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5、老铁

阿芳丈夫的老家在境湖北边的刚涂市,阿芳婚后没多久也跟着丈夫去了刚涂,婆家在那边也开了一家汽修厂。后来阿芳的丈夫接管了家族事业,资产一度接近千万。

但也就是回到老家之后,丈夫交了一些狐朋狗友,渐渐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越赌输得越多,越输就越想翻本,赌得也越来越大。没几年功夫,他先是变卖了在境湖的汽修厂,然后连老家的汽修厂都快保不住了,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坏,经常打骂阿芳。

最终这个男人进去了,罪名还不是赌博,而是销赃和走私。因为他输得太多了已无力翻本,又有人给他出了主意,只要接一些“大生意”就可以免了赌债。他利用汽修厂为掩护,首先是销赃,然后发展到转运走私汽车。

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这段时间,走私亦称为走水,很多地方一度水货猖獗。但这种买卖当然不得长久,后来阿芳的丈夫就进去了,而且被重判了十年。

在丈夫没有被抓起来之前,阿芳在婆家的日子就已经很不好过了,公婆甚至把气都撒在阿芳头上,认为儿子娶了这个女人之后就走了背运。当丈夫进去之后,阿芳就离婚带着孩子走了,她无处可去,只能回到境湖市父母家中。

听到这里,朱山闲也在心中暗暗叹息,他已经想通了很多事。阿芳的丈夫应该是被人坑了,所谓的赌局就是犯罪团伙精心设计的。

当时在江淮省的北部地区,尤其是乡村以及市郊一带,民众的精神生活一度很匮乏,赌博非常流行。于是就有很多人组织起来开赌设局,他们与其说是江湖人,还不如说是黑团伙。

这些赌局往往都通过熟人介绍拉肥羊入局,而且事先都摸清楚了肥羊的家底,直至把对方的家产掏空为止。有不少拿了拆迁补偿款的动迁户,都是栽进了这种赌局里。

阿芳的丈夫遇到的赌局更险恶,因为后面还有门槛,引诱他从事非法犯罪活动来抵赌债,当犯罪行为暴露之后,又利用他背锅顶缸进监狱。但是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这个男人自己有问题,为何要沉迷于赌博呢,而且已经丧失了正常人的底线!

曾被赌局坑害过的人有不少,但像他这种下场的人却不多……

阿芳是边抹眼泪边说的,断断续续讲了很长时间,当时两人在包房里根本就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刚刚讲到一半的时候,任钟谨警官就进来了。还有很多情况,是朱山闲后来找机会询问货通过其他渠道打听到的。

阿芳的丈夫变卖了很多资产,阿芳的嫁妆都赔进去了,就连娘家的拆迁补偿款也被借去不少。幸亏娘家这边在境湖市白山区还有两套房子,一套大的是以阿芳父母的名义买的,一套小的是父母以阿芳的名义买的。

阿芳带着女儿和父母一起住在那套大房子里,将小房子出租补贴家用,但是显然还不够。女儿从幼儿园升小学,各项开支都很大,两位老人身体不好,养老金也很微薄。而当时的就业环境也不怎么样,阿芳没有学历也没有专业技能,很难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

这时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介绍者是前夫以前的朋友,至于这份工作是什么就不必说了,总之她就来到了这家洗浴会所“上班”,刚刚干了不到一个月,结果就碰到了朱山闲……

朱山闲感觉很痛心、很惊讶也很愤懑。他能理解阿芳这种上有老、下有小,走投无路的处境。但有些话却又没法说,阿芳显然什么都不懂,也根本不明白这行买卖的讲究,给她“介绍工作”的人更是心黑透了。

通常干这一行的,就没有在老家当地从业的。打个比方,比如大连夜总会里的小姐可能是来自黑龙江的,最近最近的老家也是普兰店的,也就是说都得在外地干,不能在当地干,因为那样很容易遇到熟人,只要传出去这一辈子也就没法再抬头了。

以阿芳当时彷徨恍惚的精神状态,也许还没来得及想,她可能是觉得孩子还小、老人身体又不好,所以留在当地照顾更方便,编了个找到夜班工作的理由出来上班,而把她拉下水的人居然连最起码的规矩都不讲了!

朱山闲将往事介绍到这里,石不全忍不住又插话问道:“阿芳现在怎么样了?”

