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6、仙境之真意

陈木国脸色一沉,以呵斥的语气道:“施先生特意从新加坡飞到国内,舟车劳顿、跋山涉水,事先约好了见面,怎能说走就走,把我们当什么人了?”

邹灵一脸无辜道:“约好了吗?邹宝,你上次和他们是怎么说的?这世外仙境,凡人有机会看一眼就是莫大福缘,两次打开门户允他们前来做客,居然还跑到这里发脾气?”

邹宝也沉下脸色道:“王助理,上次我和你是怎么说的?”

王助理一愣,还没等她搭话呢,邹宝又说道:“我上次明明白白告诉你,想拜见朱仙人请施老板亲自前来,有缘自能见面。我可没说一定能见到,也没说朱仙人天天没事就在这儿等着你们。”

王助理:“可是、可是……来之前我就通知你了啊。”

邹灵一摊双手:“原来是这样啊,时间是你们定的,又不是朱仙人定的。朱仙人听说你们今天上午会来,还特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中午有事便走了。下次你们应该先打听好情况,想拜见朱仙人,得挑朱仙人有空的时候。”

邹宝:“这次是我考虑得不周到,下次先问清楚朱仙人什么时间有空,然后再通知你们过来。”

陈木国还要争执,施良德对随从摆手道:“不得无礼!”又和颜悦色地冲邹灵道,“真是可惜,是我年纪大了走得比较慢,遗憾错过了仙缘。不知朱仙人去了什么地方、有何急事?”

施良德心里也很不高兴啊,大老远折腾过来,在路上还跟属下吹嘘他已经看透了朱大福,结果人家竟来个了避而不见。但他没必要跟邹灵、邹宝计较,否则会显得有失身份,而且江湖上抬门槛、上天梯之类的手段古已有之,当年诸葛亮吊刘备的胃口,不也是让对方来了个三顾茅庐嘛。

邹灵答道:“仙踪缥缈,非凡人所能知,朱仙人去做什么,哪能轮到我等过问?但是朱仙人知道施老板要来,留下了一件东西和两个问题。”

王助理适时替施良德开口道:“哦?朱仙人送了施先生什么东西,又想问什么?”

邹宝一指茶案道:“东西就摆在施老板面前,是一瓶月凝脂,相信施老板一定会感兴趣的……”

桌上已摆好了杯壶与茶点,就在施良德前面的果碟旁伸手能拿到的位置,放着一个小玉瓶。这个玉瓶是扁壶型的,带着金质的塞口,只有掌心大小,可以很方便地揣进兜里。

刚才坐下时邹宝并没有给众人安排座位,但玉瓶已经放在这个位置,那位未露面的朱仙人仿佛能未卜先知,早已知道施良德会坐在位置。施良德拿起玉瓶一看,是半透明的白玉质地,就似白骨瓷般毫无瑕疵,透过瓶壁,可隐约看见里面装了大半瓶液体。

施良德表现得很镇定,但是拿起这个小玉瓶时,指尖都忍不住在轻轻发颤,心跳得很快,嗓子眼有些发干,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自从三年前通过静沙岛了解到方外世界的存在,施良德一直就在留意收集各种消息,花大代价请专业人员进行考证和探佚。

尤其是知道方外联盟的存在后,施良德更是命人紧急抓紧了这方面的工作,丁齐在图书馆和档案馆能查到的各种典籍资料,其他人也都能查到,除了那卷《方外图志》。小境湖与月凝脂的记载古已有之,还有人整理成专门的简报供施良德翻阅。

传说中的仙家药饵,据说服之能长生不老啊!就算传闻太过夸张,那总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吧?施良德早就想打月凝脂的主意了,没想到今日竟送到了眼前。

邹灵却没有注意到施良德的反应,就算注意到了,可能也当做没看见,接着又介绍了一番月凝脂的灵效以及内服外用之法。这么一小瓶东西,内服也就罢了,但怎么外敷呢,也不够抹匀的啊?邹灵告诉施良德,可以用纯净水稀释。

邹灵最后介绍道:“月凝脂于夜间采取,日出后灵效便会散佚,待到午后便会化为清水。此瓶是朱仙人特制的法器,可封存其灵效一月不失,但也应该尽早使用。最好是在夜间内服外敷,打开瓶塞之后立刻用掉,否则就会造成灵效的散失浪费。”

通常像施良德这么大的老板,有人送来礼物也不会自己处理,都是让下属去保管,能亲手去接就是很给面子了。但此刻施良德却没有把小玉瓶交给王助理,而是很小心滴揣进自己的兜里,起身道:“二位仙童,替我多谢朱仙人!赠送如此珍贵的灵药,不知道朱仙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施某去做?”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面都没见着却留下这么珍贵的礼物,看样子那位朱大福所图不小啊,为了钓大鱼真舍得下本钱——施良德就是这么想的。

邹灵却以很奇怪的表情看着他:“没什么事情,仙人能有什么事让你去做?只是看你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所以留一瓶灵药,免得你那些属下叽叽歪歪。”说到这里,她又换了语气解释道,“不好意思,这不是我说的,就是转述朱仙人的话。”

仙人就是仙人,凡人的思维节奏有点跟不上了,施良德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王助理赶紧插话道:“朱仙人不是还有两个问题吗,他想问什么?”

