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9、我们都是穿越者

九放离空岛的客人参观金山院,虽然也按规定交纳了费用,每人每次十万,但人情可不是只凭费用计算的。因为每人每次十万,已成为联盟中各家方外世界开放秘境的“行业标准”,静沙岛、响水峰都是这么收的。

假如只有金山院一家这么收费,可能还觉得挺贵,但它成为标准之后,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宗飞侠第一次带队参观金山院,丁齐就赠送了差不多一百枚白玉蹄,这相当于九放离空岛中一整年的产量了,仅看这一点,九放离空岛就只占便宜不吃亏。

宗飞侠将那些白玉蹄都炼制成了玉蹄丹,除去命弟子当场服用的,还留下了七十枚并没有带走。他又预约了七十人次的参观名额,并委托金山院将这七十枚玉蹄丹分发给来访的九放离空岛子弟。

也就是说,不论是已经来过的,还是将要来九放离空岛的访客,都受了丁齐的恩惠、欠他一个人情。更重要的是,如今参观金山院的名额很紧俏呀,数量有限次数也有限,每两周才开放一次、每次只有十个人,最新消息,预约申请都排到一年后去了。

九放离空岛一下子就占满了七次,别家也是有意见的。但是丁齐给宗飞侠面子,尽量优先安排九放离空岛,也就是说目前每个月两次的开放中,肯定会给九放离空岛安排一次,剩下的另一次才安排给别家,直到这七次参观结束。

丁齐这是给足了九放离空岛的面子与好处,九放离空岛那边的访客也是心怀感激,其实他们每来一次就多欠丁齐一份人情。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没必要等到这七十人次都安排完毕再开口,丁齐现在就可以提出要求。

丁齐的目的就是想见证另一个不同的世界,搞清楚那些人的心理习惯是怎么形成的,究竟受了天地秘境怎样的影响?

讨论了去九放离空岛参观的事,庄梦周有些突兀地又问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大约就是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外面讨论过一个问题——世界有没有意识或者意志?假如有,它又是怎样一种形式?”

丁齐笑道:“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朱师兄从一个党政干部、坚定地唯物主义者的角度得出结论,世界是有意识的,证据就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都是世界的一部分,我们拥有意识,就证明了世界拥有意识。谭师兄则评价说,这个结论从逻辑上毫无问题……庄先生为什么又提到这件事?”

庄梦周的话很有跳跃性,在聊天中总爱跑偏,又问道:“你们怎么看待穿越?”

朱山闲微微皱眉道:“穿越?哪一种穿越?”

庄梦周:“任何一种穿越!比如说你朱书记,不论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还是穿越到过去、未来,从本质上说,它意味着什么?”

朱山闲:“穿越小说和穿越剧我看过一些,也听说过不少,但穿越的本质好像还没有人讨论过。我有点明白您的意思了,按刚才的讨论,其实穿越的本质,就是给某个世界增添了一种新的意识……”

无论穿越怎么定义、以哪种形式发生,无外乎是某个人到了另一个世界中。比如穿越到异界,建功立业成为某某大帝,又比如穿越到古代,引领潮流改变历史走向等等。假如在世界是有意识的这个前提下,实际上是多了一种新的、以前所没有的意识。

比如某人穿越了,来到了某个朝代或某个未知的世界,穿越者与其所穿越的世界互为主、客体,同时其本人又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穿越者的意识与世界的意识如何碰撞融合、能带来怎样的变化,便是穿越后的故事。

跟整个世界相比,穿越者的意识可能很渺小,甚至远不及沧海中的一滴水,对世界带来的改变微乎其微。但这样的经历对穿越者自身的改变却是极大的,给这个世界的局部也可能带来剧变。

比如现代的穿越者到了秦朝,可能会改变整个历史的走向,甚至会对人类生活的星球造成很深远的影响。但对于星辰宇宙而言,可能只是极其渺小的尘埃中短短的一瞬。

庄梦周点头道:“穿越的本质,就是给一个既有的世界融入一中新的意识,自我意识既成为世界意识的一部分,又保持独立的清醒。这是我见证了这么多方外世界,将方外秘法修炼到炉鼎境之后的感受。”

丁齐总结道:“如此说来,其实不必要去方外世界,甚至不必要去别的世界。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们在内,都是穿越者!”

庄梦周和朱山闲对视一眼,同时点头道:“对对对,我们都是穿越者!”

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原本都是不存在的,诞生意味着来到,伴随意识的渐渐觉醒。当这我们出现之后,与所在的世界就是互为主、客体的关系,同时也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相当于给这个世界注入了一种新的意识,也等于改变了世界的意识。

着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曾经都不存在,每个人的出现都可能改变世界,每个人都是穿越者。丁齐玩笑道:“庄先生啊,我怎么越看您越像是穿越来的?”

