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2、撩妹心理学

麻晓说话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地就往丁齐那边靠,发丝都已经扫到了丁齐的肩膀上,说到“心里有点小遗憾”的时候,又伸手揉起了胀鼓鼓的胸房。在这个相对不那么正式的时刻,她也称呼丁齐为丁老师,显得很亲近。

冼皓刚刚出去了,此刻恰好走进门看见这一幕,没有说话,只是从侧后方冷冷地一眼扫了过来。麻晓并没有看见冼皓,却莫名打了个寒颤,手揉着胸口,心脏真的在止不住的乱跳。

这是怎么回事啊?麻晓很疑惑,可怕的当然并非面前的丁齐,而是对环境的感受突然有莫名的变化……这位丁老师真帅,真是一表人才?麻晓刻意接近丁齐,当然是出自麻元领的授意,她本来以为自己很清醒,但此刻竟莫名有些犯花痴了。

丁齐看在眼里,莫名想笑。冼皓肯定是看不惯麻晓这个态度,冷不丁把她吓着了,麻晓的确受不了那股杀气,但从结果上来看,却好像适得其反。

丁齐就是搞心理专业的,对人的植物神经反应很了解。它不受意识的控制,不需要大脑思考,这是一种生理上的自我保护本能。

感应到危险的时候会害怕,心中加速、呼吸变快、瞳孔放大并伴随着肾上腺素分泌,都是一种本能反应。而人们遇到喜欢的对象时,偏偏也是同样的反应,如同置身于危险的环境中,这也是不受控制的。

你可以不把这种反应理解为害怕,而是理解为刺激与兴奋,因为它们的植物神经表征是一致的。否则你不会理解为什么有的美眉会坐在作死狂飙的摩托车上尖叫,下车后再找个地方与骑手男友来上疯狂一炮。

有人说最真实的感受就来自于内心的体验,可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恰恰不了解,大脑是会骗人的,体验来自于神经反射,也会出现错位表达。

巴浦洛夫当年是怎么调戏汪星人的?铃声和肉骨头明明是两回事,可是建立神经反射关系之后,每当铃声响起,汪星人就会流口水,自以为迎来了香喷喷的狗粮。

为什么有很人喜欢极限运动,或者喜欢挑战一些惊险游戏,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游乐场里的过山车。是为了找难受吗?当然不,其实就是为了找这种体验。

植物神经反应会释放出置身于危险的生理信号,而这些信号又与兴奋和刺激的体验一致,经过了意识的加工,在大脑中就会转变为兴奋和刺激的感觉。

明明某项运动、某些处境会给人带来毫无意义的危险,在有些人的意识中却体验为刺激与兴奋,甚至能上升到“挑战自我”这类心理需求高度,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斯特哥尔摩综合征。

那么植物神经反应,会不会导致人有种爱上了谁或者喜欢上谁的错觉呢?理论上也是有可能的,很多撩妹高手都擅长这一招,就是利用所谓的“好感错觉”。

比如带着美眉去历险,不需要搞得太复杂,一条摇摇晃晃的索桥,悬在高空的玻璃栈道,密林深处的小屋……都可以营造出差不多的效果。那种心跳的感觉,其实是来源于害怕导致的植物神经反应,但在有外因诱导的情况下,大脑会理解成另一种信号,在心理学上也可称之为一种移情现象。

假如你想这么撩妹的话,必须注意几个原则。首先是要安全,这种安全不仅是生理意义的也是心理意义的,感应到的危险程度不能太过强烈,否则可能留下阴影导致心理问题,恰恰能产生植物神经反应就可以了。

其次你要让对方有这种危险反应时,对你产生依赖感、与你亲近才有安全感,这就是所谓“好感错觉”的原理。假如姑娘的反应不是想离你近点,在吊桥上宁愿手抓铁索也不愿意抓你的手,那肯定就是你演砸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条件,那就是你自身要有足够的吸引力,或者能展示出足够的吸引力。总之想做好这些,也是需要技巧的。有很多情商感人的小伙子,哪怕已经创造出这样的机会但也把握不住,反而会使人更加反感,那只能说是凭实力单身了。

以上招数不仅可用于撩妹,也可用于撩汉,只是方式稍有不同。比如在上述场合中,其实小伙子也会害怕的,虽然不好在姑娘面前表现出胆怯,但心跳同样会加速,你趁机抓住他的手腕顺便摸一下脉搏就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装作受惊吓的样子依到他的怀中,他也会有种为你心跳加速的感觉……

一本正经的丁齐,当然没有任何撩妹的心思,但是他精通心理学啊,冼皓杀气外显锁定麻晓,虽然只有那么一瞬,但当时正看着丁齐的麻晓便心跳不已啊,竟有了一种暗自为他心动的错觉,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丁齐咳嗽一声,宣布会议继续开始。其实已经没什么议题好讨论了,但游怀界的代表又抛出来一个提议:鉴于申请参观金山院的人数太多,丁理事长是不是可以增加开放次数或者扩大参观人数规模,目前排队的都已经排到半年后了。

游怀界派驻南沚小区的有三个人,此次列席会议的代表也是他们的理事,名叫宋奎昭。

宋奎昭提议,金山院可以考虑像静沙岛那样开放,而不是局限于每两周才开放一次,假如实在做不到,像响水峰那样一次供三十人参观也行。宋奎昭说完了之后,还看向周围问了一句:“大家说是不是呢?”

