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0、谷

芦居子看到了丁齐详细的履历档案,连他大学的成绩单都有。其实大部分普通人从表面的履历上都看不出什么异常,只要不出事,基本都是好学生、好干部、好公民等等。但这份材料中有一段视频记录很特别,就是丁齐在会谈室中“聊”死田琦的经过,显示此人的手段很不一般。

情报组据此分析,丁齐可能早就得到了某一支秘法传承并自幼开始修炼,而且所修秘法与金山院传承有关。可以说这个判断错得离谱,但也并非没有道理,解释了丁齐为何能成为金山院院主。

报告当中另外的内容才是重点,假如丁齐看见了也会大吃一惊,首先是“丁齐集团”的名单。与其他人一样,芦居子手下的情报组也认为丁齐集团的核心是朱山闲,其骨干成员包括丁齐、冼皓、谭涵川、石不全、庄梦周。

谭涵川是朱山闲的发小,其师父曾是一名著名的气功师,七、八十年代还配合中科院做过科研实验,有一身过硬的功夫。冼皓是丁齐的女友兼贴身保镖,江湖飘门出身,据说身手也很不错。石不全则是江湖册门传人,是众人拉拢进团队的小老弟。庄梦周可能是混进这个团队的一位惊门前辈,好装神弄鬼,地位有点像狗头军师,但并不怎么管事。

这六人是该集团的骨干,另外还有四名晚辈弟子:毕学成、叶言行、孟慧语、尚妮。前面三位都是境湖大学的学生,应该是丁齐的人,而尚妮则是浙江大学的学生,应该是石不全的女友,其地位相对外围,大多数时候就是打酱油的。

不得不说这份情报大体准确。金山院已多次开放,这些人都露过面,所以确认身份收集情报并不难。但该报告中还指出,丁齐集团还有两名疑似外围成员,目前常居深圳,分别名叫魏凡婷和涂至。

这两人的身份是怎么查出来的?南沚小区每栋楼的户主资料情报组都查到了,丁齐这伙人拥有三栋小楼,其中一户的户主就是魏凡婷。根据这个线索,又查到魏凡婷与一个叫涂至的人经常往返深圳与境湖市,应该是与丁齐等人见面。

经查,涂至的父母与丁齐的导师是好友,涂至还曾找丁齐做过心理治疗,应该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发展入伙的。

丁齐集团与响水峰是结盟关系,响水峰成员并不是什么江湖势力,就是崔山海一家与一个外围成员李志遥,基本上不足为虑。崔山海可能认为响水峰势力单薄,才主动与丁齐集团结盟,然后效仿金山院开放响水峰牟利,这同时也是结交其他方外联盟成员的手段。

至于五心谷是否与丁齐集团是盟友关系,目前还需进一步确认,但据情报组推测,五心谷谷主叶宗清与丁齐私交甚密。得出这个结论也很简单,假如不是私交甚好,两人怎么会关上门单独在一个包间里吃饭?芦居子原本只是追踪叶宗清,结果丁齐却出手了。

一系列的情报分析,最终是为了论证行动方案。情报组认为除掉丁齐是有必要的,而且也是可行的,但得给行动组创造出手的时机,最好能把动手的嫌疑对象指向田仲络。

除掉丁齐有什么好处?首先,丁齐是叶宗清私交甚密,而芦居子的下一步计划就是针对五心谷的,那么这个人的存在就可能是障碍,最好能先行将其剪除,使五心谷在方外联盟中失去外援,同时也对方外联盟失去信任,甚至出了事也不敢轻易向方外联盟求助。

其次,丁齐这个人很有才干,就算他因为种种意外因素成为了方外联盟的理事长,如今看来却一步步控制住了方外联盟,还在不断地拉拢盟友。他首先提出开放金山院实在是一招妙棋,让处于观望状态的各家方外世界基本都趋向于认同他的领导。

