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8、见证

邹宝赶紧道:“庄先生,这是您摆的席面,钱可不能这么分,按江湖规矩您得拿大头,我们拿点跑腿费、辛苦费就得了。”

彦若也说道:“这事我也没出力啊,不能分这笔钱。”

庄梦周挥手道,“你怎么没出力?这里好几百年没人来了,是谁打扫收拾干净的?但是小华的话也有道理,这次他的确出力很多,不仅迎来送往,还特意跑了一趟新加坡,应该多分点……其实这六百万只是小钱,后面还有一个亿呢!”

最终的分赃,不,分配方案是庄梦周和鲜华每人拿了二百万,柳芬和彦若每人拿了一百万。

这笔钱怎么取出来很有讲究,施良德既然已经安排得那么妥当,很容易通过消费和转账记录查出最终花这笔钱的人的真正身份。所以庄梦周让鲜华去处理“干净”,并往彦若的银行卡里先打一百万,她在外面恰好能用上。

……

镜湖市南沚小区,入夜后很宁静,冼皓坐在一楼书房中对着电脑好像在工作,后院中有一只麻雀停在桂树枝上。如今这三栋小楼的后院是一体的,各有一道耳门相连,麻雀所站的位置,可以将最中间的小亭看得很清楚。

小亭三面环绕着竹林和芭蕉等绿植,内侧那一面不仅是通往森林公园的后院门,也是小境湖的门户。此刻小境湖的门户却被遮住了,不仅是普通人看不见,就算是修炼了八门秘术拥有“灵视”者也看不见。

所谓灵视,是丁齐起的一个名字,专指可以发现方外世界门户的能力。在丁齐尚未创出方外秘法之前,石不全等人也凭借各自修炼的八门秘术“看见”了小境湖。但此刻后院门是关上的,门户所在的空间位置让门板给挡住了。

这两扇门板很厚,门户所在的空间位置恰好在门板之内,假如不打开,不论在门里还是门外看见的都是门板。当然了,假如将方外秘法修炼到五境,只要神识扫过就可以发现方外世界的门户,当初丁齐就是这么发现了“大赤山”连接“小赤山”的通道。

其实不论是哪一门秘术,将灵视修炼到相当于五境的水准,只要靠近了仔细查探,都有可能发现端倪。冼皓和小巧在这里,显然就不会给别人潜入后院凉亭的机会,但她们更主要的目的,是防止被别人发现今夜有人出入小境湖。

小境湖中,庄园门外的平地前方,也有一座凉亭,丁齐、朱山闲、庄梦周等三人坐在亭中正在聊什么事情。最近因为小区里人多眼杂,他们已经很少来这里了,方外门开大会通常都选在大小赤山,但也不能总不进来啊。

“我一度很疑惑,为什么会有琴高台那样的世界?我一直相信,每一个方外世界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或者说自我实现的方式。因为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个化为精神世界,世界的规则就是其意识的显化。但是琴高台世界,其

意义是什么?

直到这一次再去,我才有些明白,那样一个世界,可以见证世事轮回与变迁,可以见证无数人的一生,甚至可以见证从古至今的很多时代。总有那么多似曾相识的轮回,可以见证世道人心,重要是轮回中的不变与改变……”

这是丁齐在讲述此番琴高台之行的感受,其实在不久之前,庄梦周也曾对彦若说过类似的话。庄梦周已经从桃花江赶回镜湖,就在坐在这里,但他并没有打断丁齐的话,反而听得很认真。

琴高台世界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一样,是外面现实世界的六十倍,如果是一种意志显化的规则,这样究竟有何意义?

人们所有的知识与技能,其实都来自于经验的总结与传承,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很多人认为历史不重要,甚至了不了解都没关系,这恰恰是一种无知。历史不仅是学校里的那一门功课,其实学校里得任何一门功课,从广义上讲学习的都是历史。

历史不仅是一个进步与进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代价巨大的淘汰与试错的过程,其中有些代价,已经到了后来者再也承受不起的地步,只能也最好只能从历史中得到反思。一个人不可能去经历或亲眼见证所有的事,只能从历史中得到教训与收获。

