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5、丁老师你看

很多事情,制定计划后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磨合修正。比如方外联盟总部的工作例会吧,原定时间是每周一上午,只有总部工作人员参加,丁齐这位理事长以及其他人是不必参加的。

但实际情况却完全不同,丁齐不仅几乎每次都参加了,而且还以理事长的身份主持会议。由于各家方外世界几乎都在南沚小区置业并派来了常驻人员,所以每次开会,每家方外世界都会派一名代表列席。

渐渐的,方外联盟总部的例会就改在了周二上午召开,因为丁理事长经常周一上午赶不回来,规模也变成了包括全体成员代表的扩大会议。就算没有在南沚小区置业的响水峰,也有一名常驻代表李志遥在方外联盟总部任职。

本周二的例会又有一位很少露面的副理事长出席,就是五心谷的谷主叶宗清。五心谷是方外联盟的六位创始成员之一,五心谷还派了两个人在方外联盟总部工作。但自从成立会议之后,丁齐还没有再见过叶宗清呢,常驻南沚小区的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副理事长。

各家方外世界之主平日大多都很忙,基本上都是派代表常驻方外联盟总部,本人是很少露面的,像丁齐这种情况倒是例外,因为丁齐就住在这里嘛。

大家经常见到的方外世界之主,还有小境湖之主朱山闲以及大小赤山之主石不全。其实在方外门内部并没有谁是某个方外世界之主的说法,他们只是被推出来的代表,对外总要有这么一个名义,比如丁齐就是金山院之主的身份。

曾经的朱区长现在的朱书记工作也很多,就算住在总部对门也极少参加方外联盟的会议,倒是在总部工作的石不全大家天天都能见到,今天众人又见到了叶谷主。

叶宗清带来了一个消息,正是此次会议要公布的事项,又有一家新成员加入了方外联盟,名叫卢余洞。当初在方外联盟的成立会议上,叶宗清和田仲络都写下了卢余洞这个名字,因此它也有免审核加入联盟的资格,后来便让五心谷负责联系。

卢余洞那边的反应慢了些,直到最近才给出明确答复,同意加入方外联盟。这种情况其实也很正常,自古以来隐于世间的天地秘境,突然听说又个方外联盟成立还要邀请他们加入,也得把情况打听清楚了,再商讨一番才能做决定。

卢余洞这次并没有派代表来到南沚小区,按照方外联盟的要求,他们提供了一份公开级资料给方外联盟总部,可供其它成员查阅。也有一名理事加入了方外联盟理事群,就是卢余洞的洞主,群名片为“卢余洞—芦居子”。

每个方外世界有三名理事名额,可是卢余洞眼下只任命了这么一名理事,其余的两个名额说是先空着,内部讨论之后再决定。尽管卢余洞的人这次没有露面,只是委托联络人叶宗清办了加入手续,但众理事也在微信群里纷纷表示祝贺。

按照方外联盟不成文的惯例,卢余洞不仅提供了公开级资料,同样悬赏黄金十斤查找朱大福的下落。眼下口头悬赏就可以,黄金也不必拿过来存放,一切都等找到朱大福之后再说。

可是朱大福在哪里呢?目前至少有两个朱大福,一个正以理事长的身份在主持方外联盟会议呢,当然就是丁齐;至于另一个朱大福嘛,则是庄梦周扮的,设局去钓施良德这条大鱼。

但也不能说庄梦周这是撒谎骗人,因为朱大福只是一个化名而已,谁都可以给自己起个化名,叫朱二福也行啊!而且当初闯进白云洞题诗的人就是庄梦周,大家想找的人也是他。

庄梦周周末时去了金山院,执掌禽兽符主持山水大阵,谭涵川、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也去了。还是谭涵川在外面领路,将访客从张坊镇接到铁锁崖,就算有的客人已经认识路了,这个过程也不可省略,必须有人在门户外监督。

叶言行等三名晚辈弟子则在金山院中充当接待人员,他们也是有报酬的,三人分十万,外面领路的老谭得十万,执掌禽兽符的庄梦周独得二十万。

方外门中的众长辈就不说了,毕学成等三名晚辈弟子如今才读大三啊,这段时间挣的钱已经比他们毕业后正常参加工作的年薪要多多了。

假如是别的方外世界,只要有控界之宝,其实方外门弟子都可以执掌其打开门户,但是金山院的情况比较特殊。金山院其实是两层秘境,像谭涵川、朱山闲等人虽然都可以执掌禽兽符把人带进去禽兽国,但他们却打不开金山院让那些禽兽休息时恢复人身。

