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8、黑脸的张飞

从芦居子那里听说静沙岛可能也有特产的仙家异宝,但不在岛上而在海中,施良德就已经做了安排,这就看出财雄势大的好处了,只要吩咐一声,短短几天内什么都准备好了。

太大的船去不了静沙岛,施良德弄来了一艘二百吨出头的快艇,带着潜水设备和七位专业潜水人员。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并不是和麻元领商量,就是通知麻元领去做。

麻元领皱眉道:“老祖,您这个岁数怎么还玩潜水?太危险了!就在岛上修身养性好了。”

施良德淡淡道:“并不是我亲自潜水,而是派人去潜水寻宝。我最近又去了两处方外世界,认识了几位仙家高人,听说了一个消息。静沙岛中也有仙家异宝出产,但不在岛上,而是深海中的一种宝珠,所以想派人找找。”

麻元领惊讶道:“有这种事情?”

施良德反问道:“麻岛主不知道吗?”

麻元领:“我真的不知,长辈们也从未提过。老祖到底是听谁说的,会不会是误传?”

施良德:“我是听一位真正的世外高人说的,他是从祖上留下的记载中得知。至于有没有这回事,也不妨碍我们试着去找找。”

麻元领:“到底是哪位高人,他家祖上记载了什么,老祖能不能告诉我?假如静沙岛海域中真有宝物,那是什么样的宝物,又有什么用处呢?我帮老祖当然没问题,但老祖得把话说清楚啊!”

施良德的脸色微微一沉:“此事我也只是听说了传闻,怎么把话说清楚?无非是派人潜水寻找试试而已!至于那位高人,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见到,大可亲自问他。”

陈木国有些不耐烦道:“麻岛主,这不是你帮不帮老祖的事情,而是老祖交待你做的事情!静沙岛如果真有仙家异宝,你麻岛主却不知情,老祖告诉你难道不是好事吗?假如是真的,你难道不希望自己找到,也不想老祖找到?”

麻元领赶紧解释道:“老祖想做什么,我当然不会反对,假如静沙岛有宝物,我也非常想找到它,而且首先就要献给老祖。可是老祖想带外人进来,是不是有点不方便也有点不安全?静沙岛的人自幼熟悉水性,让他们学习怎么用那些潜水设备,我来负责这件事吧。”

施秀为沉声道:“不是外面的人,是老祖的人。既然是老祖找来的人,当然都是可靠的,也不会泄密的。而且以方外世界的特性,他们出去后根本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

施良德摆了摆手道:“麻岛主就派些属下参与吧,让那批专业人员帮忙,你们一起负责潜水寻找,事情就这么定了。能不能找到并不要紧,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情报。”

安排好了眼下的各种事情,晚饭后施良德单独将陈木国留下来。这位心腹弟子虽然不算手下最聪明最能干的,有时还表现得很楞,却是跟随施良德时间最长、最忠心不二的,所以很多时候施良德都喜欢与他单独聊天。

陈木国能看到的事情,施良德基本都能看出来,而且比他看得更深远,通过陈木国的视角,施良德也能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这种聊天的感觉其实很好。

施良德笑呵呵地问道:“木国,你怎么看那位麻岛主?”

陈木国哼了一声道:“我越看他越不顺眼,假如不是老祖还想给他留几分面子,我早就不客气了!”

施良德:“哦,他今天接待我们不是很热情吗?鞍前马后一直在张罗。”

陈木国:“用得着这么虚里冒泡吗?听他说话办事的语气,别说在静沙岛,就算在这个仙顶山庄都以主人自居,把我们当成客人了。老祖您真是客人吗?也不想想,他今天的一切是从哪来的、都是谁给的、这个地方又是谁的?”

这话倒不算错。仙顶山度假庄园项目,连地皮带设计、施工、运营,先后好几次追加预算,总计投入五个亿的资金,其实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多出来的钱一部分用于开发静沙岛,其他的都哪去了?施良德心知肚明,麻元领自己当然更清楚。

这个项目麻元领一分钱都没出,白占了一半的股份,还由他来负责经营管理,如今加入方外联盟又开放了静沙岛,可谓财源滚滚。这一切是哪来的,还不都是施良德给他的!做买卖就是这样,收了好处必然得用东西交换,卖出去的东西难道还想继续归为己有吗?

施良德不动声色道:“话也不好这么说,我们如今只是合作关系。”

陈木国:“有这么合作的吗?他收了老祖这么多好处,能够拿出来交换的东西就是天地秘境和控界之宝的传承,到现在还装糊涂?还把静沙岛只当成自己的地方,老祖只是偶尔来度假的客人,就是搞错了身份……这个人应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施良德笑了:“我这次上岛,你就留在仙顶山庄,外面有什么事必须要我来拿主意的,你就派人通知我一声,否则我会在岛上待一阵子。麻元领这里嘛,你该敲打就敲打,我给他的,我都能拿回来,就看他的态度了。”

陈木国:“我记住了,老祖还有什么吩咐?”

