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90、芦居子

江西省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的经济发展速度不算快,但博慈集团的在这里的业务扩张速度却很快,领先于全国其他地区。

如今二、三线省份与城市的公共医疗资源相对不足,增长速度明显跟不上需求的增长,有经验的医务人员也经常流失,博慈集团瞄准了这一块空白,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在这些地区还能体现出很大的竞争优势。

上次游览“仙境”之后,施良德并没有回新加坡,就在江西各地视察。他也是一位商界的大人物,受到了当地有关部门领导的热烈欢迎。在各大主要城市转了一圈,施良德最后又到婺源参观。

这次是私人行程,施良德谢绝了地方官员的陪同,只带着自己人观看风景品尝农家饭菜,第二天到达了一个村庄。这里的风景不错,还有条省道从村外穿过,靠山吃山,村里开了一个竹器加工厂,生产各种竹制家具、工艺品,主打产品是楠竹地板,尾料还生产竹炭。

村办企业的经营规模和经营状况都还可以,这里距县城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车程,附近也有好几个旅游景点,因此相比其他很多偏僻山村人气要旺得多,国道旁还开了很多农家乐,大部分村民并没有外出打工。

此地多山,古时能耕作的肥沃田地并不多,很多地方都是沿着缓坡开辟的梯田,耕作十分辛苦,自古民生相对贫困。但就是这样的梯田,每年油菜花开之后,一片片金黄色的山间巨毯竟成了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到了如今,每年都会有很多游客来参观拍照。

施良德等人来的时节,油菜花早就开过了,但恰逢早稻成熟。车辆在公路上驶过,两旁的缓坡上也能见到一片片黄色的巨毯,稻穗海从色调上也许没有油菜花海那么养眼,却能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收获感。

村庄就在花海环绕间的国道旁,左边是油菜花梯田,如今已收割补种了别的作物,右边的稻田正当成熟等待收割。王助理赞叹道:“真是个好地方,那位芦先生久居此地,想来也是个有雅娶的。”

施良德笑着摇头道:“自古以来,这里不算是什么好地方。如今时兴旅游观光,吟诗作对走马观花,小住几日享受享受田园之趣,当然是不错的。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待在这里便不是这个感觉了……那位芦先生的详细资料到手了吗?”

王助理:“详细资料包括他的档案材料,今天晚上就能拿到。”

他们从县城出发的时候是三辆车,其中有一辆车远远地跟在后面。施良德还留了后手,早在三天前,就有一批手下扮作游客住进了村中的农家乐,假如没有意外状况,接下来的三天内他们便陆续以游客的身份离开,不留下任何痕迹。

施良德是有备而来,他坐的这辆商务车直接开进村里停在了一座院落门前。一共是七个人下车,除了王助理还有他的心腹弟子陈木国,就和上次去“仙境”一样,得力助手占守业以及最喜欢的小儿子施秀为并没有一起来,另外还有四名保镖,两人手中提着礼物。

人多了显得不够礼貌,人少了又不够排场,后面那辆车根本就没有跟到院门前,为了这次行程,施良德明里暗里至少布置了三十人。

王助理抢步上前正要敲门,门就自己开了,但门后并没有站人。这两扇农家院的木头门,竟有点机场自动门的意思了。视线穿过前院,有一人正站在堂屋门口招呼道:“施总,您终于到了!”

施良德身边的人就没有喊他施总的,因为如今的施良德在明面上已不在任何一家集团公司任职,心腹属下要么称他为老祖,要么就叫他施先生,此人的称呼倒是个例外。施良德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院子,抱拳道:“芦居子先生好,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是特地登门拜访!”

