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7、一只白眼狼

丁齐早就知道庄梦周打算以朱大福的身份将方外秘法传授给施良德,但他并没有反对。庄梦周曾经笑着问他:“丁老师为何这么大方,你就不怕我这次玩大了吗?”

丁齐则反问道:“如今算上卢余洞在内,方外联盟的成员已有十六家。这十六家当中,小境湖、金山院、大小赤山是我们自己的地方,响水峰、九放离空岛、五心谷可以说是盟友,那么剩下的十家呢?

方外联盟这些成员都是什么人、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是否真正拥有方外世界,情况都不明朗。我不能说所有人都有问题,但肯定其中有些人绝对有问题。有些事情我们做不到的,施良德未必做不到啊。”

庄梦周点头道:“是啊,有些问题还是早点暴露的好。谁会被收买,那就让施老板去收买好了,谁要毛病就让施老板去看病,想站队的就快点站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方外联盟才成立多久啊,眼下就至少有三个派系,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哪三个派系?首先当然是丁齐这一派,本身就拥有小境湖、金山院、大小赤山这三处方外世界,同时还拥有五心谷、九放离空岛、响水峰这三个盟友。算方外世界的数量好像不少,但算势力却未必很显眼。

方外门不论拥有多少个方外世界,其实大猫小猫也没几只,响水峰也只是一家人而已,算不上什么势力,真正上得了台面的盟友就是五心谷和九放离空岛这两方势力。

田仲络则是方外联盟中的另一派势力,人家也是一条金融大鳄呀,论财雄势大虽比不上施良德,但也绝不可小觑,除了本身拥有的奇岩境,其实也控制了白云洞。原本静沙岛也算是田仲络一系的势力,不料麻元领却成了二五仔,私下里抱了施良德的大腿。

除了白云洞之外,还有哪些方外世界属于田仲络的势力,眼下并不清楚,谁也不会傻到主动暴露出来。而田仲络有意将静沙岛的幕后金主是谁告诉了丁齐,恐怕也不完全是出自好意,他知道施良德不好惹,所以希望丁齐顶在前面去对付施良德。

第三个派系势力当然就是施良德了,他已通过静沙岛进入了方外联盟,表面上好像只是掌握了这么一个方外世界。但以施良德的手腕,谁知道他还能拉拢、收买进而控制多少家呢?总有人不在台面上正经做事,就喜欢搞私下的勾当。

一个方外联盟就搞得这么复杂,烦不烦人?丁齐当然不愿意看见这些,但世事就是这样。方外联盟可是一个不小的组织啊,其成员来历各异,出现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

丁齐也是见怪不怪,这世上精神不正常或心理有问题的人多得是,他曾经每天都和这些人打交道,如今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去接触更多的世界、更多的人,方外也有江湖。

目前丁齐已经知道名字的方外世界有多少?确切统计是二十一处,分别为:小境湖、大小赤山、金山院、琴高台、奇岩境、白云洞、五心谷、响水峰、翠饶庄、壁书城、清音谷、流照野原、九放离空岛、昔名谷、飘花潭、风津村、卢余洞、诸次观山、游怀界、静沙岛、畅乘福地。

这二十一处方外世界,有五处眼下尚不在方外联盟中。琴高台自不必说了,翠饶庄和风津村明确表示不想加入这样的联盟;而流照野原据说已经联系上了,但仍在考虑当中并没有给出答复;畅乘福地当日只有田仲络写下了这个名字,但如今田仲络好像还没联系上。

有一个问题很有意思,从法律角度,这些天地秘境到底算什么性质?是方外之地其实也是治外之地,因为它们根本就不属于外面这个世界。

就比如琴高台吧,肯定不归外面的琴溪镇管辖,琴溪镇的工商、税务、派出所当然管不到琴高台里面的事情,因为那就是另一个世界。再比如九放离空岛则更有意思,在外面的四水镇上,当然要遵守外面的各种制度以及法律,但是进了天地秘境,那就是族人自己的世界。

假如有谁掌控了一个方外世界,就是一个完整世界的主人,这也是很多人对此感兴趣的原因。丁齐尽管知道庄梦周打算将方外秘法传给施良德,但他并没有反对,庄梦周会推演,丁齐同样会推演,他能想到可能会发生什么。

这个周末丁齐在金山院主持大阵,接待前来参观的静沙岛访客。其实静沙岛的人想访问金山院是不必交钱的,直接拿参观静沙岛的名额交换就行了,但这次已经有人提前交了钱,他们的参观名额就是游怀界让出来的。

麻元领亲自带队,理事麻晓也去了,但另一位理事麻云轩却没有露面,他们还带了八位静沙岛弟子——至少这些人都是以这个身份去参观的。

静沙岛背后的金主是博慈集团,或者说就是施良德。这个情报是田仲络透露的,后来田仲络还悄悄给了丁齐一份关于博慈集团以及施良德身边骨干的材料,就算他不提供,朱山闲那边也在调查。所以这十个人一进来,丁齐就认出了占守业与施秀为。

