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5、人中龙凤

还是上次待客的那座莲池水榭,已经摆好了座位,案上也放好了茶点果品,但是另一位“护法仙童”邹灵却不在,露面的只有引路的邹宝。施良德问道:“朱仙人呢?”

邹宝一指不远处道:“朱仙人在凉亭中等你,他只请你一个人过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绕过莲池有一座小丘,小丘上有一座凉亭,凉亭中坐着一位白衣人。他的背影被小丘上一丛树莓遮挡,看得不是很真切,隐约能见一头银发。

贴身保镖侯光全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施良德,施良德摆了摆手道:“既然仙家高人有邀,那我就过去拜见吧!”

施良德独自绕过水榭走向小丘,上次他就在这里摘过树莓,如今半个月过去了,还有很多桔红色的树莓挂在枝上,但地上已经落了不少。沿着一条小径绕到了小丘的另一端,登丘走入凉亭中,朱仙人坐在那里抬手示意道:“施老板,请坐!”

施良德终于见到了朱大福,他却站在那里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开口道:“装,庄梦周?”

庄梦周淡淡一笑:“不错,就是我!施老板有什么疑惑,可以坐下慢慢问。”

施良德此前并没有见过庄梦周,但方外联盟的各种情报资料都看过,当然也包括庄梦周的资料,凡是能打听到的消息都由属下汇总整理提交到他的手上,因此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太出乎意料了,但施良德也是见过各种大场面、大世面的,随即就恢复了镇定。

他坐下道:“怎么会是您?”

庄梦周:“名字只是一个称号,我可以叫庄梦周,也可以给自己起个化名叫朱大福。而施老板要找的朱大福,的确就是我。我只是很好奇,你花那么大代价想找我是为了什么?”

施良德有点摸不清庄梦周的底细了,但还是很镇定地笑道:“庄先生,整个方外联盟都在找您,您当然知道是为什么,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但是我没有想到,您居然早就是方外联盟的理事,大家一直要找的人就在身边,佩服之至!”

庄梦周给施良德到了一杯茶,呵呵笑出了声:“施老板不用夸我,您隐藏得也很深嘛!”

施良德没有接这茬,又问道:“庄先生,您混入方外联盟的目的又是什么?”

庄梦周:“我就是觉得好玩,你信不?身为仙人,经历红尘而已,可以见证一处又一处方外世界,有什么比混入方外联盟更好的办法吗?”

施良德在心中暗暗吐槽,装得可真像啊!他早就看过庄梦周的资料,知道其人出身江湖惊门,还有一个外号叫“装先生”,就擅长装神弄鬼,而且装什么像什么,如今跑到他面前装起神仙来了!

吐槽之余他其实也有点佩服,这位庄梦周应该是有手段的,神仙当然是扯淡,但也算是一位世外高人了。

庄梦周显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又面带微笑道:“庄先生可以装成仙人,仙人更可以装成庄先生,就看施老板您怎么看了。”

施良德忍不住追问道:“方外联盟的其他人呢,知晓庄先生的身份吗?”

庄梦周答道:“此地发生的事情,包括你我见面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有外人知晓,我没有也不会告诉方外联盟中的任何人。施老板想问什么,现在可以尽管开口。”

施良德:“我想问传闻是否为真,您真的创出了那样一门秘法吗?”

庄梦周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指向周围道:“此天地秘境名为游怀界,想必施老板也听说过。游怀界如今也是方外联盟的成员之一,三位理事姓宋。但是很显然,如今他们并不真正拥有游怀界,因为你我就坐在这里。”

果然如此!施良德想起了芦居子和自己曾经的推断,这里就是游怀界,而宋家人早就失去了天地秘境的传承,没想到游怀界却落到了庄梦周手里。

施良德试探着问道:“宋家人只是保留了祖先留下的记载,而游怀界的传承却落到了您的手上?”

庄梦周则摇头道:“不,施老板猜错了!游怀界的传承与我无关,只是宋家后人修不成祖先留下的秘法,所以再也不能进入这处天地秘境,久而久之便找不到了,只是还留着控界之宝。”

施良德:“那您是怎么……?”

