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1、日常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涂至和魏凡婷便坐第一班飞机回深圳了。涂至平日工作很忙,这次难得借着端午节小长假又多请了一天假,回镜湖总共待了四天半,星期二上午也没上班。

丁齐不想让涂至和魏凡婷在方外联盟其他成员面前露面,目的确实是想尽量保护他们。这两人平日生活在深圳,离大家都很远,有什么意外状况也不好及时关照。

涂至从事IT行业,经常加班,周围的人际关系比较简单,为人也很朴实。而小婷婷就更不用说了,如今虽然不能算完全不通世事,但和很多老江湖相比,差不多仍是一张白纸。

方外门的长辈们精通各种门槛套路,但弟子想学会这些东西,空谈理论是没有用的,需要切身经历与体会江湖种种。众位长辈平日里倒也没少教他们,但他们大多时候就像听故事一样,不论能不能用得上,遇到事情心里有根弦也好。

至于方外秘法,两人皆已修炼到兴神境,算是修为不低了。涂至是刚刚突破兴神境不久,而魏凡婷已兴神境圆满。

丁齐收的五名弟子,品行和悟性都相当不错,就连庄梦周这位惊门前辈都忍不住夸赞丁老师的眼光好运气也好,收的徒弟教一个成一个。这种情况实在太少见了,师父教得好当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丁齐就是方外秘法的创立者,但弟子的资质同样重要。

丁齐这个师父心里也有考量,五名弟子都很优秀,而且如今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兴神境,但说谁最有希望第一个突破心盘境,反倒是最单纯、最不懂事的魏凡婷。这已经是很高的期许与评价了,要知道在众长辈当中,石不全和尚妮如今也是兴神境圆满。

丁齐和庄梦周就不用说了,朱山闲、谭涵川、冼皓的方外秘法修为最近也突破到了心盘境。石不全和尚妮其实也快突破了,并不存在什么实质性的关碍,从这个角度看,不仅弟子们优秀,方外门的这些长辈同样非常出色。

想想也正常,这就叫人以类聚。朱山闲、石不全这些人,都是在现代文明社会中早已销声匿迹的江湖八大门传人,而且不是崔山海、叶宗清那样依托方外世界而保留下来的八门秘术传人。

他们就是散落江湖的传统八门弟子。说是人中龙凤可能夸张了点,但基本都是人中翘楚啊,最起码也是人精了。否则当初他们那些隐居江湖的师父也不会看中这些弟子、动心收为传人了。

就比如石不全的师父老头子吧,一辈子行走江湖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人,最终把石不全留在了身边传授绝技,肯定是因为这小子足够出色。

丁齐等人身边,也曾有过不是那么出色的,或者说从本质上就不是一路人的同伴,比如叶行、比如范仰。时光既无情又无私,只要经历了足够长的时间、足够多的事情,他们便已经被淘汰了。

如果仅仅是修炼了方外秘法,就算达到了相当于四境的修为,但未必就拥有足够的自保之能,在面对世事时,可能还不如江湖八门秘术好用。所以在有限的时间内,丁齐也督促众弟子练其他的功夫,主要是朱山闲传授的靠山拳以及庄梦周指点的五式棍击术。

短时间想把靠山拳内练得多么高深那是不太现实的,朱山闲已经练了多少年?大家主要就是打个根基,好在他们有月凝脂相助,身体素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丁齐如今的感受越来越深切,那五式棍击术的变化,特别适合他们这些没有习武基础却已有修为根基的人习练防身。元神清明、可用神识感应外物,体力与精力以及感官都远超常人,那五式棍击术才有发挥的余地,否则只能是瞎胡抡。

五式棍击术不仅可用棍子施展,也可以使用随手抄起来的东西,小到一根筷子、一根签字笔、一把钥匙甚至一支牙签,大到门栓、路灯杆,哪怕是一棵大树都行,只要你能把它抡得起来。最后一式还包含暗器功夫,假如修成兴神境,这暗器还带拐弯的。

如果身边实在捞不着家伙,结合靠山拳的基本功,也可以当拳脚功夫施展,因为手臂、双腿甚至肩、胯、肘、膝,哪怕是手指都可以当成棍子的一部分。只可惜涂至和魏凡婷虽然已将方外秘法修炼至四境,但是靠山拳和五式棍击术练习得还不怎么样。

这世上有些东西可以顿悟,假如资质悟性绝佳,师父也够牛,像方外秘法可能修炼起来精进神速。但有些事情比如习武,那必须是要下苦功的,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哪怕再有天赋也要付出足够的努力。

涂至就是太忙了,而小婷婷又比较懵懂,将大量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与熟悉世事上,他们习练靠山拳与五式棍击术已略有成就,这还多亏了有修为境界相助,否则连摸着门都不容易。