至少要有大成修为,才能发挥禽兽符的另一层妙用,以之打开金山院大阵。所以每次开放金山院,丁齐与庄梦周两人中必须至少去一个。因而每两周开放一次是比较合适的节奏,假如他们俩轮流主持金山院大阵,平均每人每月抽出一个周末即可。

丁齐当然希望方外门中有更多的人可以打开金山院大阵,但这种事情无法强求,无论是哪一门秘法,大成境界都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

周末主持金山院大阵之后,庄梦周没有回境湖,谭涵川也直接回了上海。庄梦周托毕学成带回来一句话,他打算下周中与施良德见面,叫丁齐等人都做好准备。至于是什么准备,,总之是防范意外,具体情况事先也不好预计。

方外联盟的每周工作例会,照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大家沟通一下消息而已,但最近每次都有特别的情况出现。比如这周吧,就有卢余洞的加入,然后麻晓宣布联盟总部食堂下周一就可以开业了,提供早、中、晚三餐五星级服务,众人皆热烈鼓掌。

最后是公布每周常规事项,确定各方外世界的开放时间以及参观人员与人数,其实这是早就沟通好的,只是拿到会议上说一声。响水峰本周不开放,它也是每两周开放一次,而且开放时间是与金山院错开的,但每次可以提供三十个参观名额。

静沙岛随时开放,提供“海滨度假村及海岛三日游贵宾尊享服务套餐”,但每次只有五个名额,目前也预定到三个月之后了。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金山院接待的仍是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庄梦周还亲手给那十名访客每人发了一粒“糖豆”。按照早先安排好的日程,下周末该轮到游怀界一行十人了,不料又临时出现了变动。

静沙岛也想参观金山院,但是它加入方外联盟的时间太晚,所以提出的申请时间也晚,至少半年内是排不上号了。于是麻晓就想了个办法,找到游怀界派驻此地的理事宋奎昭商量,以参观静沙岛的名额,换取了游怀界此次参观金山院的名额。

为了达到目的,麻晓又承诺以二十人次参观静沙岛的机会,换这十人次提前参观金山院的机会,且一律优先安排。假如算账的话,游怀界等于是占了一百万的便宜啊!反正两处方外世界他们的人都没去过,参观谁家不一样呢?

麻晓还送了宋奎昭二十张仙顶山庄会员金卡,每张卡里预先都充值五千,持卡可以在仙顶山庄消费,哪怕自己不去,也可送给亲朋好友使用,算是下了本钱。

这些事麻晓自己当然做不得主,都是出自麻元领的授意。麻元领让她想办法插个队,总之要尽快拿到参观金山院的机会,她就想了这个办法。而外人更不清楚,麻元领这么做,也是出自施良德的授意。施良德正在搜集各方外世界的详细情报,小境湖和金山院是其中重点。

会议结束之后,丁齐却收到了一条私聊微信,五心谷的叶谷主想约他单独吃个饭。

丁齐当即就告诉了冼皓,问冼皓要不要一起去?冼皓抿嘴道:“人家单独约你,应该是有事情想私下谈,你就一个人去吧!好歹是地主,别让人请你,我帮你们找个好点的饭店,订个包间。”

丁齐当即给叶宗清回了微信:“怎么可以让叶谷主请客呢,我来定个地方请您。”随后把冼皓刚刚订的饭店位置发了过去,并约好了时间。

出门时冼皓又叮嘱道:“假如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叫代驾或者给我打电话。你是理事长,和副理事长谈工作要注意影响,别看人家漂亮就想调戏……酒也不能喝多了,失态就不好了。”

丁齐笑道:“关师太什么事?”

冼皓掐了他一把:“我说的是仪态!”然后又皱了皱眉头道,“我记得上次一起吃饭,那位叶谷主还是有点酒量的。假如是在饭店里点,一般的酒没有档次,高档的酒既贵又可能不是真的,这样吧,你干脆自己带一瓶去。”

丁齐:“带什么酒啊?我平时又不喝。”

冼皓:“你忘了呀,庄先生藏在琴高台里的酒,还有两箱被我们带出来了。你就拿一瓶过去,这样请客既有诚意又有面子……就一瓶啊,喝完了不要再点,顶多续点啤的。”

丁齐带着一瓶酒提前一刻钟来到冼皓定好的饭店包间,推门进去发现叶宗清已经到了,正坐在那里翻菜谱点菜呢。看见丁齐进门,她站起身道:“我没别的事就早来了,刚刚点了几个菜,丁老师有什么喜欢吃的?”

丁齐接过菜谱让服务员报了一遍已经点的菜名,随手又点了两道最贵的,便让服务员出去准备了。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叶宗清又问道:“丁老师自己带酒来了?”