朱山闲跟着起哄道:“我看也像!”

庄梦周呵呵笑道:“你说是就是吧,反正丁老师都说了,每个人都是穿越者……但是丁老师啊,你注意到九放离空岛的人心理习惯与正常人不同,其实所有方外世界的居民都可能有这个特点,所以在方外联盟中,这样的人反而不像另类。

你的观察力这么敏锐,那么有没有注意到真正的另类?我先做个假设,假如有人根本就没有见识过方外世界,也并不真正拥有一个天地秘境,却混进了方外联盟,丁老师能看出来迹象吗?”

丁齐微微一怔,眨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道:“假如说真有这种情况,我看游怀界的嫌疑最大。”

朱山闲:“为什么?”

丁齐:“上次开会的时候,游怀界当众抛出一个提议,要求金山院扩大开放规模,或者增加开放次数。”

朱山闲点头道:“你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不太对劲了。”

庄梦周笑眯眯地追问道:“朱书记,你为什么一定要说游怀界有问题?他们的提议,也是方外联盟中很多人的希望啊?”

朱山闲解释道:“我不是一定认为游怀界有问题,假如您今天不提这茬,我根本不会去想。但按照您刚才的思路,假如方外联盟中有一家混子,那么最有嫌疑的就是游怀界。

像那样的事情,别人虽然也希望金山院去做,但不会公开提出来让会议讨论,只会私下请求。因为大家都拥有一座方外世界,清楚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按丁老师的话说,这就是潜意识中的心理习惯,自家的秘境事务不会允许别人来做主。

假如游怀界的人并不拥有天地秘境,那他们潜意识中就没这个习惯,才会抛出这样的议题交给会议讨论。因为对他们而言,自家不存在开不开放方外世界、怎样开放的问题……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设,基于庄先生您刚才那个问题做出的假设。”

丁齐面色凝重道:“庄先生,您发现了游怀界有什么问题吗?”

当初在方外联盟的成立会议上,拟定免审核成员的名单时,叶宗清和田仲络都写下了游怀界的名字,这说明他们早就知道游怀界的存在,而且能联系上游怀界的人。今天三言两语一番讨论,游怀界怎么就成了方外联盟中的混子呢?

这其实只是他们按照某种假设所做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也可能并非事实。怪就怪游怀界的理事宋奎昭,他上次在方外联盟工作例会上的提议不太正常。

庄梦周却苦笑着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们,包括刚才那些话,都是你们自己说的,我也不会任何肯定会否定的答案。”

朱山闲追问道:“为什么?”

庄梦周不紧不慢地答道:“因为等我见到施良德之后,将会告诉他,我并没有将某个秘密告诉方外联盟中的任何人,将来也不会说出去。我要说话算数,更要遵守承诺。”

这就有意思了,庄梦周还没见到施良德呢,但打算在见到施良德之后告诉对方一个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并没有也不会告诉方外联盟中的其他人。他为了自己将来的某句话算数,现在就按这句话行事,这也算某种意义上的未卜先知吗?或许算吧。

仔细想一想,假如谁家确有这种情况,也的确不是庄梦周说的。他真的是一个字都没透露,就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连那家方外世界的名字都没提。

星期六上午,丁齐和冼皓出现在四川省乐山市境内的一个乡镇中。此地名叫四水坪,行政区划名称叫四水镇,原先叫四水乡,下辖九个行政村,户籍人口一万三千多。但大多数人当地人都外出打工或搬到外地了,常住人口只有两千多,这也是很多山区农村的常见现象。

所谓坪就是指山区中的平地或缓坡,四水坪因周围有四条河流环绕汇聚而得名。来到这里,所见风情与其他的山区乡镇却有明显的不同。

首先这里的基建很好,风景精华并不在镇子上,而是镇子周围的各个自然村。每个村子里都是一座座农家乐,很有规模,并修建了各种配套娱乐设施,条件比外面的三星级宾馆都要好,有不少甚至堪比五星标准了。

近些年国家加大了基础设施投入,不仅有一条县级公路通到镇子上,而且村村通工程早已完成,公路能到达每一个自然村。乡村公路的规格也很高,可容两辆大巴车交错行驶,两旁还修了人行步道。

这里的建筑也很有特点,古朴而别致,就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川中古镇。这些建筑很多都是新的,但并非很多风景区中那种拙劣的仿古建筑,当地人一直以来的风俗就是如此。

此地最大的特点,并非乡村建设的面貌,而是人。按照常理,户籍人口一万三千多,常驻人口只有两千多的乡镇,留守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孩子,青壮劳力大多出去打工了。甚至很多地方连孩子都很少见,已经被父母带到打工的地方或送入县城读书了。