这次开放金山院,丁齐持禽兽符亲自坐镇,还露了一面和客人们打了声招呼,而冼皓一直就在山上没现身。在外面领路的仍是谭涵川,在里面负责接待的则是石不全。

这次几名晚辈弟子并没有来,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包括另一名方外门的“长辈”尚妮,如今都在学校参加期末考试呢,等过完这个暑假他们就要上大四了。

方外门如今业务繁忙,所以人手很紧张,已经和九放离空岛的宗岛主商量借人了。宗岛主答应专门组织族中百名精英进行培训,每次十人轮流到金山院来负责接待工作。但这件事是上周才谈好的,具体时间要等到九放离空岛将现有的参观名额都用完之后,还得过两个月呢。

在九放离空岛的人没有正式派来之前,开放金山院还得方外门自家这几杆枪顶着,偶尔还得抽出有限的人手去支援响水峰。但这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尚妮和三名晚辈弟子很快就要放暑假了,就当假期勤工俭学吧,过了暑假人手就该充裕了。

从金山院回到境湖之后,丁齐发现庄梦周也在南沚小区。这位惊门前辈并不常在境湖露面,最近好像也很忙的样子,今天倒是又溜达过来了。丁齐知道庄梦周这个周末以朱大福的身份去见了施良德,但庄梦周已声明不会将具体经过告诉他,他也就没有追问。

庄梦周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丁老师发财了!施良德悬赏的那一个亿,庄梦周居然分给丁齐六千万,这笔财发得也让丁齐哭笑不得。他本不想要,但是庄梦周、朱山闲、石不全都说这就是丁老师该得的。

庄梦周笑道:“摆摊卖老油条,不论买油条的人是谁,都一样得付钱啊。难道施良德来买油条,就想免费?这还是因为要让他自己去找咸菜稀饭,所以已经打了折上折。丁老师每天也博慈医疗上班,难道坐台不收钱?这也在帮施良德挣钱,你还是全省最贵的呢!

丁老师如果实在不想要,等钱到手之后再送给我们花吧,或者看谁顺眼送给谁花。今天就是给你打声招呼,具体的事是交待小华办的,假如有人联系你商量怎么处理账户问题,你也别感到太意外。”

这笔钱还没到呢,庄梦周只是提前打声招呼,别到时候把丁齐给吓着,而且这六千万并不是给方外门的,就是给丁齐本人的。冼皓也坚决劝说丁齐收下,并表示他如果不想管钱,这笔钱可以先放在她那里,丁齐也就没矫情了。

周一上午说完这件事,看时间丁齐就要去上班了。冼皓突然问道:“丁齐,丁医生,你是不是该辞职了?”

丁齐一愣:“发了财就不工作了吗?这钱还没到账呢!”

朱山闲笑呵呵地的说:“丁老师还在博慈医疗上班,早就不是为了钱吧?”

庄梦周也摇头道:“这只是你的一种习惯,总觉得应该有一份所谓的正经工作。你在心理诊室中能接触那些人,从而修炼自己的心界。其实走出来也一样,外面还有更广大的人间世界。”

冼皓:“庄先生说得对呀,你现在很多事都快忙不过来了。”

丁齐叹了口气道:“习惯也许真的很难改变,也到了我该辞职的时候,今天下午就找院领导说一声吧,反正只是临时工而已!”

丁齐开车去上班,当天下午就找到了院领导,表示接完这一周的预约之后,从下周开始他就不挂牌了。临时工也谈不上什么辞职,不在来就是了,车和宿舍都还给了医院,丁齐还向院领导和同事们表示了感谢。

院领导再三挽留,甚至表示丁齐的收费还可以再翻一倍,但实在没法限制丁齐的自由啊,最后只得又提了个要求:医院大厅以及网站上的牌子不要摘下来,就当医院还有这么一位金牌专家,只是无论谁想预约都预约不上而已。他们还表示,无论什么时候丁齐想回来坐台,都随时欢迎。

丁齐上班之后,庄梦周、石不全、朱山闲、冼皓仍坐在那里聊闲天。石不全眨了眨眼睛问道:“庄先生,你猜那个静沙岛岛主麻元领在禽兽国中化身为什么东西?”

庄梦周随口答道:“一只白眼狼。”

石不全:“哎哟,庄先生猜对了!”

庄梦周也是一怔,反问道:“还真有白眼狼这种禽兽啊,长什么样?”

石不全:“我第一眼看见还以为是哈士奇呢,后来发现眼神不对,尾巴也不对,毛是黄白花的,眉心的位置左右有两块吊白斑,那不就是白眼狼吗?”

朱山闲也插话道:“庄先生你猜,我们还看见谁了?占守业和施秀为。占守业您知道是谁,而施秀为就是施良德的小儿子。”

庄梦周:“哦,就是那个在国外拿了工商管理学位的?你不是让我猜吗,怎么自己说出来了?”

