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81、贪天功为己有

走到玉阶的尽头那浮空的主岛上,迎面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这时飞聚而来的人就更多了,从四面八方赶至足有好几千之众。还好这个广场足够大,而且大家都是站在空中错落分布的,所以尚不显得很拥挤。

有小媳妇抱着孩子站在半空看热闹的。还有老汉端着烟袋锅连着椅子一起飞过来的,坐着看稀奇还一边抽着烟袋,下方的人都闪开了,免得烟灰掉自己身上。

这是欢迎客人呢还是看戏呢,老飞侠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张开双臂朗声喊道:“如此乱糟糟成何体统!都散了吧,各忙各的事,休要滋扰贵客!”

宗岛主在当地颇有威望,他这一嗓子相当好使,大家纷纷露出歉然之色飞走,广场上空终于清静了。还剩下的都是安排好的接待陪同人员,他们也都落地步行穿过广场。

丁齐问道:“宗岛主,这里是九放离空岛全体族人聚会之地吗?”

宗飞侠点头道:“是的,这个广场足以容纳万人。”

冼皓又指向左右两侧道:“那两边的建筑,我在外面也见过差不多的,是中学和小学,不在镇子上,而在镇子通往仙境门户的公路途中。但外面的有院墙环绕,这里的却没有围墙,也是中小学吗?”

宗飞侠:“是的,左边是初中,右边是小学。我们虽然在外面也修了四水镇中学和四水镇小学,但校长和教师都是自家族人。那里平日只是掩人耳目或应付检查,族中孩子们上学更愿意待在仙境中,家长们也放心。”

这其实不是家长们放心,而是家长们平时自己也待在仙境里,孩子们当然也在仙境中上学才方便。丁齐又开口问道:“高中呢?我在外面看见四水镇高中就在镇上,此地的高中又建在何处?”

宗飞侠解释道:“九放离空岛中没有高中,只有外面的镇上才有。这里的孩子上高中以后,就必须在外面住校读书,每两个周末才能回家一次。”

龙书记在一旁补充道:“这是十几年前发布的新族规,是老祖召众族老商议的,当初有人不愿,老祖挨家挨户亲自劝说解释,最终得以施行。小学和初中都是本族人担任老师,但高中有外聘的教师,都是高薪请来的优秀老师。”

仙境内外都有初中和小学,外面的学校并不修在镇子上,而是离镇子还有一段距离,平日里孩子们并不在那里上学,都在九放离空岛中读书,教职员工也都是本地族人。但是高中不一样,只有外面的镇上才有,而且学校里有外聘的教师。

如此安排可能有多方面的考虑吧,小孩子嘴不严很容易乱说,但到了高中之后已经相对成熟了,不会轻易向外人吐露九放离空岛之秘,守秘也是他们自古以来从小养成的习惯。

为什么到了高中必须在外面上学呢,这是锻炼本地族人必须适应外界,他们还是需要在外面的世界立足的,不能从生到死都躲在九放离空岛中。

其实在古代,九放离空岛的族人并不生活在天地秘境中,他们都是四水坪的山村乡民,共守着一个秘密,少数人才了解天地秘境的详情。只有在特殊情况下,由族老会商议允许,人们才能进入九放离空岛。

在公路没有修通之前,四水坪几乎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想到达这里很不方便,除了本地族人出去做生意,也没有外人会来,这里的人也不与外界通婚。

可是到了近代,晚清至民国这段时间战乱不休,民生凋敝、社会动荡,四水坪也数次受到威胁,这里的人们渐渐便举族迁入九放离空岛。结果大家进来之后就不想出去了,外面的山村几乎废弃。

这种情况直到宗飞侠成为族长后才渐渐改观,而宗飞侠恰恰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生在成都,父母经营九放离空岛在外面的商铺和会馆,为战乱所阻,直到成年后才得以返回家乡,结果见到的是一片凋敝景象,族人们都躲进了天地秘境中,生活看似安逸其实有很多问题和危机。

宗飞侠号召族人走出天地秘境重新建设乡村,起初时响应者了了,但宗飞侠很有本事,他修炼九放离空岛秘法成就在那一代人中最高,后来成了岛主又突破了大成修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有威望,后来才渐渐扭转了局势。

丁齐和冼皓这次参观四水坪所见,大多是是近几十年重新建设的结果,尤其是近二十年的发展最为迅速……说话间已经穿过了广场继续向上攀登,这是一条顺着山势所修的蜿蜒石阶,两旁通往各处建筑,应该是此地的各种公共设施,整座浮空的大山就像一个园林。

