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8、有兴趣加入方外门吗

对方可能并不了解丁齐所擅长的手段,但是以力破巧迎击空中飞来的景文石,破了丁齐所谓的法术,这也可称为法术吧。法术被这样硬生生地破去,假如不是景文石已祭炼得足够坚韧,刚才都要被砸碎了,丁齐本人的形神也受到了冲击。

脑海中轰鸣声不断,有一种翻江倒海想吐的感觉,人也有些晕眩差点没站稳。但丁齐要的就是这一击的机会,景文石刚刚被砸飞出去,那人的侧后方就有一片光芒飞斩而来,就像五片叶子化成的飞刃,这是叶宗清突然出手。

丁齐在飞奔时一直不清楚叶宗清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她追上了没有,但方才放慢脚步催动副器感应时,便察觉叶宗清居然已经绕到了这条巷子的另一端,所以他才会这么出手给叶宗清创造偷袭的机会。

这偷袭来得太突然了,但那人好像已有所防备,侧转身挥手一斩。偷袭的光芒被崩碎,叶宗清的身形也从黑暗中显露出来,向后飞退并发出一声闷哼。就在这时,丁齐手中又飞出一件东西,那人已经躲不开了。

丁齐仿佛也出现了错觉,看见那人的身形好像向外膨胀了一圈,或者说有隔空无形的防护,但他也来不及有更多的动作了,飞来的东西就在身侧被崩碎,然后发生了爆炸。

急切之间丁齐也没别的武器,景文石被弹飞还没收回来,他把手机砸了过去。丁齐和叶宗清站的位置非常好,两人从不同的方向交错发起攻击,那人还是让手机近了身。手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崩碎,电池却爆炸了。

手机中的锂电池遇到高温或者撞击会爆炸,威力虽然不算太大,但距离太近了,那人一捂肋下转身跃起,一脚踏瘪了一辆车的前盖,身形腾空脚点墙壁飞掠而去,拐了个弯迅速消失不见。

从那人动手袭击丁齐斩断一根电线杆,到被丁齐的手机电池近身爆炸,前后不过几秒钟,然后这番交手便结束了。丁齐冲了过去,伸手扶住了叶宗清道:“你没事吧?”

叶宗清的右手扶着左肩,指缝里有鲜血渗出,显然是在刚才的交手中受伤了,她摇了摇头道:“一点皮外伤,没什么事!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虽然交手已结束,他们追踪的人也跑掉了,但这条黑暗的小巷中此刻动静却不小。

如今很多城市里停车位都太少,虽然这里是一条小巷,但也有不少车紧紧巴巴地停在道旁。方才先是断了一根电线杆砸中了建筑物的墙壁,然后景文石又差点把另一面墙给打穿了,紧接着手机电池爆炸……车辆报警器的声音响成一片,周围已经有居民被惊动了。

丁齐收回了景文石,也带走了手机的碎片残骸,与叶宗清迅速离去。十几分钟后,两人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坐一条商业步行街旁的休闲椅上说话。叶宗清换了衣服,伤口的血早就止住了,刚刚过去的那一幕仍然令他们感觉惊心动魄。

丁齐:“据我观察,那条小巷里没有监控,谁也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宗清:“你们在大街上狂奔来着。”

丁齐:“车辆超速有警察管,法律却没有规定行人超速该怎么处理。”

叶宗清突然叹了口气道:“这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高手了!”

丁齐问道:“叶谷主以前经常与人交手吗?”

叶宗清摇了摇头:“我虽然自幼修炼秘法,族人之间也有切磋,但从来没有真正和人这样动过手,今天是第一次。”

和平年代和谐社会,从事的都是正常职业,就算身怀绝技也没什么机会去施展,更不可能没事就杀人放火。丁齐其实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他曾用一根棍子挑翻一个犯罪团伙救下了孟蕙语,但那次的对手完全不同。

丁齐和叶宗清已经配合得不错了,出手的时机也掌握得很好,但总感觉差了那么一丝火候。特别是叶宗清发起突然偷袭的时候,事先已经被对手察觉了,然后她还受了伤。丁齐在心中暗想,假如今天叶宗清换成手持枯骨刀的冼皓,恐怕能叫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但无论如何对方的身手很可怕,短短时间的交锋,甚至连丁齐也看不穿深浅。叶宗清的伤势以她的修为也不算大碍,控制身体自行把血止住,然后又找了家商场买了件衣服进洗手间换上,经过简单的包扎此刻已看不出来什么异状,只是这段时间左臂不能有剧烈运动。

五心谷丢失的副器出现在那神秘高手身上,吕肖恐怕已凶多吉少,而那人居然在叶宗清和丁齐吃饭的时候潜伏到那么近的地方,究竟是想干什么,令人细思极恐。但对方显然也低估了叶宗清和丁齐,结果暴露踪迹来了一番交手,应该也是带伤走的。

神气稍定之后,心神中那种难受的感觉也渐渐平复,叶宗清这才想起了另一件事,看着丁齐道:“您并未得到五心谷秘法传承,怎么能催动那枚副器的妙用?”

