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5、有缘人

陈木国没太听明白,追问了一句:“注必是啥意思?”

邹先生也是一怔,随即笑道:“驻跸,就是法驾所临……这边走,诸位请随我来!”

这位邹先生名叫邹宝,自称是朱大福仙人身边的护法仙童。他的样子至少也有二十五、六了,怎么看也不像个童子,但是没办法,仙家就是这么称呼的。

半个月前就是邹宝找到了施良德身边得力干将占守业,自称是朱仙人身边的护法仙童,询问占守业何故悬赏重金寻找朱仙人?

需要交待的是,博慈集团并未直接给麻元领投资,而是通过占守业属下间接控制的一个投资公司向仙顶山庄注资。这个投资公司就是个壳,明面上查不到它和施良德以及博慈集团有什么关联,而且这件事情是由占守业负责操办的。

由此看来,田仲络的确消息灵通,居然能查出静沙岛幕后的金主是博慈集团。这个邹宝也找上门来了,应该也是按照这条线索,他没有去静沙岛找麻元领,而是直接跑到新加坡找到了占守业。

邹宝给了占守业两件东西,一幅字和一张发到占守业工作邮箱中的高清数码照片。

那幅字写的是一首打油诗:秘法谁独创,姓朱名大福。扣开洞门湾,白云行自如。这就是当初有人在白云洞石柱上的题诗。

白云洞的洞主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又发现控界之宝居然也被人动过了,立即联系了田仲络。随后江湖上便有传言流出,说是有个叫朱大福的人独创了一门秘法,无需掌界神器也能出入各天地秘境。

所谓掌界神器,指的应该就是控界之宝。如今是网络信息时代,什么神神叨叨、稀奇古怪的传闻都有,平常人也不会太当真,但知情者自会明白。根据种种线索已可以得出判断,就是这个朱大福闯进了白云洞,还在人家的天地秘境中乱写乱画。

此事直接促成了方外联盟的出现,凡是加入方外联盟的成员都悬赏寻找朱大福,要么是一百万现金、要么是十斤黄金,只有两家比较出格,奇岩境悬赏了一千万,而静沙岛则表示愿意悬赏一个亿。

如今看来,还是重金悬赏起到了作用呀,朱大福主动派人来联系了。这幅字与白云洞中朱大福的题壁,占守业粗略一看,应该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更重要的是那张照片,拍的就是白云洞中的题壁打油诗,照片中的诗只有前两句,后两句还没写上去呢。

知情人看见这样的照片,脑海中难免就会浮出这样一幅场景:题诗者写完了前两句,又用笔蘸了蘸墨,却没有着急继续写,而是掏出手机来拍照自我欣赏一番……就差发个朋友圈了。

占守业看见这张照片时,心里也直腻味,这人是什么习惯啊,才写了半首诗就开始玩自拍了?很显然,这张照片就算不是朱大福自己拍的,也是跟着朱大福一起摸进白云洞的同伙拍的。

邹宝交给占守业这两件东西并留下联系方式便离开了,占守业赶紧找施良德去汇报,然后再找专业人员鉴定。经鉴定,白云洞中的题诗和这幅字,的确是同一人的笔迹。那张照片也经过了鉴定,并无后期修改的痕迹。

施良德肯定会担心有江湖人设局骗钱,但如今看来,真的是朱大福本人找上门了。占守业倒是有心派人盯住邹宝,可是邹宝已经返回中国了,他只好又按邹宝留下的联系方式与对方联系,说自己想见朱大福一面。

邹宝则告诉占守业:“你就是个中间传话的,想见朱仙人,做不得主,让能做主的人亲自来联系。”

于是施良德便亲自联系了邹宝,盛情邀请朱大福到新加坡做客。邹宝说话很有修养,但言语中的含义却不客气,他又告诉施良德:“仙人是你招之即来的吗?想见朱仙人,需要到仙境中亲自去拜见!”

施良德的反应也很快,随即追问道:“邹先生所谓的仙境,指的就是静沙岛那样的方外世界吗?”

