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4、仙缘

丁齐说要亲手建造一处洞府,真的是亲自动手,就在庄梦周藏酒的洞室外的空地上,就地取材修建一座院落。他没有开窑烧砖,用的就是竹、木、石之类的建材,同时也改造了那座洞厅,因为他将洞厅就当成了采石场,这次进来时已带好了工具。

以块石铺就地墙基,以木料构建梁、柱、椽、窗,屋顶则铺以竹制筒瓦,主体建筑是二层,格局有点像他在南沚小区住的那栋小楼,但样式甚为古朴雅致。其实盖房子的木料是不能现采现用的,否则容易变形开裂,但丁齐好歹是有修为法力的,建材都经过了特殊的处置。

冼皓、陈容、涂至、魏凡婷都帮着打下手,他们也都有修为在身,因此这样的劳作也不算繁重,就当是一种锻炼吧。琴高台中不产钢铁,这里当然没有铁钉,丁齐也没有浪费铜材,房屋用的是榫卯结构,每个部件虽不追求奢华精美,但讲究契合精致。

假如换成五个普通人,想修建这样一座院落至少要一两年,没有各种器械的帮助恐怕还建不成。但这五人都不一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将这座洞府建造完毕,除了主体建筑那栋二层小楼,还修了前后院。

院墙就是干打垒的土墙,经过了法力凝炼不会被雨水冲毁,底部是石基,顶部亦覆以石片。后院还连接了静室,就是经过改造的洞厅。洞厅向内挖得更深了,又修建了耳室,洞口处改造为门户。

除了陈容之外,其他人都没做过这种事啊,看着这一座精雅的院落从无到有出现在眼前,大家心中都充满了一种成就感。丁齐并没有对弟子多说什么,但亲手为之就是一种指引,两位弟子包括他这位师父本人心中都有很多感悟。

他们也去过不少方外世界,那里都有修炼之所,比如小境湖中的庄园,禽兽国中的金山院,响水峰中的场院、洞府、竹林雅舍,但那些洞府都是前人留下来的,凡事不能只享用前人余荫,自己也得亲手创造。

丁齐还对这个“工程”有特殊的要求,收集建材可以在白天,但加工与建造必须是在夜间,而且不点篝火当然也没有灯,一切都在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进行,每次派两人在周围警戒夜龙飞袭。可想而知这是一番怎样的历练,就连陈容都感觉收获颇丰。

洞府落成之后,丁齐便留在此地闭关,却对冼皓说:“你带着陈容和小婷婷,就像我当年一样,走遍琴高台去凝炼心盘,涂至留下为我护法。”

陈容不解道:“为什么要留涂师弟呢?我对这一带的情况更为熟悉,不如就由我来为天兄护法吧。”

丁齐摇头道:“你的方外秘法已修至兴神境圆满,只差这一步便可能突破至心盘境,而涂至火候未足,所以我才把他留在这里。”

陈容下拜行礼道:“原来如此,多谢天兄!”

涂至和魏凡婷看见这一幕还是有点傻眼,最近这段时日他们也听陈容介绍了“三十多年”前的事情,没想到方外门的众尊长与同门还有那样辉煌的往事,曾在此“天国”中并称九天兄。而丁齐又问道:“彦若当初是怎么做到的?”

按丁齐留下的秘法传承,想在这里修成心盘境那可是相当不简单啊,要么彦若借助了摇光轸的帮助,要么就是像丁齐当年一样走遍琴高台世界凝炼心盘。心盘境所谓的心盘,不仅是空间印记,还包含着对岁月变迁的体察。

陈容答道:“庄天兄两个月前重临天国,找大家一起品味美酒,在席间说想逛逛天国各地,要找一个人当保镖。彦若自告奋勇,别人都没争得过她。她陪着庄先生在天国四处观赏,归来后修为便突破至心盘境。”

冼皓忍不住笑道:“庄先生做事有意思,点化机缘却不明说。”

丁齐又微微一蹙眉:“庄先生只在这里待了一个月时间,彦若如何走遍琴高台世界?”

陈容解释道:“彦若已经去过很多常人不可至之地,庄先生这次逛的,都是她尚未涉足之所,应该也是在此期间指点彦若凝炼心盘。”

丁齐点头道:“那还真是彦若的机缘,而此番便是你的机缘,沿途碰见曾相熟的天国民众,替我打声招呼问候,但不要让他们来打扰我。”

冼皓带着陈容和魏凡婷走了,丁齐则留在此地闭关。很多人对闭关这回事可能都有所误解,认为就是找个静室把门一关,不吃不喝也不动,只在那里打坐练功。其实所谓闭关指得是静居自省、不受外界打扰,当然也不处理世间俗务。

在大多数情况下,闭关者正常的饮食起居还是有的,而且往往需要有专人照料。照料者又被称为护法,丁齐此番就留下了涂至为护法。

每日白天,丁齐与涂至一起劳作,闲暇时便指点涂至练功,在这里饮食起居都需要自己动手,而夜间便在小楼中端坐行功。起初的第一个月他在祭炼摇光轸,因为突破大成修为后这是第一次回到琴高台,摇光轸还需要进一步的祭炼,而且只有在这个世界之中才能完成。

在祭炼的过程中感应此神器的妙用,同时也是对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有更清晰的了解、更精妙的掌控。一个月后,丁齐祭炼摇光轸完毕,又开始祭炼景文石,伴随着方外秘法的修炼。这番修炼在外人看来可能很奇特,甚至不可思议,因为他好像是在散功。