施良德:“芦居子应该快联系我了,就按你的意思跟他先谈,该怎么谈就怎么谈,不用我教你。假如谈妥了便告诉我,可以考虑让芦居子来静沙岛一趟,既见识一番方外世界,也收拾收拾麻元领。”

施良德是上周四拜访的卢余洞,到了本周一晚上,卢官村的祖宅中,百无聊赖的芦居子终于拨通了施良德给他留的电话,接电话的是陈木国。芦居子很矜持地表示,经过考虑愿意与施总合作。陈木国则回答老祖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和他谈就行。

施良德为何让陈木国负责联系芦居子,他这位心腹弟子有时办事比较愣也比较冲,有些话施良德本人不好说,就得让陈木国去说,还不用事先叮嘱,让其本色发挥就行。施良德对芦居子这位世外高人的态度一直是很恭敬的,但陈木国说话却不算客气。

想当年刘备三顾茅庐,态度谦恭得无以复加,但他身边还带着关张二将呢。刘备第三次去草庐的时候,诸葛亮还高卧不起,结果张飞一生气要烧人家房子,诸葛亮不就起来了嘛!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当,陈木国在施良德身边常常扮演就是张飞或者小鬼的角色。

陈木国告诉芦居子,他想做什么老祖都可以帮他,但他也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并真正为老祖效力。话到了陈木国嘴里,就不是对等的合作关系了,而成了芦居子为施良德效力。

怎么才能表达诚意?芦居子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自然明白。第二天施良德起床后,陈木国前来汇报,他已经跟芦居子基本谈妥了,芦居子交了一份足以让施良德满意的投名状。

芦居子让陈木国转告施良德,自己并非孑然一身,其实还有一儿一女,假如为施良德效力出了什么意外,则请施良德多加照顾,并介绍了他们的详细情况。这其实就是很委婉地把自己的弱点交到了施良德手上,使施良德有了钳制他的手段。

在施良德查到的资料中,芦居子如今已没有什么直系亲属,没想到在外面居然还有一双儿女,隐藏得可够深啊。

芦居子还表示,愿意将祖先留下的手札内容全部交给施良德,里面记载了卢余洞历代洞主对各方外世界的见闻介绍。芦居子知道净沙岛中有宝物出产,也知道其控界之宝是一枚宝珠,都是看的这上面的记载。除此之外,卢余洞的传承包括爵门望气术秘法,他都愿意与施良德共享。

芦居子还主动坦白了一件事,就是他最近针对五心谷的动作。根据祖先记载,五心谷位于大理郊外苍山东段南麓,天地秘境广袤无垠,其中奇花异草遍地,最重要的是有灵泉浇灌,哪怕普通的谷物或药材都能成为传说中可强身健体的灵植。

有些话芦居子当然没说。他其实早就觉得卢余洞规模太小不成气候,看了祖先的手扎之后就想拥有真正广大的天地秘境,甚至成为一方世界之主。当方外联盟浮出水面后,五心谷的谷主叶宗清还主动联系了他,这让他起了谋夺的心思。

芦居子只是告诉陈木国自己做了什么。他查到了五心谷的隐秘,历代都有几十位掌花使掌控门户,也掌握了能出入方外世界的秘密,这和其他方外世界只能依靠控界之宝的情况不太一样。他已暗中拿下了一名掌花使,打听出了究竟,还得到了五心谷的秘法,以及一枚能开启门户的副器。

但是他在追踪五心谷谷主叶宗清时,却被丁齐意外察觉,两人在境湖市区有过一番追逐,还在一条僻静的小巷中交了手……

芦居子交代的这些情况,只要施良德去调查一番,就会知道他所言不虚。施良德听说消息之后,拍了拍陈木国的肩膀道:“干得不错,那他有没有提什么条件呢?”

陈木国:“他没和我说,希望能与老祖您面谈。”

施良德:“让他来静沙岛见我。你接到他之后,不妨讲清楚静沙岛的情况,并告诉他,麻元领这些年训练了二十多名死士,仙顶山庄也是一个油水丰厚的项目,这些往后就是他的势力了,就看他有没有本事指挥得动……对了,把我准备好的那份材料也送给他。”

麻元领祖上世代传承方外世界静沙岛,这是宗族之秘,如今世代居住的渔村废弃了,族人也都散了,但他还是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势力。静沙岛传承的可不仅有疲门观身术,还有其他几门功夫,过去在海上讨生活的很多都是凶悍之辈。

早在抱住施良德这条金大腿之前,麻元领也接受过田仲络的资助,买下几个小院搞农家乐,还养了两条船搞货运。所谓货运其实就是走私,在东南沿海一带曾一度很猖獗。麻元领手下有一批亡命徒一直跟着他干的,等到发家之后,培养出的打手则数量更多、实力也更强。

麻元领经营仙顶山庄与静沙岛,包括如今开放静沙岛供方外联盟的成员参观,岸上、岛上往来接待,动用的都是他自己的人手。如今芦居子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施良德表示要把仙顶山庄以及这批人都交给他,就看他有没有本事去驾驭了。

