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7、少年的心

园林水榭中施良德正与邹灵、邹宝聊得热乎,其余随从在周围陪坐,王助理突然问道:“那是什么果子,好漂亮啊!”

她指着不远处假山半坡上的一棵树,细长的叶子挂满了橙红色的果,果实看上去像草莓,但表面比草莓细腻多了。施良德也来了兴致,起身走过去道:“这是树莓,我见过的树莓有十几种,这种是最好吃的,好些年没有尝过了。”

他摘了一把树莓放进口中吃得津津有味,陈木国诧异道:“老祖,您怎么吃了呢,也不担心有毒吗?”

施良德呵呵笑道:“我小时候住在镇子上,外面就是菜地和野山,也没什么零食,每次跑到山上找到这种树莓,别提多开心了。后来我走过不少山野,树莓看到过十几种,像这种最好吃的也最少见,每一都能想起来小时候开心的感觉……这东西有二十多年没见过了吧!”

他刚开口说话时还在笑,可是说到最后又发出一声叹息,听说了此仙境之真意,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有感觉,施良德看见了树莓就忍不住来采,采完之后就忍不住吃了,吃完手中这把忍不住又摘了一把。

其实刚走到这里时,施良德就看见这一株树莓了,当时闪念间回忆起早年走街串巷的游医经历,感叹白手起家的不易,为如今的成就而自得。待听到此仙境之真意介绍后,他又在回忆一路走来的感受,听见王助理又指着这一株树莓说话,竟找到了那种久违的简单童趣,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施良德又摘了一把树莓,看着手心中橘红色的果子,突然想起了镇上斜对面人家的三丫头。记得十几岁的时候,他在山上看见了树莓,特意摘了一大把,走了很远的路小心翼翼地捧回来,裤子都被划破了,跑去请三丫头吃,还告诉三丫头这东西可好吃了。

结果三丫头都没拿正眼看他,还推了他一把道:“哪来的野果子?你也不怕有毒!”

三丫头跑去找别人玩了,橘红色的果子撒了一地,那是少年受伤的心啊……多年前已忘记的往事佛时光倒流般重现,更重要的是那种久违的感觉浮上心头,施良德忽然又觉得这树莓没有了滋味。

陈木国的话仿佛将施良德给唤醒了,他也在感慨自己这是怎么了,何必再为这些事情介怀呢?把手中的果子随手递给了王助理,又缓步走回了水榭。

话题谈的得不多了,施良德本人对方外世界所知有限,也问不出来太多的东西,但他总算知道为何进入方外世界后会失忆、又怎样才能保留记忆。下午又在园林附近参观了一番,这个仙境范围很大,他们只转了很小一片地方,晚上在这里吃了一顿饭。

施良德带了那么的属下,物资准备得很充分,邹宝指出厨房的位置让他们自己去做,等到吃饭的时候,邹灵又端来了一盘菜,说是请他们尝尝。

王助理问道:“这是什么,牛油果沙拉吗?”

邹灵:“凉拌驻颜果,此地特产灵药。朱仙人吩咐,给你们添一盘菜……”

她介绍了这味灵药,驻颜果六十年才成熟一次,殊为难得,有去疮除恶、洗除疫气、美容养颜之功效。一般人吃了却没什么用,不仅无法吸收其灵效,反而因其寒性太重会拉肚子,仅可晾干之后用于汤浴。

可是这一盘凉拌驻颜果,经过了仙家法力炼化,凡人服之亦有灵效,所以才会特意端上来。施良德笑道:“六十年才成熟一次的灵药,居然让我们赶上了!真是好运气啊,这也算是人间蟠桃会吗?”

邹宝解释道:“也不算是特别好的运气,其实仙境中每年都有。原因简单地很,既然六十年成熟一次,种六十棵不同年份的树,那样每年都有一株树上的果实成熟。此处仙境,共有一百八十株驻颜果树呢。”

二位仙童端上这盘菜后就走了,请客人们自便。施良德没有第一个动筷子,忠心耿耿的陈木国先吃了,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施良德也伸筷子吃了这盘菜。王助理小声提醒道:“您就不怕有问题吗?仅仅半个小时,恐怕看不出来什么反应。”

施良德摇了摇头道:“你们就不用神经过敏了,人家真想对我们不利,在这里有的是手段,何必在一盘菜中下毒。再说了,那个朱大福送了我们这么多好处,却从我们这里什么都没得到呢,我们担心什么?”

