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2、小测试

众人参观仙池完毕,宗岛主又在祖祠前厅设宴款待贵客,陪同的还是那三十多人。九放离空岛自古至今仍采取九老议事制度,这有点原始氏族社会的影子。此地总共有九名族老,每位族老还配了两名副手,他们大多也担任外面各个行政村的领导。

所谓族老不一定年纪很老,这只是一个称呼,比如文杰和龙军都在族老之列,但年纪也只有三、四十岁。族老之上则是族长,又称岛主,如今就是宗飞侠这个九十六岁的老妖孽了。每逢九放离空岛有重大事项,就由族长召集众族老商议。

假如是特别重大的事情,众族老则会召集所有族人在那广场上公议。但一万多名族人不可能都发表意见,代表大家意愿的还是那几十名族中领导。

今天的接待活动中,九放离空岛的重要人物都出席了。朱山闲先前判断得没错,已去过金山院的访客,要么就是这些重要人物、要么是他们的子弟,眼下在计划中正准备去访客金山院的族人,其实也是这些人。

晚宴上的很多菜式和外面没什么两样,但是食材很新鲜,就是产自当日当地,别有一番风味,酒也是当地自酿的。当夜无话,就在仙池边安排了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供两位客人休息。宗岛主交待了,闲杂人等不得前去打扰,亦不可在远处围观。

宗岛主告诉丁齐和冼皓,假如有什么事情大声招呼即可,离他们五十米外的仙池边还有一栋二层小楼,那里二十四小时都有值守人员,听见呼唤就会飞过来。他们在九放离空岛中一切自便,没有任何限制,唯一的禁忌就是不要擅自闯入宗岛主所居的院落以及祖祠后阁。

入夜之后,九座浮空岛上的灯光渐次熄灭,这仙境般的方外世界一片安详静谧。小楼外有一株高大的桂树,叶片在微风中轻轻摇动,发出的声音也很细微。冼皓坐在树梢上,看着天上的月光。

桂树梢很细,寻常情况下根本坐不住人,其实她是悬浮在空中。丁齐走出屋子,手扶树干脚点枝桠,也登上这株桂树坐在了她的身旁。冼皓伸手一招,窗户里飞出一把茶壶和两个杯子,她抓住茶壶给两只杯子都倒上茶说:“这里的人自种自收自制的红茶,味道很香。”

丁齐拿过杯子尝了一口道:“仙境中的东西想带出去虽非绝无可能,但也极为困难,物产只能自用。真正能与外界交易的产品或服务,只能由外面的四水坪提供,而这里人所需的很多物资,也要从外面运送进来。”

冼皓:“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与世隔绝。”

丁齐笑了笑:“虽说自古以来,此地族人的居住地都是外面的四水坪,但近百年来已举族迁入方外世界,早就不止一代人了。如今几乎所有的族人都出身于方外世界中,这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世界。”

冼皓一摆手,茶壶又飞回了屋子里,她换了一个斜靠的姿势道:“感觉真的很逍遥啊,不仅会飞,还能隔空控物,这里每个普通人都活得像神仙一般。”

丁齐也换了一个斜靠的姿势,看上去就像被树梢上的枝叶托住了身体,侧脸看着冼皓道:“躺得太舒服可别睡着了,否则你会掉下去的。”

冼皓瞪了他一眼道:“怎么可能睡着!无论是控制身体飞悬空中,还是隔空操控物品,都需要精神保持在非常专注的状态,尤其是在飞行中同时控制外物,则很不简单,我方才刻意试了试。”

丁齐点头道:“这需要相当程度的专注,在控制自身的同时注意到好几件物品,并借助通感,普通人不经过专门的训练是很难做到的,但这里的人却习以为常。”

冼皓:“这是他们的生活环境导致的,从小就有意无意接受这样的训练,所有人都是,只要是智商正常都能学会。”

丁齐:“但这里的重力其实并无异常,和外界是一样的。”

冼皓:“我白天到达广场的时候,看见天上飞来一个老头,连着椅子一起飞过来的,飞行的同时在控物,玩得贼熟溜。他坐在椅子上抽烟袋锅,而烟灰还是正常往下飘落的。这里的环境不会天然导致骨质疏松,但这里的人好像都很瘦弱。”

在金山院的时候,丁齐就发现梁陆、龙青青等人明显神强而体弱。这是相对而言,并非说这些人的身体不健康。他们在四水坪见到的当地居民看上去都还算正常,而走进九放离空岛之后才发现,那些人都算是体格好的了。

广场上曾聚集了数千人来看热闹,一眼扫过去,丁齐就没发现一个胖子,这就有些奇怪了。原因当然不是他们生活不好、营养不良,而是消耗过大。

在这里能以意念控物,很多事情不必动用身体,当然会导致很多人四体不勤、筋骨不强,照说应该长胖才是,但事实并非如此。不论是飞行还是意念控物,在很多情况下也是需要消耗体力的。

隔空端起一只茶壶或者飞上一座山,比用手拿起来或徒步走上去,体力消耗要小得多,而且很轻松便能完成。但也正因为太轻松,干什么事只要动动念头即可,所以当地人日常的活动量不觉间也远远超过了正常人,反而比外面的人体力消耗大得多。

所以外面的每个村庄都修建了大型的健身中心,就是让这些人出去之后要好好锻炼,当地的最新政策导向也是鼓励族人注意锻炼身体、强壮筋骨。

两人在又树梢上躺了一会儿,丁齐叹道:“此地真乃得天独厚!”

