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3、天兄与上帝

琴高台世界夜间特有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一切都像淹没在浓得化不开的墨汁中。这种感觉是非常恐怖的,令人很不适应。涂至和小婷婷都是第一次到来,刹那间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魏凡婷低声道:“哎呀,好吓人啊!”说着话就靠到了涂至的胸前。

涂至伸手搂住她的肩头道:“别怕!”

黑暗中的丁齐露出了笑意,兔子和小婷婷两个人谁的胆子更大或者说神经更大条,反而是看上去那么柔弱无助的魏凡婷。

魏凡婷从小长大的环境,就是大赤山那么一处天地秘境。方圆几十公里而已,只有他们兄妹二人,再加上很多月夜会发出啼叫的小肉肉。魏凡超还经常不在家,那么若大世界中只有魏凡婷一个人,这种经历可不简单啊。

此时此刻丁齐感应得很清楚,涂至的心跳比魏凡婷更快,植物神经反应也更强烈。涂至倒不一定是因为害怕,他早就听师父介绍过琴高台世界的情况,但乍一进入这样的环境,难免会感到紧张——他比小婷婷更紧张。

可是魏凡婷的反应却很有趣,声称害怕靠到了涂至的怀里,反而是涂至在安慰她别怕。看来小婷婷在外面学习与经历了这么久,也不完全是一张单纯的白纸,至少学会了撒娇嘛。

丁齐一伸手也轻轻揽住了冼皓,冼皓很配合地开口道:“确实好黑啊,但你们也别怕,有师父在呢!”

丁齐以神识环顾四周道:“前面有个地方恰好适合宿营,我们先去那边吧……涂至、小婷婷,此地的黑暗环境对磨砺神识、练习通感都很有帮助,这段时间你们就好好体会一番。”

琴高台世界的山野中有很多类似窑洞的构造,就是向岩壁或山体内部挖出房子大小的空间,很多洞室的地面和墙壁上还有火烧过的痕迹。这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最早到达这里的太平军残部凿建的宿营地,在地质结构很稳定的地方,有不少还保留了下来。

当初丁齐等人第一次进入琴高台世界时,有很长时间都在山野中行走,这些宿营地也提供了庇护。这次距他们来到的地方不远,也有这样一处洞室,丁齐带着众人走了过去,进入石室中才打开了手电。

魏凡婷就惊呼道:“咦,这里有两个箱子,好像有些年头了,包装都朽了。”

丁齐笑道:“还真是巧了,此处就是庄先生藏酒的地方。”

涂至纳闷道:“不是说有五箱酒吗,还要我们带出去,怎么只有两箱?”

这次他们进来的时候也带了五箱酒,每箱六瓶,准备将庄梦周原本放在这里的五箱酒带出去的,结果到了地方却发现东西少了一大半。

冼皓也笑道:“这里的一天相当于外面的两个月,庄先生昨天就来了,难道这段时间他自己就不会喝吗?”

丁齐关上手电,将带进来的那根妖王木长棍递给涂至道:“先把东西放下吧,你和小婷婷去找东西生三堆篝火,位置在洞口的正面和两侧,注意夜龙袭击,要保护好小婷婷。”

琴高台世界中的夜龙,张长翅膀样子像脸盆那么大的蝙蝠,身上的细毛呈灰白色,眼睛已经退货,但听觉非常灵敏,而且也能感应到热源。但是它们畏光,所以只在夜间活动,有人在夜间跑到野外很容易被袭击。

丁齐交给两名弟子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黑暗中收集材料点燃篝火,这个过程是关上手电的,就是在锻炼神识感应能力,不仅要找到引火的东西和点火的木柴,还要时刻注意将飞袭来的夜龙击落。功夫都已经教过了,就看他们实战运用得如何了。

丁齐就站在洞口,从衣兜里抓出一把轴承用的钢珠,假如弟子有危险会随时出手。

涂至和魏凡婷很能干,很快就把三堆篝火都点起来了,在这个过程中也有零星的夜龙袭击,都被涂至以妖王木长棍准确地击飞。后来小婷婷觉得好玩,便把棍子接了过去,由她来保护涂至收集东西,干得居然也非常不错,自始至终都不需要丁齐出手。

三堆篝火都点燃之后,空中飞过的夜龙便不再靠近这一带,丁齐将景文石和那一把钢珠都收了起来,转身走向岩洞角落里的那两箱酒道:“看来庄先生已经离开了。”

涂至:“师父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因为他把摇光轸留在了这里。”说着话伸手从两箱酒后面掏出来一个东西,好像是包在一张白纸里的物件,打开白纸里面便是摇光轸。

冼皓不禁苦笑道:“这个庄先生,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东西丢这儿了。”

丁齐:“他打招呼了。”说着话一抖那张白纸,白纸随即化成无数碎片飘舞飞落。

魏凡婷好奇道:“这是什么手段?”

