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1、待价而沽

施良德露出诧异的神色:“什么可能?”

芦居子:“如今方外联盟中游怀界的三名理事都姓宋,岛主叫宋美锦,算是一伙宋家人吧。宋家祖上可能曾拥有游怀界,但后来游怀界易主,或者他们这一支失去了传承,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

有人成立方外联盟,联络上了这伙宋家人,偏偏游怀界又不需要实地验证,他们便混了进去。这些人看过祖先所留的记载或传说,知道世上有天地秘境的存在,祖先还曾拥有过,当然也想见识一番,甚至还想借助方外联盟找回游怀界。”

施良德挑大拇指赞道:“先生真乃当世高人,经您点拨,我也觉得很有这种可能啊!”如今的施良德对方外世界已了解很多,他也早想就到了这种可能,但这位老江湖知道怎么捧人,刚才是故意没说出来,就等着夸赞芦居子呢。

芦居子笑道:“因为施总并未真正执掌过一处天地秘境,因此才没有想到。”

王助理好奇地问道:“难道芦先生拿的这截竹根,就是传说中的控界之宝吗?”

芦居子带领众人进入卢余洞时,拿出一截竹根比划了一下,然后门户就出现了。他领着众人走过来的时候,一直将竹根就拿在手中把玩,此刻看似很随意地放在桌上。这截竹根约一厘米粗,六、七厘米长,分九节,深黄色,表面就似已把玩出一层光润的包浆。

芦居子淡淡道:“此物就是卢余洞的控界之宝九节根。”

别人都盯着东西在看呢,陈木国突然道:“我就知道静沙岛那个麻元领对老祖不够诚心,这都好几年了,静沙岛的控界之宝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没见过!”

芦居子又笑了:“控界之宝是各方外世界最大的隐秘,绝不会轻易示人,你倒是错怪那位麻岛主了。至于我,早已无所谓这些。”

施良德:“你们都看看,什么叫高人风范?这才是高人风范!”又转回头道,“芦先生,假如您得到控界之宝,却没有得到传承秘法,也能掌控别家方外世界吗?我若记得不错,上次好像听您提过几句,言语之间应该是这个意思。”

芦居子有些傲然道:“以我的修为,只要给足够的时间应无问题,因为各方外世界的秘法传承精髓就在控界之宝中。但得有个前提条件,我当时已进入那处方外世界。”

施良德:“明白!多谢先生实言相告。我还有一点不解,那朱大福又是怎么回事呢?”

芦居子锁起眉头道:“我亦不解,或许传闻有误,或许是有人故意设局。施总您想想,假如没有朱大福潜入白云洞之事,方外联盟好像也不能这么顺利成立。但无论如何,各天地秘境的线索主动浮出水面,对您而言也是好事。”

施良德:“不仅对我是好事啊,对您更是好事。我今日来,除了见识世外仙隐福地卢余洞,更主要的目的,其实是想请芦先生您这位高人出山!”

芦居子眯起眼睛道:“请我出山?”

施良德恳切万分道:“是的,我想请芦先生出山。如今世间已有方外联盟,,已知的天地秘境就有这么多,那么未知的天地秘境又有多少?自古很多方外世界被人称为仙境,甚至有仙迹遗留,据我所知,小境湖就有传说中的仙家饵药月凝脂!

那么其他的方外世界又有什么?所见所知越多,收获便越多,而且都是外面的世界中得不到的。先生已经去过静沙岛,也听说了金山院之神异、响水峰竹节酒之妙处,这些都是仙缘际遇啊!”

芦居子看着施良德道:“施总的生意做得这么大,富可敌国应有尽有,怎么还会对这些事感兴趣?”