邹宝答道:“的确有人称之为方外世界,你来了便知。”

施良德随即召集心腹商议,流露出自己想去一趟的意思,又被众手下劝阻,大家担忧这是什么陷阱。于是施良德又委托占守业联系邹宝商量,说是施先生实在太忙,能不能先派人去打个前站,先送礼物向朱仙人表示敬意,然后施良德再去拜见。

邹宝答应了,施良德便派了王助理先过来“考察”了一趟。在湖南桃花江畔,深山无人之处,果然有一处世外仙境。王助理一行三人,出来之后只有她自己还保留了记忆,另外两个保镖根本不知道自己曾进入过方外世界。

这次施良德亲自来了,一行十五人,还带着最听话的弟子陈木国。王助理和上次那两名保镖当然也在,他们还记得那方外世界的大概方位,但此地并没有现成的路,而且为了尊重朱仙人,还是让护法仙童邹宝走在最前面领路。

此地不通公路,想走捷径就是坐船从江对面过来,然后登上山坡进入幽谷。湘南的山水秀美,六月的季节草木葱郁,山中就连能看出痕迹的野径都没有,但林间总有一片地方绿草如茵,并没有被藤蔓竹木覆盖,蜿蜒向前走起来很舒服。

景色不断移转,十六人的队伍拉开的距离比较长,断断续续分成了四个部分。走在最前面的当然是邹宝与陈木国,离他们十来米的地方是三名保镖,再往后三、四十米,则是施良德与王助理以及另外几名随从,最后还有两名保镖拉开一段距离跟随。

在施良德最信任、最器重的人当中,占守业与施秀为这次没来。占守业在博慈集团中主要负责经营事务,日常工作也非常繁忙,不可能总围着这一件事情转,今天有一个他必须得出席的典礼,而施秀为则留在新加坡看家呢。

走在山中,施良德的神情显得很轻松,心情很不错的样子,问王助理道:“你上次来考察的时候,走的也是这条路吗?”

王助理:“应该是这条路,但是荒山野外弯弯曲曲,我没法全部记住。后来查了卫星地图,标注了大概的路线方位……您放心,该布置的都布置了。只是一旦进了方外世界,情况恐怕就不由我们控制了,所以我才建议多带人来。”

这次来的可不仅是这十五人,这片谷地周围的高点也布置了人在瞭望,假如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可以随时汇报并采取措施。

施良德:“你们也不必这么夸张,人家既自称仙人约我来见面,必有所图,所图的肯定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能给他的好处,此行不会有什么风险。”

王助理:“为施先生办事,当然要尽量小心谨慎。我们就算不担心朱大福,这荒郊野外也得防范猛兽啊,这边的山里有豺和豹呢。”

施良德又问道:“静沙岛在南沚小区办的那个食堂进展怎样了,要他们一定要用最快的进度、最高的规格提供好服务。”

王助理:“我就是这么叮嘱麻元领的!”说到这里,语气微微一顿,似有些犹豫地说道,“但是那个麻元领居然问我,开办食堂的费用从哪里出、预算是多少?为了这点区区小事,还想让我来请示您。”

施良德也愣了一下,微微皱眉道:“我刚刚夸过这个麻元领还算会办点事情,怎么转眼又是这副德性?他是穷疯了吗,如今也算亿万富翁了吧,我先后给了他那么多,如今让他去办点事情,居然还是这个态度?”

麻元领如今的身家多少?施良德投了五个亿让他去建仙顶山庄同时经营静沙岛,仙顶山庄的股权麻元领占一半,而且由他负责日常经营管理,施良德不仅从不干预,还给他提供各种帮助,比如介绍客户啥的。

仅仅算账面权益资产,这五个亿里面有一半是在算是麻元领名下的,而且在建造仙顶山庄的过程中,麻元领通过各种手段没少捞钱,私下里贪没的资金也有大几千万了。对这一切施良德心知肚明,但从来都没有挑破,算是默认了。

施良德给了麻元领这么多好处,如今让他去办点事情,仅仅是搞个食堂而已,他居然还主动跟施良德要钱?难道他就从来没想过该怎么做点事情报答吗,这也未免太贪心不足了!

王助理趁机道:“施先生,麻元领那种人恐怕是喂不熟的,不能只给好处,也应该多敲打敲打,让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而且必须主动为施先生您做好!我已经告诉他自己想办法,就从仙顶山庄的运营成本中支出……”

仙顶山庄开业之后一直是赢利的,每年利润少说也是好几百万呢,而且开放静沙岛供方外联盟其他成员参观,也是利润丰厚的买卖啊,哪能弄不好一个食堂,而且弄好了也未必赔钱。所以王助理听到麻元领的要求后,连汇报都没汇报,直接就把麻元领训了一顿。

施良德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像这种琐碎破事不可能拿来打扰他老人家,要不是今天施老祖主动提起,王助理说都不会说。

施良德撇了撇道:“这就是胸襟格局啊,这种人永远都成不了气候。是要多找点事情给他做,这世上的脏活累活有的是,哪能只想着干拿钱不卖力的便宜?”