但四水坪一带不一样,当地人大多是青壮年,老人反而很少见。这就有点奇怪了呀,难道这里的山村都是老弱病残出去打工?丁齐和冼皓当然明白,那些人其实都是躲进天地秘境了。

宗岛主曾经给丁齐介绍过九放离空岛的情况,其族人大多不愿意离开天地秘境,常年就在九放离空岛中生活。但是四水镇乡村里总不能没有人啊,所以当地人都是派出来轮值的,有很多甚至只在周末有事的时候才出来,其他时间便又躲回了九放离空岛。

丁齐来的时间还好是周末,见到的人很多,假如换在别的时候,整个四水镇包括所辖乡村,恐怕也只有几百人,都是特意留下来“值班”的。

但丁齐是周六来的,见到的人可不少,差不多有上万,其中两千多是当地居民,其余的全是外来游客。七月初的天气,四川盆地特别是成都平原一带已经很闷热,但周围的山中却要凉快得多,所以一到节假日,就有很多人跑出来休闲。

谈到旅游,人们的感受可能不一样,最有代表性的是两类人。有一类人走马观花般从一个景点赶往另一个景点,好像少参观了一个地方就吃了亏似的,每次旅游回来都疲惫不堪。还有一类人纯粹是为了休闲,在节假日找个地方放松身心,并不会到处跑。

川中的生活节奏舒缓,像这一类的休闲游客很多,天热的时候有空便找一个舒服凉快的地方待一阵子,搓个麻将喝杯小酒,不必是名山大川,不必挤在人流中参观,几乎已成了一种习惯的生活方式。

四水坪所在的位置是峨眉山区,但它并不在热门风景区中,位于峨眉山脉的后山里,与热闹风景区还有一段距离。外地游客基本上都去峨眉山,来这里休闲度假的几乎都是四川当地人。每逢节假日来的人都不少,因为这里的设施不错,有足够的接待能力,风景与气候也好。

这些情况既是丁齐观察到的,也是当地两位领导介绍的。四水镇的镇长叫文杰、书记叫龙军,他们俩亲自接待了丁齐与冼皓这二位贵客,并陪同他们参观了附近的乡村。

龙军书记就是龙青青的父亲,私下里还特意向丁齐表示了感谢,并说两个月后他也会去金山院参观,目前正在排队等着呢。至于文杰镇长,丁齐一见面就认出来了,因为他已经去过金山院。所以说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见面说话也没太多拘束感。

果然不出丁齐所料,他几天前找龙青青说了自己的意思,周末想去九放离空岛参观,第二天就接到了宗飞侠亲自打来的电话,表示九放离空岛欢迎他来。但是宗飞侠也很抱歉地表示,这并不是对外开放九放离空岛的意思,只是私人邀请,这一次也只邀请丁院主伉俪。

丁齐当然明白九放离空岛不会愿意开放天地秘境,能请他来只是冲着私交。他和冼皓坐夜班火车入川,然后再坐九放离空岛特意派来的汽车到达四水镇。宗岛主有事没有露面,由两位镇领导亲自接待,九放离空岛也显得足够给面子。

他们在镇子里吃了午饭,然后参观了当地最有特色的一个村子,名叫大黄角村。还没到村口就听见了稀里哗啦下暴雨般的声音,放眼望去,村外的成片古树下摆满了桌子,足有三百多人证坐在那里搓麻将呢,场面很是壮观,还有服务人员穿梭来往提供各种点心和茶水。

冼皓叹道:“这里的生活真悠闲啊。”

丁齐也叹道:“来到这里,我觉得时间都变慢了。”

文杰镇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都习惯了慢节奏,时间久了,人都变懒了。”

大黄角村有一家标准堪比五星级的度假酒店,他们说话间走到酒店外的水池边。这个水池的形状很不规则,道路绕着水池拐了个弯,文杰镇长一边介绍一边向前走,视线是没有任何遮挡的,他却似视而不见,抬脚就踩向了水面。

谁也没有想到文镇长还会来这一出,只见他一脚踩空扑通就栽进了水里。还好水并不深,丁齐手急眼快已经把他给拉了上来,但文镇长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还引来周围很多游客好奇的目光。

文镇长满脸尴尬道:“不好意思,我回去换身衣服。”

浑身是水的文镇长去换衣服了,龙书记恰好接了个电话,说了声抱歉也暂时走开了。冼皓有些纳闷道:“我刚才看得很清楚,那个文镇长明明是看见水池的,怎么抬脚就往水面上踩?”

丁齐小声道:“他正在和我们说话,走神了。”

冼皓:“正常人走神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他就是面对着水池迈步的。”

丁齐:“因为在潜意识中,他真的认为自己能踩着水面走过去。”

冼皓:“难道在九放离空岛中,人还能凌波微步?”

丁齐:“我看不仅如此,恐怕还能飞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