丁齐解释道:“这是御神之念,看来庄先生已经修成了炉鼎境,有事先离开了琴高台。”

魏凡婷问的当然不是白纸化成碎片,白纸消失的同时,在场众人都接收到一段意念,就像在禽兽国中那种意念交流,但是更清晰更明确。要说神念手段,丁齐如今已经掌握,但庄梦周本人并不在这里,他只是留下了一张白纸,手段显然高出一个境界。

白纸中的“留言”很简单,庄梦周告诉丁齐等人,他进来待了一个月,星期四晚饭时间到的,星期五一大早就走了。那三箱酒也不是他一个人喝的,是找各大营元帅一起喝的,剩下的两箱托丁齐带出去,最后还留了一句话——丁齐对方外秘法下一步的修炼设想是可行的。

丁齐此番回到琴高台,目的当然不仅是锻炼两名弟子,主要就是为了寻找将方外秘法修为突破更高境界的道路。他已经领悟了方向,但需要印证。此刻根据庄梦周已得出的经验,证明他指出的道路是可行的。

收到庄梦周的留言,丁齐又吩咐两名弟子轮流拿着长棍走到夜色中试试,但有两点要注意,一是不要离火光太远,二是要控制出棍的力度,恰到好处地把那些夜龙击飞,但尽量不要伤到它们。

兔子和小婷婷都觉得挺好玩,两人拿着长棍出去了,轮流走到离火堆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站立,闭着眼睛出棍,将偶尔飞来的夜龙抽落。丁齐这次没有手拿钢珠守在洞口了,而是左留在洞室中,手握摇光轸入境感应。

片刻之后他又睁开眼睛道:“离我们不算太远的地方,大约三公里外吧,山野中新修了一座院子,陈容独自一人住在那里修行。”

冼皓有些意外道:“你联系上她了?她没有住在东大营,一个在山野中修建了院落,那么小彦若呢?”

丁齐:“陈容搬到山中清修已有好几年了。至于小彦若如今也不算小了,两个月前庄先生来的时候她还在,但是庄先生离开之后,她也离开了。”

冼皓:“是庄先生把她带出去的?”

丁齐:“不,是她自己打开门户出去的,而且没有用到控界之宝。”

冼皓露出了赞叹之色:“你为此地留下的传承,她已经修炼到心盘境?”

丁齐留在琴高台世界中的方外秘法传承,至少要修炼到心盘境,才能感应到陶昕留下的御神之念,并打开门户自己走出去。这套秘法很不好修炼,丁齐自己曾经都没有把握,当时只是想试一试,结果还真有人练成了。

丁齐有些感慨道:“距我们上次进来,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她是下了几十年的苦功。”

冼皓:“陈容呢?”

丁齐:“修为已至兴神境巅峰,距离突破心盘境只差一步。”

冼皓:“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丁齐微微一笑,给冼皓发送了一道神念。冼皓怔了怔,不禁感叹道:“感觉真是有点意外啊,我差点没敢认!”

在琴高台世界中,陈容如今差不多年近六旬了。丁齐刚才发送的神念传达的就是陈容如今的相貌,看上去仍是三十左右,而且又比上次漂亮多了,肌肤白嫩细腻几乎毫无瑕疵,身材既不消瘦也不臃肿,堪称一位素颜大美女。

丁齐:“这不仅是驻颜果的功效,也是修行之妙。除非是功法有问题或者修炼不得法,否则还没听说谁越修练越丑的。”

冼皓:“那么其他人呢?”