庄梦周:“当然是因为方外联盟啊!您说我为什么要混进方外联盟,现在知道原因了吧?这多有意思!我在方外联盟中看到了游怀界的资料,于是就做了很多考查和考证,终于在这一带找到了游怀界的门户。

施老板当然想问我是怎么进来的,又怎么能为你打开门户。我并没有得到宋家手中的传承,也根本不清楚他们的控界之宝在哪里。我此刻坐在这里,你也坐在这里,当然是因为我修成了方外秘法,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施老板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施良德深吸一口气道:“佩服佩服,果然是仙家高人!能够当面拜见,施某三生有幸!”

庄梦周笑眯眯地摆了摆手道:“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难得故人重逢,我们就喝杯茶,好好叙叙旧!”

“故人重逢?”施良德又有些愕然,又仔细打量着庄梦周道,“很抱歉,我有点想不起来了,我们在何时何地见过面?”

庄梦周叹了口气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你想不起来或者认不出我也很正常。但我还记得你,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你当年给我治过病。”

施良德:“啊,什么时候?”。

庄梦周回忆道:“差不多有三十年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初中生,是我母亲带着我去找名医看病的……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其实给我治病的明医就是您!”

施良德已有二十多年没给人瞧过病了,博慈集团的老祖,怎么可能亲自给患者看病。但他当年可是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江湖游医,走街串巷足迹遍布全国,曾给无数人看过病。这段生涯能有三年、五年?最多不超过七年。

随着施良德钱挣得越来越多,营销手段越来越成熟,队伍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他亲自坐诊的时候越来越少,直至完全脱离。

施良德举起茶杯道:“没想到我们还有这等缘份,不知当时的治疗效果如何?”

庄梦周也举杯道:“药到病除!我还想找机会谢谢您呢,不料一等就是这么多年。”

施良德暗松了一口气,爽朗地笑道:“不必客气,医者应有济世仁心,解患者疾苦,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就算说得俗一点,收了钱就得治病嘛。我倒是很好奇,庄先生究竟是何出身,想必来历不凡吧?”

话说到这里,气氛已经轻松了不少,施良德在试探着询问更多的东西。在他看过的资料中,关于庄梦周的情报只有各种江湖传闻,但这个人的官方档案资料却查不到,就像是凭空从江湖中冒出来似的,不知出生何处、在哪里上学、工作等等,看来也是个化名。

庄梦周手扶桌案身体微微后仰,视线望向远方道:“这游怀界之真意,施老板已有体会,唤醒过往种种心境,给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施老板不仅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好像也对我的来历很感兴趣?”

施良德:“是的,非常感兴趣!”

庄梦周:“其实我的出身很普通,父母也都是普通人,他们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本科毕业生。”

施良德怔了怔才接话道:“不普通,这一点都不普通,堪称人中龙凤了!看来庄先生出自世代书香人家。”

别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是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制度后的八十年代,大学生也不多见啊,那时候教育资源有限,可没有现在这种扩招,考大学就是人生中的一座独木桥。

那么倒退到文革之前的六十年代初期,新中国成立后不久、百废初兴的岁月,大学本科毕业生则更是少得可怜,而且人家父母两口子都是,说一句人中龙凤也不为过。

庄梦周却摇头道:“算不上书香世家,就是最底层的城市平民与乡村农民,说起来还稍微有点传奇。”

施良德露出很感兴趣的神色道:“愿闻其详。”

庄梦周:“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姥爷,他在解放前是个瓦匠。在我母亲三岁那年,他从房上摔下来伤重去世了。我姥姥没有再改嫁,一个寡妇带着四个女儿讨生活,我母亲排行第四,是最小的。”

施良德皱眉道:“这在旧社会是过不下去的,家里没儿子,很可能被宗族的人吃绝户!”

庄梦周:“这不是赶上新中国成立了嘛,而且是生活在城市里。老太太原先不识字,后来参加了街道组织的扫盲班,也能读报纸、写点简单的东西了,甚至还当过几年街道主任。我母亲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读书最好的孩子,后来考上了大学,事情就这么简单。”

施良德叹道:“不简单,这太不简单了!那么令尊呢?”

