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70、前路

丁齐又在黑暗中定坐了良久,半个月的心界经历,他的愿望早已实现,但还在消化刚刚得到的消息。对丁齐而言,拜见前辈高人最重要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得到响水峰传承,而是为探索方外秘法的下一步道路指明方向。

丁齐无意图谋响水峰这处天地秘境,就算没有得到响水峰的传承,他也可以来去自如,请教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目的还是为了印证自家的方外秘法境界。当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突破望气境后,下一步该怎么修炼,一直还没有看到明确的方向。

这也难怪,独创一门,前路无人啊!

拜见响水峰的两位祖师后,倒是给他指明了一条道路,就是修炼形神与天地秘境一体。这可不是简单地在定境中与天地共情,据宋山风推测,修炼到极致境界,身心甚至能与天地同化,那么是否也等于与天地同寿?

假如是那样的话,这个人还存在吗?或者仍是存在的,只是已超脱了现有的存在方式,成为另一种类型的生命了吧?这或许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天人合一,尚非丁齐所能理解,这样的存在方式有何意义,亦非丁齐所能尽言。

假如按照宋山风的猜测,响水峰这片天地秘境就是形神所化,宛如盘古开天辟地,那么世上有很多方外世界,亦曾有过很多盘古喽?以此推论,丁齐所进入的方外世界,其实就是他人的精神世界,已化为实质的精神世界,世界的规则便是“盘古”的意志。

从心理学角度,人的需要由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最低的也是最优先的生理需要,最高也是最终的是自我实现的需要。

无论怎么样的自我实现,都建立在相应的世界观基础上的,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怎么定位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从而确定我在这个世界上要做什么、如何改变了这个世界,而最终极的目标是拥有了一个怎样的、属于自己的世界?

假如方外世界的来历果如宋山风所猜测,那么这几乎是一种自我现实的终极形式了。

宋山风已都指出了下一步的修炼方向,对丁齐而言并不存在任何障碍,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修炼,有望达到宋山风当年曾达到的境界。但丁齐却觉得这条路是有问题的,并不是说宋山风的路走错了,而是和他自己的路数不合,或者说与方外秘法的内在思辨体系不一致。

丁齐可以博采众家之长,但并不是说各门秘法都可以毫无保留地完全契合自身。首先从修炼的目的来说,就与丁齐的追求不同。响水峰秘法在突破大成境界后,继续修炼形神炉鼎,追求身心自成一界,便是同化于响水峰世界。

这对于宋山风而言当然没有问题,假如成功突破七境,便等于将身心修炼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水如意,他亦有心界,就是响水峰。

但对于丁齐来说,这么做并没有意义,有没有水如意,他都能出入此界,而且他的心界也不可能只是响水峰。而且从自我实现的目标来说,丁齐真的会追求与响水峰的天地同化吗?响水峰只是他经历与见证的世界,并非他完全认同的自我世界。

所以尽管得到了传承,他也不可能去修炼响水峰秘法,但此番经历对他而言仍是非常重要的收获。丁齐又取出他那块景文石低头看了看,还是继续走方外秘法的路数吧,该怎么做他已有所悟。

本以为突破大成修为后,景文石的用处越来越少了,比如丁齐如今出入小境湖、禽兽国、大小赤山、琴高台甚至包括不久之后出入响水峰,都不需要再借助景文石了。没想到在下一步的修炼中,景文石的作用又变得更加重要,不仅是寄托心神,而且要寄托心界中凝炼的一个又一个世界。

想到这里,丁齐收起景文石站起身来,再度向众位祖师一一行礼致谢,然后转身走了回去。这天是农历五月初七,这个周日其实是端午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一弯上弦月早已隐没不见,走在沿着山壁开凿的半挑空穿廊间,星光时隐时现。

当丁齐来到那些散落分布的洞府静

室所在的区域时,崔山海与谭涵川正在星光下站着呢。他们也在关注丁齐的动静,察觉丁齐已经回来了,便走出静室询问情况,崔山海道:“丁老师,是否已在定境中见到了祖师?”

丁齐点了点头。崔山海又问道:“您是否已得到了响水峰秘法传承?”

丁齐晃了晃手中的水如意道:“凭借此物,我已经可以把竹节酒带出去了。”

这话的含义可不简单,仅仅一夜之间,丁齐不仅得到了传承,而且已经修炼成功了。其实就算没有得到响水峰的秘法,只要拿到了水如意这件控界之宝,丁齐一样可以把响水峰里的东西带出去,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祭炼,断没有此刻这般容易。

崔山海与谭涵川赶紧表示恭喜,尤其是崔山海直叹气啊,对丁齐那是佩服到不行。两人又询问了一番丁齐拜见祖师的经过,丁齐并没有任何隐瞒,就在星光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一边转述一边夹杂着神念介绍。

半个月的经历,他也不想只用一道神念就印入他人的脑海,那样的冲击太大了,崔山海可能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所以还不如分开了慢慢说。这一讲就是一个多时辰,直至天色微明。丁齐最后说道:“方外秘法与响水峰秘法路数不同,崔峰主将来可自行选择。”

崔山海苦笑道:“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我最近有些太偷懒了,方外秘法还没修炼入门。如果有可能的话,只要保持响水峰传承不断,我当然还是愿意选择方外秘法的路数……其实吧,这话也多余,只要方外门在,各方外世界包括响水峰的传承就不会断。”

谭涵川:“天不早了,我们该下山回去了,否则就耽误小崔上班了。”

崔山海:“别急,别急,多带几瓶竹节酒出去,我去拿。带多少合适呢?见者有份吧,我们响水峰以及方外门一人一瓶……”

丁齐连连摆手道:“别,可千万别,顶多两瓶!”

