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9、都轻敌了

叶宗清一愣:“我?这合适吗?”

朱山闲:“你是虽是五心谷之主,但加入什么组织是个人的事情。你看看这里,我是小境湖之主,石师弟是大小赤山之主,不一样都加入了方外门吗?”

石不全也嘻嘻笑道:“叶谷主啊,这些秘密都让你给知道了,但您是友非敌,我们总不能杀人灭口吧?那怎么办呢,最好就是把您拉过来变成自己人。你就放心好了,我虽然不知道五心谷有什么族规,但加入方外门肯定不会让你违反五心谷的族规。”

叶宗清:“我还有的选择吗?”

丁齐:“有啊,你可以选择不答应,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你保守秘密就行。现在很多人悬赏寻找朱大福呢,假如消息泄露出去会很麻烦。”

叶宗清:“我怎会拒绝,只是刚才突然有点发懵,此事求之不得!”

冼皓笑了笑:“我猜你就不会拒绝。”

朱山闲又问道:“叶谷主,当初田仲络出面组织各方外世界成立联盟,为什么首先找到的是你们五心谷和响水峰?”

叶宗清苦笑道:“我当初也不是很清楚,曾以为我们两家应该是最好联系的,回过头才有些想明白。响水峰人丁稀少,其实也就是崔峰主两口子,李志遥的火候还差了点,小曦自不必说,就算加入方外联盟其实也没什么势力。”

石不全:“可是五心谷有三万多人啊,谁也没你们人多吧?”

叶宗清解释道:“人多未必势众,五心谷地处偏远,那三万多人都是方外世界的原住民,根本就出不来,如今只有六十位掌花使可以出入门户。在现代社会,尽量维持那样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族群能正常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也没精力管太多的闲事。

所以田仲络首先找到了人最多五心谷和人最少响水峰,再拉上和他一伙的白云洞,加上势力更单薄的小境湖与金山院,率先把方外联盟弄起来,基本上一切事务都可以受他掌控,然后以方外联盟为基础,再吸引其他方外世界加入,这就是他的打算。

田仲络这个人,向来老谋深算,可他也或许是做低调生意太久了,算计得太多反而上不了台面。他想得倒挺好,可事实不是这样发展的,倒让丁老师抓住机会控制了局面……也难怪,谁能想到丁老师就是朱大福嘛!”

丁齐摇头道:“我并没有控制方外联盟的局面,只是尽量联合了一批盟友。如今方外联盟的形式,说实话我也没看懂,但感觉是越来越复杂。”

叶宗清:“这也正常,未知的秘密与利益越多,人们的企图可能就越多。”

冼皓:“那个神秘高手,叶谷主能猜到他的身份吗?”

叶宗清:“毫无头绪,我虽然没有看清楚他的相貌,但可以肯定原先根本不认识。这是令我最纳闷的,他为何要挟持吕肖?五心谷又有什么好图谋的,无非是一块世外飞地。”

朱山闲叹道:“你是从祖先手里接任谷主之位,自古遗留三万族人在秘境中生活,你不想让他们与外面的世界完全脱节,勉力维持已是辛苦。可是在另一些人眼中,天地秘境本身就是无价之宝。

方外联盟出现,不仅使各方外世界可以交流往来,恐怕也唤起了某些人的野心啊。一个个与世隔绝的广袤世界,包括其中的人口都是资源……”

朱山闲的话还没说完呢,冼皓突然又冷冷地插了一句:“卢余洞!”

叶宗清:“什么卢余洞?”

冼皓:“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叶谷主联系上卢余洞,告诉了对方方外世界的事情,那边刚答应了加入方外联盟,吕肖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的事!”

丁齐:“叶谷主,我们发现方外世界皆属偶然,并非世代传承,而是因为练成了方外秘法,对很多事情并不了解,你是怎么联系上卢余洞的?”

叶宗清解释道:“祖上有过联系,卢余洞的人还曾到访过五心谷,后来就一直留下了联系方式。卢余洞在江西婺源,确切地点我并不知晓,但我知道一个通信地址,是一个村庄。我写了一封信,然后对方就打了我留在信封上的手机号……”

朱山闲:“收信人是谁?”