丁齐把两名弟子送到了机场,自己开车返回南沚小区参加推迟到周二早上的工作例会扩大会议,路上便在想涂至和魏凡婷的情况。昨晚冼皓说穿了他的想法,就是想尽量保护这两名弟子,丁齐又想到了自己,不禁微微叹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在方外门的这些长辈中,丁齐和尚妮也一直是被保护的对象。干黑活向来有老谭,假如需要点技术含量则有石不全,需要权谋手段则有朱山闲,更别提众人中还有终极大杀器,精通潜行、跟踪、刺杀的冼皓了,最后还有一位神机妙算的庄先生压阵。

假如出了什么意外状况,丁齐和尚妮首先都是处于被保护的位置,这就是大家有意无意间的习惯,曾经出事的反而是石不全。

丁齐自忖并非没有自保之能,但他确实不爱直接跟人动手冲突,想当初弄死田琦,也是问话把人问死的。而尚妮如今已非刚见面时的半吊子了,但大家还是习惯性地将她视为需要被保护的弱小者。

弱小者也可以成长得很强大嘛,丁齐赶到南沚小区之后,身份就切换为方外联盟的理事长,主持召开了工作会议。原先按方外联盟的构架,每周的工作会议讨论安排一些事务性问题,然后通过方外联盟理事群发布,有重大事项则由众理事集体表决。

但计划不如变化,丁齐也没想到各家方外世界出手都这么大方,几乎都在南沚小区买了小楼,有的方外世界还买了不止一栋。所以每次的工作会议都开成扩大会议,已成了方外联盟总部的常态,各家方外世界都有代表出席。

正式开会之前,照例有那么十几分钟的闲聊时间,丁齐扫视了会场一周,心中默默点名。

如今方外联盟中已有十五家成员,包括奇岩境、响水峰、五心谷、小境湖、金山院、白云洞这六家创始人,还有大小赤山、清音谷、壁书城、昔名谷、飘花潭、九放离空岛、游怀界、诸次关山这八家后加入的免审核成员,最近又加入了静沙岛这么一家需审核成员。

通过众人开会前的打招呼闲谈,丁齐也了解到一些最新情况。首先是静沙岛的动作好快,居然已经在南沚小区买下了两栋小楼,昨天下午刚刚签约,收购价都是三百万。

从去年开始房地产市场就不怎么景气,最近动迁的事又黄了,有些失望的户主干脆就松了口愿意出售小楼。

不仅是静沙岛搞定了两栋小楼,九放离空岛那边也搞定了一栋。梁陆和龙青青原本租了一栋小楼,签了五年长约,趁着这一拨形势,干脆劝说房东把小楼也卖给了他们,算是完成了宗岛主交给他们的任务。这其实都得感谢朱山闲区长啊。

那么仔细算下来,除了响水峰,方外联盟现有的成员都已在南沚小区置业,其中奇岩境与静沙岛还买了两栋,总共就是十六栋了,须知整个南沚小区也只有六十栋小楼。静沙岛出手为何也这么大方,估计与幕后的金主施良德有关。

工作例会扩大会议的原则是这样的,除了联盟总部的工作人员,各家方外世界指派一名代表列席,因为人太多了也坐不下。上午九点半会议正式开始,首先由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理事长于鹏飞通报了联盟最近一周的工作情况。

其中最重要的大事,当然是新成员静沙岛的加入,而且也愿意对方外联盟其他成员开放天地秘境。其实不用他说,大家也早就知道了,周末的时候都有人去参观了,这两天依然有人去参观。

于鹏飞的发言算是一个引介,然后麻晓站起来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并向在座的其他人转达静沙岛岛主麻元领的问候,随即切入正题,她代表静沙岛抛出一个提议,愿意给方外联盟提供一个亿的经费赞助。

在座不少人事先并不知情,不禁发出了一片惊呼。并非人人都是超级大富豪,更非人人都视金钱为粪土,就算方外世界不缺钱,也不代表方外世界的成员人人都有钱。一个亿的资金足够震撼,有强烈的心理冲击力。

现场便要讨论接不接受这笔赞助,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理事长丁齐。

丁齐面带极具亲和力的微笑道:“我想在座很多人恐怕都没料到静沙岛如此豪爽,但是我认为,方外联盟总部不缺运营经费,而且每个成员之间的关系都是平等的,不应该在我们的内部出现谁依赖谁的局面,更不应该有这种心态。

大家都是结盟合作关系,也不能只有一家出钱出力,这样会造成事实上的不平等。假如静沙岛想通过方外联盟总部悬赏寻找朱大福,不论赏额多高,别家都无权干涉。那笔钱你们可以自己留着,等找到了朱大福之后,再根据情况支付……”