那人笑道:“欢迎欢迎!不要叫我芦居子先生,子就是先生之意,我号芦居子,施总快请进吧!” 此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着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带着一股威猛气息,卖相是极好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凌厉,看嘴角的微表情总给人一种傲然的感觉。

这座院落应该有年头了,地基、砖墙包括梁柱,很多的细节都能看出久远的痕迹,但它古而不旧,因为一直都有人居住不断地修葺。客厅中的陈设也很简单,摆着八仙桌和长条凳,旁边靠墙的位置还有一张扶手椅与茶几。

扶手长椅应该是现代的红木家具。那张八仙桌虽然结构很简单,四个侧面也只是各镶了一块雕花板,但应是明代的东西。各寻座位坐好,芦居子要给客人们泡茶,施良德赶紧站起身道:“您别动手,让他们来。”

茶具、茶叶和水壶都是现成的,芦居子就坐下了,让施良德的手下泡茶。施良德又命人呈上礼物,都是价值不菲的奢华之物。芦居子看了看点头道谢,随手放进了屋角的柜子里,好像并不是很当一回事。

施良德和芦居子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施良德主动说道:“能得芦居子您这等高人的邀请,前来拜访自古仙隐福地,乃施某之幸!”

芦居子站起身道:“那我们就不要坐在这里喝茶了,请随我来!”说话间他一招手,外面的院门和堂屋的大门便自动关上了。这两扇门好像是隔空人控的,而不是装了什么机关用电控的,这人真是好本事。

这个村子是依山而建,周围大片的平坡已经开辟成了田地,而村里的房屋高低错落,后院就连着山崖,只需修左右两道墙。这面山壁只有六、七米高,看上去是厚重坚固的岩层,并无滑坡崩塌之虞,好像还经过了人工的凿磨。

山壁正面有一个洞,高度和宽度都是两米多,似是天然形成,也经过了简单的人工的凿扩,走进去只有五米多深。里面的空间稍大一些,就是一个天然的储藏间,可以堆放各种杂物。

芦居子领着客人们走到洞穴尽头的石壁前,取出一截竹根向前一划,有一道门户凭空出现,门户另一边竟是一座精美的园林。园林的规模有大有小,大的比如皇家颐和园,规模较小的以江浙一带众多的私家园林为代表。

浙江省海盐县有一座绮园,占地面积仅有十五亩,却营造出小桥、流水、山丘、凉亭、湖泊以及以太湖石堆叠的群山等种种景观,通过精巧的设计回环掩映,走进去之后同样可以转小半天。

此处园林就是这种风格,它到底有多大,走进去之后因为建筑和景观的阻挡根本看不清。迎面是一面粉壁,粉壁两侧有假山、景植点缀,上书“芦居”二字。这里就是方外世界卢余洞。

绕过粉壁左侧是假山,右侧是一片篁竹,一条小径在假山中上下蜿蜒穿过,假山高处有凉亭,而凉亭又被左右两株参天古木的树冠笼罩。从凉亭边走过,前方有石板桥,桥下有流水,顺着台阶再走到水边,虽只是一人多高的假山景致,感觉就像进入了群山间的幽深峡谷

顺水流旁的石板小道而行,拐了一个弯视野又变开朗,前面的空地旁有一道半人多高、一米多宽的小瀑布,瀑布下是个几米见方的水潭,旁边的刻石是四个字:沧浪之水。

施良德赞叹道:“看这景致,或潜龙或飞龙,或在朝或在野,只看高人兴致了。”

芦居子笑道:“我祖上确实有不少人曾出将入相,世代以耕读传家,逢昏聩乱世便归隐于此。”

走过水潭是生长着茂盛植被的小丘,视线中的景观总在变化却看不清园林的全貌。绕过一座小丘再回头,两丘之间的远景,恰好是他们刚刚经过的高处凉亭被两株古木环抱。前方有几间房舍,房舍前开放的院落只修了简单的栅栏。

屋子不是草房,青砖碧瓦很是典雅,正中那一间应是待客之所,走进去之后比外面村中的堂屋要敞亮多了,陈设布置也是古色古香。施良德也算是见多识广,简单扫了一眼,大部分陈设都是现代的仿古家具,其中有几件应该是真古董。

芦居子招呼众人重新落座,面带微笑道:“此地如何?”