定坐中将神气法力全部散去,形神也几乎完全放空了,就似消失在黑暗中,连神识都感应不到。但每天早上他走出小楼打水洗漱时,又宛若常人,而且就是一个毫不出奇的普通人的样子。

丁齐这是在干什么,想自废修为吗?当然不是,他已将望气境修炼圆满,而且看到了前行的方向,若不想迈出这一步便无需如此,但若想迈出这一步,自然就会这样,也必然就会这样。丁齐在重新凝炼心界,从方外秘法的第一步开始,直至彻底完成突破。

景文石不过是河滩上普通的石头,丁齐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石头为何有此妙用,丁齐为何有此神奇?一切皆属无中生有,放空形神将自身凝炼为一个世界,同时寄托景文石凝炼一个形神兼备的世界,就是从无到有重新开始。

也就是说只要他决定迈出了这一步,就得面临这种考验,因此在大小赤山开会时他曾说,假如此番闭关未能修炼成功,他就打不开方外世界了,需要有人把他带出来。

丁齐就像常人一样在山中劳作,结合当初的经验,他估计冼皓带着陈容和魏凡婷走遍琴高台世界大约需要半年,他能留在在这里闭关的时间最多也是半年。

冼皓等三人在琴高台世界中穿行,也曾回来过十几次,还给丁齐送来了不少补给物资。小婷婷采到了驻颜果和黄金枣,特意带到这里送给涂至和师父。

冼皓用了五个月,终于带着魏凡婷和陈容走遍了琴高台世界,又回到此地让两人短暂闭关巩固修为,她们都突破了心盘境。至于涂至当然也大有收获,至少每天闲暇时听师父指点还坚持练功,修为法力精进了不少,身手也大有长进。

涂至平日工作很忙,很难抽出太多空来,丁齐把他和魏凡婷带在身边指点的时间太少了,所以这一次才会特意把他们带进琴高台,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闭关修炼。

当陈容也突破心盘境之后,丁齐等人也该告辞了,临行前就在这栋小楼里,丁齐问她道:“你如今已随时可以离去,是否打算去外面的世界游历一番?”

陈容:“我暂时还不想离开。”

丁齐:“哦,为什么?”

陈容:“天兄所传方外秘法,我等几人虽已有所成就,但彦若已经出去了,我若修成之后便离开此地,谁来指点后人?回头我与范元帅等人商议,再有晚辈弟子有望修成并有望继续传下秘法之后,我再离开。”

丁齐点了点头道:“你既然自有想法,我给你留下了一道神念心印,随着你的修为精进自有更高境界的指引。有朝一日你离开了琴高台世界,也可得到我留下的信息。至于范元帅他们,也找来一起喝顿酒吧,我皆留下神念心印。”

庄先生上次带进来五箱酒,找琴高台中的故人聚饮已经喝掉了三箱,丁齐这一次嘛又喝掉了六瓶,最后只剩了一箱带出去。

他们在琴高台世界中总共待了七个月,建造房舍用了一个月,丁齐闭关用了五个月,待冼皓等人走遍琴高台世界归来,丁齐让冼皓祭炼摇光轸又用了一个月。离去时丁齐对冼皓道:“你用摇光轸打开门户,把他俩带出去吧。”

冼皓纳闷道:“你一直没说到底突没突破炉鼎境,难道自己打不开门户吗?”

丁齐似笑非笑道:“突不突破只在一念之间,但我觉得机缘未至。”

冼皓:“你的意思是说,一念之间就可以突破?”

丁齐:“修行之事玄妙难言,等你到了这个地步就会明白,此际是说不清的。”

冼皓哼了一声道:“不就是修为比我高嘛,有什么好拽的!”

丁齐又苦笑道:“我现在等同没有修为,本事远远无法与你相比,你可得好好保护我。”

冼皓撇嘴道:“那么多灵丹妙药就白吃了,这么长时间的功夫也白练了吗?”

丁齐:“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冼皓又一指涂至和魏凡婷道:“别担心,我们都可以罩着你!”

说话间冼皓手持摇光轸已打开了门户,众人来到了宁乡县天门洞风景区的澡锅洞中。魏凡婷张大嘴道:“这么神奇啊,入口与出口相距百里之外?”

涂至却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有些不解地问道:“师父,您好像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陈容,假如她从这里出来,可能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丁齐:“我已经告诉了她,离开琴高台世界之后,就要做好再也回不去的准备,这就是当年陶昕的用意。我们毕竟只是琴高台世界的客人,若无十分必要,还是尊重陶昕的意思,他这么做自有考虑。出来的人若想再回去,其实可以去找陶昕。”

魏凡婷:“天兄陶昕已经是三千年前的古人了,上哪儿去找?”

丁齐:“陶昕于三千年前离开了琴高台,但在外面的世界,只过去了五十年。以陶昕当时的修为,五十年的寿元也不算什么,估计仍然活蹦乱跳呢。”

丁齐等人进入琴高台世界是周五夜间,而离开琴高台世界的时间是周一上午天光刚刚放亮之际。也就是在这一天上午,湖南省桃花江畔某地,施良德带着一批手下坐船渡江,来到了对岸的一片山谷中。

施良德背手望着四周道:“这里风光真不错,就如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连公路都不通,必须得坐船才能过来。”

他的心腹弟子陈木国则问身边的一位年轻人:“邹先生,您说的仙境在何处?”

那位邹先生一指前方道:“沿此小径前行三里,风光最幽处,便是朱仙人驻跸的世外福地,若无仙缘,凡人不得一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