朱山闲:“她现在带着女儿生活在南方的某个城市里,而且母女两都改名换姓了,有一套房子还有一间小门面。小门面没有出租,阿芳自己开了个彩票站,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女儿今年也上高中了。”

冼皓:“是朱师兄帮的忙吧

?”

朱山闲:“我是帮了她一些忙,首先是不要再干那一行了,而且不要留在当地了,不仅换一个城市,最好让人想找都找不到。改户口、改名字的事情是我帮着办的,她去了南方,后来父母去世了,就把境湖市的房子给卖了,拿钱在那边买了套房子和一间门面。”

石不全:“那么到了南方之后呢,朱师兄应该还帮过忙吧?”

朱山闲:“开彩票站是我的建议,因为门面很小做不了别的买卖,她也不太会作别的生意。她在当地也曾遇到过几次麻烦,我不方便直接出面,让老谭帮忙干了点黑活,都给解决了,所以老谭也知道阿芳的事情。”

石不全看向谭涵川道:“你见过阿芳?”

憨厚的老谭点了点头道:“嗯,确实很漂亮!”

石不全又问朱山闲:“你为什么自己不去,非得让老谭去呢?”

朱山闲反问道:“你说呢?”

石不全:“听你自己说!”

朱山闲:“我让阿芳改名换姓去外地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她告别过去开启新的人生,不想再让以前的熟人找到她。有人分明知道我和阿芳的关系,就不能再让人通过我找到阿芳的下落,所以有些事情我不好公开露面。”

石不全拍了拍谭涵川的肩膀道:“人生难得知己,有老铁就是好啊!”

谭涵川很憨厚地答道:“阿全,你要是有这种事,我也会帮忙的。”

丁齐又问道:“朱师兄做事向来稳妥,阿芳的前夫现在应该已经出狱了吧?朱师兄早就防着他再去纠缠阿芳母女,对不对?”

朱山闲点头道:“是的,他是十二年前进去的,当时被判了十年,算上减刑和假释,在里面被关了八年,四年前就出来了,确实跑到境湖来找过阿芳,幸亏我早有预料。”

冼皓:“对阿芳母女而言,这人总是个祸害啊!”

谭涵川:“现在已经没麻烦了,两年前就死了,听说是被人砍死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是活该。”

石不全:“朱师兄啊,这些事老谭知道,但朱大嫂知道吗?”

一脸惆怅的朱山闲瞬间就变了颜色,抬起头眼神犀利地扫视道:“假如你们谁把这件事说出去,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石不全赶紧连摆双手道:“朱师兄,言重了,言重了,我们绝对不会再说的,今天说完了就到此为止,我连小妮子都不会告诉的!”

除了朱山闲愿意介绍的情况,众人并没有刨根问底,比如阿芳原来的名字叫什么、现在的名字又叫什么、如今生活在哪座城市,她和朱山闲重逢后又发生过什么事情,两人后来还有没有联系……等等,大家都很自觉地没有再追问。

丁齐又沉吟道:“朱师兄啊,你在包间里和阿芳聊天,只关心人家的前夫被设局陷害了,却没想到自己也身在局中吧?庄先生和老谭都说你也是被人设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山闲叹了口气道:“我当时还嫩了点,而且也是关心则乱,一着急就去了,见到阿芳之后便走神忘了别的事。任警官放我出来,冷风一吹脑袋清醒了,再注意一看休息大厅里那位邻居见到我的反应,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当时正要任命雨陵区城建局的正局长,组织部门同时考察了三名候选人,已经找我谈过话了,假如不出意外的话,其实就是我。所以有人想争这个位置,非得让我出意外不可。另一名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也是当地长大的老熟人。

这种事在官场上并不少见,我差一点就中了暗算。但令我最气愤、最不能容忍的是,都曾经是南沚镇上的老熟人,明知道阿芳落到那个地步,不想办法去帮她,反而利用她来陷害我!”

冼皓:“那个带你去洗浴会所去找阿芳的老邻居,还有躲在幕后设计你的人,你后来没有放过他们吧?”

朱山闲:“当时主要就是他们两个人,后来一个犯了事进去待了几年,如今日子过很凄惨,另一个几年前就病故了,应该是心眼坏透了没救了吧。”

许久没说话的庄梦周突然开口道:“原来还有知情者活着,而且还住在当地,这就解释得通了!”