施良德神色坦然道:“在别人面前我可自称成功,但在芦先生面前这么说,恐怕就是个笑话了。我承认我很有钱,生意遍布全国与东南亚各地,可是我都这个岁数了,这一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生意做得再大又能怎样?我这么说,芦先生应该能明白。”

世上有两种人,对各种神秘的事物最感兴趣。

第一种大多是一无所有的失意者,他们意识到在现实中取得自己想要的成功非常困难,所以内心深处又希望能找到另一条捷径,可以绕过那些艰难的障碍,以另一种简单的方式取得成功。这种人,也是最容易被传销或者宗教组织洗脑的。

另一种人就是各行各业的成功者,要么已经功成名就,但已很难再进一步;要么就是成功来得太过容易,获得了连自己都不敢想象的财富与声望;要么就是在现实中已应有尽有,便奢望更多本不可能的愿望,比如不少政府官员、娱乐明星、商界名流甚至是古代帝王。

无论是什么人,假如能确认方外世界的存在,都会感兴趣的。有的人就算有心也无力去探索,但施良德不同啊,他可以想方设法实现自己的目的。

芦居子的视线一直盯着施良德的眼睛,追问道:“可是施总请我出山又想做什么?我归隐山野已久,对世间俗事不感兴趣!”

这后一句简直是废话,假如他真的不感兴趣,就根本不会问前一句。施良德在心中暗道:“你不感兴趣才怪呢!当初是谁主动找上门来的?”但表面上还是用很诚恳、很迫切的语气道:“先生,这可不是世间俗事,就是世外高人之事!

不瞒您说,各方外世界成员我也接触过不少,静沙岛上还有我可随时长住的别院,但无一人风范能与先生相比。

说实话您可别笑话我,我年轻的时候也读过不少杂书,现在有时还看那些网络小说呢。如今获悉世上真有仙境,仙境各有传承,先生归隐于此未免太过可惜,我们完全可以像书里写的那样开创一个修仙门派。芦先生今日为掌门、后世为祖师。”

芦居子笑出了声,饶有兴致的反问道:“那么施总您呢?”

施良德神情肃然道:“假如先生真能开创一派,我就相当于一个大总管,帮先生打理各种俗务,提供人力、物力、财力支持,先生只要给些仙缘便好。”

芦居子一直在笑,却笑而不语。王助理在一旁有些着急道:“芦先生,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合作。假如您想探索世上各处方外世界,了解仙家之秘,也不能总是亲自去做跑腿打杂的事情,更需要资源支持。施先生对此也很感兴趣,所以才会请您出山……”

芦居子摆手道:“今日就不要谈这些了,容我再想想……诸位既然来了,不妨好好参观一番卢余洞,刚才你们看到的地方还不到一半呢。”

几人起身从后面走出了屋子,后院没有围墙,就是一片竹林围出的空地,空地上生长着一株主干差不多有水桶粗的果树,树皮是黑色的,枝桠弯曲展开像一条条飞向天空的虬龙,树上挂着一枚枚果子,青黄相间的颜色,长得很像柿子。

施良德问道:“这种柿子我在外面从未见过,难道也是仙家灵药?”

芦居子微微点头道:“您猜对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柿子,名叫火阳柿,只有卢余洞中才有这么一株,长这么大可不容易。现在成熟的还不多,挂果期很长,这一树果子陆续成熟完毕,差不多要到三年后了。此物有壮大元神的灵效。”

陈木国手抚树干道:“这么神奇,谁都可以吃吗?”

芦居子:“不怕死就可以!普通人的身体太弱,根本受不了它的药力。只要吃一口,就会浑身高热、口干目赤、精神亢奋莫名,可能就会没命了。假如是体格很棒的,或许可以吃一小口试试,体会体会那种感觉。”

施良德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卢余洞中有火阳柿,小境湖中有月凝脂,响水峰中有竹节酒,不知静沙岛中是否有类似的东西?据我所知,好像是没有的,神奇之处只在于那环岛的沙滩,否则麻岛主世代拥有天地秘境,不可能没发现。”

芦居子冷哼一声道:“要么是那位麻岛主自己也不清楚,他所得传承并不完整,要么就是他不想告诉施总。据我所知,静沙岛中有仙家宝物,但产自海中而非产自岛上陆地,可能是一种宝珠。而静沙岛的控界之宝,也是一枚宝珠模样。”

施良德一怔,停住脚步躹躬行礼道:“多谢先生告知!像这种事情,若非您点破,我就算在静沙岛上待多少年也不可能发现,所以才要请先生出山……或者换一种说法,芦先生若有什么愿望,我愿鼎力相助您去实现它。”