但如果只从记载中间接汲取经验,可能并不会有真正的领悟,有很多事还要亲身经历,有的甚至需要用一生,比如真正认识某个人。

但是琴高台世界存在,却给能出入那里的人提供最好见证。比如陶昕是五十年前离开琴高台的,而那里已过去了三千年。三千年是什么概念?假如是外面的世界,便是从武王伐纣到如今。

朱山闲感叹道:“我一定要抽空再去一趟琴高台,嗯,应该是多去几趟。”说话间在指间转动着金如意,这件控界之宝如今已化为一支金色的签字笔的模样,就连分量都变得很轻了,正合适随身携带。这不是他干的,而是经过了庄梦周的最新祭炼。

庄梦周笑道:“朱书记刚刚上任,太忙了,饭局都安排不过来。”

正式的任命文件刚刚公布,朱山闲已升任雨陵区的区委书记,从二把手变成了一把手。这几天的确有不少饭局,很多人都以恭喜之名请他,假如来者不拒,预约的日程将排得比金山院开放还紧张。朱山闲大多婉言谢绝了,因为有些宴请未必是好意,吃不准情况那就干脆别去。

朱山闲:“正因为平时太忙,所以琴高台那样的世界对我才更有意义。”

丁齐:“这个周末又要开放金山院了,还得辛苦庄先生一次。还好这次又轮到九放离空岛了,比较省心。”

庄梦周有些不满道:“丁老师又要去哪里浪?”

丁齐:“我想去一趟九放离空岛。”

庄梦周:“哦?你从琴高台世界回来的时候并没

有突破到炉鼎境,我还纳闷呢,后来听冼皓说,你自称突破就在一念之间,但是想先去一趟九放离空岛,为什么?”

丁齐若有所思道:“因为我所创的方外秘法与各方外世界已有的传承秘法不同,因此才能出入不同的方外世界,并且不需要控界之宝。

我已经得到了响水峰秘法,它必须借助控界之宝修炼,假如修炼到七境,也可以不借助控界之宝出入天地秘境,但仅限于响水峰,而且追求的最终境界可能是与天地同化。

我所求当然并非如此,方外秘法走得是另一条路,倒是庄先生已经修成了炉鼎境,证明我的思路可行。既然这样,我自己就不着急了,可以多观摩见证一些别家秘法。

其实崔山海也不会追求与响水峰世界同化,很多人都不会,比如那个陶昕,他分明已有七境修为,但是离开了琴高台,连控界之宝都丢弃了,当然是没有做这种选择。

所谓与天地同化,也只是响水峰祖师的猜想而已,还无法确定事实是否如此。可是要判断方外世界对生活在其中的人影响有多大,我见过最特别的,就是九放离空岛的那些居民,在他们身上真的看见了一丝与天地同化的影子。

从生理上看,他们就是与外面的世界完全一样的人,但是从心理上看,思维方式与行为特征又有很大差别,所以我想去实地看看。”

庄梦周:“那你可得尽快,等我见到施良德之后,估计就有人会对你动手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行,连小境湖都进不了,还是我们打开门户把你带进来的。”

丁齐:“那您就晚点去见施良德嘛,等我从九放离空岛回来之后。”

庄梦周:“再晚也不能太晚啊!我可是听说九放离空岛的族规了,不允许外人进入天地秘境,也不允许将九放离空岛存在的秘密告诉他人,你打算怎么去?”

丁齐笑道:“您是江湖前辈,这点事岂能看不穿,就别故意逗我了。所谓族规是人定的,也是给不同的人定的。此一时彼一时,以前可没有方外联盟,也没有外人开放自家天地秘境让他们参观。其实他们加入方外联盟,就等于将九放离空岛的秘密告诉外人了,或者说已经从心理上将某一类人不再视为绝对的外人。”

朱山闲也笑道:“其实很简单,只要丁老师提出要求就可以,九放离空岛那边肯定会讨论通过的,现在不都在讲改革嘛,只要有利就行。官场上的事情我熟,就算那里有上万人,但真正说了算的估计也就是几十个,就相当于下一个新文件。

能有资格出来代表九放离空岛参观金山院的,都是精英子弟,已经来过的都是受了丁老师好处的,还没来的人也对丁老师充满期待。且不说他们今后还想不想再来金山院历练了,就说怎么还丁老师现在的人情吧?这事就得丁老师自己主动开口!”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