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7、追

丁齐已得到响水峰秘法传承,进而推断各方外世界的秘法传承大同小异。以响水峰秘法为例,假如师父是在外面找到的弟子,首先会让他们修炼火门炉鼎术,入门之后自有“灵视”之能,能“看见”方外世界。

待弟子拥有三境修为后,师父便会将其带进响水峰,并交以控界之宝并传授响水峰秘法,修炼的过程其实就是通过控界之宝感应一方天地的过程,入境后将自我形神融入秘境天地,与之共情共鸣,控界之宝则是感应的中介。

而对于九放离空岛、五心谷这样的方外世界,前一个过程是可以省略的,直接授以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即可,因为那些传人本身就已经生活在方外世界中。九放离空岛传承的要门兴神术、五心谷传承的飘门隐峨术,其实都是一种辅助修炼的手段。

理论上修炼任何一家方外世界的秘法,都必须在天地秘境之中才能成功,且必须都要借助控界之宝。加入不在那个世界中,身心又如何与之共情共鸣?而且在修为尚浅之时,也不可能直接去感应整个世界,需要借助已包含整个世界信息的神器。

所以叶宗清要传授丁齐五心谷秘法,当然会邀请丁齐去五心谷,因为丁齐只有在那里才能修炼成功。五心谷的九十九件副器之间可以互相感应,但须有大成境界才能催动这种妙用,这也是叶宗清来找丁齐帮忙的原因。

一个无需做过多解释便能了解情况的人,此人不仅信得过而且还有大成境界,这上哪儿找去?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肯帮忙!所以叶宗清能找到丁齐已经很不容易了。

丁齐当然答应了叶宗清的请求,他们彼此还都认为自己占了对方的便宜。丁齐当然希望能够到五心谷见证一番,没想到还能暂时拿到一件副器并得到五心谷秘法传承。虽然他已经推演出各种方外世界秘法大致是怎么回事,但也须实际印证五心谷秘法与响水峰秘法有何异同。

既然答应了就得去呀,而且是越快越好。可是丁齐最近并不方便,庄梦周要在这周见施良德,而有关的情况还要找方外门中的老江湖们商量,所以眼下定不了确切的时间。丁齐只能说自己会尽快,假如没什么意外状况,最早是两周后。

五心谷要找到失踪的吕肖和他随身携带的副器,这其实是两个目标。而找那么一个外人可能并不知道来历的小徽章,通常情况下可比找一个大活人困难多了。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丁齐说道:“假如有人劫持了吕肖,想从他那里得到五心谷的秘法传承以及成为掌花使的秘密。他如果没有开口,人可能还活着,假如已经开口告诉了对方,便很可能被杀人灭口,甚至被毁尸灭迹。”

叶宗清缓缓点头道:“我最担心的是这种情况,人的下落可以去寻找,但如果人找到了副器却遗失了,就只能请丁老师帮忙了……”

话刚说到这里,她突然脸色一变,迅速捂住了胸把那枚五叶缠枝胸针摘了下来。丁齐收下那牙雕式的副器后,已经把胸针还给了她,她也重新戴好了,此刻却突然察觉到不对。副器之间可以互生感应,而她对面的丁齐刚刚催动了副器。

叶宗清本人当然修炼了五心谷秘法,而且在五心谷这一代人中修为是最高的,差不多已相当于五境。她随身佩戴这一枚副器已有多年,有了异常反应自能察觉,不禁以惊骇的目光看向面前的丁齐,而丁齐手中正握着另一枚副器呢。

丁齐还没去五心谷,没有得到五心谷的秘法传承,更别提在天地秘境中将之修炼成功,怎么就催动了副器这种妙用呢?不得不说,丁老师是个天才,否则怎能独创出一门方外秘法,在他眼中,这枚副器就相当于低配版的景文石,拿到手里就忍不住试了试。

假如是五心谷的控界之宝五谷莲,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哪怕已有炉鼎境,也得亲自到五心谷中祭炼一段时间才能掌握其妙用。

但这副器毕竟不是控界之宝,它的妙用很简单,甚至比景文石还要简单得多,至少不需要丁齐从河滩上拣一块普通的石头祭炼至今,包含的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灵引。

无论任何一种法器,并不是拿到手就能用的,首先要以神识感应其妙用,然后用法力祭炼一番方可催动。而丁齐已知此物妙用,以他的修为以及方外秘法的独特,谈话间已将法器初步祭炼成功,无意间便将之催动了。

在这里催动副器,当然无法打开五心谷的门户,但他首先感应到了叶宗清佩戴的另一枚副器,并惊动了叶宗清本人。假如在一片缤纷花海中,有几朵一样的花,人们可能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但假如是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出现几个蓝点,就会显得格外刺目。

副器中的灵引实际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指引,在这个世界中哪怕是很微弱的感应,丁齐也能察觉。丁齐也是一脸震惊之色,因为他察觉到的不仅仅是叶宗清这么一个方位,就在他身处的境湖市,还有另外两个方位也出现了同样的感应。

其中一个位置比较远,感应很微弱,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忽略,竟是来自南沚小区方向。另一个位置更令人惊讶,居然离他们只有几十米远,就在这家饭店的楼外!