王助理:“您说的太对了,便宜哪是那么好占的!”

施良德:“麻元领的事以后再说,你对那位自称仙人的朱大福怎么看?”

王助理:“应该是真有本事的,至少前面那个方外世界不是假的,但我上次来并没有见到他。”

施良德:“你也没有发现其他人吗?”

王助理:“是的,当时只有那个叫邹宝的带我们进去,走过了九座白玉桥,到达了一处园林,但我们并没有见到其他人。我当时拍了不少照片和视频资料,施先生您都已经看过了,小李子也拍了不少,可是他不记得了。”

旁边的一名保镖就是小李子,接话道:“门户打开的时候,我看见了山谷中凭空出现了仙境一般的场景。然后眼前一花,我还站在那里,但是身体莫名其妙已经转过了一百八十度。

王总告诉我,其实我们已经进去过又出来了。假如不看表,我绝不敢相信居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再掏出手机一看,里面多了不少我不记得的照片和视频。”

施良德点了点头道:“这倒是和静沙岛的情况一样,果然是世外仙境啊,就算凡人偶尔误入,也不会记得,而且再也找不到地方。这个朱大福不简单啊,有点神机妙算的意思了,他当初闯进白云洞的时候,恐怕早就料到了今天……”

王助理:“难道他早就料到了您会来?”

施良德:“我的意思是说,他可能早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面,就算来的不是我,也会有别人,而我恐怕是他调到的一条大鱼啊,所以迫不及待就想与我见面了,却还要端着世外高人的架子,让我亲自跑一趟。也罢,既然此地真有仙境、此人真有本事,我就给他这个面子。”

王助理:“施先生是什么时候把他看透的呢?”

施良德:“我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就猜透他的用意了。古人说得好‘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他的确是有本事的,又怎能自甘寂寞?那张照片就是留着来证明自己的身份的,你们等着看吧,待会儿见了面,他一定会说我是有缘人。”

王助理掩口笑道:“这些江湖套路,怎能逃得过老祖您的法眼!”

一位优秀的下属,不仅要适时展现出自己的才干,更重要的素质是能领会与贯彻领导的意图,不能表现得太过精明,至少不能比领导更聪明。有些话需要领导主动说出来,然后下属等着赞叹即可。

那张照片确实有讲究,朱大福为什么写了半首诗就把它拍了下来呢?目的恐怕不是为了自我欣赏,就是留着日后当证据的。他留着这个证据干什么,就是为了向人证明自己是朱大福啊!那时方外联盟还没成立呢,更没有悬赏之事,但朱大福已经预见到了今天。

说话间周围已全是竹林,在山中连绵宛若竹海。邹宝领的路基本都是缓坡,沿途蜿蜒向上,施良德行走间又叹道:“当初我也曾怀疑,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朱大福这个人,只是田仲络伙同白云洞设的一个局,目的就是创造机会召集各家方外世界结成联盟。”

这话其实非常有道理,白云洞与田仲络就是一伙的,他们完全可以配合做局,编造一个本不存在的朱大福出来,然后在江湖上散布传言,顺势联络各方外世界成立联盟。施良德通过静沙岛拿到了方外联盟的各种情报资料,分析之后得出了这个判断,也堪称老江湖了。

一听这话,王助理莫名又紧张起来,小声提醒道:“施先生,我们上次来也没有见到朱大福本人,这会不会也是田仲络设的局呢?”

施良德摇了摇头道:“这就是我要你们先来考察的用意,田仲络再大的本事,难道还能凭空搞个方外世界来设局?再说了,如果朱大福这个人是编造的,上次根本就用不着不露面,找个人来冒充就是,反正谁也不认识。

朱大福可能并不存在,也可能真的存在,就像以前我们并不知道世上还有方外仙境,但终究还是送上门来。我当然希望世上真的有这个人,而我能先于方外联盟找到他。其实他是真是假,只要见了面自能看出端倪。”

王助理赶紧点头道:“对对对,他是什么人,施先生您一眼便知。”

施良德又背手望天道:“这世上真有仙境,而且被我们寻得,小王啊,我们是不是有仙缘?”