除掉丁齐之后,可使方外联盟各成员之间互相猜忌,芦居子才有机会一家家去打主意,总之不能让这个联盟在丁齐的领导下越来越团结。芦居子加入这个联盟较晚,打破现有格局才有趁乱控制的机会。

那么除掉丁齐有没有什么不利的后果呢?首先是不能被人查出来,所以时间地点的选择非常重要,一定要做得干净。

另一方面,也要考虑金山院是否会因此传承断绝?据情报组分析,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根据掌握的情报,丁齐留在境湖市的时候,金山院照常开放。假如能从丁齐身上的到控界之宝与金山院秘法当然更好,假如得不到也没有关系。

情报组是施良德配给芦居子的团队,他们的报告最后得出的结论当然也是施良德的意思。有些内情施良德并没有告诉芦居子,那就是庄梦周另有一个身份叫朱大福。施良德已经从朱大福那里得到了方外秘法,金山院的门户已经暴露,施良德修成方外秘法后便可自由出入,所以他并不反对芦居子除掉丁齐。

那么如何创造对丁齐下手的机会呢?情报组提供了两个备选方案:其一是在湖北神龙架一带动手,其二是在大理苍山动手,首选第一方案。

为什么第二方案是在大理苍山动手呢?因为就在芦居子拿到报告的时候,丁齐与冼皓去了大理。他们是坐飞机去的,行程记录被情报组查到了。看来丁齐和叶宗清是真的结盟了,可能要共同追查无心谷掌花使吕肖失踪一事。

既然他们想追查,就可以创造出线索让他们查,这样就有埋伏刺杀的机会。但这套方案并非首选,假如能在神龙架将丁齐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更好。芦居子看到报告后当然要问——丁齐干嘛要去神龙架?情报组只是让他等消息。

芦居子等消息的时候,丁齐正在五心谷中游历。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十来天,而且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者还有冼皓和庄梦周,金山院在方外联盟中的三名理事都到了。

五心谷有多大?东西长约七十公里,南北宽度也接近了六十公里。有人可能认为这也不算太大啊,假如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几十公里也就是一脚油门半个小时的事。但它的总面积已接近四千平方公里,完全就相当于一个小国。

五心谷族人的聚居地集中在这个世界的南部。从门户进去,可以看见五座山峰,就像一只手放在地面上,手心朝天是地势相对较高的平原,周围则向上伸出了无根手指。平原北部最高的那座山峰宛若中指,恰好位于这个世界的中央。

三万多族人大部分都生活中“掌心”平原上,总计有四十多个村庄,分成十二个部族群落,当然也有十二个比较大的集镇。

丁齐去过的琴高台世界因为上万年的与世隔绝,发展出了独特的社会结构与文明形态,当地人除了从事农耕也有完整的手工业,甚至还能冶炼金属,完全自给自足达到一个均衡状态。而五心谷不一样,它并非完全与世隔绝,外界总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运进来。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里就是原始部族形态,丁齐甚至有一种感觉,假如把门户封闭的话,这群族人可能就会回归原始社会。

五心谷中的手工业很少,他们不曾冶炼金属甚至也不会织布,所有纺织品都是从外面运进来的,很多干脆就是成衣。从装束上看,这里的人几乎与大理市民没什么区别,但是从建筑上看,这里基本上都是竹木房屋,地基用的是石料。

五心谷不生产陶器,甚至也没有开窑烧砖。他们虽然种地,但和外面的传统耕作方式很不一样,接近于野种天收,除了修建有简单的灌溉工程,在这里种地从不用农药和化肥。

那片平原上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气候宜人,他们就把各种作物的种子撒在原野间,等成熟后便去收割,有很多作物甚至都不是他们种的,直接到野地里采集就行。这种近乎自然的耕作方式,病虫害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生态环境保持得很好。

这里有两种最主要的农作物。其一是大豆,种子可能是好多年前从外面带进来的,然后就播撒在原野上,变成了这里的野生植物。每当大豆成熟,当地人便去采摘,都不需要重新播种,因为总有遗漏的豆子落地,再生根发芽长出来。