邹灵闻言脸色一变,又换成质问的语气道:“朱仙人让问施老板——你悬赏一个亿找他,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是不想让他逍遥自在,便煽动世上贪吝之徒想尽各种办法来搅扰吗?”

一个亿的悬赏就为了找一个人,足以让此人不得安生了,搁谁不生气啊?王助理赶紧开口道:“仙童,我上次已经和您解释过,施先生就是寻访仙缘的心情太过迫切了!”

邹灵板着脸道:“你说了不算,朱仙人要施老板本人回答。”

施良德赶紧解释道:“的确是寻访仙缘的心情太过迫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却打扰了朱仙人的清净,所以我才特意登门拜访并道歉。”

邹灵摆了摆手道:“等你见到了朱仙人,再当面和他解释吧。还有一个问题,问在场所有人,你们这一路走来,是否体会到这仙境之真意?”

仙境有什么真意?施良德答道:“风光毓秀、气象万千,不愧是世外仙境!”

邹灵撇嘴道:“你们是来逛公园的吗?风景区有的是,不必大老远上这里!朱仙人问仙境之真意,不是要你们写散文游记。”

邹宝小声提醒道:“就是问你们这一路走过来有什么感觉,在外面的世界体会不到的那种感觉!”

施良德扭头问左右道:“你们都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保镖小李子有些迟疑地开口道:“我觉得越走越年轻,每过一座桥,感觉就像年轻了好几岁……”

王助理:“你本来就年轻啊,才多大?”

小李子有些窘迫地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好像回到了过去,有很多小时候才有的感觉莫名涌上心头,我几乎连刚生下来吃奶的事都想起来了……嗯,也不是想起来,就是那种心情、那种感受,反正不太好形容。”

这话让众人都想笑,但也不好意思放肆地笑出声。施良德却微皱眉头道:“小李子说得对,我也有这种感觉,每走一段路,就好像回到了从前,莫名竟有当初江湖奔波的体会,已经很多年没有那些心情了。”

邹宝介绍道:“此仙境之真意,就是回溯过往心境种种,如游如观,观中有悟,悟中有得,阅历越丰富的人,体会便越深刻,收获往往也越多。”

邹灵补充道:“朱仙人临走时说了——你们的心不静,杂念太多,这一路上不知道在想啥呢,因而难以体会仙境之真意。入宝山不可空手而归,假如下次再这样,以后就不必来了……”

小李子和施良德先后开口说出了那种不太好形容的感觉,就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众人也回过神来,再仔细回想,这一路走来确实也有类似的感受,只是朦胧间体会得并不真切。如此看来,这处仙境真是神奇啊,能唤醒已忘却的往日种种情怀。

朱仙人不在,留两位护法仙童待客,而这里好像也没什么讲究,全凭客人自便。水榭中已经备好茶点供访客休息,想吃饭的话自己做,想游玩可以到各处参观,但是穿过园林再往高处的道路禁止通行,那是仙家之禁地。

假如施良德等人时间充裕游兴又足,在这里过夜也没关系,朱仙人并不在意这些琐事。此处仙境与方外联盟中那些对外开放的方外世界并不一样,有缘者得入,也没有收费和限制时间的讲究,仙家气度一看就与凡人不同。

施良德并没有着急带着人去四处参观,他对于这处仙境的了解很有限,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收集方外世界的各种信息。那朱大福自称仙人,但眼前的邹灵、邹宝显然就是普通人,他们也掌握了不少情况,对于老于世故的施良德而言,就是最佳的套话对象了。

邹灵与邹宝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但在施良德来看,更好说话的反而是看上去不太好说话的邹灵,因为她更愿意介绍各种情况。施良德便坐在水榭中喝茶聊天,以请教的语气与邹灵、邹宝攀谈,言语中把这俩人捧得很高。

他首先问两位仙童对方外联盟了解多少,怎么会在第一时间就了解到静沙岛的悬赏,而且绕过静沙岛找到了占守业?两位仙童的言语中对方外联盟很有些不以为然,他们可是仙人身边的护法,而仙人无所不知……反正口气很大。

施良德不怕对方口气大,甚至就怕对方不吹牛,接着又请教了有关方外世界的各种问题。有些情报他通过静沙岛已有所了解,但心中还有更多的疑惑,此刻找机会都问了出来。两位仙童许是为了显摆,许是根本不认为这些算什么秘密,几乎都给了解释。

施良德由此了解到方外世界的很多情报,有不少都是麻元领先前没有告诉他的,甚至连麻元领本人都不太清楚。比如各方外世界都有其独特的秘法传承,其中核心的传承之物称为控界之宝,控界之宝有何妙用、如何祭炼……

当然了,各仙境之真意不同,控界之宝的妙用也有区别,这些没法一概而论,邹灵、邹宝介绍的都是通用的原则性问题。最重要的是,朱大福仙人所修炼的方外秘法,无须控界之宝也能开启方外世界的门户,无须各方外世界的传承秘法,拿到控界之宝也可祭炼使用。