王助理笑道:“那是当然,施先生总能心想事成。”

他们在山中走了二十来分钟,邹宝停了下来一指前方道:“诸位,朱仙人所指引的福地仙境,便从此处进入。”

前方已没有路,周围都是竹林,他们站在一片林间空地上,脚下竹叶铺地不见尘埃。仙境在哪里啊?随着邹宝的手势指引,景色突然变了,眼前的竹林消失不见,他们看见了起伏的山脉与一条游龙般的河流,居然是另一片天地。

虽然已看过王助理带回去的照片以及视频资料,但施良德亲身至此感觉仍是震撼万分。待一行十五人全部走入天地秘境,再回头哪还有什么门户,他们就置身于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方外世界中。

身边的河流水势湍急却清澈见底,两岸生长着各种奇花异草,在这初夏时节为山水点缀出缤纷的颜色。施良德似是喃喃自语道:“这是另一条桃花江吗?仙境中的桃花江。”

桃花江其实只是长江水系中的一条小支流,全长不到六十公里,古称百里桃花溪。而仙境中的这条河流,也许更接近于古时桃花江的原始风貌。这一带真有桃花,但此时桃花已谢,两岸山林间或能见桃树上已结出了果实。

外面没有路,可仙境中却有一条小径,众人仍跟着邹宝行走。尽管上次已派人来考察过,并未发现这里有什么危险,但一众保镖依然时刻保持着警惕。安全起见,这次施良德带着十几名身手不凡的保镖,且有四人暗携枪支。

毕竟是在中国境内,枪械子弹可不好弄更不能露白,就算以施良德的能量也无法明目张胆,做这些准备只为以防万一。

“仙境”中的道路风光如画,但比外面稍显崎岖,基本是沿着河流向上逆行。这条河流时而穿行于峡谷、时而在平坦地带散开宽阔的水面,众人时而走在河滩上、时而登上岸边的高崖,景致随脚步移换,行至风中极目舒怀处,当真飘飘若仙。

随从们取出了随身带的东西,如变戏法般组装成一副滑竿,轻钢支架纶布座椅,显然是给施良德准备的,怕他年纪大了走山路体力不支。

施良德笑着摆手道:“用不着这个,我的身子骨没问题!我走过山路多得都数不清了,很多地方可比这里陡峭多了……”

他们并不是只走在河流的一侧,沿途一共迈过了回环水流上的九座石桥。这九座石桥皆以光润如玉的大块石料筑成,而且这些石料上都带着天然的山水纹路。迈过第九座桥,道路向上拐了一个弯,水声渐远已不见河流,穿过一片密林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开放式的园林。

前方莲池水榭中已摆好了桌椅茶点,有一名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女子迎上前来招呼道:“邹宝,你怎么领的路,现在才到?我都等半天了!”

这人大家都不认识,难道就是朱大福?但显然不像啊,至少与众人心理预期不符。邹宝赶紧解释道:“客人们沿路看风景,脚步比较慢,所以时间有点久了。”接着又转身介绍道,“这位是邹灵,也是朱仙人身边的护法仙童。”

王助理问道:“邹灵、邹宝,你们二位是一家子吗?”

施良德笑着插话道:“我看你们是两口子吧?”

邹灵一挑大拇指:“您就是施良德?一定就是了!真是好眼力,我们的确是两口子!”

的确是好眼力,刚一见面,就从神情语气中看出邹灵与邹宝是两口子,施良德也曾闯荡江湖多年,绝不白给。施良德又笑道:“邹灵、邹宝这两个名字,是朱仙人给你们起的吗?”

邹宝答道:“你还真是神了,的确是朱仙人给我们起的名字。这一路也累了吧,大家快请入座。”

施良德率众人入座,环顾四周有些纳闷道:“我特意远道而来,请问朱仙人何在?”

邹灵却说了一句让众人都发懵的话:“哎呀,真是不巧!朱仙人上午还在这里,但中午的时候已经有事离开,你们来晚了,今日恐怕无缘得见。”

PS:虽是隔日更新,但今天觉都没睡,连夜赶出了二合一超长大章节。今天是本月最后一天,突然发现本书在月票榜上落到了第二位,这是发布以来从未有过的情况啊。所以在此隆重求月票,拜请诸位帮本书投个票、冲个榜,多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