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8、一眼看穿

丁齐送走了任钟谨,中午就在博慈医疗的食堂就餐。好几位同事碰到他都惊讶道:“哎呀,丁老师,稀客啊,您居然有空亲自来吃饭了!”

这当然是开玩笑,因为丁齐平时只在下午过来,通常中午并不在这里吃饭,下班后也就立刻回去,基本上不会出现在食堂里。与他一样的还有安康医院的辛霜红主任,辛主任在博慈医疗只是外聘专家,平时来的时间比丁齐更少,大多只在周末接受预约。

各科室相熟的人吃饭时基本都围聚在一堆聊天,这时周院长也端着餐盘也凑到心理门诊部的医生这边来了。大家都站起来打招呼,周院长伸手示意道:“坐,都坐下一起吃。”他特意坐到了丁齐的身旁。

吃饭也是社交,闲聊中可以交流不少信息。周院长一副和很丁齐很熟的样子,没话找话一直在聊,众人也都跟着一起捧着搭话。

聊着聊着,周院长就似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筷子说道:“这个周六,医院有团建联谊活动,不值班的医生都要参加,包括心理门诊部,尤其是丁老师您这位大专家不能缺席!

对了,丁老师啊,上次您说的事情,集团已经有反馈消息,正式计划真的调整了。新医院项目不再动迁居民小区,就建在雨陵区政府规划好的预留配套用地上。这次团建联谊活动,也要宣布这个消息,将来还要从我们这边抽调业务骨干过去支援呢……”

自从知道博慈集团通过静沙岛已经打入方外世界,在博慈医疗中心遇到什么事,丁齐都会留一个心眼。而且这位周院长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就是冲着丁齐来的,否则没事怎么会端着餐盘出现在食堂,还特意凑到这一桌来?

丁齐是金山院之主、祭炼了禽兽符,据他判断,金山院的传承秘法中应该也包含了爵门望气术。虽然他没有得到金山院真正的传承,但也从朱山闲那里学到了望气术,最近也在修炼。刚才周院长走过来的时候,丁齐也悄然施展了望气术秘法看了一眼。

他看见了什么?还是周院长,心相折射中的周院长。这种感觉对没有切身体会者是几乎不可能描述清楚的,勉强形容一下吧,就似看见了另一个虚影、现实出真实情志的影子。周院长自以为做得很自然,其实他从走过来的时候注意力就一直在丁齐身上。

其实不用望气术,判断一个人的内心意图也是丁齐的专业,但望气术的神妙之处就在于,能把心相转化成具体的形象,甚至能看出一个人的气场变化。在眼前的周院长身上,丁齐又看见了与之重叠的、代表了各种信息的另一个周院长的形象。

丁齐不禁又想起了朱山闲。九年前的老朱毕竟还嫩了点,可能是望气术修炼得还不到家吧,否则他那位老邻居找上门来的时候,朱山闲就应该发现不对劲了,或者是根本没有提防从小就认识的邻居,谁会没事干无时无刻都施展秘术去观察遇到的所有人呢?

又或者是一听见阿芳沦落风尘的消息,朱山闲的心就乱了,便无暇顾及其余……但是如今的朱区长,应该不至于再中这种圈套了。

周院长特意跑过来搭话说事,丁齐却在想朱山闲的往事,他已经明白周院长是来干什么的,只是周院长还不完全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周院长只知道自己接到了集团高层的通知,在雨陵区建立新医院的方案已经确定,而且印证了丁齐事先透露的消息。上次喝酒的时候,丁齐就告诉在座众人,他与雨陵区的朱区长是邻居,听说过雨陵区的规划,可以有另一种方案让新医院项目更快、更好的落地。

如今方案已经定下来了,事实果如丁齐所说,所以周院长觉得自己、该和丁齐打声招呼套个近乎。而且集团领导发通知的时候也安排了任务,就是组织医疗中心的医生搞团建联谊活动,就在这个场合宣布这件事情,并特意点了丁齐的名字,让丁齐一定要到场。

在周院长看来,丁齐居然已经受到集团高层领导的关注,那他更应该和这个人搞好关系了,以前的来往实在是太少了,一直就把丁齐当成前任董事长叶行的人。

周院长是今天上午才接到的通知,周六就要搞团建联谊,时间实在有点紧张,但他立刻就安排人去操办了。中午从食堂门口走过,发现丁齐居然出现在这里,立刻拐弯也进来吃饭,端着餐盘和丁齐坐在了一起落实此事。

既然上面的领导点名了,周六的活动,丁齐无论如何不能缺席。

而丁齐想到的却是另一回事。医疗中心周六搞活动,院长特意跑过来让自己一定要参加,这种反常的举动就说明,一定是上面有人特意打招呼让他这么做的。周院长并不清楚状况,只是在完成领导交待的任务而已。