庄梦周:“我父亲就是普通农民出身,查族谱上追七代,辈辈都在乡间务农。但家里应该还算有点耕读传统吧,我大伯在解放前是高小毕业,后来参加了解放军。”

施良德:“现在没有高小这个说法了,解放前的高小毕业生也算是知识分子了,更何况是在乡村里。”

庄梦周接着说道:“我大伯从朝鲜战场回来之后就退役了,没有接受安置政策进城当干部,因为土改后家里分了田地,他仍然选择回乡务农,只是每个月还有一笔津贴。而我的爷爷奶奶都是很普通的农民,他们养大了四个儿子,我父亲也是排行第四。”

在解放前,婴儿的夭折率很高,生下来不见得能养活,所以他只介绍爷爷奶奶养大了四个儿子,并没有说生了几个儿子。施良德微微点头道:“一家有四个成年的儿子,在农村也不会吃亏了。”

庄梦周:“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没有在那里生活过。我父亲就在农村读的小学,后来在乡镇上读的中学,然后考上了大学,恰好和我母亲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情况就是这样……发自肺腑地说,真得感谢感谢新中国,感谢毛主席啊!否则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生机会。”

施良德连连点头道:“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庄梦周:“按现在的说法,他们应该属于四零后,比施老板你大了十几岁。当初考上了大学,但家里谁也没有填报志愿的经验,他们居然都选了最难读的专业。”

施良德追问道:“什么专业?”

庄梦周苦笑道:“数学系!”

施良德也笑了:“确实很难念下来,是对智商要求最高的专业之一啊。令尊也就罢了,令堂居然也选了数学系。但在那个年代也可以理解,没现在那么多讲究……后来呢?”

庄梦周:“那个年代也不必考虑就业问题,都是国家包分配的。他们大学毕业后进了工厂当技术员,算国家干部的身份,恰好赶上了文革,一干就是十来年,改革开放后又调到了政府机关,一直到二零零几年才退休。

他们是六十年代参加工作的,而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是八十年代后期,那时他们参加工作差不多已有二十年,在工厂里干了十年,又调到机关里快十年,我父亲已经是一名工程师,母亲是一名统计师。”

施良德:“往事令人感慨呀,难怪庄先生也如此优秀!”这话就有点强行吹捧的意思了,因为庄梦周到底是干啥的,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

庄梦周却很认真地摇头道:“就我出身的起点来看,远远不如他们优秀,因为我直接就生在这样一个家庭、这样一个环境中……施老板,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吗?”

两人这番谈话很有趣,甚至有点痛说革命家史的意思。施良德只是想打听庄梦周的出身来历,不料庄梦周主动说了这么多父辈的往事,他只得顺着话茬问道:“为什么?”

庄梦周:“我介绍了父母的出身和经历,施老板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吗?”

施良德赞叹道:“毋庸置疑,就是他们那个时代、我们这个社会,最优秀、最努力的精英!”

庄梦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他们参加工作已有二十年,你知道他们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少吗?”

施良德一怔:“多少?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应该很少吧?”

庄梦周:“的确不多,每人还不到一百块。我父亲常驻工地有补助,算上这一块收入,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将将超过二百。”

施良德叹道:“很不错了,这还是双职工家庭,而且都是国家干部,在当时看收入不算低。而如今回头看,时代发展得真是太快了!”

庄梦周微微一笑:“咱别着急到如今回头看,就说当时,我找您看病拿回来小半碗药膏,大约有五毫升,您还记得当时收了多少钱吗?”

施良德有点心虚地问道:“多少钱?”

庄梦周:“十六块!”

施良德:“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庄梦周:“我那时一个月的零花钱才几块,十六块是多么大的一笔巨款,我怎么可能记得不清楚?”

