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3、惊门要义

施良德判断,自号芦居子的卢隐很快就会主动和他联系谈合作的,最快恐怕就是明天。合作只是个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抱住施良德这条大腿,加入他这个派系势力了。

合作也不可能是单方面的付出,施良德可以给芦居子提供各种资源帮助,按江湖规矩,芦居子也得交上投名状,也就是取得施良德的信任、获得其支持的保证。

但施良德多少有些失算,芦居子第二天并没有主动联系他。这天上午,芦居子独坐卢余洞被两株参天古木左右环抱的假山凉亭中,环顾着周围精雅的园林景象,在心中暗暗叹息,这片天地还是太小了,容纳不下他的胸襟,一身本领无从施展。

他已经下定决心与施良德合作了,刚才差点就打电话联系了,但最终还是决定再等等,凡事是要讲究技巧,不能跌了身价,怎么也得等到过了周末再说。

也正是这一天早上,占守业那边得到了邹宝的通知,朱仙人这个周末会返回仙界,施老板若想抓住仙缘,可在明日前去拜访。路途他们已经熟悉,直接去就行,邹宝会在门户前迎接。

施良德虽与各方势力都有合作或联系,但对方通常都不会直接联系到施良德本人,每项事务都有身边的专人负责。比如静沙岛麻元领那边就是助理王源负责,邹宝那边是占守业负责,芦居子那边则是心腹弟子陈木国负责联系。

这并不是说施良德没有给他们留自己的联系方式,但谁要是一个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则不太可能是施良德本人。除了直接联系方式还有一些间接联系方式,比如近年流行的微信、QQ之类其实都算是间接联系方式,因为你不清楚对方是否已经收到了信息。

占守业立刻就向施良德做了汇报。邹宝的这个通知也挺突然的,今天已经是周五,要想拜见朱仙人周六就得赶到桃江县了,几乎来不及做任何其他的准备,幸亏施良德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随时都可以动身。

施良德召集手下讨论了一番,这次去的还是上次那些人,只是少了两个,就是那两位已经送走做检查的保镖。陈木国还特地提了一句:“老祖,要不要告诉芦居子一声?”

他的意思并不是要带芦居子一起去,而是告诉芦居子这个消息。假如芦居子也想去,自可以来求施良德,那么谈合作便是顺理成章。施良德也不能白白带着他呀,跟在身边就算是一名手下了。

施良德却摇头道:“不必!他没有联系我,你就不必再主动联系他。他若联系你谈合作,你就按自己的意思和他谈完了再向我汇报。他若现在联系我,我可能考虑带着他,也可能不带着他,毕竟我们还不清楚那位朱大福的底细,贸然带着这样一个人恐不太好。”

陈木国想了想,很认真地点头道:“老祖说得对,假如那朱大福也是一位高人,能为老祖您所用,那么也能与芦居子分庭抗礼、相互制约,现在还没必要让芦居子知道太多。”

芦居子恐怕还不太清楚,就因为他打算再抻一抻施良德,结果便失去了明天就能见到“朱大福”的机会。假如他今天就联系了施良德说愿意合作,施良德未必会带他一起去,但也可能会考虑带着他前往桃江县。但他没有主动联系,那么便错过了。

在同一时间,施良德上次去过的方外世界中,邹宝皱着眉头看了看远处的高台,又看了看身边的一面山壁。

高台就在上次施良德来过的半山园林中,从古典建筑的形制格局来看,那像是一座观星台或承露台。所谓观星台就是夜观星象之处,也是采炼月华之所。而承露台则用于夜间放置金盘承露,然后以净露调和玉屑制作仙药,古代有些帝王就喜欢这么干,后来“承露”一词又被用以指代某种不可描述之事,比如承恩雨露云云。

此刻高台上并没有放什么金盘,只有一辆很古怪的车,车的四脚放下支撑固定在高台上,上面是一个很怪的架子,架上安装了很多层叠的弓弩。通过复杂而巧妙的设计,这些弓弩上好弦后可以用三个不同的弩机分别操控。

左边的弩机可以同时把二十支弩箭都射出去,右边的弩机一次能射出十支箭,可以分两次将弩箭射完,中间的弩机则是单发点射,最快射速可达到一秒两箭。这竟然是一架很罕见的连射床弩,也不知道放在这里干什么。

邹宝身边的这面山壁,是质地较为疏松的细红砂岩结构,强劲的弩箭是可以直接射进去的,上面画了二十张靶子,有二十支箭每支都正中靶心。

邹宝也就是鲜华不得不叹道:“庄先生真是好箭法呀!”

一旁的邹灵也就是柳芬噗哧笑出了声:“你来晚了,刚才没看到庄先生试箭。他是先把箭射出来,然后再画的靶子,当然是箭无虚发!”

鲜华哭笑不得道:“庄先生,还带您这么玩的?”

两人身后的庄梦周得意洋洋道:“你们可不要小看了这百发百中的功夫,觉得是我作弊吗?它就是所有江湖盘局术的精髓,也是惊门灵犀术的要义所在。结果就是你给好的,方能料事如神!”