朱山闲:“我是让您猜猜他们都化身为什么禽兽,先猜占守业吧。”

庄梦周:“大蟒蛇。”

朱山闲一拍大腿:“猜中了!您见过占守业吗?”

庄梦周:“没见过本人,就是看过资料。”

石不全:“那您是怎么知道的?”

庄梦周:“就是瞎猜的。”

石不全:“那您再猜猜他是什么样的蟒蛇?”

庄梦周:“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告诉我呗。”

石不全:“一条金花大蟒,很漂亮也很吓人。”

见此情景,冼皓也饶有兴致地插话道:“那您再猜猜施秀为变成了什么禽兽?”

庄梦周摇头道:“这还真不好猜,对他的情况不熟。”

石不全:“谁要你熟了,不就是猜着玩嘛。”

庄梦周:“难不成是孔雀?”

石不全:“庄先生真是神了,又猜得八九不离十!”

庄梦周:“到底是什么?”

石不全:“一只野山鸡!

庄梦周差点没把刚喝下去的茶喷出来,瞪着石不全道:“这也叫八九不离十?差太远了吧!”

冼皓解释道:“您要是亲眼看见了,就知道差得不是太远,我也差点看成是白孔雀了。体型比孔雀还大一点,是一只长尾雉,毛色以白为主,带些棕黑色的花点,看上去很漂亮,头顶上也长了冠翎呢。”

他们在讨论禽兽国中见到的“禽兽”,而离开游怀界的施良德,也从江西省婺源县千里迢迢赶到了福建省苍南县,带着一众随从住进了仙顶山度假庄园,独享一片单独的区域。施老祖可够能折腾的,年纪不小却精神头十足,得到方外秘法后更是精神焕发。

他这次是要来静沙岛“闭关”修炼的,没有人知道他与朱大福见面都谈了些什么,其他的随从都没有保留记忆,王助理、陈木国、侯光全等三人虽猜测他肯定会请教方外秘法,但施良德没提这茬,他们也就很知趣地没有开口追问。

听说施良德要去静沙岛“度个假”,王助理很委婉地提醒道:“施先生,如今是多事之秋,在静沙岛中与外界联系不便,很多事情来不及请示您呀。”

施良德:“博慈的很多事情,我早就放手了。当年带出一支队伍,大家现在各自都成了气候,什么事该怎么办都心里有数。我如今只想过几天逍遥的日子,在海外仙山住一阵子,没有什么非我解决不可的大事,就叫他们不要来打扰。”

陈木国:“老祖说得对,各摊子早就做好了安排,假如没事还要烦动老祖,那他们这些年就白混了。”

施良德自从移居新加坡之后就渐渐退居幕后了,他还掌控着这个资本集团,但日常业务早已不亲自插手。这也是施良德的脱身之计,就算博慈集团的某一派系出了什么事,追究起来也牵连不到他身上。

施良德虽表面上已置身事外,但他只要说句话,博慈各个派系还得听,各种资源都可以随时调用。施良德如何在幕后还能保持这么大的影响力?不仅是通过多年来积累的威望以及复杂的人脉、资本控制关系,他还掌握着太多的情况。

早年跟随他创业的那批老伙计,如今都是一方大佬,掌握着很多分支机构与若干家上市公司。算起来他们都是施良德的弟子门生,是施良德一手带出来的,他们是怎么发的家、做过哪些见得人或见不得人的买卖,明面或私底下都有什么勾当,施良德都一清二楚。

这既是一个以利益捆绑在一起的资本集团,某方面也很像一个江湖派系,而施良德则相当于创派掌门人,势力根深蒂固。

寻找方外秘境、探索仙家之秘,其实只是施良德的私事,与博慈集团无关,除了身边少数信得过的绝对心腹,施良德也不想让太多人知晓。,但他动用了博慈集团的资源为自己服务,且寻访“世外高人”为臂助。

说起来也有意思,其实麻元领、芦居子、朱大福这些人,好像都不是施良德找到的,而是他们主动找上门的。

施良德来到仙顶山庄,准备出海前往静沙岛闭关修炼,提前交待属下一些事情。占守业和施秀为也从金山院返回与他汇合,汇报了在禽兽国中的经历,那里确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神奇之地。

有些事情不论听到了多少传闻,也必须派人去实地验证,而这一次确实证明了金山院的神奇。

这次由麻元领带队去金山院,也是为了搜集更多的情报。可惜他们并没有带回太多有价值的影像资料,因为进去之后就化身禽兽了嘛,等到了金山院山脚下的宿营地休息时,活动范围其实很有限。

麻元领又见到了施良德,以主人的身份忙前忙后接待,态度十分恭谨。施良德这次心情很不错,还招呼麻元领和他一起吃晚饭,在饭桌上说道:“麻岛主,我打算调一艘考察艇和一批潜水设备与人员到静沙岛,需要辛苦你配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