这句话与前面的每一句都不同,因为它伴随着神念,印入施良德脑海中一幅场景,就是当年母亲带着他去找施良德看病的经过。这道神念也唤醒了施良德的回忆,他终于想起来在何时何地曾经历过这么一件事,宛若往日重现。

那是在江南的一个县城里,施良德带着还是小孩的陈木国,还有家乡的一位族叔,包下了国营旅社的一个房间,并在外面的街边拉彩幅打广告,专治皮肤病。所谓彩幅就是印在布上的各种照片,还配有各种皮肤病的名称,总之很刺眼很难看,经常引起过路人围观。

假如是在现在,城管肯定不会让人在街边随便拉起这种东西,但当时却没有人管,过路人还很好奇。他们在那里待了一个月,某一天有位母亲领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看病,孩子的腿上长了七、八个一分钱银币大小的圆形斑癣,边缘凸起来表面是平的,摸上去有点硬。

她已经带着孩子去县医院看过了,县医院的医生开了一管克霉唑软膏,显然是当皮癣治的,但是抹完之后却没什么效果,因此才找到“专治皮肤病的祖传老中医”这里。

施良德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被山里的一种蠓虫叮咬引起的过敏性皮炎,在城市里很少见到。但在很多山村里,孩子被叮咬,皮肤上出现这种痕迹并不罕见,根本就不会去花钱治,反正也不影响什么,绝大多数人过段时间斑痕自己就消了,顶多留下色素沉积的痕迹。

看来这孩子比较娇贵,所以母亲带着他先去了县医院,县医院的医生也没看明白,然后又带着他找到了这里。只要诊断正确其实很好治,弄点药抹一抹就行了。

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施良德比县医院的医生要高明,而且高明得多!有一句俗话叫久病成良医,其医生更需要大量临床经验堆积出来。施良德当时行走江湖已近两年,而且一直就是打的专治皮肤病的旗号。

那位老先生给了他一张药方,但施良德后来走江湖也不能仅凭这张药方,他自己也查阅了各种医学书籍以及典籍,在不断地学习。假如施良德没有这个本事和这种努力的精神,后来也不可能成为博慈集团的施老祖。

更难得的是,施良德走街串巷行走各地乡村城市,亲眼见过了无数的病例,算是被经验堆起来的老医生了。虽然他的年纪并不大,但与县医院的坐诊医生相比,施良德这两年见过的各种皮肤病,恐怕要比对方行医生涯一辈子加起来都多。

所以当时的施良德已基本能做到一眼看出症状与病因,而且清楚该用什么药去治,哪些情况能治好、哪些情况下虽能起到效果但却很难根治、哪些情况根本治不好,这次恰恰碰到最容易治的了。

他的族叔装模作样的诊断了一番,然后指示扮作助手的施良德开始配药。施良德当时太年轻,所以在家乡找了一位卖相不错族叔来扮老中医,自己则扮做老中医的助手,负责配药啥的,实际上那穿绸衫、蓄白须的老中医只是个幌子。

但幌子也不是没有作用,施良德悄悄用手中的药匙打了个暗号,告诉族叔这病能治而且很好治,族叔则捻着胡须道:“这病有点重,是被山里的毒虫咬的。”

那位母亲赶紧点头道:“对对对,他就是前几天跑到郊外的山里玩,还穿着短裤……能治好吗?”

族叔沉吟道:“治当然能治,你想用便宜点的药还是贵点的药?”

“当然是用好药了。”

族叔:“好的药就贵些,但是见效快,不留疤痕。”

“贵就贵点吧,只要好用就行。”

族叔站起身开始“指点”施良德配药。桌子上摆了很多瓶瓶罐罐,施良德用小勺挑了很多粉末,放在一个小碗里搅动,而族叔其实是等着看他的手势好报价钱。

当时的施良德,不仅会看病,而且更会看人,一眼就看出这位带着孩子来的母亲应该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十有八九是国家干部,家庭条件应该还不错。于是就打了个暗号让族叔尽管报出个天价,等对方想还价再说。

