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6、掌花使

叶宗清察觉丁齐的神情有点不对,好像挺尴尬的样子,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更红了一些,低头摘下胸前佩戴的一样东西递过去道:“丁老师知道这是什么吗?”

丁齐接过此物略一凝神感应,微微皱眉道:“我上次就见叶谷主佩饰此物,以为就是一枚胸针,原来竟是法器。我感觉它有点像控界之宝,又不完全是控界之宝。”

这是一枚五叶缠枝造型的胸饰,非常精致漂亮,似是金属质地,但入手感觉却比看上去要轻薄得多。此物明显分两个部分,五叶缠枝为一体影视法器,后面的别针应该是另配上去的。

叶宗清前倾身体道:“丁老师是怎么看出来的,您还看出来什么了?”

丁齐饰微微闭上眼睛道:“我能感应到另一个世界的气息,但它并不完全,包含的只一缕灵引,在特定情况下可能会与某个世界互生感应,而那个世界太遥远,此刻器中灵引并无回应……”

叶宗清长叹一声道:“丁老师果然是高人,伸手一摸便知玄妙!不知您修炼的是哪一门秘法,应当是金山院的传承秘术,如今的修为应该已经突破传说中的大成境界了吧?”

丁齐:“侥幸而已,也算不得什么高人!这究竟是什么法器?”

叶宗清:“它是属于控界之宝的副器,在五心谷中共有九十九枚。”

想说清楚副器为何物,又为何有这种副器传世,还要从五心谷的历史以及现状讲起。方外世界一定就是世外桃源或仙家福地吗?这还真不好说,每个世界都是独立的,情况各不相同,也因人而异。

九放离空岛的族人把他们的世界就视为仙境,愿意生活其中感觉非常逍遥惬意。琴高台又是另一种情况,那是一个与世隔绝之地,也是一个完整的世界,经过万年的动荡纷争,如今已建立了一个太平安宁的国度。

无论什么样方外世界,假如就是闭居其中,难道一定会比在外面的生活更好吗?有两个人已经给出了答案,便是魏凡婷和石不全。尤其是石不全曾意外被困于小赤山秘境中八个多月,他也算是一身本事且心灵手巧,但过得也差不多像个原始野人,被解救的时候都哭了。

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方外世界,在现代社会中感觉自是极好的,但是换一个角度,假如只能留在那样一个世界中,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

五心谷的地域很广大,比琴高台只大不小,但对有些人来说并没有太多意义。就比如说现实中的非洲吧,地域广漠,除了北部的沙漠,中南部也有大片气候不错的原始丛林与草原,风光自是优美,可那里的人还是希望跑到美国去,也会滞留在中国的广州不回。

五心谷中有三万居民,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叶宗清接任谷主时情况就是如此了。三万多人看似很多,其实也很少,在一个封闭的世界里,不可能发展出以社会化大生产为前提的现代文明体系,组织管理水平且不提,能集中的人力、物力资源就远远不足。

这样一个封闭的族群,能保持稳定的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社会状态就不错了。丁齐曾去过的琴高台天国,那里就是农耕文明发展到极致的理想状态。但那种理想状态也是很难实现的,琴高台世界中的文明社会几度被摧毁,甚至人类差点都灭绝了,幸亏出了一位圣人天兄陶昕。

五心谷的情况还好些,因为它并未完全与世隔绝,自古以来的传承一直沿续。它的位置在云南省大理市郊外,苍山南麓东段的缓坡上。这里有一个仓谷村可遥望洱海,而天地秘境的门户就在仓谷村后面的山壁中。

古时乡村以宗族自治为主,当地族人世代共守一个秘密,有很多人陆续迁入五心谷中。因为外面的良田有限,天地秘境中不仅可以拓荒,而且能躲避战乱、不必交纳赋税,所以这些人迁居进去之后就不愿意再出来了。