仔细一想,这话好像无比正确啊。当初尚妮并不认识庄梦周,庄梦周却早就从鲜华这里了解了尚妮的情况,扮作一位算命先生装成偶遇给尚妮算命还打了赌,当然是算得奇准无比,把尚妮唬得一愣一愣的,就像那正中靶心的一支支弩箭。

而各种江湖盘局术,说穿了就是设套让人钻。只要一道道门槛都布置好了,你一步步走过去,实际上就是走向了布局者想要的结局。

就说施良德悬赏寻找朱大福这件事吧,别人找不到朱大福的下落,朱大福自己还找不到吗?先制造出一个朱大福,就知道有人会来找,那么就给你这个朱大福。

当然了,江湖术尖、里并重,就算设了局,也得有那个本事能掌控局面,也不是随便来一个人都有本事能扮得了朱大福的。庄梦周早在摸进白云洞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这一局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田仲络的,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想钓大鱼结果钓上来一条大鳄鱼,最终来的是施良德。

柳芬又环顾四周道:“这个地方还真妙啊,我们事先也没想到,庄先生您居然能找到游怀界。”

庄梦周:“那得感谢丁老师,创出了方外秘法,也得感谢方外联盟的成立,让我知道了游怀界大体在什么位置。我沿着桃花江找得很辛苦啊,查阅了各种史志记录,还走访了不少当地老人家,搜集乡野传说,终究还是被我找到了。”

鲜华叹道:“没想到游怀界早已传承断绝,宋家那些人只是保留了祖先的记载,不拥有方外世界却混进了方外联盟。”

庄梦周:“金山院不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吗?徐州老顾家保留着控界之宝,却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宋家的情况还好一些,至少还留下了祖先的记录、仍然持有控界之宝,其他的方外世界还能联系上他们,只是他们自己已经进不来也找不到地方了。”

柳芬皱眉道:“照说不应该这样啊,他们应该一直有秘法传承,后人还持有控界之宝,怎么天地秘境的传承就断了呢?”

庄梦周:“可能是后人修为不足便再也进不来了,久而久之连地方都找不到了。游怀界秘法中包含的传承居然是惊门灵犀术,这是全凭悟性啊,太难入门了!”

鲜华:“明天施良德他们就要来了,您就把这个床弩架在高台上吗?”

庄梦周:“找块布罩起来,到时候邹灵你也不用再负责待客,就留上面看着。”

鲜华:“那么端茶倒水的活都是我来吗?”

庄梦周:“你也可以让他们自己来呀!我还想好好说说你呢,叫你搞一挺机关枪,你居然花了这么多天功夫在这里造了一架床弩,这玩意能跟机关枪一样吗?”

鲜华咳嗽一声道:“庄先生啊,这里不是墨西哥、不是叙利亚,是中国!我上哪儿给您搞机关枪去?有床弩就不错了,你可知道我费了多大功夫才弄出来吗?”

庄梦周:“你到底是风门传人还是册门传人,连这东西都会造?”

鲜华:“八门技艺相通,我多少都会一点。这东西威力也不小啊,可以齐射也可以二十发连射,差不多就是一挺机关枪了。”

庄梦周哼了一声道:“上弦半小时,发射十秒钟!”

鲜华:“你就将就着点吧,这东西其实也用不上。”

柳芬也问道:“庄先生,您究竟想干什么呀?”

庄梦周:“不干什么,就是吓唬吓唬人。上次他们带着枪进来了,我有点不太爽,所以也想搞一挺机关枪架着,结果被小华搞成这个样子。”

鲜华:“还是不要太明显了,我去找块布罩上。”

……

周六上午吃完早饭后,施良德渡过了桃花江,周围制高点仍然潜伏人手做好了接应布置,一行十三人走往山谷深处。渡江之后的路并不长,穿行山林草木大约只需要二十分钟,但假如事先没有向导带领的话的话,却很难找到目的地。

众人已不是第一次来,路径方位早已记下,来到那片竹林间,邹宝正站在那里等着呢,见到众人便笑道:“施老板,你们果然来了,朱仙人已恭候多时!”说着话转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仙境门户洞开,众人鱼贯而入。

仙境美如画,依然沿着那条游龙般的大河逆流而上,施良德一言不发,似已观仙境天地而忘形出神。上次听邹宝介绍了此仙境之真意,就是回溯过往心境种种、如游如观,他也是有体会的,只是没有那么清晰深刻。

这一次再来,施良德也尽量摒弃杂念,用心体会走入这片天地间的感觉。身边的几位保镖时刻保持着警惕,但谁也没有出声打扰施良德。施良德见识过方外世界,早在三年前就去过静沙岛,也得到了静沙岛秘法以及疲门观身术传承。

麻元领或许有藏私,并不想将完整的静沙岛秘法都教给他,但疲门观身术倒并没有什么保留。施良德曾在静沙岛那奇异的沙滩上试着修炼,感觉还是有的,几年后差不多已能入境内观,如今再来到这方仙境,施良德也在尝试着凝神入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