这是有人想试探他,很可能就是出自施良德的授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根据方外联盟总部公示的计划,本周末恰好又要开放金山院。假如丁齐不能去,那么金山院还能不能开放?这就是对方想试探的结果,而结果能反应很多问题。

博慈医疗对外将丁齐宣传为心理门诊的头牌坐镇专家,丁专家的照片也挂在大厅里,但实际上丁齐只是个临时工,像这种活动他完全可以找个借口不去。但已经看穿对方的目的,丁齐便点头答应了。

恰好庄梦周还没走呢,回头就把禽兽符交给庄先生,庄先生一样可以开启禽兽国和金山院。

到时候庄先生完全可以躲在金山院不露面,这样就可以证明一件事,掌控金山院控界之宝者未必就是丁齐,而控界之宝未必就被丁齐随身携带。至于丁齐不在的时候究竟是谁掌控控界之宝并开启禽兽国的门户?对不起,保密!不能所有的虚实都让人摸透。

假如丁齐找个借口请假,连院长的面子也不给,就是不参加周六的活动,那么可能导致施良德等人得出一个判断:只有丁齐才能打开禽兽国,而禽兽国的控界之宝很可能就被丁齐随身携带,哪怕平时不放在身上,在每次开放禽兽国之前、赶往禽兽国的路上也一定会带着。

丁齐当然不能让人得出这样的判断,否则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有人或许要问了,成天动这些心眼琢磨来琢磨去是不是太累了?无论哪个单位搞团建联谊都很正常嘛,丁齐这么重要的外聘专家,院长特意打招呼让他务必出席也没什么,何必想那么多呢?

假如是普通人,这样确实活得挺累,但丁齐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周院长的举止有何问题,转念间便想到这些内情。

这周六,丁齐参加了医疗中心的团建活动。中午的时候禽兽国如期开放,而丁齐还在境湖市某郊外度假村里被一帮小护士簇拥着调笑呢。

毕学成这回当了向导,将众访客从张坊镇带到铁锁崖、并陪着大家一起攀援到崖壁中央禽兽国的门户前。庄梦周操控禽兽符在里面打开了门户,但他一直就在金山院的山顶上并没有露面。

访客们进入禽兽国后,前来迎接的是一头白猿和一只蓝尾山鹊,等到达金山院中的宿营地后大家又都恢复了人形,负责接待的当然就是石不全和尚妮。

尚妮是小境湖的人,石不全是大小赤山的人,他们和丁理事长关系好,所以就跑来帮忙了,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样。至于毕学成当然就是金山院的人了,至于金山院还有多少成员,也没必要对外全部公开嘛。

毕学成身为方外门的晚辈弟子,也该出来历练一番并且适当露露脸了,而且这可比勤工俭学划算多了,一次就能拿到十万补贴呢。

每次开放金山院,扣除方外联盟总部的分成,方外门的净收入是九十万,净支出是四十万。门外的向导毕学成得十万,山顶上掌握禽兽符的庄梦周得二十万。至于在禽兽国中负责接待的石不全和尚妮其实算一份差事,两个人加起来得十万,但人家也愿意腻在一起干同一份活。

这天开放的方外世界可不止金山院一家,同时还有响水峰与静沙岛。因为申请参观金山院的人实在太多了,排队都得排到好几个月后,莫不如趁此时间先去别家逛逛。

响水峰一次可以开放三十个参观名额,这个周末已经被九放离空岛全部预定了,一次就去了三十人,并由岛主宗飞侠亲自带队。

还好有静沙岛的及时加入,开放了方外海岛游项目,并有仙顶山庄其他的配套服务。静沙岛每次开放的参观名额数量少点,一次不超过五个人,但静沙岛有另一个优势,就是它没有时间限制,并不局限在周末,平时也可以,只要天气不错便能安排。

“静沙岛三日游套餐”一经推出,也受到了方外联盟各成员的热烈欢迎,很多家都在预约参观时间、查询气象信息,麻晓理事一来就很忙啊,这几天都在处理预约的事情,通过联盟总部协调。

开放静沙岛当然也是收费的,丁齐给金山院定下的收费标准如今好像也成为了联盟内的“行业标准”,每人每次收费十万,或者用对等开放参观的条件交换。

不清楚静沙岛是否也给工作人员补贴,但响水峰那边是给补贴的,标准和金山院一样。这个周末,响水峰由水若执掌控界之宝,就留在不对外开放的中枢之地没露面。在响水峰中负责接待的是崔山海、叶言行和孟蕙语等三人,外面领路的向导则是谭涵川。

在响水峰中负责接待,叶言行和孟蕙语还得跟着崔山海熟悉情况、接受培训,带着方可跋山涉水并介绍方外风景与风情,对他们来说也是历练。

丁齐说借人给响水峰就真借了人,不仅谭涵川去帮忙了,把另外两名弟子也派了过去。谭涵川一个人从响

水峰领十万补贴,至于叶言行和孟蕙语两个加起来算半份差事,在响水峰那边共领五万补贴,这些都是事先说好的。

总之方外联盟这个周末很热闹,不同的成员奔赴各方外世界参观,领略与各自世界不同的玄奇,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啊。