说实话,他们也出不来了,因为没有三境修为便不能保留记忆,更别提自己打开天地秘境的门户了。这在漫长的农耕文明时代倒也没什么,五心谷更像一个世外桃源,繁衍至今已有三万多居民。

可是到了现代工业文明社会甚至进入信息时代后,就可以看出天地秘境内外的差别了。五心谷并不完全与世隔绝,里面的人还是能够了解外界各种情况,他们也需要外界的各种物资以及现代社会的文明产品。

五心谷地域广大,每个人都去开荒又能种多少亩地?而且里面的东西又带不出来,各种农产品包括手工业品并不需要太多的产量便能满足自需。有些资源太多了便不值钱了,外面的大理市区以及大理古城一带如今寸土寸金,但五心谷中的房屋田产只是最寻常之物。

那么能否将五心谷的居民都迁居出来呢?这是不可能的,恐怕几代人时间都不可能解决,因为数量太多了。他们几乎全是在天地秘境中出生的,打开门户出来倒是简单,但如何在外面的世界立足才是最大难题,甚至连个身份都没有。而且普通人出来之后想再回去,连记忆都保留不了。

还好外面的仓谷村一直都没有废弃,如今还有几百户人家、两千多居民。这两千多人仍是一个大的宗族,包含十几个姓,并不是人人都清楚天地秘境的详情,但宗族高层都知道。

叶宗清继任谷主后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使五心谷内的居民不与外面的时代脱节,她组织族人运送各种物资进去,并在天地秘境里建了学校和图书馆。

五心谷有其秘法传承,传承中还包含飘门隐峨术,不论是在天地秘境中还是在外面的仓谷村,叶宗清皆组织族人习练。但无论哪一门传承秘术,想修炼入门都不容易,尤其是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必须要到秘境中修炼才能掌握。

如今能将五心谷秘法修炼到三境以上的族人,秘境内外加起来也不到百名,这几十名族人非常重要也非常珍贵,五心谷与外界的交流往来都依赖于他们。

五心谷族人出入天地秘境门户是非常频繁的,几乎每天都往来不断,有时门户一天要开启很多次,甚至不分昼夜随时有人出入。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由谁执掌控界之宝?照说控界之宝应该由谷主执掌,但是谷主就每天拿着控界之宝负责开启门户,不仅别的什么事也干不了,恐怕还得给累死。

九放离空岛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通过两个方法。首先他们采用轮值的方式,族长、九名族老、十八名副族老每天轮流负责以控界之宝开启门户。其次采用定时的制度,除了个别特殊情况,每天在两个固定的时间打开门户供族人出入。

但九放离空岛的方法显然不太适用于五心谷。九放离空岛中只要是正常的高中生都可出入秘境无碍,而五心谷内外只有那么几十人方可自如出入,所以这几十人的往来频率就特别高,次数多且时间零散不定。

五心谷有另一个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控界之宝是一种独特的神器,其形制未必一成不变,理论上是可随心意变化的,但修为不够便没有那个本事,能勉强祭炼并掌握其妙用就不错了。叶宗清继承的控界之宝是一朵睡莲的形状,名叫五谷莲,传说祖师摘下这朵睡莲的九十九片花瓣,又炼制了九十九件副器。

五心谷中有一座大阵,将控界之宝五谷莲置于阵中,天地秘境就会自生感应,无需有人执掌控界之宝,那九十九件副器皆有开启门户的作用。

只要佩戴其中一件副器,就可以像催动控界之宝那样打开门户出入五心谷,当然了,这要求至少将五心谷秘法修炼到三境。而且副器的作用仅限于此,并没有控界之宝其它的妙用,但这已经解决大问题了。

五心谷族人自古以来都是靠这些副器出入秘境,拥有副器者又被称为掌花使。理论上最多有九十九位掌花使,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这些副器的形制各异,叶宗清佩戴的胸针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丁齐已经见识过了很多方外世界,而且还成了方外联盟的理事长,但还第一次听说控界之宝有副器这种东西。可是仔细想想也不算太意外,金山院的传承中除了禽兽符,还有影器和身器,不就等于另有妙用的副器吗?