叶宗清还没反应过来呢,丁齐突然问道:“叶谷主,你们眼下究竟有几位掌花使在境湖市?除了你身上的之外,我还察觉到另外两枚副器!”

说话间他又一次催动了副器,似是激发了五叶缠枝胸针更进一步的感应,叶宗清同时也在催动副器,立刻也察觉到那另外两个方位。假如只是叶宗清本人,她尚无大成修为还做不到这一点,这是丁齐之能。

叶宗清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无比,施法拢音道:“晏斌彬年纪还小,我没有让她执掌副器。但石和玉也是掌花使,他也随身携带了一枚副器,就常驻南沚小区。”晏斌彬与石和玉,就是五心谷派驻方外联盟总部的两位工作人员,也是叶宗清的绝对心腹。

丁齐:“那么还有别的掌花使可能出现在这里吗?”

叶宗清:“连同我在内,五心谷如今共有六十名掌花使,平日没有特殊情况都不会离开大理市。如今除了我、石和玉和已经失踪的吕肖,其他五十七人应该都在大理。”

丁齐以神念道:“那么外面的人是谁?”

叶宗清很简短地答了一个字:“追!”话音未落便蹿起身推开窗户,飘身跃了出去,连放在椅子上的坤包都没管。

她平时都是一副淑女形象,没想到动作会这么迅猛,这个包间可是在三楼啊!叶宗清还惊起了窗台上的一只小麻雀,紧接着丁齐也跃出了窗户并以神念道:“小巧,盯住这个人。不要离太近,尽量看清其相貌、最好记住其气息。”同时在神念中发送了那个人的方位。

丁齐从三楼窗口跃下,途中好似以脚后跟点了一下二楼的墙壁,然后飘然落地。其实早在琴高台世界中凝炼心盘时,丁齐便有了这等飞檐走壁的本事,否则也不可能跋山涉水行遍琴高台。但丁老师修炼秘法的目的是发现未知,并不是做个爬楼翻墙的大盗,平日用不着显露这等本事。

叶宗清都打开窗户跳出去了,丁齐总不好意思不帮忙吧,他的动作稍微从容一些,把自己的男式挎包也给斜挎在身上了。这个包是冼皓给他买的,里面常备着一些重要之物,比如一个木匣中装着十几枚玉蹄丹,还他那块景文石与钱包、手机。

夏天的时候衣服穿得很单薄,很多东西不好往身上揣,这个包出门时就会随身带着,坐下时也顺手挂在椅背上,站起来的时候招手就斜挎到身上了,穿窗而出时还以神念吩咐了小巧。

并不是丁齐让小巧来的,小巧却出现在了这里,其实小巧来的时候丁齐就已经察觉到了,但此刻也没空细问。叶宗清的速度非常快,丁齐落地之后便看不见她的身影了,当然也看不见她要追踪的人,不过没关系,通过副器还能感应到方位,随即拔脚追了出去。

这家酒楼面对着一条很热闹的主干道,而这间包间的窗户在侧面,外面是一条两车道的小街,街上同样有人来车往。叶宗清跳下去的时候居然没有人注意到,或者看见了也好像莫名忽略了。

丁齐跳下去的时候被人看见了,目击者却觉得眼前一花又似是错觉。叶宗清精通飘门隐峨术,在无意间就影响了目击者的感知,而丁齐说不清使用的哪一门秘术,却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他们要追踪的人并没有往僻静处跑,而是跑到了外面那条主干道上,沿着人行道急速狂奔,身形似游鱼般从行人中穿过,居然谁都没碰到,带起一阵阵疾风卷动了行人的衣袂和头发,引起一阵阵惊呼。

假如从路上行人的视角,只见一团黑影就这么飙过来了,然后嗖的一下便从身边擦过去,只带起一股劲风扑面。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又一团黑影随即飙过,等尖叫声发出来,那两团黑影早就跑远了。

第一团黑影就是暗中携带另一枚副器之人,后面追过来的黑影便是丁齐。丁齐其实并没有穿黑衣服,但是速度太快了让人看不清,所以感觉就像一团黑影。时间是晚上八点左右,虽然已经过了高峰期,但主干道上还是稍微有点堵,他们两人跑得居然比车还快。

丁齐此刻深刻体会到往日习练的身法以及掌握的神识是多么重要,行人们的动作在他眼中都变得缓慢起来,就连下一步的各种反应都能做出提前的预判,于间不容发中接连擦身而过,始终保持着高速奔行状态。