丁齐笑道:“是的,请叶谷主吃饭,怕饭店里的酒不够档次,所以我自己带了。叶谷主难得来一趟境湖,这次是公干路过,还是特意来的?”

叶宗清答非所问道:“丁老师,你知道五心谷内外总共有多少人吗?”这事丁齐哪知道啊,她紧接着又自问自答道,“天地秘境中住了三万,外面还有两千。”

丁齐真是吃了一惊:“这么多?”

在丁齐去过的方外世界中,面积最大的当然是琴高台了,差不多有两千平方公里。琴高台中有大片山野是当地居民无法涉足的,所以如今的总人口在五千左右。面积第二大的则是小境湖,差不多有琴高台世界的一半,但除了丁齐他们几个,里面并没有别人。

面积第三大的则是禽兽国,差不多又是小境湖的一半,但也相当不小了。如今除了方外门的历练弟子以及周末的访客,平日也没有人常驻。

如果说常驻居民最多的,则是他刚刚去过的九放离空岛,全族人口总计一万三千多。九放离空岛的面积则不太好计算,水域广大,但九座浮空岛的陆域总面积加起来只有两百多不到三百平方公里,大致又是禽兽国的一半。

而五心谷的天地秘境中,居然有三万多居民,这简直有点超出想象了,放在古代就是个独立的小国家啊!

但叶宗清介绍这个情况的时候,并没有炫耀的意思,反而显得有些犯愁,她接着说道:“丁老师可以想象五心谷中有多么人多事杂,而且要内外兼顾,所以平日难有时间往来交流。这次既是处理其他事务路过,也是专程有事前来……等菜上齐了再细说吧。”

服务员开始陆续上菜,还不到关门谈正事的时候,叶宗清便给丁齐敬酒,丁齐也回敬了几杯。这酒确实好喝呀,几杯下去便脸色微红有些出汗,酒劲发散得很快,人却没有什么醉意。

假如冼皓没有事先叮嘱那一句“别看人家长得漂亮就想调戏”,丁齐可能还不会特别注意观察叶宗清,可是想起这句话就看了几眼。叶宗清的形容在三十左右,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少妇,模样和身段都相当迷人,加之眉目之间添了几分酒意,别有一番娇媚。

丁齐当然不会去调戏人家,但是欣赏一下总没关系吧!等菜上齐了,叶宗清主动起身把门给扣上了,这动作搞得丁齐还有点小紧张,赶紧问道:“叶谷主,您究竟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叶宗清看出丁齐有点不自在了,给他斟了一杯酒露出笑容道:“丁老师,你好像有点怕我呀,我又不会吃了你……来,再敬你一杯酒,真是好酒!”

丁齐干了这杯,加重语气又问道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呀?”

叶宗清看着他道:“丁院主上次请我参观了金山院,我想请你也去参观五心谷,不知道可不可以?这可不是五心谷对外开放,就是请你私人去参观,而且暂时只请丁院主一个人!”

这要求丁齐怎么会不答应呢,立刻又斟满一杯道:“求之不得!至于什么时间,就看叶谷主方便,我再敬你一杯!”

干完这一杯之后,每人差不多都喝了二两了,叶宗清放下酒杯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丁老师一声,假如有可能,也请你帮忙留意。”

丁齐见她的神色郑重,也坐直身体正色道:“有事您说,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叶宗清应是施展了某种秘法,拢住了声音不会传出去,悄然道:“五心谷最近有一人外出时失踪,本来今天参加方外联盟工作例会的人应该是他,但他没有赶到境湖市,在半路不见了,所以我才会来。”

丁齐眯起眼睛道:“什么时候的事?”

叶宗清:“昨天的事。”

丁齐:“就是昨天?能确定是失踪吗,或许发生了别的意外。”

叶宗清:“我可以确定他上了飞机,从大理没有直飞境湖的航班,他计划先飞到南京然后坐高铁过来,昨天晚上就应该到了,可是他却没有到。此人身上带的一件东西比较特殊,按说他每到一个地方就要汇报行程的,在南京刚下飞机的时候也确实汇报了。

晏斌彬在他下飞机半个小时后又打过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到,当时却联系不上了。我连夜派人去找了,从机场到高铁站这一路上的交通意外都查询了,但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这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

丁齐追问道:“这个人带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叶宗清伸右手指着自己的左胸部道:“丁老师你看。”

七月的天气炎热而衣着清凉,叶宗清穿了一件短袖紧身T恤,领口虽然开的不低,但是衣料轻薄贴身,勾勒出了成熟性感的曲线。丁齐有些尴尬,干嘛指着那里让他看啊,不过呢……确实挺好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