王助理:“还是施先生高明,那我也吃几块,说不定灵效很好呢。”

但在座的众保镖仍然训练有素,其中有八个人只吃自己带来的东西,包括那四个暗中配枪的。这时邹宝又走过来问道:“你们中是不是有人没吃这盘驻颜果?我告诉诸位,其实这盘菜不仅有驻颜美容之效,也能洗去外乡之疫气。

施先生就是搞医疗的,应该懂我是什么意思,此地长期与外界隔绝,微生物环境难免有差异,很容易染疫病倒。吃了这盘驻颜果,便可免除隐患。此物虽经仙家法力炼化,但依旧有寒性,现在吃下去明天中午可能会拉肚子,便是将疫毒排出。”

王助理惊讶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我上次来也没吃着啊,不也没事吗?”

邹宝:“如此珍贵的驻颜果,哪能每次都有,这次你们都是沾了施老板光!上次你们只来了三个人,是我施法护住你们的形神,最后还让你保留了记忆。但这次你们来了这么多人,又不知要停留多久,我就没这个本事了,幸亏朱仙人早有安排。”

施良德:“那我们出去之后,能否保留记忆?”

邹宝:“您就放心吧,朱仙人早就安排好了。”

那八名保镖都以询问的眼神看着施良德,施良德挥手道:“你们都吃吧,把剩下的全吃完。”然后又抬头问邹宝:“此仙境中有驻颜果,请问月凝脂也是此地所产吗?”

邹宝摇头道:“那倒不是,此地没有月凝脂,送你的那一瓶,是朱仙人从外面带进来的。”

当来访的客人们都吃下了这盘凉拌驻颜果之后,山峰间那流觞池中的水潭显影突然变了,只有施良德一人还能看见,其他人都不见了……当夜无话,施良德等人在园林中自寻房舍住了一宿,次日天亮后告辞离开。

这里的环境很好,仙境嘛,风景怎可能不美,但是太过冷清了,而且无法与外界联系,这让习惯了每天于幕后掌控集团情况的施良德有些不适应,怎么形容呢,就像很多现代都市人出门忘带手机。

依旧是邹宝将众人原路送回去,这次施良德坐了滑竿,沿着蜿蜒起伏的道路迈过九座桥梁,一次又一次渡过那条游龙般的河流,感觉就像从过往重新回到如今、回到所生活的世界,似又一次重历了人生。

来到门户前时,邹宝停下脚步道:“这次我只送你们出门,就不送到桃花江边了。路也不远,想必你们已经认识。”

施良德下了滑竿与邹宝告别,感谢他这一路迎来送往,又给王助理使了个眼色。王助理赶紧上前掏出两张银行卡递过去道:“这是施先生的一点心意,感谢二位护法仙童此番盛情接待,让我们领略了仙境神奇。其实怎样感谢都是不够的,这只是一点小意思,待到面见朱仙人之后,施先生另有重谢……”

这两张银行卡的户名都是李乐泉,就是那位保镖小李子,密码都是六个八,每张卡里都有三百万存款。随卡还送了一部手机,安装好了电子银行系统,已经通过了身份验证,电子银行交易验证手机号就是这部手机号。

施良德的手下办事向来很妥帖,拿到这两张银行卡和这一部手机后,就算不是开户者本人,也可以通过网上银行消费或转账,免了不少麻烦。

邹宝笑呵呵地收起东西道:“谢谢了,也替邹灵谢谢施老板。朱仙人什么时候有空,我随时通知你们。对了,朱仙人还有一句话要叮嘱施老板,此番仙境之行的见闻,有些隐秘之事,希望施老板出去之后不要对人提起。”

这次一共有十五个人进来,为何只提醒施良德保密?等他走出门户又来到竹林间的空地上,随即就明白了邹宝那番话的意思,再回头已不见仙境,十五名随从背对门户方向,皆一脸懵逼之色。

陈木国一个健步闪到施良德身边,环顾四周道:“刚才怎么了?我们怎么突然转过身了?那个邹宝哪去了?有情况,注意保护老祖!”

不用他提醒,众保镖察觉不对反应也很快,立刻按照演练好的预案窜向四周,布成内外两层防线,有四人拔出手枪,将施良德围得严严实实。施良德挥手喝道:“不要一惊一乍的,我们昨天进的仙境,今天已经出来了,但你们都没有保留记忆!”

此时此刻,施良德已然反应过来,此番仙境之行只有他一人保留了记忆。以前出入静沙岛时,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但与今天的感受显然有所不同。施良德忽然意识到,这次在仙境中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如今只有他自己清楚,不禁下意识地又摸了摸兜里的那瓶月凝脂。

众人纷纷询问施良德,这一天一夜在秘境里发生了什么,是否遇到了意外状况,那朱仙人是什么来头等等……施良德大概介绍了一番访问的经过,他们并没有见到朱仙人,但也有意忽略了很多细节,比如月凝脂。

假如换一个人肯定会被刨根问底的,但施良德是领导,大家也不好总是追问,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回去的时候感觉要比来时快得多,只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桃花江边,有四名手下已站在岸边等候,船也从对面缓缓驶了过来。

上船坐下之后,王助理问道:“施先生,这次没有见到朱仙人,您是回新加坡呢还是留在国内视察?”说着话她在检查随身带的东西,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两张卡我已经送出去了?”