丁齐没有再催动副器感应其他副器的位置,因为他要追的人就在不到百米之外。而且在这种高速奔行的状态下,丁齐的注意力是高度集中的,稍不留神就会撞到行人身上,以他的速度,恐怕会把普通人撞得筋断骨折引发一场惨剧了。

丁齐也无暇分心去催动副器,假如稍一分神去做别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得把速度降下来,恐怕也意味着将人追丢了。所以他也不清楚此刻叶宗清的位置,只在人行道上化为一团飞掠的黑影。

这是市区里一条繁华的主干道,两侧还有很多路口,恰好遇到绿灯还好说,红灯的时候车流穿梭不断,丁齐并没有放慢速度就这么冲过去,有时甚至高高跃起从穿行的车辆顶部跳过去,动作是惊险万分。

在热闹的大街上,丁齐也不可能施法干扰所有目击者的感官,所以他和他要追的人都被看见了,引起的惊呼声不断,可能也被公安部门安装的天眼系统拍下来了,如今的闹市街头有很多监控。

就算是这样,丁齐也始终未能拉近与对方的距离,不禁暗暗心惊,他要追的人绝对是高手。而被他追的那人更是吃惊,他之所以沿着主干道一侧的人行道奔跑,就是想借助杂乱的人群甩开丁齐,没想到丁齐却能始终咬住他不放,看来是失算了!

在拥挤的人群中,哪怕身法再精妙、神识感应再精微,也不可能把速度发挥到极致,而且一路跑过会留下各种动静,几乎不可能隐去行踪。两人这么一跑就是好几公里呀,身边行人渐少,已经离开了繁华的商业街区,他们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飞奔中的那人突然一个急转,钻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立刻就隐去了声息,不再有行人的惊呼声、他留下的脚步声以及衣袂带起的风声,神识也感应不到方位。丁齐随即也冲到了巷口,速度瞬间就变慢了,转身走了进去。

他走进巷口,便发现对方正站在十几米开外等着呢,两人打了个照面,丁齐却没有看清对方的相貌。那人已蒙了面,但在丁齐这等高人面前,别说用块布挡住脸,就算头上套着一个泡菜坛子都没用,除非这坛子是能隔绝神识的法器。

以丁齐如今的修为境界,感知外物已不完全凭借寻常的五官,但此刻却看不清对方的脸,应该是对方也施法干扰了他的神识感应。丁齐刚刚出现在巷口,视线触碰的那么一瞬,那人就朝他一挥手,似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劈斩过来,丁齐在黑暗中感应到了极度的危险。

站在那人的角度,只见丁齐的身形被黑暗中一道无形的弧刃切得四分五裂。居然这么简单就得手了!他却暗叫一声不好,因为没有血肉横飞的场面,那身影随即碎灭。又听咔嚓一声,有一根电线杆被斜着切断倒了下来,连着上面的通信电缆砸到了巷口另一端的建筑墙壁上。

在如今的很多大城市里,主干道两旁除了路灯杆和指示牌,早就见不到过去那种老式的电线杆了,线缆已埋进了地下。但在某些小街巷中,还是能看见电线杆的,上面架的大多都是通信电缆,而非供电线路。

那人在十米外挥手便斩电了一根电线杆,虽只是那种黑色的木质杆,但也相当骇人了。他以为丁齐在进入巷口之前感应不到自己的位置,所以收敛气息转身站好了发起突然袭击。但丁齐已经放慢了速度,催动副器感应到了他的方位,知道他就站在那里等着呢。

丁齐可不仅仅只修炼过方外秘法,他还得到江湖八大门的秘术传承,但是很少与人真正动手或者说动拳脚,在绝对多数情况下他也用不着动拳脚。丁齐最擅长的手段,其实是影响与干扰他人的感官,甚至是直接对精神世界发起冲击。

被切碎身影只是一个错觉,对方攻击的位置偏了,丁齐的身形在另一侧出现,于电线杆倒下之前穿了过来,挥手扔出一片群山,向着那人的头顶就压了过去。

丁齐当然不可能随身带着一片群山,假如在外人眼里,他只是扔出了一块景文石。但在对方的感受中,就是一片连绵的群山压了过来,仿佛每个骨节立刻都要被压碎。这仍然是丁齐的攻击手段,只要对方的精神感受中是真实的,那么就会被压得动不了。

那人发出一声低喝,挥袖向空中打出,手里也不知握的是什么东西。空气中发出的声音很轻微,但丁齐的脑海中却如巨响轰鸣不绝。那块景文石被崩飞了,砸在旁边的墙体上,激起一片碎裂的水泥和砖石,带着火星又弹了出去。

PS:抱歉,明天有事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