就这么悬在空中,看似不消耗任何体力,其实一直要保持精神专注的状态,时间久了人也会很疲惫,对精力的消耗非常大,而精力的消耗就是体力的消耗。在这一点上,当地的人天生就比外面的人能力强得多,因为他们自幼就经过不断的强化训练。

他们不仅精力旺盛,而且能长时间保持清醒并高度专注的“入境”状态,这是大多数普通人都难以做到的。

冼皓:“你解开疑惑了?”

丁齐:“已经大概明白了,明天再四处走走,好好观察一番,再找合适的人问问。”

第二天吃完早饭,丁齐还穿着自己的衣服,而冼皓则换上了当地的衣衫,两人想在九放离空岛中随意逛逛,并告诉宗岛主不必专门派人陪同。宗岛主笑道:“一切请自便,不要见外。这里的人都认识你们,就算先前不认识,待见了面也知道二位是谁。”

丁齐仍是步行,但脚下的速度非常快,冼皓则是在他身边时而步行时而飘飞,模样和姿态都非常美妙。这座主岛的面积有几十平方公里,环绕着山脚修了一条人行步道,铺着很精致彩色方砖。

这条环岛步道有八个岔路口,连着八条浮空玉阶分别通往另外的八座岛。这里的生活气息显然也受到了外面时代的影响,路口处还立着宣传牌呢,口号便是“脚踏实地”,这四个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带破折号的小字“——族老会宣!”

如果说这里也是一个乡镇的话,那么主岛就相当于乡政府与集镇所在,另外八个副岛就是八处聚居的山村。人们在岛上修建了错落的房屋,每家的庭院景观都很漂亮,房屋附近的缓坡上开辟了田地,村子里也能见到商店和作坊。

当地最大的商店还带着曾经某个年代的影子,名叫“仙岛供销社”,不能算是国营,应该说是仙岛公营单位,在每个岛上都有销售点,主要销售从外面集中采购来的各种货物,格局与现代超市类似,货架上也有一些当地的特产,而且这里使用的货币就是人民币。

岛上既然有农田菜地,当然也有水利灌溉设施,都是依据地势修建,高处有湖泊和水坝,就是半人工半天然的水库。山上的水从哪儿来?九放离空岛中也有降雨,这个世界的内部已形成了稳定的气候循环。

九放离空岛的族规经过自古以来的修订与发展,已经非常完善,针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有考虑,若干条款甚至与琴高台天国中的规矩类似,而且编成了小学高年级的必修课本,这可是国家九年制义务教育大纲规定之外的教材。

九放离空岛的政策或者说族规,既保护农业与手工业,同时也限制它们的规模,因为不论这个仙境的规模再大,资源也是有限的,更要保护环境。

所以岛上的农田与作坊的生产规模,基于一个前提:假如在特殊情况下需要长期封闭门户,当地的出产可以保证仙境中人最基本的日常生活。但在平常情况下,谁也不会只满足于最基本的生活,大家还是更喜欢现代文明社会所带来的种种便利。

方外世界中没有集中供电系统,但几乎家家户户都装了太阳能电池板与蓄电装置,这些产品肯定都是从外面采购的。太阳能是主要为了保证最基本的照明需求,偶尔也给小件电器充充电,最主要的是给手机充电,当地禁止把大型的发电设备比如柴油发电机带进来使用。

在这里也可以刷手机,但是手机没有任何网络信号,既打不了电话也上不了网,只能当作单机版的掌上娱乐设施使用,可以在外面下载好了东西到里面看或玩。

丁齐发现不少老人家也在玩PAD,并点名要子女出去的时候下载一些新内容带进来,因为在其他的老头老太那里看见了。

丁齐和冼皓行走在村庄中,受到了每一户人家的热情欢迎,当地人太好客了,因为从来就没有过外面的客人嘛。人们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请他们品鉴,几乎每户人家都要留他们吃饭,端上了自家做的各种小菜和点心。

宗岛主说得对,所有人都认识他们,就算昨天没见过,今天见了面也会知道他们是谁。丁齐和冼皓当然不可能在每户人家都吃饭,只能很客气地婉言谢绝,适当尝一些点心并夸赞几句。

他们在岛上还见到了酒坊和油坊,酒是以传统工艺酿制,而油则也是传统工艺的低温木榨菜籽油。传统的低温木榨工艺其实效率很低,假如处理不好油中的杂质也比较多,而且保质期比较短,但口感很好,当地人平常吃的东西也都是新鲜的。