丁齐发言的时候,在座很多人都掏出了手机,因为待会儿都得表态啊,有不少人自己做不了主,比如代表九放离空岛常驻此地、此刻列席会议的梁陆,就得征求岛主宗飞侠的意见。

丁齐的话说得很客气,但也很明白,他本人不赞成接受这笔巨额赞助,最后又说道:“我们对外是挂着境湖市心理学发展研究会的招牌,接受捐赠以及提供咨询服务,名义上是两项最重要的经费来源。

但是这么大一笔资金的往来,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只要银监与经侦部门不是傻子,肯定会盯上的,说不定会怀疑我们在从事洗钱一类的非法活动,给我们的财务工作也增加了不少难度。

总之从我的角度非常感谢静沙岛的慷慨,但是我认为这没有必要也不太合适,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名义上每个方外世界有三个理事名额,重大事项由理事投票决策,但实际上不太可能出现内部拆台的情况,等于是各方外世界一家一票。丁齐表了态,就等于金山院、小境湖、大小赤山也表了态。响水峰、五心谷、九放离空岛这三家也随即表态,与丁理事长保持一致。

奇岩境、白云洞以及另外三家方外世界随后也表示赞同丁齐的意见。除了静沙岛自己之外,方外联盟现有的十五家成员,已有十一家认为联盟总部不必接受这一个亿的赞助。

还有三家的代表没有表态,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只是说还要请示商讨之后再做决定,估计是在会议现场没有联系上各自方外世界的主事之人。这种情况也正常,假如主事之人恰好在方外世界中,外面是联系不上的,除非有专人接收消息进出转达,但那样也需要时间。

有三家没表态也没关系,已有十一家的表态,事情就可以定下来了。但是方外联盟的所有成员都向静沙岛表示了感谢,这也是应有的态度。

麻晓微微有些失望,心中很有点挫败感,没想到一个亿的钱送出去,这世上居然有人不接受!这个结果却早在丁齐的意料之中,甚至能在会议上得到多少赞成票,都与他事先的预计差不多。

因为参与表决者并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身后的方外世界,假如把一个亿让在座的这些人分了,估计就会以压倒性的优势投票通过了。可是代表方外世界就不一样了,谁让你这么一个新加入的成员这么出风头呢,想用财大气粗来压人吗,还是存了什么别的打算?

麻晓又想起了麻元领前天晚上特意联系她时的叮嘱,不禁佩服麻岛主早有预见。麻元领前天就告诉她了,方外联盟总部很可能不会接受这个方案,但是也不要紧,通过这件事情要向大家传达一种意思,那就是静沙岛对方外联盟其他成员都很慷慨,而且实力雄厚。

想到这里,麻晓又表示了遗憾,带着歉意说这次是静沙岛考虑不周了,但既然加入了方外联盟,大家都是合作互助的关系。难得有这样的交流机会,能将散落各方的天地秘境聚集到一起,今后不论谁有什么困难,静沙岛都愿意提供帮助,也欢迎大家到静沙岛作客。

还有一件事麻晓并不清楚,这个提议会遭到否决,麻元领事先并没有想到,而是施良德嘱咐人暗中提醒麻元领的。麻元领听说施良德愿意以静沙岛的名义给方外联盟总部提供一个亿的赞助后,他其实也给了施良德另一个建议。

麻元领建议施良德,假如这一个亿方外联盟总部不收,还不如用在别的地方,那就是免费向方外联盟成员开放静沙岛。当然了,所谓的免费也不能让仙顶山庄吃亏,记人头算费用,就从这笔经费里出。

麻元领打的是好主意呀,仙顶山庄既能赚到钱,还能赚到方外联盟成员的人情。结果王助理连汇报都没汇报就把这个提议当场给否了,她提醒麻元领,那么做表面上虽然是赚到了人情,实际上却等于得罪了人,甚至把方外联盟所有其他成员都置于尴尬境地,所以就不要再瞎琢磨了。

麻元领除了接到王助理转达施良德的提醒,同时也私下里向田仲络汇报了情况。这次会议的表决结果,其实田仲络、施良德、丁齐都料到了,也算是达成了各自的目的吧。

表决之后,会议中间休息十五分钟,大家抽烟、上洗手间,私下交换交换意见。麻晓的提议虽然被否决了,但她明显能感觉到,在座很多人对她的态度都变得热情了不少,纷纷主动和她点头打招呼。

这些微妙的变化,当然逃不过麻晓的感知,她之所以能成为方外联盟的理事,不仅是因为身材和脸蛋漂亮,而且也习练了静沙岛传承的观身术,目前已有三境修为。她的父亲就是静沙岛的上任岛主,只可惜她修成秘法时父亲已经去世了,岛主传给了麻元领,否则她也很有希望的。

趁着会间休息,麻晓走过去坐到了丁齐身边,娇滴滴地说道:“丁老师,真不好意思,我们岛主那边考虑得不是很周到,多亏你发言提醒。但是人家第一次参加联盟会议,做的第一个提议就被否决了,心里还有点小遗憾呢……希望丁老师不要误会,这真的只是一片心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