丁齐参加团建联谊活动,周六晚上还在郊外度假村住了一夜,但是周日一大早,他便悄然出发赶往了陕西省蓝田县,不论是否被人惦记琢磨,最重要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周日午后,崔山海送走了来访的客人,其他工作人员也先后离开,谭涵川却又进入响水峰中。水若先回去了,这两位科研工作者正在那处农家敞院中搞烧烤喝啤酒呢,崔山海问道:“谭工啊,丁老师真的不需要我去接吗,他自己就能走到这里来?”

谭涵川苦笑道:“小崔啊,你都问三次了!丁老师上次不都告诉你了嘛,而且也将方外秘法传授给你了。”

崔山海:“不好意思,最近工作比较忙,耽误了很多工夫,我还没练成呢!我总是觉得有点不太敢相信,丁老师就是传说中的朱大福?”

“我的确有个化名叫朱大福,但叫朱大福的人未必就是我呀。”丁齐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再一抬头望去,他已经施施然走进了敞院。

崔山海放下钎子站起了身,下意识地掏出水如意看了一眼,确认控界之宝还在自己手里呢,而丁齐就是这么进来了。他惊叹道:“果然是眼见为实,能认识丁老师实在是太幸运了!”

丁齐走到近前坐下道:“你们两位倒是会享受啊,把别人都打发走了,自己在这里烤烧烤。”

崔山海:“这荒郊野外的,也就适合搞搞烧烤了,丁老师也一起喝点。”

丁齐:“我是来拜见响水峰祖师的,就算事先沐浴斋戒,这喝酒吃肉的也不太合适吧?”

崔山海:“没关系,响水峰一脉没有这些讲究,不吃饱喝足待会儿怎么爬山啊?只要不喝多了举止失态,祖师也不会介意的。响水峰传承中就包含观想法,还专有竹节酒辅助修炼观想,所以是没这些忌讳的。我师父当年天天叮嘱我不要变成酒鬼,可是我发现他老人家自己经常悄悄偷酒喝……”

在响水峰中和这位崔峰主说话感觉很轻松,没必要忌讳什么。吃饱喝足之后,三人一起上山,走的就是正面的险路。到达那瀑布高崖上的湖边时,崔山海又说道:“我们没必要再钻山洞,另有一条小路可以到达历代祖师洞府,别人可能上不去,我们三个应该可以……谭工,丁老师的身手没问题吧?”

谭涵川笑道:“当然没问题,你就带路吧。”

他们又走了另一条非常险的小路,其实这根本就不算路,就在峭壁间曲折攀援而上,然后从峰顶折返下来,到达了响水峰不对外开放的中枢隐秘之地。沿着山壁开凿的石龛以及穿廊中,共有二十五座历代祖师雕像,皆极为写实。

崔山海将水如意递给丁齐道:“丁老师,你自去拜见响水峰祖师,我和谭工就不打扰了,在洞府静室那边等着。”

丁齐:“身上还是带了点酒肉气息,既要拜见祖师,心斋总是要有的。我也先去洞府那边歇歇,顺便洗漱一番、整理整理仪容。”

崔山海:“水如意你先拿着,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自去拜见祖师。我可以等你到明天早上五点,再晚出去的话恐怕就得耽误上班了。”

崔山海就直接把控界之宝交给了丁齐,让丁齐自寻静室心斋,这是极大的信任啊。这种信任也是互相的,丁齐早就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了对方,还传授了方外秘法。

水如意并不大,只有半尺来长,质地似木似骨,连叶竹节柄,团云灵芝头,是丁齐自两界环、禽兽符、摇光轸、金如意之后拿到的第五件控界之宝。对控界之宝,丁齐有自己的祭炼之法,无需得到传承便可掌控它的妙用。

但是这件神器好像还不行,因为他尚未走遍整个响水峰世界,也没有将这个世界凝炼为心盘,祭炼的条件并不具备。待到他端坐静室感应此控界之宝,入境之后元神中却仿佛浮现出了整个响水峰世界,哪怕他并没有走遍这个地方。

假如丁齐就以此为基础去凝炼心盘,说不定也可以绕开响水峰秘传传承祭炼此神器,但这不是他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擅自这么做,只是暂且研究一番。

入夜之后,万籁俱寂。在山下时总能听见响水之声,但是在这个地方感觉却非常安静,丁齐手持水如意走出静室,沿着山崖间的甬道和穿廊,绕过正中供奉着“炎黄始祖华胥氏之位”的洞厅,来到那一排祖师雕像坐在的位置。

丁齐早有明确的目标,他向每一尊雕像行礼,最后拜祭的就是上次所关注的那位明代道人。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