那些药末加起来成本还不到两毛钱,按照施良德平常的经验,这笔生意差不多能收三到五块钱,但今天显然碰到了好主雇,族叔在他的示意下一口价就报了十六块。那位母亲显然也觉得太贵了,皱起眉头却说道:“行,十六块就十六块,但你得给我用最好的药。”

见对方根本没还价,族叔不动声色道:“好,我就给你用最好的!”其实施良德已经把药配好了,他则又填了一勺充当调和剂的粉末,再加了一勺菜籽油,然后又多搅拌了一会儿,就算把最好的药给配成了,这笔买卖也做成了。走江湖嘛,讲究的就是见人下菜碟。

终于回忆起了往事,证明庄梦周所言不虚,通过那道神念,也证明了庄梦周确实是一位世外高人。当初芦居子第一次见到施良德,也是通过一道神念震慑了他,看来世外高人都拥有这种神奇的手段,这两位的本事不相上下啊。

施良德露出笑容道:“我当时给您开的药,确实是最有效、最对症的,庄先生是嫌我收费贵了吗?”

庄梦周也笑道:“我那时候还小,后来才知道那虫咬性皮炎是怎么回事,也搞清楚您给我开的是什么药了。最后留下那点药末我都找人看过,当时成本也就一毛多钱吧。但无论如何,能现场调配出来也不简单,而且药到病除。

那时候的施老板没单位也没有人给发工资,住店吃饭雇人都得自己花钱,就算收费太狠了些,也是凭本事赚钱的,我能理解,只能说您是一位江湖老海。”

施良德摆了摆手,谦虚道:“不敢当,如今更不敢与庄先生您这种世外高人相比!”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施良德心中也很感慨啊。遇到少年庄梦周时,还不算他的医术最高明的时期,到后来才是真正厉害呢。他行医五年后,积累的经验说实话已少有人及,那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患者得了什么病、应该怎么治。

至于他那几年带出来的一批徒弟,论本事倒也都学到了几分,但比他本人还是差远了。

假如就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也能成为皮肤病专科最权威的医疗专家,所缺的就是并非科班出身、没有正经的学历。但以施良德精通的江湖手段,给自己弄个学位包装个身份啥的不要太简单,他完全可以走这条路的。

那位给他留了一张药方,并和他谈了一夜江湖门槛的老先生,最终想指引他走的,应该也是这条路吧。

但施良德却没有选择这么走下去,亲自坐诊看病赚钱实在太慢了,也太辛苦了,他有更好的方式,拉起队伍向全国推广后来博慈集团的营销模式,在有了第一桶金之后,便迅速聚敛资本开始了飞速的发展扩张,施良德本人也从此不再是一位医生。

庄梦周却郑重道:“施老板谦虚了,仅就皮肤病这个领域,您曾是一位难得的明医,不是出名的名,而是明白的明。上次给您留的那瓶月凝脂,就是为了感谢您当年治好了我的病。”

这个评价确如其分,简直说到施良德的心坎里去了,谁不喜欢听夸奖呢,而且还是这样的世外高人夸赞,施良德哈哈笑道:“庄先生,您太过奖了,也太客气了!当初我开的那点药,怎么能与传说中仙家饵药相比,而且令堂也付过医疗费了。”

庄梦周淡淡道:“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刚才和施老板聊了这么多,其实是想问你两个问题。来到这方外游怀界,走过那九座桥,你最终的心境我多少也有所感受。天命所钟、时正待我!在你看来,理应拥有今日的一切。

我想问问,你所聚敛的财富是从何而来,这个时代又是从何而来?我见过很多比你更优秀、更有才华的人,在更艰苦的处境中,付出过比你更多的努力,才有这个时代的今天。而施老板如今只是施老板,你真的是你自认为的那个人吗?”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庄梦周的语气忽然变了,看着施良德眼神也变得很复杂,竟令施良德有种被看得透心凉的感觉。

施良德这种老江湖最擅长的就是看人,他能读懂这种眼神,竟带着几分悲悯的意味,同时还能读出另一种意思,翻译成语言大概就是三个字——看不上。

PS:今天又是不好断章的内容,又是至少三合一超长篇幅大章节,继续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