什么事能解释得通了?九年前的那件事,只有任钟谨、阿芳、朱山闲等三名当事人,他们谁都没说出去,那么如今想对付朱山闲的人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肯定是当初设计陷害朱山闲不成的人。

当时那位老邻居看见朱

山闲居然安然无恙地出来了,并没有被扫黄的警察带走,再稍微打听一下情况,就应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朱山闲认识任钟谨,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更何况后来任钟谨还调到雨陵区去工作了。

谭涵川:“老朱啊,任钟谨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呢?”

朱山闲扭头看着丁齐道:“丁老师,那位孙达警官是给你通风报信的,你就帮我分析分析呗。”

丁齐苦笑道:“莫说朱区长当时没嫖娼、只是去学雷锋了,就是算真嫖了娼,也早就过了追诉期。按照现行法律,治安案件的追诉期只有六个月,就算上升到刑事的高度,刑期在五年以下的刑事案件,追诉期也只有五年。如今都九年了,举报这件事,从法律角度毫无作用。”

谭涵川提醒道:“这件事情可不只能从法律角度看,还要从影响角度看,朱师兄毕竟是一名党政干部。”

丁齐:“那家洗浴会所早就关门了,九年前的事情,也不可能再留下任何监控记录,当时更没有执法记录。也就是说,就算任钟谨检举了,也是口说无凭。假如仅凭一个人口述的孤证,便去处理一个领导干部,这是不可能的,更意味着政治生态的恶化。

你们可以想想,像这种事情,随便找个人都可以检举,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安到谁的头上都行。任钟谨既然可以说是朱区长干过,也可以说张市长、李局长干过,想污蔑任何一位领导都可以。但只要不是白痴就知道,这种风气绝不可助长!”

谭涵川总结道:“所以就算任钟谨检举了,也扳不倒朱区长,但他自己算是完蛋了!这种拿不出证据就敢乱咬人的疯狗,还是出身执法队伍的干部,谁不害怕,谁知道他还会再咬谁一口?因为从理论上看,他想咬谁都行!”

庄梦周又摇了摇头道:“对方的目的,可不是想通过这一件事就扳倒朱区长,只是想给朱区长泼脏水而已。但是另一方面,它总归是个污点,而且更恶心的是,会把朱区长牵连到余舒立的案子里。

如今有人检举,朱区长在余舒立罩的场子里从事非法活动,被警察抓了现形,又被余舒立打声招呼就放了。那么朱区长和余舒立是什么关系,是否也牵连到余舒立的案件中?

假如有人就是想整老朱,声称要调查清楚好还老朱一个清白,以此为由头顺着这个思路调查下来,也够老朱喝一壶的!清白不清白是其次,找个借口去查你才是最恶心的。至于那位任警官是什么下场,对方才不会关心呢。”

谭涵川:“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就好办了。”

庄梦周:“我看对方的手段,十有八九是不会让你查出来的。”

朱山闲:“庄先生,您有什么建议?”

庄梦周:“你别问我,问丁老师。丁老师是方外门的门主、掌门、当家的、创始人,而你是方外门的长老。长老出了事,丁老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况且接到通风报信的人就是丁老师,他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冼皓看着丁齐小声问道:“你有办法吗?”

丁齐想了想道:“眼下只能见招拆招了,其实接到孙达的电话后,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已经让孙达帮忙去安排。症结就在任钟谨这个当事人,他得明白自己的处境。

一定有很多事情是他不想经历的,甚至是不想再记住的,潜意识中很希望有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我或许可以暂时删除他的某段记忆,并影响他的潜意识,告诉他怎么去做。”

石不全很夸张地惊叹道:“丁老师,你这也太神了吧!”

丁齐摇了摇头道:“其实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夸张,我想做到这些,必须有好几个前提。首先是这位任警官最好不知道我与老朱的关系,事先对我没有防备,在我的引导下能给予充分的信任,让我进入他的潜意识。

另外的条件更重要,我并不能违反他自己的意愿,暂时删除的就是他不想保留的记忆。还得解决他的内心冲突,让他明白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才能按这个方向去给他的潜意识中的暗示。在原理上,这跟给正常的心理咨询意见并没有区别。

我已经让孙达去安排了,创造一个机会让任钟谨主动来找我做心理治疗。我不敢保证能否成功,但可以先试试,这样的手段最温和也最有效。我看朱区长的种种套路,动静都太大了,一不小心牵连的人也太多了。所以还是让我先来吧,假如不行的话,再想别的办法。”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