从看似随意的谈话中,丁齐却

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本地人如今几乎都是在“仙境”中出生的,那么他们离开仙境再回来,假如没有相当于三境的修为,应当不会保留记忆。可以本地的孩子上高中之后,都要在外面的镇子上读书,也就是说这些高中的孩子都是能保留记忆的,否则这书便读得毫无意义。

不仅是这些高中生,如今九方离空岛居民还会被派出去轮值,尤其是那些青壮年,假如他们回来后不能保留记忆,这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也就是说,本地族人基本成年后,都有至少相当于三境修为。

岛主老飞侠有大成修为,这虽然少见但也正常,但此地的所有族人成年后至少都有三境修为,这是绝无可能的情况。任何一种秘法传承,无论什么高人来教授,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但眼前的事实偏偏又发生,这该怎么解释呢?

丁齐在金山院见过文杰,对方完全记得禽兽国中的经历,就是他自己记住的,并非丁齐施法护住其形神。但丁齐怎么看这位镇长都不像有三境修为的样子,否则正常走路还会一脚踩空栽进游泳池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丁齐并没有着急询问,反正已经来到了九放离空岛,他想先通过自己的观察走访找到答案。

一行人首先到达的地方是九放离空岛的祖祠。祖祠的前厅很宽阔,很适合待客,但自古以来九放离空岛从未有过客人到访,往常都是族老议事之地。今日厅中已经摆好了座位,一共是三张大条案,共有三十多人在座,先请贵客坐下休息,喝茶用些点心。

上山这一路,不知众人得了宗飞侠怎样的吩咐,反正大家都是跟在后面步行,举止和在外面没什么两样,看不出多少异常,但等坐下之后就热闹了。

屋子周围还站着十几名充当接待人员的后生,这些人基本上都已经去过了金山院,等到上茶点的时候,杯盘壶碟不是用手端上来的,而是凌空飞过来的。一盘盘装着点心的碟子、一只只茶杯、甚至还有一壶壶已泡好的热茶,如蝴蝶穿花般飞到桌案中央以及每个人面前。

这场面让人目瞪口呆啊,不仅人会飞,连这里的东西也能飞?丁齐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物品都是受那些服务人员意念操控的,顺着他们的手势从空中飞来。

丁齐甚至担心壶里的茶水会不会洒出来把人给烫着?他还真见到有壶茶水溢出来了,但那位“端茶”的姑娘远远用手一招,洒出来的水又回去了。

空中杯盘穿梭很容易碰在一起啊,丁齐与冼皓注意观察,也看出来这些人是交错在控制东西,避免了物品在空中碰撞,场面看上去令人炫目。

看着落在面前那只很考究的宋瓷杯,丁齐笑道:“此地神奇令人目不暇接啊,难道大家不仅可以飞,还可以用意念控制物品吗?”

文镇长:“在外面做不到,但在这里却很简单,不要不是白痴,大家都能学得会。今天来的人,都是将东西控制得最好的,免得在贵客面前丢了面子。”

老飞侠补充道:“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若说飞行,就和外界的小孩学走路差不多,若说以意念控物,则有点像学着用筷子吃饭,需要一个过程。本族也有一些规定,从小就要教会这里的孩子,不能乱控物品嬉笑打闹,以防发生危险……”

他说话的时候,冼皓也盯着面前的杯子在看,没见她有什么动作,瓷杯就缓缓地飞了起来定在半空。众人皆鼓掌赞道:“冼仙友好本事,看一眼就学会了!”

龙书记一抬手,他并没有抓起茶壶,桌上的茶壶却随着他的手势缓缓飞了起来,壶身倾斜给冼皓倒了一杯茶。

九放离空岛从小教孩子的规矩之一,就是不要随意乱动别人已经操控的物品,那样很容易发生意外。所以龙书记只是操控茶壶倒茶并没有动那只茶杯,然后茶壶缓缓落回桌子上甚至没有发出声响。

冼皓笑了笑,打了个响指,只见壶嘴里又飞出一股水柱,给丁齐的杯子里斟上了茶,又引来了众人一片喝彩之声。然后大家纷纷学着冼皓的样子打了个响指,没有人去拿茶壶,壶嘴里纷纷飞出水柱将各自茶杯都斟上了。

众人方才显然是在夸赞冼皓,可是放眼望过去,只有冼皓控制得不太好,桌面上还洒了很多水滴,但是其他人斟茶时都控制得非常熟练,并没有一滴水洒到桌子上。冼皓苦笑道:“我的技术比诸位还是差远了,初学乍练,不够精妙啊。”

有人安慰道:“冼仙友太谦虚了,控制有形之物还好,但控制无形之水是最难掌握的技巧,我当初专门练了大半年呢。”

又有人开口道:“半年算什么,我十几岁的时候还不会呢。”

旁边有个后生插话道:“我上初中的时候还自己用手提壶呢,我妈妈不让我隔空倒水。”

这下等于是打开话匣子了,众人纷纷开始回忆自己是几岁开始掌握这一招的、用了多长时间,还有当初闯过什么祸、受过什么伤、被家长怎样揍等等。虽然大多数人说这些都是为了表示谦虚,但在客人面前仍然掩饰不了得意之色。

场面热闹而纷乱,搞得就像一个茶话联谊会,此起彼伏的笑声不断。宗飞侠咳嗽一声道:“行了行了,就别说这些了,又不是你们自己的本事,有什么好吹的?”