施良德:“是的,仙境中还有一位护法仙童名叫邹灵,和邹宝是两口子,你一人送了一张。不谈这些了,我暂时就留在国内,我们的分支机构中,哪家有设施齐全的生化实验室,给我找最近的。”

王助理:“长沙应该就有,我这就去落实。但说设施最好的生化实验室,以我们的关系,研究所或者大学的都可以借来一用,您是想做什么?”

施良德:“我要化验一份东西,有特殊要求,还是用我们自己的实验室吧。你把专家叫来,我当面交代,这个实验要绝对保密,跟所有参与人员都签一份保密协议,也发一笔保密费用……肚子怎么有点不得劲,船上有没有洗手间?”

这只是一艘临时雇来的渡船,船舱稍微布置了一下,坐得相对舒服点,但也没有洗手间啊,好在水面并不宽,说话间就靠了岸,赶紧到河滩上找地方解决吧。施良德这才想起邹宝昨天的叮嘱,吃了那盘凉拌驻颜果今天中午会拉肚子,实则是将疫毒排出。

这时间计算得太准了,一看表正是十二点。河滩上没什么东西遮挡啊,只得继续往上跑钻进灌木丛解决,不仅是施良德,昨天进入秘境的十五人都一样。

这驻颜果的灵效还真不错,解决问题之后,施良德感觉一身轻松,提上裤子往回走的时候,甚至有几分健步如飞的意思。也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他用的手摸了摸脸颊,也觉得皮肤变得嫩戳了。

等人都回来之后,施良德又下了一道命令,叫几名保镖铲土把他们留下的痕迹全埋了,因为实在太熏人了,简直有点超出想象力,他刚才差点没被自己给熏晕了。几名属下一脸苦相,但施老板的命令不得不听啊,硬着头皮又回去干活了。

施良德当天赶到了长沙,那边的生化实验室以及专业人员都已经准备好了。施良德要化验一种液体,检查其成分是否有毒副作用,假如能够理想仿制则最好。但实验速度必须得快,而且化验得在夜间进行,因为这种液体的化学成分极不稳定,会在几个小时内迅速分解。

施良德没舍得给太多样本,只给了实验室五分之一小瓶,检验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这东西没有毒,但也没有其他任何结果。施良德虽本就没抱什么指望,但仍觉得很失望,因为浪费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月凝脂,他手头本就不多。

主持实验的专家难得有机会接触到施大老板,当然不忘尽量表现,声称主要是因为样本数量太少了,要求的时间又太紧了,很多化验分析来不及做,假如给他足够的样本与时间,他一定不会让施先生失望云云。

施良德耐着性子听完,赶紧把人打发走了,上哪儿找足够的样本去?就算有足够的样本,也经不起太多浪费,更别提仿制生产了。施良德并不清楚,同样的工作谭涵川早就做过,但也没有得出任何结果。

施良德一行人离去之后,庄梦周也带着彦若慢悠悠从下山了,来到园林中找了座凉亭坐下,邹灵摘来了一盘树莓。邹宝则取出两张银行卡和那一部手机道:“庄先生真是神机妙算,果然是来送盘缠的。”

庄梦周:“他们能入仙境一游,连吃带拿,这点钱其实还不够呢!不是说好了悬赏一个亿吗,怎么才六百万?”

邹宝笑道:“人家悬赏一个亿要找朱大福,但这次根本就没见到人。再有钱也不能那么乱花,总得见到兔子才能撒鹰,留着一个亿的念想,好继续吊胃口呢。”

庄梦周瞪眼道:“难道我是兔子?”

邹宝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我就是引用一句成语。”

庄梦周:“小华,你以后说话注意点!交代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邹宝其实就是鲜华,而邹灵就是柳芬,这次跟着庄梦周跑来当护法仙童了。鲜华点头道:“都办妥了,身份证、银行卡都有,还配了部手机,但户口本还得等几天才能拿到,时间太急了。”

庄梦周:“户口本暂时用不着,办好了你先收着吧。小彦若啊,这些东西你拿着,行走江湖都得用上……我们谈谈这六百万怎么分吧,这次不论大家有没有出面,但是都出力参与了,见者有份,每人一百五十万?”

ps: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