在丁齐看来,这九十九枚副器就相当于低配版的景文石啊,因为它们只对五心谷有用。但再低配人家也是神器,或者说是某件神器的一部分,且不需要使用者自己去打造。

叶宗清也不清楚这些副器的确切来历以及如何打造,只知道它们是祖上传下来的,丢一件就少一件。恰恰昨天失踪的人就是五心谷的一位掌花使,随身携带了一枚副器。

叶宗清介绍到这里,丁齐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原来是对方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份资料,正是那位失踪者的详细介绍。此人名叫吕肖,今年四十岁,公开的身份是大理古城一家客栈的老板,其实这家客栈就是五心谷近年来在外面置办的产业。

资料中还有他携带的那枚副器照片,约有五角硬币大小,是个椭圆形的徽章模样。像这些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后来五心谷又加工了很多附件相配。配以不同的附件,此物可以是袖扣、领带夹、领扣或其他的挂饰,直接揣兜里也行。

丁齐看完了这份资料,方才那些许酒意已经完全退下去了,他抬头道:“你想让我帮忙留意,找到这个人和他携带的副器?”

叶宗清叹息道:“就我所了解的部族历史,千年以来副器只丢失过不到十次,都是因为掌花使外出时意外身亡。但祖先们都想尽办法将副器寻回,最难的一次用了十几年时间,但终究还是找回来了,所以也不能在我手中失去。”

丁齐:“既然此物对五心谷如此重要,怎能让人佩戴着它满世界乱跑呢,万一丢了怎么办?”话刚出口丁齐就觉得这么说有点不合适,叶宗清自己也佩戴着副器到处跑呢,因为此物不随身携带确实很不方便。

叶宗清低头道:“吕肖在五心谷中的地位很重要,而且这种东西也不能轻易交给别人保管,出于慎重他才会随身携带,当然也为了方便。而且近百年来,五心谷从未有过丢失副器的情况,可能也是我疏忽了。”

丁齐又问道:“今天开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却要私下单独找我?”

叶宗清抬起眼帘反问道:“您说呢?眼下我只信任丁理事长。”

此事发生的十分蹊跷,吕肖是在从五心谷赶往境湖市的路上失踪的,过了一天一夜仍没有任何消息。假如是发生了别的意外还好说,比如得了疾病昏迷不醒、遇到了劫匪等等。

但假如这是人为的事件,而且对方就是冲着五心谷来的,那么最可疑的人是谁?不用说,首先就是了解方外世界秘密以及五心谷存在的方外联盟成员。

就算只是纯粹的意外,相关消息若泄露出去,他人也会知道副器的存在以及那枚副器的价值,保不齐有人会打主意先下手找到副器,用以敲诈五心谷或者实现别的目的。所以叶宗清开会的时候根本就没说,只选择私下里单独告诉了丁齐。

丁齐沉吟道:“假如是人为事件,目的就是冲着五心谷来的,首先要考虑有什么人了解吕肖的身份以及副器秘密。五心谷中有三万多人,外面的村子里还有两千多,掌花使每日往来门户不断,在我看来,想严守秘应该很难吧?”

叶宗清苦笑道:“岂止是很难,而是根本不可能。该泄露的秘密早就泄露出去了,甚至成为当地自古流传的神话。其实这也没什么关系,外人听说了也就听说了吧,哪里还没什么乡野奇谈呢,反正外人进不去也找不到。”

丁齐:“那你们内部的人呢?”

叶宗清:“内部确实有泄露的可能。天地秘境中的居民,绝大多数是不愿意出来的,生活自有惯性,出来之后也不知该如何立足。有个别人假如想离开秘境,且有本事在外界立足,那就在外面为族人服务,不得泄露秘密,但也难免无意中泄露出去。

可是这种情况大多也不要紧,就当成吹牛胡侃吧,但他们没办法把外人带进去。至于五心谷中的掌花使,都是修炼秘法有成的族中精英。他们都发誓保守秘密,换做是你,当然也会自觉保守秘密。”

丁齐:“那么普通族人知不知道掌花使的存在?”