丁齐笑道:“大家说的都挺有意思啊,我们非常爱听,了解诸位掌握这般技巧的过程,对我而言也是大有收获。”

正是通过众人的聊天打屁,丁齐渐渐整理出了一条清晰的脉络。他也明白了这里的人为何不愿意在外面待着。在九放离空岛中可以自由飞翔,还可以用意念控制各种物体,不仅做什么事都极为方便,而且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享受啊。

这种感觉平常可能体会不到,可是一旦出去之后就会感受得异常深刻,因为在外面他们又会变成另一种人、失去了种种神奇能力的人。但老飞侠那句话说得很对,这并不是他们自己的本事,从本质上说,他们与外面的人并没什么两样。

所有的神奇,都来自于这个天地秘境,而非他们自身。他们自幼所做的,则是熟悉与利用这个世界规则或规律。其实在外面的世界也一样啊,很多习以为常甚至天经地义的东西,并非来源于自身的能力取得,而是世界所赋予。

想到这里,丁齐又追问道:“诸位学会飞,大约应该是空间位置感和运动中的速度距离感发育时期吧?而逐渐掌握用意念控制物体,则要更晚一些,而且是从模仿中学会、反复锻炼中掌握的,是不是这样呢?”

宗飞侠笑道:“丁老师的话好专业,但意思我大概明白,的确就是这样。”

九放离空岛的世界规则让这里的人生来就能飞,但不是生来就会飞。飞行能力是伴随着自我意识的逐渐清晰,对周围的人开始观察模仿而掌握的,渐渐成为自身的一种能力。而精确掌握用意念操控物品的能力则更晚,伴随着大脑以及感知觉器官发育完善,要等到少年时期。

众人在这里聊了好一阵子,算是喝茶休息,然后有人又提议去山上的“仙池”参观,再回来吃晚饭。大家离开祖祠继续向上登山,很多人的心态都放松了,看似迈步行走,其实脚不沾地只是做个样子,就是在那里飘飞呢。

冼皓也试了试,小声对丁齐道:“如此亦耗体力,但比在外面登山省力得多。”

假如谭涵川在这里,可能会做另一番总结:这里发生的事情,好像并不违反能量守衡定律,尤其是在以意念操控物品时体现得最为明显。所区别的是,人们是用意念,而不是直接用身体,所以浪费的能量要少得多。

人体并不是很完美的传动结构,做很多动作时,大部分能量其实是被自身消耗了。比如我们提一桶水上楼时,最主要的做功能量其实消耗在克服体重上,其次消耗在身体内部。

这里的人在空中飞行时,其实也是要消耗能量的,包括对抗风阻、操控身体上升或者加速。但真正神奇之处就在于,在意念操控的情况下让身体或物品停留在空中,几乎不消耗能量或者消耗得微乎其微,在同一高度匀速缓慢水平移动时也是如此。

登上同样高度的一座山,徒步走上去和用这种方式直接飞上去,理论上消耗的能量是一样的,但实际上飞却要省体力得多,速度当然也快得多。所以这里的人都习惯了飞行,既然能飞,谁还愿意慢慢走呢?用意念操控物品则更是如此。

九放离空岛共有九座浮空的岛屿,以当中这座主岛的面积最大,堪称一座天上的仙山。周围的八座岛高低错落分布,但最高也超不过中间主岛的峰顶。在接近峰顶的地方,一片山崖环绕中,有个一里方圆的湖泊,就是白玉蹄生长的地方。

宗飞侠的宅院就在湖边,环湖还有几座二层小楼,是守卫仙池的族人居所。白玉蹄以及以它炼制的玉蹄丹,是此地非常重要的灵药,但只有这里才能生长,每年稳定的产量不过百余枚。

据宗飞侠介绍,他和祖先们也曾试着将白玉蹄移栽到别处,包括在外面的山野中寻找合适的水域种植,但一律都没有成功。可见此物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生长的,禽兽国中居然也有白玉蹄,实在是难得之至!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