施良德赞叹道:“真乃世外仙隐福地,令施某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其心腹弟子陈木国却很不应景地问了一句:“芦先生,这里总共有多大?”

芦居子答道:“一夫所居,三十亩而已。”

王助理赞道:“区区方寸之间,布置得太精妙了!”

三十亩多大?二万平方米,大约三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只有海原绮园的两倍。一平方公里就是一百万平方米,小境湖的面积大约有一千平方公里,相当于这里的五万倍,而琴高台相当于这里的十万倍。假如丁齐等人来到此地,恐怕会感叹——方外世界竟还有这么小的!

施良德心里其实也有这种感觉呀,这个地方太小了,甚至连江浙一带古时很多小规模的私家园林都比不上。若说景观嘛,确实不错,设计得也很精致,可是各地园林施良德也不是没见过,它也算不得太出奇,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是一处方外世界。

王助理虽然是以赞叹的语气,但言下之意显然也是觉得这里太小了。芦居子淡淡道:“仙隐福地不在于多么偏远广大,若论地域规模,当然比不得静沙岛那等海外孤岛了。”

芦居子去过静沙岛,就是不久前施良德带他去的。施良德没吱声,王助理仍然有些不知趣地说道:“我上个月去过一处方外世界,广袤无边,我沿着一条河流走了大半天才来到一座山峰的半腰,不知道还有多大呢。”

芦居子微微动容道:“哦,那是何地?响水峰还是金山院?”

施良德开口道:“都不是,那是另一处仙境,我并没有见到仙境主人,也不知仙境何名,等过几天还要再去拜访呢。”

芦居子:“究竟在什么地方?”

施良德:“我可告诉您,但您可千万不要泄露给他人,这只是你我共知之秘。那里在湖南桃花江畔,群山绵延一望无际,有大河如游龙,沿河迈过九桥入山中,有仙家景致。”

芦居子皱眉道:“祖上记载中的仙境颇多,此地倒未曾听闻。但根据施总提供的方外联盟各家成员资料,湖南省桃江县,不就是游怀界所在吗?”

方外联盟各家成员提供的开放级资料,主要内容都包含方外世界的大致地点,具体到县区一级。除此之外,还可以描述方外世界的特色、特产以及交流、交换需求等。

其实方外世界中的特产很难带出来,而且也涉及到各自的隐秘。

比如响水峰中有竹节酒,假如不是请丁齐帮忙,崔山海一滴都带不出来,想交流交换只能请人进去喝。又比如小境湖中有月凝脂,朱山闲与丁齐等人先前皆秘不外宣,但这个情况让施良德调查出来了,庄梦周还送了他一瓶月凝脂。

所以各家成员的开放级资料中反而多了很多别的内容,比如有哪些生意可以合作,有哪些特产或商行需要代理、分销等等,差不多成了广告宣传资料,所谓的特产基本上也都是他们在外面生产的东西。比如奇岩境就承接理财业务,各家有好的投资项目他们也可以提供融资。

在游怀界提供的开放级资料中,这处天地秘境的地址就在湖南省桃江县。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那位自称仙人的朱大福,命人将施良德带到的方外世界也在湖南省桃江县。

开放级资料,各家成员之间都可以互相查阅,静沙岛那边看见了就等于施良德知道了,然后转告了这位芦居子。有些信息芦居子早已了解,但还不够详细,毕竟从古至今有很多情况已发生了改变,还有些消息他也是第一次听闻。

听了施良德讲述的情况,芦居子立刻就想到了游怀界。施良德微微点头道:“我也曾有过怀疑,但那里的人根本就没有提到这一点。游怀界如今已加入方外联盟,也派人常驻南沚小区,我顺藤摸瓜查到的线索,其主要成员并没有我当时见到的人。

这恐怕有两个可能,要么我去的地方就是游怀界,有人在故弄玄虚,要么就是桃江一带有两个方外世界。据我所知,境湖市周边就有小境湖与大小赤山这两个方外世界,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

芦居子皱眉听着,听完之后又突然笑了:“施总,还有一种可能你没想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