众人在园林水榭中“聊天”的时候,仙境深处的山峰间,有一处清幽福地,翠树环绕这一片平坦的石台,石台中央居然有个水潭。看不见上下游的溪涧,而潭中居然是缓缓流动的活水,出水口与入水口应都是暗渠。

绕着水潭的四周,石台上还镂刻着复杂的花瓣状回环水槽。这是一处流觞池,用特制的酒杯倒上酒置入水中会沿着水槽流动,回环一周漂进水潭。入水口在水槽的起点,离水潭只有半尺之隔,而酒杯经过漂流后最终会停留在半尺外的潭边。

有一位形容十八九岁、相貌秀美的姑娘就坐在水潭边,伸手将酒杯一只只从潭中捞出来,又放入水槽的起点处,饶有兴致地看着它们继续漂游,玩了半天竟仍乐此不彼。

水潭边还有一座凉亭,那些石槽就穿过了凉亭中的地面,坐在亭中可随手捞起一杯酒饮下。石槽回环的路线呈花瓣状,沿途有不少勾湾,有不少酒杯就停在了勾湾里。庄梦周坐在亭中道:“小彦若,就别玩酒杯了,水面都让你给搅花了,来看看潭中显影。”

水潭边的姑娘正是走出琴高台世界的彦若,居然跟着庄梦周跑到了这里。彦若闻言来到亭中坐下,潭中水面渐渐恢复了平静。随着细碎的波纹消失,才发现水潭中的景象并非倒影,显现出的就是那水榭凉亭中的场景。

随着施良德等人与邹灵、邹宝谈话的场景显现,就连声音都清晰可闻。彦若惊叹道:“这么神奇?”

庄梦周笑道:“每个方外世界都有其神奇之处,就像你出生的琴高台世界,可见证世事沧桑,甚至能观悟前身后世,但要走出来之后才会明白。而这里嘛,可令人回溯过往种种心境情怀,明辨己身之一切,但要走进来才能体会。”

彦若很认真的点头道:“是的,我走进来的时候,感觉就像回到了过去,很多忘记的甚至多年不再有过心情都体会到了,还想起了很多事情。”

庄梦周:“再回味,其实已是另一种体会,让你明白如今为何在此、为何来此、又为何如此。你有五境修为,当然感触颇深,而那些人心不静,因此几乎感觉不到。”

彦若:“这水潭显影又是怎么回事?”

庄梦周:“这是控界之宝的妙用之一。通过控界之宝,可察之天地秘境中的种种动静。我虽然没有控界之宝,但天地秘境本身就有这种妙处,我不过是借助水潭将之显化。其实不必是这一潭水,一杯酒也照样可以,不信你看看。”

彦若端起一杯酒,果然通过杯中倒影也看见了同样的场景,她放下酒杯道:“杯口太小,看着不方便,还是通过水潭看得清楚。庄天兄,这一招我能不能学会啊?”

庄梦周:“这就是丁老师所创的方外秘法,理论上你是可以学会的,而且已经学会了,否则怎能来到外面的世界。丁老师早就教过你了,但你如今的修为境界还差点,有朝一日修成炉鼎境,就有办法做到了。这其实是一个显弄的手段,假如不是为了让你看清楚,我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彦若:“外面的世界真有意思,那些铁龙跑的好快啊!”

庄梦周:“高铁跑得是不慢,困在琴高台中,可怜你有太多东西没见过了。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只是让你印证一番方外秘法,让你亲身见证世上还有其他的方外世界,让你清楚到底和丁老师学了什么。但你既然已经从一个方外世界出来,没要又留在另一个方外世界中。”

彦若:“您为什么不带我直接去找丁天兄他们呢?”

庄梦周:“幸亏我先进去了一趟,要不然你自己跑出来,弄不好就直接去找丁老师他们了,但现在的时机显然不合适。方外秘法、方外世界、方外联盟的情况我都对你讲清楚了,丁老师他们成立方外联盟,却根本没有向任何人提及琴高台的存在,用意你也该明白。

你好好看看今天来的这些人,记住了,出去之后不要和他们打交道,也绝不能让人知道你的来历。琴高台世界的存在是一个需要保守的秘密,而最好的保密方法,就是不要和方外联盟的任何人接触。那里面未必都是好人,你跟他们斗心眼还太嫩了,莫不如不去搭理。”

彦若:“那我在这里也不认识别人啊,怎么才能找到回琴高台的路呢?诸位天兄当初是怎么进去的?”

庄梦周答非所问道:“你见过陶昕了?”

彦若:“我见到了他留下的御神之念。”

庄梦周:“那你应该已经明白天国史上很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陶昕又为何那样做?”

彦若:“我都明白了。”

庄梦周:“你与我们不同,你是天国的人,这是天国的事,我不好自作主张。想问怎么回到琴高台,回去之后又该怎么做,你该去找那个大光头。”

彦若:“我什么时候去找他?”

庄梦周:“不着急,等客人走了之后你再走,这些客人是来给你送盘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