有人在暗暗点头,还有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都没有直接开口附和。而宋奎昭刚刚坐下,就莫名打了个冷战,还没等他坐稳,冼皓便开口道:“这个提议不合适。”

宋奎昭赶紧哈腰道:“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在会议上讨论讨论,其实这也是大家的希望。如果金山院认为不合适,当然就不必采纳。”

冼皓冷着脸道:“如果你想提建议,可以私下找机会商量,但在这种场合抛出这种提议,就是不合适。你说这是大家的希望,我不清楚究竟是谁家的希望。像这样的事情,是能通过会议讨论或者投票决定的吗?

方外联盟的章程早就定了,不干涉各家的内部事务,有些事情就不应该拿到这里来讨论。假如我也提议游怀界对联盟内成员开放,也声称是大家的希望,请问你尴不尴尬?开不开放、怎么开放天地秘境,全凭自觉自愿。”

冼皓真的是不给面子啊,通常只要懂些人情世故,都不会在这种公开会议的场合翻脸训人。这并不是说冼皓幼稚,而是这个口子不能开,必须第一时间就把苗头摁死。因为大家背后都代表了一个方外世界,原则的底限不能触碰,否则以后就没法在一起开会了。

宋奎昭让冼皓这么一说,也意识到自己可能会犯了众怒,赶紧站起身来连连躹躬道:“这是我考虑不周,在次向大家致歉!冼理事提醒得对,有些问题是各家方外世界自己的事,不适合拿到方外联盟会议上讨论,我今后一定会注意的!”

虽然都是站出来表示歉意、声称是自己考虑不周,但麻晓道歉后赢得了众人的一致好感,而宋奎昭致歉后却引来了一片暗中的鄙夷。

就连刚才跟着暗暗点头的人,此刻再转念一想,也觉得宋奎昭这个提议实在不应该,尽管他们心里也是希望金山院扩大开放规模的,但不应该通过这种方式。

可以在方外联盟的会议上提议让谁家开放秘境吗?当然不合适!就算以压倒多数投票赞成,这也是个无效的决议。同样的道理,更不能提议让谁家怎样开放秘境,这本就不应该是由大家讨论决定的问题。

这样的提议为什么不针对响水峰或者静沙岛?因为响水峰每次提供的参观名额足够多,有三十人呢,而静沙岛则不限制参观时间。当然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金山院足够奇特,它还有一个名字叫禽兽国,而且山下的禽兽国是难得的试炼之地。

没有去过的人都想去体会一番,已经去过的人也知道了其中的好处,现在大家排队都排不上,所以才希望金山院增加开放次数或扩大开放规模。

待宋奎昭致歉之后,丁齐微微点了点头道:“冼理事说的对,在方外联盟的会议中,不适合讨论这样的议题,这不符合联盟章程的要求。至于金山院的开放规模和开放次数,目前条件有限,只能做到这样。

等将来有条件的话,可以适当增加开放次数,但开放规模一定是要控制的,进去之后就化身为禽兽,甚至有丧失自我意识的风险,人数绝不能太多,这也是为了参观者的安全考虑。金山院什么时候会增加开放的次数,我们也会提前通过方外联盟发布公告。”

丁齐身为理事长暨金山院院主已经定了性,这个问题就不必再讨论了。看看时间也快吃午饭了,于鹏飞问道:“谁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没事就一起去吃个午饭吧,我在小区对面的饭店里已经定好了位置。”

麻晓又起身道:“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宣布。”

已经站起身准备去吃饭的众人又坐了下来,只见麻晓笑盈盈地朝着丁齐道:“理事长,我们这些人来自各地,如今各家方外世界都派人轮流在这里常驻,我看不少年轻人是不喜欢做饭的,甚至也不会做饭,总叫外卖或出去吃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我们静沙岛买下了两栋小楼,打算将其中一栋改造成食堂,规模不大,餐厅设在一楼,可以容纳几十人同时就餐。至于厨师和服务人员,都是我们特意从仙顶山庄餐饮部派来的,每天可以提供早、中、晚三餐……”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大家已经开始鼓掌了,这种事情没人会反对啊。重新坐好的于鹏飞问丁齐道:“理事长,你怎么看?”