叶宗清:“我也不知道,当时只写了‘卢余洞主’这四个字。”

原来叶宗清是写了一封信,她也没指望一定能联系得上,而这封信能看懂的人自然能明白意思,不明内情者打开看了也会是一头雾水。不料还真有人回电话了,对方自称是卢余洞主,说的话跟叶宗清所掌握的情况完全对得上。

卢余洞的芦洞主经过考虑,决定加入方外联盟,但他有事暂时抽不开身,便委托五心谷帮忙,还把卢余洞的公开级资料发给了叶宗清。吕肖就是来办这事的,不料在半路上就失踪了,所以冼皓听说情况后首先就怀疑到了卢余洞头上。

叶宗清:“这没有道理啊,假如真是卢余洞的人,他们为什么要劫走吕肖,外人并不清楚副器的存在。”

冼皓:“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五心谷百年前就有外族的掌花使。”

叶宗清:“出生外族的掌花使并非外人,比如丁老师,他得到了副器了解秘密,但也不能向外界泄露,最后还是要把副器留在五心谷中传承。”

朱山闲解释道:“知道了有掌花使的存在就行了,至于五心谷的传承与掌花使的秘密,自可抓住一人拷问,对方就是这么干的。至于是不是卢余洞的人,如今并无任何证据,只是猜测而已。从现在开始,叶谷主就要小心了。”

叶宗清:“我已经提醒了五心谷那边,秘境内外皆严守门户,绝可不能让外人混进去。”

朱山闲:“要提防不仅是外人,假如没有内部人配合,外人其实也进不去,哪怕练成了方外秘法,一靠近门户就会被发现,就算穿过门户也躲不过里面的守卫。其实真正要堤防的是五心谷中那些掌花使,你们自己人,千万不能让谁趁乱偷走了控界之宝。”

叶宗清语气惊疑道:“朱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山闲:“我并不是说那些掌花使都绝对不可靠,但是比劫持更好的手段是收买。假如是我打五心谷的主意,已经劫持了吕肖得到了五心谷秘法,也知道了副器的秘密,那么下一步的计划,就是拉拢收买一位或几位掌花使,把控界之宝也拿到手。”

石不全也点头附和道:“方外秘境这种地方,只要内部没问题,把守好门户,外人几乎不可能混进去,但自己人谁也没防备。叶谷主,你们那些掌花使,有很多都是自幼生活在天地秘境里的吧?”

叶宗清:“六十位掌花使,包括我在内,有五十五位是在天地秘境中长大的,他们将五心谷秘法修炼有成,才成为掌花使能出入秘境。”

朱山闲:“外面是个花花世界啊,很容易迷了眼睛。我并不以恶意度人,但有人真想打五心谷的主意,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这些掌花使的主意、收买他们。所以我建议叶谷主赶回五心谷,亲自看护控界之宝,同时暗中观察是否有这种迹象。”

叶宗清一听这话就有点坐不住了,站起身道:“我要立刻赶回五心谷。”

石不全赶紧摆手:“叶谷主别着急,就算有人如此计划,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快。吕肖昨天刚失踪呢,有很么秘密对方也是刚知道,来不及安排的。”

冼皓又问道:“你们确定那位神秘高手受了伤?”

丁齐点头道:“确实是受了伤,动静闹得太大,他不敢再纠缠才走的。”

朱山闲叹了口气道:“你们双方其实都轻敌了!”

丁齐摇头道:“我倒是没轻敌,事发突然,事先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人。”

叶宗清低头道:“是我轻敌了,现在回想起来,假如我一个人追出去,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幸亏还有丁老师在。”

冼皓还有些不放心:“丁齐,你能确定那人已经不在境湖市了吗?”

丁齐:“进来之前我还催动副器感应过,确实已经感应不到了。要么他已经走远了,要么就是有什么办法能屏蔽副器之间的感应。”

朱山闲:“跟踪被发觉,动手露了行藏,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暂时远遁。这里是境湖市,我们的地盘,也是方外联盟总部所在,对方必不敢再暴露行踪。就算方外联盟中有人有问题,也不可能全都有问题,他必然也怕被我们的人堵住。”

叶宗清和丁齐跳出窗户的时候,那位神秘高手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暴露。就算他从吕肖那里已拷问出所有想知道的情况,世上也根本没有一个既有大成修为又得到五心谷传承的人。理论上没人可以催动副器感应到他的位置,所以他事先根本没想到,甚至会怀疑这是一个陷阱。

那位神秘高手为什么会潜伏在那里,很显然就是暗中盯住了叶宗清。假如能够劫持五心谷谷主,不仅能打听到更多的隐秘,而且还会引发五心谷内部的混乱,他就有机会实施后续计划了。当时的情况实在出乎意料,那两人居然就直接跳窗户来抓他了。

从这个角度看,那位神秘高手也是轻敌了。见不得人的家伙,哪怕本事再大也都有一种见不得人的心态,其实他未必斗不过丁齐加叶宗清两人,可是一旦动静闹出来了,自己也受了伤,便立刻遁走。

总之这是一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遭遇战,双方都心惊不止,感觉摸不透对方的底细,倒是朱山闲这种局外人看得比较全面。

石不全惊叹道:“那人到底多高的修为,丁老师已经是七境了,居然还打不过他吗?”

冼皓撇了撇嘴道:“境界高也不一定打架厉害,别看丁齐的方外秘法已修炼到七境,我要想刺杀他,他未必能躲得过!”

丁齐苦笑道:“假如是你的话,我一定躲不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