丁齐:“当年的北大营元帅范少卿、西大营元帅甘洋、南大营元帅袁婷如今都还在,而且皆修炼至兴神境,庄先生这次来还专门去找他们喝酒呢。但是我们认识的中大营元帅冯国新、东大营元帅肖博知如今已不在世了。”

冼皓叹了口气道:“三十年来有五人成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丁齐留在琴高台世界中的传承,入门极难,讲究在没有方外世界参照印证的情况下修成方外秘法。能修至兴神境,就算是丁齐亲自传授,这个概率也很小。丁齐当年可不止传授了五个人,他在外面传授方外秘法几乎是百分之百成功,但在这里却不可能做到。

丁齐在这里留下秘法传承,其实是给生活在天国中的人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让他们自行决定是否前往外面的世界。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有做出选择的资格,比如读清华还是读北大,无论你想怎么选,首先都得考那么高的分数。

目前看来彦若已经做到了,陈容也快了,范少卿、甘洋、袁婷也很有希望。至于天国中的其他人,今后就看各自的福缘吧,丁齐只能留下传承,而不可能永远亲自传授所有人。

丁齐只是坐这里手握摇光轸感应了片刻,便已经了解到琴高台世界这么多情况。其实若得到了天地秘境和控界之宝传承,只要修炼有成,感觉便如像能掌控世界的上帝,也很容易沉迷于这种感觉。

丁齐并没有得到琴高台的秘法传承,但在上次响水峰之行后,他已经不需要单独得到哪家方外世界的传承了。以他如今的修为只要拿到了控界之宝,再下足够的功夫祭炼,感觉其实也和上帝差不多。

琴高台与响水峰、小镜湖那样的方外世界还不一样,就算在小镜湖中找到“上帝”的感觉,其实也没多大意思,但琴高台中可是有一个完整的人类社会啊。

丁齐坐在这里,就能感应到琴高台世界中的一切,而且还给陈容发送了神念,两人之间已有一番交谈。陈容欲趁夜就来拜见,被丁齐劝阻,让她天亮后再来。

介绍了琴高台世界的最新情况,丁齐手握摇光轸神情又有些恍惚。冼皓问道:“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劲吗?”

丁齐皱眉道:“确实有点不对劲。我突破大成修为是上次离开之后,如今将方外秘法修炼到望气境,再回到这里手握摇光轸便有一种感觉。假如站到外面的门户前,以控界之宝打开门户,我可以进入任何自己指定的地方,而不是随机到达。”

冼皓:“这有什么不对?你的修为境界越高,对控界之宝的运用就越精妙,很正常。”

丁齐提示道:“你再想想!”

冼皓也反应过来了:“是当年的情况不对劲,那么多人都散落到不同的地方了!”

当年的太平军残部,被人送进了琴高台世界。那位前辈高人一定是用摇光轸打开了门户,却把好几万人随机送到了不同的地方。过去的丁齐并不了解情况,以为进入琴高台世界就是随机传送的,如今才清楚若以大成修为掌握控界之宝,完全可以把人送到指定的地点集结。

丁齐点头道:“是的,当年的情况不太正常,一度造成了很大伤亡。”

冼皓提醒道:“恐怕是你想多了,当年的那位前辈,修为未必能超得过如今的你,他只能做到那样。所以你不必厚古薄今,潜意识中就认为今人不如古人,至少就开创方外秘法而论,你已经超越前人了。”

丁齐若有所思道:“说的也是,不必妄自尊大,也不必妄自菲薄,实事求是就好。但是开创方外秘法,又怎么与开辟方外世界相比?”

次日天亮后,陈容前来拜见丁齐与冼皓这两位曾经的“天兄”。丁齐又给她介绍了涂至和魏凡婷,让他们叫陈容一声师兄。按照传统修行门派的讲究,师兄或师叔未必称呼的就是男性。

看见今天的陈容,丁齐也在感慨琴高台的历史,谁说世外桃源就一定逍遥太平,所谓的天国在历史上也曾战乱不休,还曾好几次濒临覆灭。当年陶昕将摇光轸带走,并断绝了“天兄”传承,就是不想给这个世界再留下绵延数千年的内患。

陈容问丁齐此番来意,丁齐说是来修炼的。陈容又问天兄想住在哪里,是否要召集天国中众人迎接伺候?丁齐摇头说不必,他这次不想惊动天国民众,打算在这个地方也修一座院落为清修洞府,而且就由自己亲手建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