芦居子:“今天不是不谈这些嘛!此事回头再说,施总还有什么发现可以跟我打声招呼。既然您如此有诚意,今后假如有什么事情,我也不介意出手相助,但一般的杂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施良德:“杂事怎敢劳动芦先生出手,您有什么杂事,我都可以帮您处理。”

芦居子:“事情倒是有一件,请施总尽量调查清楚朱大福是怎么回事,传闻是否为真?我听说您通过静沙岛打算悬赏一亿寻找朱大福,方外联盟没有接受。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私下里肯定会有人感兴趣的,有了线索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王助理赶紧道:“我们正在全力调查此事,通过悬赏放出风声,也是这个目的。我相信只要是知道内情者,恐怕都会感兴趣的。”

芦居子:“那倒未必,比如像我这种人,感兴趣的未必是那笔悬赏,而是能否找到朱大福,或者说只想确认传闻真伪。”

众人在园林中漫步,道路弯曲回环,地势高低错落,方寸之间竟营造出几分幽深无尽的感觉。施良德又问道:“这周末金山院开放,静沙岛从游怀界换取了十个预约名额,芦先生是否有兴趣前往一游?”

这话问出来,言下之意就很明显了,静沙岛那边有关方外联盟的事,施良德完全能做主,只要他想插手,麻元领就得听。静沙岛那边好不容易插了个队,争取到本周参观金山院的十个名额,其实就是施良德授意的,他想安排谁去就能安排谁去,哪怕不是静沙岛的人。

芦居子反问道:“施总,您去吗?”

施良德:“我很感兴趣,但现在还没到我露面的时候。”

芦居子显然意动,但还是摇头道:“谢谢施总的好意,这次就算了吧,等以后有了兴致候再说。”

施良德:“我还希望芦先生有空能再去静沙岛看看,在您的指点下,或许能找到静沙岛特产的仙家宝物。”

芦居子:“施总先准备好人员和深潜设备,各种需要用的东西先运进去,有空的时候我会去帮忙看看的。但您这么做,假如麻岛主并不知情,您又打算怎么解释?”

施良德:“我直接告诉他,就想潜水搜寻海域,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事先是不是有所隐瞒了。”

风景逛得差不多了,众人往回走又望见那座院落后面的火阳柿时,芦居子看着施良德突然问道:“施总,距上次见面时间并不长,今日再见,您的气色变化不小啊,难道是最近有奇遇?”

施良德:“哦,芦先生都看出什么了?”

芦居子言简意赅道:“年轻。”

施良德笑得很欢畅:“哪里年轻了?”

芦居子:“心怀所求所往,愿试险奇,不患得失,这是年轻人的心态。”

施良德:“您是说我的心态一直很年轻?”

芦居子:“您给人的感觉比上次变年轻了,体质明显经过了洗炼,体健而身轻,心境也会变得轻快,我没有看错吧?”

施良德:“芦先生真是好眼力,最近确实有点奇遇,就是探索方外世界的收获。”

上次去桃江县的“仙境”,虽然没有见到朱大福,却得到了“朱仙人”留下的一瓶月凝脂,施良德分出一点拿去做化验,剩下的稀释之后内服外敷。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仙家饵药确实灵效非凡,反正施良德就感觉体力精力都变得比从前旺盛,走路的脚步都轻快多了,吃得香、睡得好,甚至心态都变得年轻起来。

施良德并没有告诉别人,因为那次从仙境出来后只有他一人保留了记忆。不料今天在芦居子面前,竟被对方一眼就看出来了。施良德早就知道芦居子是高人,此刻更加确信自己找对了人,而他先前收买的麻元领,相比之下则逊色了许多。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呀,更何况施良德本就是个相当识货的人。想当初麻元领也是在施良德面前扮仙家高人来着,可是施良德并没有怎么高看他,而今天施良德对芦居子的态度则显然不同。

假如芦居子想在施良德面前证明自己的本事,那么其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答案已不言而喻,所以施良德笑得很愉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