许是因为天地秘境独特的环境,这里的大豆已成为独特的品种,晾干后每一粒都黄橙橙、圆滚滚,直径在一厘米左右,就像一颗颗鹌鹑蛋的蛋黄。当地一种鸟形似鹌鹑,它们吃豆子,其肉质鲜美,下的蛋也很好吃。

另一种作物是此地特产,谷粒有点像稻谷,却比稻谷大得多,长度也几乎有一厘米。它抽出的穗形状很特别,秆很粗,一层层呈宝塔形,每一层只长五颗谷粒,这种作物的名字就叫五心谷。

五心谷原先是野生品种,后来当地人也收集种子,在居住地附近原野上每年播撒,到季节便去收割。像这种播种方式,亩产不可能太高,但这里又不缺地,原野上可以随意播撒,足够当地人所需,反正多了也运不出去。

当丁齐听说五心谷中最主要农作物也叫五心谷时,便笑着问叶宗清,此天地秘境得名是不是与这种谷物有关?叶宗清摇头道:“据我所知并非如此,早年此地并无人居住,后来族人才不断迁入,然后就把这种谷物也叫成了这个名字。”

庄梦周笑道:“五心谷既是这天地之名,也是此灵植之名,正符合谷之本意啊!”

丁齐:“庄先生,谷到底是什么意思?”

庄梦周沉吟道:“涵容之意,亦指孕育之地,更可指容纳万物之所。谷的意思,最早并非是指果实,而是孕育一切结果之自然,亦可指运化万物之本源,仿佛生生不息。就比如植株抽穗结实,种子入地可再成植株……”

他话还没说完,叶宗清便接话道:“老子说的‘谷神不死,是为玄牝’。也是这个意思吗?”

庄梦周点头道:“对对对,叶谷主果然聪慧!还有另一句‘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大致也是这个意思。”说话时他们站在半山腰,每人手里拿了一根在山下采的谷穗,庄梦周又一指山下的原野道,“此地所产皆似灵植,连黄豆都能长成那样,我也是很服气啊!”

叶宗清:“此地作物尤其是五心谷,确有健体强身、补益元气之效,但要长期服用才行,而且这里的环境很好,也有助于延年益寿。”

丁齐问道:“这里的人均预期寿命是多少?”

叶宗清:“以前没有人注意过,我后来倒是统计了一番,差不多在百岁左右。”

这可是相当惊人的数字,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只要不出意外,几乎都有可能享寿百年。庄梦周叹道:“这五心谷我看叫无心谷更贴切,至于这种作物,可以另起个名字叫五花谷,免得说来说去分不清。”

叶宗清:“庄先生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庄梦周:“刚才谈到了‘谷’的原意,其实还有一个成语,出自《诗经》,叫进退维谷,被后人引申为困守之意。”

长期生活在此地有助于延年益寿,当地人体质都非常好,他们仿佛无忧无虑,甚至可以说是没心没肺,所以庄梦周才会有“无心谷”一说。

此地给人的感觉就像使用着现代工业文明产品的原始部族社会,但生活很轻松,所有人都过得都很悠闲。他们之所以会采用那种野种天收的耕作方式,原因只有两个字——不缺。农作物的产量能满足需要,还能保有此地的自然风貌。

当地人也开垦田地——房前屋后小块的菜地,种得都是各种平日自家吃的蔬菜,有外面带进来的作物,也有当地特有的品种。五心谷中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手工业,还有豆腐坊、酒坊、榨油坊,很多人家都自己加工酱和醋。

离聚居地大约二十里外,整个天地秘境地势最低洼的地方有一个盐湖,面积超过十平方公里。当地曾经最重要的、有组织的集体劳作就是制盐。

早年间,各个村庄都得派青壮劳力轮流去盐湖制盐,所得的盐巴则按人数分配到各户人家。但如今已没有这项劳役了,因为外面的食盐非常便宜,也是最方便运输的物资之一。

此地族人看似无忧无虑、自给自足,但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物资都是从外面运进来的。本地不产金属,锄头、菜刀、铁锅……都是外面的东西,还有其他的各种日用杂物。如今消耗量最大的外来工业产品很有代表性,就是各种型号的干电池。