这已经有点突破叶宗清的认知了,假如换一种情况,叶宗清甚至怀疑丁齐才是劫持吕肖的人,并从吕肖那里得到了五心谷秘法传承。但吕肖是昨天刚刚失踪的,就算丁齐劫持吕肖拷问出五心谷秘法,并了解了副器的妙用,也来不及跑到五心谷中去修炼啊。

丁齐只得答道:“我另有一门秘法传承,修炼到大成境界之后便可以办到,方才无意间催动了副器的妙用,其实只是一个意外。”

叶宗清看着丁齐,张了嘴好几秒钟没有说出话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呀。丁齐有些尴尬地又解释道:“这件事情,我回头会与你细说,也希望你能为我守秘……现在我有个问题,那人是不是五心谷中的掌花使之一?”

叶宗清:“我虽然没看清他的相貌,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

丁齐:“你给了我一枚副器,希望我能找到那枚失踪的副器,可是我并不认识五心谷的其他各位掌花使,仅任副器感应可能会找错人,我总不能有了感应就动手吧?”

叶宗清:“我可以把五心谷中所有掌花使的详细资料都交给您,我信得过丁老师,丁老师也完全可以信得过我。”

丁齐:“眼下还有一件事。”

叶宗清:“什么事?”

丁齐:“我们从饭店出来的时候,结账了吗?”

两人在包间里说话时将门给锁了,后来又跳窗户跑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饭店服务员恐怕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包间的门虽然可以锁上,但也可以在外面用钥匙打开,进去之后就会发现两名客人都不见了,难道是遇上了吃霸王餐的?

丁齐:“借你手机打个电话。”

叶宗清:“我的手机丢在饭店里了。”她穿窗而出的动作太快,手机还放在桌子上,包也还在落在那里。

丁齐苦笑道:“估计服务员已经被惊动了,我先去借个电话。”

他站起身对旁边走过的一位姑娘道:“美女,我的手机刚才摔坏了,现在有点急事,能不能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

那姑娘看着丁齐似乎有点发愣,下意识地就把手机递了过来,丁齐拨通了冼皓的电话,开口道:“是我,刚才发生了一点意外,我的手机炸了,借了一个手机赶紧打过来。”

冼皓的声音显然是急了:“饭店打电话给我,说包间门锁着,客人不见了,东西还在屋里呢,他们差点以为遇到灵异事件了,找到我的电话打过来……我现在已经赶到饭店门口了,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高手,搞出那么大动静?”

丁齐:“你怎么知道我们遇到了高手?”

冼皓:“小巧那人追丢了,回头找不到你们又飞回了饭店,恰好看见我了。”

丁齐:“小巧没什么事吧?”

冼皓:“小巧倒是没受伤,但是掉了好几根羽毛,还差点送了命。回头再细说吧,我先去替你们结账并把东西拿出来……”

饭店包间是冼皓定的,前台留有记录。客人在包间里关着门却不见了,但窗户却是打开的,难道是爬窗户跑了,怎么还有手机坤包等物留下来呢?饭店经理也懵了,只能找订餐记录联系上冼皓。冼皓当时也吃了一惊,拨丁齐电话的电话又没人接,立刻就动身赶了过去。

那神秘高手在小巷中脱身而去,但追踪他的不仅有丁齐和叶宗清,暗处还有一只小麻雀呢。小巧又追踪到好几条街外,它目睹了那场激斗,知道对方不好惹,所以很小心,但又想完成任务,至少要看清相貌并记住其气息吧。

那位神秘人的修为显然很高,居然发现小巧了。他进了一家商店,小巧不好跟进去,就在外面的行道树上等着,却突然有一枚小石子飞来。

这枚小石子就如子弹一般,把杯口粗的树枝都给打断了,还好小巧一直保持着警惕,怪叫着振翅飞走,只是被劲风擦过掉了好几根羽毛。小巧又不是雷达,它不知道丁齐和叶宗清后来去了哪里,所以又飞回了那家饭店,恰好发现冼皓赶来,这就是它的历险过程。

……

“我就是朱大福,早在方外联盟成立之前,我们就创立了方外秘法和方外门。这里就是小境湖,是方外门发现的第一个方外世界……”

这是在小境湖中,丁齐告诉叶宗清的话,伴随着神念。他们此时已经赶回了南沚小区,悄然进了小境湖,冼皓、朱山闲、石不全也在,还把小巧给带进来了。小巧没有受伤,但是样子有点蔫,显然是被吓着了。

丁齐没有去过五心谷,当然也没有修炼过五心谷秘法,为何能催动五心谷副器感应其他副器的位置?丁齐已能做到这一点,就完全可以凭借副器出入五心谷了。

不把原因搞清楚,叶宗清恐怕将来都会睡不好觉了。丁齐有这个本事,那么其他人呢?尤其是那位已经得到一枚副器的神秘高手!

丁齐从头解释了是怎么回事。五心谷就是方外联盟的发起人之一,当初有人自称朱大福跑到白云洞中题诗,惊动了田仲络,促成了方外联盟的成立。但丁齐也声明这事可不是自己干的,而是庄梦周的手笔。

叶宗清愣了好半天之后才长出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不仅是惊叹甚至很荒诞。因为朱大福的出现,田仲络挑头成立了方外联盟,而方外联盟的总部居然设在了南沚小区,理事长居然是丁齐,大家还在那儿悬赏呢!

惊叹之后,叶宗清又似自语道:“假如田仲络知道这个消息,不知会有怎样的反应?”

冼皓反问道:“田大老板会知道吗?”

叶宗清摇头道:“我绝不会泄露半个字,哪怕是五心谷中的族人,我也不会告诉他们,请诸位放心好了。”

朱山闲笑呵呵地问道:“叶谷主,有兴趣加入方外门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