崔山海:“丁老师干嘛这么客气?”

谭涵川笑出了声:“他这可真不是客气,实在是事出有因。”然后解释了一番将方外世界原有之物带出去是什么感受,那相当于自损形神啊。

崔山海很夸张地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呀!那么就拿两瓶吧,一家一瓶,丁老师您受累了。”

九放离空岛的岛主宗飞侠已有大成修为,知道其中关窍,所以丁齐在金山院中送他玉蹄丹的时候,宗飞侠并没有让丁齐帮忙带出去,而是将玉蹄丹就留在了金山院,供九放离空岛弟子往后再来试炼时服用。

崔山海此刻也知道了讲究,所以这竹节酒就只带出去两瓶吧,他拿回家一瓶,丁齐带回境湖一瓶。

自明朝之后直至如今,四百余年啊,终于有人能将响水峰中的原有之物带出去了,怎么也得试试。其实想喝竹节酒自可道响水峰中饮用,只是在外面特殊的场合可能也需要用到此物,那么带一瓶备着就好。

路上无话,出了响水峰崔山海这次又没有钻山洞,而是带着两人走了另一条山中野径,翻越山岭来到了溪水洞门前,时间大约是上午七点半。崔山海先开车将谭涵川和丁齐送到西安机场,然后自己去上班。谭涵川却没有回上海,也随丁齐一起回到了境湖市。

因为丁齐上午赶不回来,下午又有预约,所以特意通知方外联盟总部,将每周的工作例会改到周二上午,也算是理事长利用领导职权了。

当天晚上,方外门全体弟子又一次全体到齐。涂至和魏凡婷小长假也回了境湖,但是没去南沚小区而是来到了大小赤山,尚妮也没有回杭州。方外门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地点就在大小赤山中。

丁齐门主主持会议,总结了方外门最近的情况,表彰了众弟子的表现。然后由冼皓公布了一番账务账目,其实就是告诉每人可以领多少补助,这个月该发钱了。

石不全说道:“兔子和小婷婷最近没有参加宗门活动啊,是不是也该给个机会让他们为宗门做点贡献

?”

最近无论是开放金山院还是到响水峰那边去帮忙,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这三名在境湖大学读书的弟子都参与了,但涂至和魏凡婷却没有出现。

这两位其实都是不缺钱的主,涂至的收入高,魏凡婷不仅有存款还有那一仓库的赤山寺宝藏当家底呢,补助倒是无所谓。但宗门活动还是要参加的,尤其是应该多去禽兽国历练,对他们如今的方外秘法修炼也是大有好处。

丁齐替弟子解释道:“涂至工作很忙,难得抽出空来。”

涂至赶紧表态道:“也不是每个周末都没空,我和小婷婷也要积极参加宗门活动,只要能抽出空就争取过来。”

冼皓又解释道:“你师父是不想让你们露面,既不想让方外门的所有底细都让别人摸清,也是想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两个平时单独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假如让人知晓了身份,说不定会打你们的主意。

但这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你们有空可以来金山院做接待人员。每次就在禽兽国中守着,访客们进来了,由你们负责接待,把他们领到金山院门坊前即可,你们自己不必走进门坊,也就不必恢复人形,访客们见到的无非是两只兔子而已。”

庄梦周一拍石不全的大腿道:“这个办法不错,就这么定了!”

琐碎的杂事说完了,丁齐又谈起了此番响水峰之行,介绍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内核,重点是方外秘法下一步的修炼方向。他最主要的交流对象是庄梦周,因为庄梦周的方外秘法修为也突破了望气境,同样需要更进一层。

庄梦周沉吟道:“丁老师,你如今是否需要找个地方闭关?”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要寻找一处方外世界闭关。”

朱山闲:“就在这里吗?”

丁齐:“大小赤山确实可以,但还有点麻烦。我闭关时不能有人打扰,而且根据我的推演,方外秘法从六境突破到七境的过程中,我无法再开启方外世界的门户。

我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突破,也有可能无法突破。假如在大小赤山中闭关,我顶多跟医院请半个月的假,假如半个月后我还没有出来,你们便进来一个人接我出去。”

庄梦周提醒道:“既然是这样,你干嘛要待在大小赤山呢?方外世界有很多,琴高台不是更好吗?”

众人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纷纷赞同道:“庄先生说得对啊!”

石不全补充道:“这样丁老师就不用请假,下个周末就去琴高台世界闭关,在那里一天相当于两个月呢。”

庄梦周又说道:“丁老师不必着急,你可以等到周五晚上去,我周四先去。假如到时候我出不来,你就把我接出来。给你两天三夜时间,在琴高台世界中差不多就是七个月了,假如到了周一早上你还出不来,我们再派人把你接出来。”

冼皓:“不用再派人了,我陪丁齐一起去。假如到时候庄先生出不来,我们俩就把你送出来。”

庄梦周一伸手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丁老师,先把摇光轸给我。此番闭关,最好还是拿着控界之宝以做印证,假如有谁打不开门户,把人送出来的时候也要用到。”

丁齐把摇光轸交给了庄梦周,又问道:“庄先生还有什么交待?”

庄梦周:“你这次去琴高台的时候,再带几箱茅台酒。出来的时候,把我上次放的那几箱茅台酒拿出来,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存了超过三十年。”

朱山闲笑道:“庄先生挺会过日子啊,拿几箱出来还不忘再新换几箱进去。”

石不全打趣道:“你让丁老师带几箱茅台酒进去,给不给钱啊?”

谭涵川打圆场道:“存进去的酒,再带出来也是大家一起喝的,不必个人掏腰包,就由方外门出经费,朱区长负责采购。”

PS:今天要出门开会,后天才能回来,所以明日无法更新,请个假,后天能更新就尽量更新!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