叶宗清:“这当然是知道的,但他们并不知道副器的存在以及妙用,只知道那些人练成了族中祖传的秘法,可以打开天地秘境的门户。”

据丁齐已了解的情况,五心谷恐怕是保密工作做得最不好的一处方外世界了,但自古以来也能相安无事。道理很简单,就算秘密传出去也得有人信啊,就算有人信了也得能验证啊。假如没有这两个前提,五心谷的秘密就算泄露出去,也只能成为民间的传说奇谈。

过去民间像这样的传说简直太多了,几乎各地都有。就算在现代文明社会,还时不时有人冒出来自称来自外星、来自古代、来自未来、来自异界呢。他们怎么说都行,反正也没法去验证,只有那些想尽办法要博人眼球的泛媒体小编们才会感兴趣。

但是换一个角度,比如在丁齐看来,已能确定五心谷的存在,还是很容易根据线索打听出一些机密情报的。五心谷族人中有掌花使的存在,这些人可以出入方外世界的门户。假如有人想知道掌花使以及五心谷的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他们。

想到这里,丁齐又说道:“外人可能知道掌花使的存在,却未必清楚副器的秘密。假如有人得到了副器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没有得到五心谷的秘法传承,也没办法使用副器。”

叶宗清摇了摇头道:“丁老师就不必宽慰我了,我也希望这纯粹是个意外。但我也要想到另一种可能,别忘了吕肖也是得到了五心谷的秘法传承。假如有人劫走他拷问,便有可能得到副器以及五心谷秘法!”

丁齐眯起眼睛道:“确实有这种可能,你想要我怎么帮忙?”

叶宗清低头想了一会儿,似是在考虑怎样组织语言,然后才抬头道:“丁理事常在方外联盟总部,对各家情况都很熟悉,而且您开放了金山院,能见识各方外世界形形色色人等,在禽兽国中更是几乎无所不知。

假如真是方外联盟中有人有问题,您是最容易发现线索的,假如有所发现,请您及时告诉我。假如吕肖已经遇害,五心谷一定要为他报仇,并且尽全力追回副器,假如他还活着,我们也要连人带东西都找回来。

还有一点很重要,当初参观金山院的时候,我就猜测您已拥有传说中的大成境界,今日一问果然如此。所以我想再给您一件东西,也是五心谷自古传承的副器之一。这些副器之间可以互生感应,假如那件副器落在什么人手中又离您足够近的话,您就可以发现。”

叶宗清又递过来一件东西,看似是象牙雕的饰物,形状细长有烟嘴大小,上面还加镶了穿孔金箍,能系绳佩戴也可以当成挂饰。丁齐接过此物道:“五心谷已经丢失了一件副器,又交给我一件副器,就不怕再丢失了吗?”

叶宗清很认真地说道:“所以请丁老师一定要保管好,千万不能再弄丢了,凭您的本事我当然信得过,今天只是求您帮忙,不知您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假如您有什么条件,尽管可以提出来。”

丁齐叹了口气道:“没什么条件,我会尽力帮忙的,但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线索。”

叶宗清:“丁老师这样反倒让我很不好意思,利用一件副器感应另一件副器,不仅要有大成境界,还需要掌握五心谷秘法。所以我不仅邀请您到五心谷做客,而且也把五心谷秘法传授给您。您可以到五心谷中修炼,只请您能为五心谷守秘,不要擅传他人。”

丁齐有些愕然道:“这,这怎么使得!”

叶宗清:“这如何使不得?五心谷自古以来,也不是没有外族掌花使,五百年前就曾有过。更何况你去了就知道,那处天地秘境在如今也没什么好图谋的,对您而言更是没什么价值。好不容易才能求到您这位高人帮忙,这还是我占您的便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