还好五心谷有规定,所有废旧电池都得集中回收然后再运出去,不能随意抛弃污染环境。

这里的生活虽不说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穿的衣服都是外面运进来的,饭基本上是老天爷的赏赐。绝大多数人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说得好听点就是享受上古天真之趣吧,并无心做出任何改变。

最近两代谷主特意拿了外面的教材进来,组织族人建造了学校,也想搞义务教育,主要还是这里的人不要与外面的时代太过脱节。但大多数人会读书写字之后就没有继续上学的兴趣了,因为学到的知识在这里确实用不上。

叶宗清还特意在五心谷中建了图书馆,让族人可以查阅各种资料,但是来看书的人也不多,就算来了感兴趣的主要还是休闲读物。当地虽然没有外面的计划生育政策,但每户人家生养并不多,基本上都是两到三个孩子。

这些情况,丁齐等人都看在眼里,听见庄梦周的话,冼皓突然说了一句:“这里的掌花使都很辛苦啊,叶谷主更是操心!”

叶宗清笑了笑,没说什么,但眼中却隐有忧色。五心谷这个方外世界能维持现状,主要是因为并不完全封闭。但他们与外界的交流与交换是单向的,只有外面的东西能运进来,里面的东西却运不出去。

理论上假如叶宗清突破了大成修为,催动控界之宝倒是可以把五心谷中的原产物带出去,但那样做相当于自损形神,只能偶尔为之。

这种只进不出的单方面供给关系,说实话并不合理,维系起来也很不容易。五心谷有六十位掌花使,看似人数不少,族人们需的外来物资也不算太多,但三万多人的需求加起来就是沉重的负担了。而且所有的物资并不是白来的,在外面都是需要花钱买的。

五心谷在外面有产业,经营这些产业的利润,绝大部分都换成物资运进天地秘境了,而天地秘境里的物产是无法拿出来出售的。

五心谷门户外是仓谷村,村中还有两千多居民,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不知晓天地秘境的事情,只有少数核心高层才知道。五心谷在外面的产业,基本上都是由各位掌花使经营,为了维持天地秘境中的群族生活,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当然了,掌花使也又掌花使的好处。无论谁成为掌花使,在天地秘境中都会拥有尊崇地位,各村落都会拿出最好的物产尽其所用,并为他们修了最舒适、最漂亮的院落,找对象的时候更是深受异性青睐。

其实并非只有掌花使才能出入天地秘境的门户,但出生于此地的普通族人,假如出去之后再回来是不会保留记忆的。出生在外面的普通族人进来之后再出去,也是一样的情况。

绝大部分族人都愿意留在天地秘境中生活,但也有部分人接受了教育,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自己要求出去。叶宗清支持这种行为,只是要求他们出去之后保守秘密,有些人便留在了外面帮助族人打理产业。

还又有不少人出去之后,觉得外面的世界太复杂太乱,生活不易或者不舒服,陆陆续续又回去了,然后也忘记了在外面的经历。

五心谷虽然可以让族人出来,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大规模迁移人口,尤其是如今的户籍身份就是个难题,偶尔解决几个人还行,但不可能一次解决太多人。

这就是五心谷的处境或者说是困境,叶宗清心知肚明。乍看上去这里是个世外桃源,但也有很多问题。情况是随着古时躲避战祸的族人不断迁入,积累成了今日的局面。

那些在外界经营产业,以利润购买物资运入天地秘境的掌花使们,虽然在谷中受人尊敬、享受很高的地位,恐也不是没有怨言。人都是有私心的,就算他们本没有别的想法,但假如被外人收买挑唆,保不齐就会生出乱子来。

PS:本章又是二合一超长篇幅,所以更新晚了,抱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