在施良德登岛的三天后,芦居子也来了,是麻元领亲自将这位高人送上岛的。

从远处望过去,静沙岛略成笔架型,中间是一座最高的主峰,两侧还有两座山头。其实这只是从门户方向看到的侧影,其地势很复杂,丛林间有好几片谷地。

丁齐上次前来“考核”,晚间宿营的地方在主峰的左侧,并没有越过主峰去岛屿的另一侧。后来静沙岛对外开放,供游客们参观的也都是这一片区域。越过主峰之后,岛屿的另一侧如今就是施良德闭关修炼的地方,那一片海滩以及海滩上的静室都是他专用的。

在两座山峰之间有一座很漂亮小楼,背后高处引山中泉水还修了蓄水池,小楼中则有自来水和卫浴设备,屋顶上装的都是太阳能热水器与电池板,保证热水以及照明供应。

侯光全带着六名保镖陪着施老祖,施良德也让他们修炼疲门观身术,王助理则负责照顾其生活起居。生活物资大部分都从陆地上运送过来,平日也可以尝尝当地的特产。

芦居子来到这栋小楼见到的只有王助理,王助理让他稍待片刻。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施良德才踱着步走了进来,笑呵呵地问道:“卢先生,我在天地秘境中度假,所以第一时间没有接到您的消息,实在抱歉!木国不太会说话,他没有得罪你吧?”

芦居子起身道:“当然没有,我们聊得很好!老祖您实在很会享受啊,令我好生羡慕。”既然已经决定为施良德效力,他对施良德的称呼变了,态度也变了。

施良德很和蔼地摆了摆手道:“我有什么好让你羡慕的,您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对了,麻岛主还配合吧?”

“非常配合!”施良德叫芦居子坐下他并没有坐下,此刻又从兜里掏出来一枚东西道,“此物名叫钓元珠,请老祖您过目。假如老祖喜欢,就拿在手里多玩几天。但是出入门户的时候得用到,用的时候我便派人来取,用完了再送回来。”说话的同时又发送了一道神念。

施良德沉默了一会,接过东西感叹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芦居子微微一笑:“只要老祖信任我,我必不让老祖失望。”

施良德:“麻岛主怎么突然想通了,将静沙岛秘法传给了你?”

芦居子:“很简单啊,因为我做事讲究,将卢余洞秘法也传给了他。”

施良德呵呵笑出了声,竖起大拇指道:“卢先生真是讲究人,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啊。这枚钓元珠我先研究几天,你们什么时候要用便派人来拿。”

芦居子交给麻元领的钓元珠就是静沙岛的控界之宝。此物是一枚核桃大小的珠子,质地并不透明,有点像珍珠,但这么大、这么圆的珍珠也太罕见了,白中微微带些肉红的颜色,施良德直至今日才第一次见到。

刚才那道神念,其实就是静沙岛秘法传承。麻元领当然不会神念,只是把自己所得的秘法原原本本告诉了芦居子,芦居子整理之后又以神念传授给了施良德。

其实芦居子两天前就来了,等到今天才上岛,这两天功夫,他已经把麻元领收拾得服服帖帖。麻元领做梦没想到,施良德居然能请来一位大成修士,安排其人到仙顶山庄做董事,而且话说得很清楚,就是来管理他们的。

说修理其实更合适,麻元领哪里芦居子的对手,包括他那批手下,现在也都成了芦居子的手下。芦居子的话说得也很清楚,麻元领收了施老祖那么多好处,想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完全没有问题,但得忠心为施老祖办事。

仙顶山庄一半的股份归麻元领所有,他还可以继续参与经营管理并拿分红,他那批手下仍然能在山庄里挂职领取丰厚的工资与奖金。但另一半股份是施老祖的,芦居子就是代表施老祖的董事,负责监督所有事务。

更重要的是,往后江湖上的种种黑活,都由芦居子领着他们干。麻元领可以不干吗?当然不行!芦居子可不仅仅是靠武力震慑他们,他还掌握了陈木国提供的那份资料,随时可以把麻元领这伙人送进去吃花生米。

这份材料是施良德收集的,上面记录了麻元领做过的很多黑活。麻元领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出人头地不择手段,连祖上传承的天地秘境都能拿出来卖了,也曾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

比如二十年前,麻元领干走私的时候,就曾在外海杀了另一船的同行,劫了人家的货并把那艘船给凿沉了,来了个毁尸灭迹。有些事情施良德也查不出来,但施良德能查出来的,都足够判麻元领好几回死刑了。

三年前麻元领主动找上门之后,施良德对麻元领的调查就开始了,否则他怎能放心在这个人身上投入这么大一笔巨资。至于后来在建设与经营仙顶山庄的过程中,麻元领及其同伙贪污挪用公司款项数额过亿,这些也都是法律上的犯罪证据,都不需要施良德刻意去收集。

施良德提供的材料将麻元领查了个底掉,包括他小时候跟谁打架进过看守所,如今有几处房产、有多少个银行账号、哪个夜总会有相好的……都查得一清二楚。芦居子拿到了这份材料,可以说已将麻元领吃得死死的。

这些东西早就在施良德手里,只是先前没有必要动用,如今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交给了合适的人。施良德也是很有胆量啊,他让芦居子收拾麻元领的时候,自己就住在静沙岛中。

PS:今天又是超长篇大章节,月初了,求张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