丁齐笑道:“大家都鼓掌了,我还怎么看?这当然是好事了!我们得感谢静沙岛做的贡献,但也不能白占某一家的便宜。方外联盟总部的正式工作人员,可以免费到食堂就餐,费用由财务部门统一结算支付。至于其他各家的派驻人员嘛,包括我,用餐那就自己交费吧。”

这件事确实没法反对,其实也不是联盟会议能够决定的。人家就把自家小楼改造成食堂,谁又能反对呢?而且这个食堂是为大家提供方便的,肯定会受到欢迎。站在方外联盟的角度,总部工作人员日常用餐要结算费用,就是丁

齐所能表明的态度。

至于住在这里的其他人,他们跑到“仙顶山庄餐饮部南沚小区分部”去吃饭,静沙岛那边会不会优惠打折甚至干脆免费,那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看见众人的反应,麻晓就觉得自己临时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在她看来,净沙岛既然一个亿的赞助都愿意掏,搞个食堂这点小事当然是更没问题。不就是想和大家都搞好关系嘛,那么提供一日三餐的日常生活服务或许更有效。

当天下午麻晓就喜滋滋地向麻元领汇报了会议情况,主要就是两件事,第一是那笔赞助没被方外联盟总部接受,第二是她宣布要搞个食堂,受到了方外联盟各家成员的热烈欢迎。但是麻元领的反应却让麻晓很不高兴,甚至很委屈。

麻元领听说消息后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便训斥麻晓不该自作主张,并且质问道:“谁给你的权力,就擅自决定把一栋小楼改造成食堂?还要从仙顶山庄餐饮部调人过去,提供一日三餐服务,你算过其中的费用吗,这笔钱难道你来出?”

麻晓刚才已经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决定,闻言有些不满的回怼道:“三哥,不论多少费用,总不会超过一个亿吧!再说了,我们提供餐饮服务也不一定会亏本……”

麻元领的声调也提高了:“妇人之见!”

麻晓:“我现在已经宣布了,但事情还没做。岛主当然可以改变主意,我再宣布一次就是了!”

麻元领似是在生闷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不是说这件事情不能做,而是你不应该擅做主张,事先应该同我商量的,以后绝不能再这样!这次我先考虑考虑,再决定该怎么弄吧,你既然已经代表静沙岛宣布要搞个食堂,那么我们还是得把它搞出来的。”

麻元领回头又向施良德汇报了工作,却完全改变了语气。他告诉接电话的王助理,那一个亿的赞助方外联盟没有接受,但是他早就想好了另一个替代方案,让麻晓在会议上宣布,决定把其中一栋小楼改造成食堂,提供一日三餐服务。

在麻元领这里,麻晓灵机一动想出的办法,又成了他事先的决定,并通过王助理请示施良德的意见。王助理当即就说这个想法很好,叮嘱他一定要办好,并表扬他考虑得周到,表示回头一定会向施先生好好汇报的。

得到了王助理的表扬,麻元领挂断电话之后不禁又有几分得意,甚至都想为自己点赞了,但紧接着眉头一皱,又在心中思忖道:“哎呀,怎么忘了说费用的事情,开办食堂的钱谁出啊?”

王助理找机会向施良德汇报了情况。施良德微微点头道:“嗯,搞食堂给所有人提供一日三餐服务,还从仙顶山庄餐饮部专门调人过去,这个主意非常好。那麻元领还是个有点想法、能做事情的人,让他尽快办好。总之这个食堂的档次不能差了,至少得按五星级标准!”

王助理赔笑道:“那位麻岛主当然是会做事情的,否则哪会得到施先生您的帮助,又哪能有今天?”

施良德淡淡道:“我以前倒没看出来,他不过是运气好,得到了祖上的传承而已……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确认,金山院对外开放的时候,丁齐并不在场?”

王助理点头道:“是的,已经可以确定,当时他还在境湖市呢。但是第二天他应该去了响水峰,具体时间是在响水峰结束开放之后,我们在锡水洞风景区布置了监控,发现他周日中午以及周一的早上都曾出现在那一带。施先生,您还有什么指示?”

施良德摆了摆手道:“暂时没有,眼下还是以搜集情报为主。方外联盟昨天开会,讨论是不是接受那一个亿的赞助,有三家没有表态,可以试着私下里联系那三家,尽量给他们一些好处,只要能让他们接受就行。”

丁齐并不清楚这幕后的一系列汇报工作,但大概也能想到。就算被人惦记,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到了周五深夜时分,他和冼皓终于又一次来到了琴高台的门户前,随行的还有涂至与魏凡婷。

上次涂至和魏凡婷就表态要积极参加宗门活动,所以这个周末又抽空赶回来了。丁齐这次却没有让他们去金山院,而是同样带进琴高台中历练,因为这两人没有来过琴高台。今天就是为了等这两人的航班到达境湖,所以这么晚才赶到琴高台。

先攀入山壁间隐藏的洞穴,打着手电来到洞穴的尽头,丁齐取出景文石道:“还是用上次的办法,我把你们三个一起带进去,不然就会散布不同的地方。可惜摇光轸不在我手中,否则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仅凭方外秘法修为,手持景文石打开的门户只有本人能见,别人是看不见的,远不如用控界之宝那么方便。但丁齐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将其他人带进去,但是这种方法的前提条件要求非常严格,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的。

用景文石打开门户所到达的地点是随机的,但琴高台世界已凝炼为心盘,进去之后丁齐便心里有数,这里是接近中大营的某处山野,时间是入夜不久,四周一片黑暗。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