简直就像拈花微笑的菩萨,而左手中还持着那枚副器。丁齐轻抚五谷莲绕着它走了一圈,然后面带微笑又缓缓走了回来,上岸之后朝叶宗清道:“叶谷主,可以了。”

贾谷林在一旁不知说什么才好,他十五岁开始修炼飘门隐峨术,十八岁来到五谷莲池边修炼五心谷秘法,二十岁被赐予副器,用了三个月才祭炼成功晋升掌花使。丁齐倒好,凌波微步走一圈就成了,人跟人不能比啊!

然而贾谷林并不知道,丁齐可是方外秘法的开创者,他甚至都不需要得到五心谷的秘法传承,早就将方外秘法修炼到炉鼎境。而且他也不是第一天进入五心谷了,在这里已经待了十来天,早就将五心谷秘法修炼得差不多了,此刻只是完成掌控副器的最后一步。

其实只要给丁齐足够的时间,若能将整个天地秘境祭炼为完整的心盘,他甚至连五谷莲和副器都不需要,就可以开启门户……。

叶宗清起身道:“今日亲眼见证丁师兄的手段,叹为观止啊,难怪方外联盟以您为首,我是心服口服!”其实论年纪她应该叫丁齐师弟,但此时改口叫了师兄。

庄梦周笑眯眯地说道:“丁老师啊,可以给你个满分!” 至于是什么满分,丁齐自能听懂。

丁齐亦笑道:“方才只是有感而发,况且和庄先生在一起待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学会了几分手段吧?”

庄梦周微微皱眉道:“有感而发?你这个成语用得好像不太对吧?”

丁齐却没有解释,又转身朝叶宗清道,“叶谷主,我们来的时日也不短了,多谢您此番的盛情款待。但三天后又到了开放金山院的日子,我们就不继续打扰了,明日便告辞,有事再来拜访。”

叶宗清:“不要再说拜访,丁老师如今就是五心谷的掌花使,就把这里当自家的地方。”

庄梦周嘀咕道:“又要开放金山院了?这次我不去,丁老师你去吧。我还想在五心谷中多待几天呢,你那个掌花使的院子就暂时让给我吧。”

叶宗清:“庄先生若是喜欢这里,想留多久都行。”

冼皓笑道:“都这么多天了,庄先生还没尽兴呢?”

庄梦周:“这里多舒服啊,环境好,吃得东西也都是灵植,有益身心!而且你们没发现吗?我最受此地的美女欢迎了,我们不论走到哪里,她们都用仰慕的眼神看着我呀!”

冼皓噗哧笑出了声:“是这样吗,她们是不是眼神有问题?”

庄梦周瞪眼道:“我看是你的眼神不好,以为她们都是在看丁齐吗?”

叶宗清也笑出了声:“庄先生说得不错,我可以作证。”

当天晚上,叶宗清为丁齐和冼皓设宴送行,当地特色的灵植菜肴自不必多说。晚宴之后,庄梦周又跑出去溜达了,叶宗清与丁齐、冼皓却有一番私下的谈话。

叶宗清问道:“庄先生白天提到一个成语——进退维谷,说的应该就是今日之五心谷。丁老师您见多识广、修为高超,是否有以教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