加工木榨油是很累人的活,但在这里又不一样,不是直接用人力去操控榨床,而是以意念操控这些老式的设备,当然省力得多,而且也不需要太高的产量。

八座副岛的面积大约都有十几平方公里,相当不小了,九座岛加起来只住一万多人,其实显得很空旷,有大片天然园林般的山野,

岛上居民应该已得到了吩咐,只在自家接待客人,并没有跟着两位客人一起逛,否则丁齐和冼皓走一圈,身后非得再拉起上千人的队伍不可。他们没有吃午饭,这一路在各家尝各种点心都吃饱了,午后逛到第五座岛的时候,丁齐终于找到了想找的人。

这是在一片山林中,周围并没有别人,一位十几岁的男孩蹦蹦跳跳地从山上下来,并不时以警惕的目光看着周围,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他蹦跳的姿势也很有意思,就像大跨步在滑翔,奔跑中伴随着控制身体的短距飞行。

这里的人们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飞行或者以意念控物,那需要高度的精神专注状态,总是如此谁也受不了。实际上大部分时间内人们都是处于正常状态,只是在赶路、劳作和无意间做事时带着当地特有的习惯,可以省不少力气。

这少年从山上跑下来,恰好看见了山林中行走的丁齐和冼皓,赶紧止住了脚步,用有些腼腆又有些好奇的语气道:“你们就是从外面来客人吗?”说话时还特意偷偷多瞟了冼皓几眼,对于十几岁的少年而言,冼皓实在是太漂亮了。

丁齐笑道:“我们就是外面来的客人。你叫什么名字?我昨天在广场上见过你。”

这孩子昨天确实是去广场上看热闹了,他落到地上站得比较远,可是丁齐记住了他。男孩答道:“我叫阿瑞,就住在山下。你们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冼皓:“是宗老祖邀请我们来的,我们和这里不少人是朋友。”

阿瑞有些兴奋地搓着手道:“是这样啊,那太好了!”

这话有些奇怪啊,为什么太好了?丁齐却没有追问,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递给阿瑞道:“你刚才跑到山上玩去了,还没吃午饭吧?这里有不少点心,都是你们这里最好吃的。”

丁齐和冼皓逛了那么久,也抓了一些好吃又好携带的点心揣着,此刻都掏出来递给了阿瑞。阿瑞都接过来揣进了自己兜里,分别尝了几口道:“这应该是龙奶奶家做的糖疙瘩,这是五喜家的炸小条……这个最好吃,不知道是谁家做的。”

丁齐指了指旁边几块大石头道:“慢慢吃,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说着话他坐了下来。

阿瑞也坐下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但是出去之后得保密,不能告诉外人,老祖肯定叮嘱过你们了。”

冼皓点头道:“的是,宗老祖早就跟我们说过了,否则也不会请我们进来。”

丁齐问道:“你多大了?”

阿瑞:“十三岁,上初中了。”

丁齐:“你什么时候学会飞的?”

阿瑞眨了眨眼睛道:“三、四岁吧,我能记得最早的事情就是学会了飞,但那时候飞得非常不好,总是摇摇晃晃的。”

丁齐:“那么其他孩子呢?”

阿瑞:“他们都一样。”

冼皓插话道:“都是从刚记事的时候开始吗?”

阿瑞:“对对对,确实都是从刚记事的时候开始的。有人晚点,有人早点,差不多能想起来最早的事情都是慢慢学会了飞。”

冼皓:“这里人们既会飞又能控制东西,令人好生羡慕。你能给我们演示一下吗?能不能让那块石头浮起来?”

她指着地上一块不大的石头,阿瑞有些炫耀地笑道:“那还不简单!”说着话也伸手一指,那块石头便漂浮到一人多高的位置悬停空中。

冼皓:“你不用手指着它呢?”

阿瑞放下手道:“不用手指着也行,就是用手指着习惯了,好像感觉也更轻松些。”

冼皓又问道:“假如你不用眼睛看着呢?”

阿瑞闭上了眼睛道:“不用眼睛看着也行。”

冼皓:“你看不见它,又怎么知道它的位置?”

阿瑞:“我能控制它,就能感觉到它。”

冼皓:“我们做个小测试好不好,你转过身不要睁开眼睛,把这块石头放开,还能感觉到它吗?”

阿瑞照着冼皓的话做了,只见石头缓缓落地。其实他可以直接“松开”石头的,但当地人从小受的教育以及养成的习惯,就是操控的物品不能突然放开,必须放好到固定的位置才行。从这个细节当中,也能看出他们自幼都是怎样学习和训练这种能力的。

等那块石头脱离了阿瑞的控制后,冼皓又说道:“你现在不要睁开眼睛也不要转过身,还能让那块石头飘起来吗?”

她说话时丁齐轻轻一指,那块石头已在无声无息间挪了个位置。阿瑞试了半天,终于还是摇头道:“不行,这样不行,我感觉不到也控制不了……以前没这么做过,一般都是看见了东西再去控制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