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3、全是套路

这在当时,就是很正常的处理程序,只能怪那家洗浴会所的老板不走运。此事过去没几天,分局的一位余科长却特意跑来请任钟谨吃饭。余科长名叫余舒立,任钟谨跟他不熟啊,但领导请客也不能不给面子,所以还是去了。

在席间余科长特意提到了这件事,表扬任钟谨在行动中表现得很出色,然后又说了局里对那家洗浴会所的处理。会所老板是外地人,当时并不在境湖,也不知道会所里竟然有人干这种勾当,他接受了处罚和整改,也感谢警方的及时发现与警告。

任钟谨心中暗道:“这可能吗?全是一贯的套路!可这家洗浴会所跟余科长是什么关系?”正在琢磨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是位陌生的中年男子。余科长站起身为他们做了介绍,来者就是那家洗浴会所的老板,姓李。”

没有任何人能责怪任钟谨做的事,因为那就是他的职责所在,那天晚上换成谁都得立刻行动,大家除了表扬还是只能表扬。就连会所老板都是来表示感谢的,送了任警官一个红包和两条很名贵的烟。

红包任钟谨是坚决没收,但在余科长的一力劝说下,那两条烟还是收了,他自己没抽,后来过年时送老丈人了。

任钟谨当然不是傻子,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家洗浴会所就是余科长罩的场子。没点背景关系,只有白痴才会擅自干这种买卖,当时像这种场子的后台简直跟扫黄打非小组一样,都快成分片包干式的了。

余科长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暗示的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他声称今天之所以组这么一个酒局,就是要介绍李老板与任警官认识,往后有什么事,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洗浴会所的李老板也连连敬酒,请任警官今后多多指导工作。

任钟谨还能说什么?只得回答一些不置可否的话,比如“有余处在,哪能轮得着我做主?有什么事,李总还是请余处指示……”、“李总也要注意了,今后要保持通讯联络的畅通,及时了解情况,别手下的员工做了什么事自己都不知道!”

他之所以这么说,当然也有所指,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十分凑巧。当时余科长到外地出差,参加某个专项行动,按纪律规定恰好得关机不能与外界联系,而这位李老板也联系不上,不知道在干啥呢。

假如这两个人当时都能联系得上,或许会所那边会提前得到消息,或许仍然反应不及,但实际情况是让任钟谨带队抄了一回。

此事之后,余科长在系统内利用各种机会明里暗里向人宣扬——任钟谨是他的人。这事让任钟谨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自己带队抄了余科长罩的场子,回头余科长却非要向人暗示任钟谨是他的人。

任钟谨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是不是余科长的人?答案当然不是。

这只是一份公职而已,并不存在人身依附关系,而且就算按派系站队的潜规则,自己也算不上余科长的人啊。说实话,想自成一系势力,余舒立的职务还低了点。但是这种事任钟谨也不好否认啊,他总不能到处解释自己不是余舒立的人吧,从何说起啊?

此事过了大约一年半,任钟谨被借调到了雨陵区,而当时朱山闲已是雨陵区的副书记。说来也巧,朱山闲在洗浴会所被任警官抓现形的时候,就是他即将从城建局副局长提拔为正局长的时候。假如朱山闲当时真被带走处理了,那么这次提拔机会肯定也就毁了。

朱山闲当了城建局正局长还不到一年,区领导的位置又有空缺,他接着又被提拔当了区委副书记,升迁的速度很快。

任钟谨被借调到雨陵区之后,朱山闲和任钟谨第一次在一起吃饭是公开场合,在座的还有其他领导。朱山闲特地向任钟谨敬了酒,欢迎他到雨陵区为治安工作多做贡献。

但无论是任钟警还是朱山闲,不论是在公开还是私下的场合,谁都没有再提过一句当年的事,因为那也不是什么光彩的经历。

任钟谨在雨陵区的工作成绩很不错,升了两级警职,在朱山闲升任区长的时候,他又调回了白山区。而此时余舒立已经是白山区公安局的副局长兼治安大队的大队长了。任钟谨调回来之后不久,便担任了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算是熬资历熬出来的吧。

任钟谨在官场上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野心,到这一步已经很满意了。因为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而且学历也不高,想当初上的警校只是本市的中专。其实孙达曾经的处境与他类似,那样的年龄、那样的学历很尴尬,再想进步也比较困难,除非有重大立功表现。

但是警察这个职业,说重大立功表现,往往是要拿命去换

的。所以任钟谨也没有更多的奢望了,这几年就是老老实实干本职工作而已。可最近又出了另一件事,莫名牵连到他,那就是副局长兼治安大队大队长余舒立被拿下了。

余舒立可能会被拿下的风声去年就传出来了,这位副局长也曾四处找门路企图自救,但到了今年初,他还是被纪检部门带走了。

此事的起因是从去年开始的国家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余舒立有几个堂兄弟,在白山区近郊的农村,近年来也发展成一股黑恶势力。

他们侵吞集体资产、强占当地的经济资源,在土地征用、政府工程等事上也干了不少非法勾当,还利用宗族势力把持与操控村委会的换界选举,总之不仅欺行霸市甚至还欺男霸女,终于在专项行动中被打掉了。

这股乡村宗族势力渐渐发展成为祸一方的黑恶势力,为什么没有得到遏制呢?那肯定是有保护伞嘛!那么保护伞是谁呢?当然就是余舒立了!打掉这股黑恶势力便牵出了余舒立副局长,他也跟着栽进去了。

余副局长一旦被调查,那么越查问题就暴露得越多,已不局限于乡下堂兄弟们的事情,甚至很多年前的不少旧账都被翻出来了,比如那家洗浴会所的事。随着消费习惯以及政策环境的变化,那家洗浴会所三年前就已经关门了,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在啊。

这样一来,又会牵连到一些人,比如副大队长任钟谨。任钟谨自忖并不是和余舒立一伙的,但余舒立已经把舆论造出去了,很多人就认为他是余舒立的人。余舒立被调查的这段时间,任钟谨也被领导叫去谈话了,意思是要他配合检举。

任钟谨尚没有被停职,但他也明白自己的处境,有些事情恐怕是解释不清的,很可能会受到余舒立一案的牵累。这些也就算了吧,但最近又发生了一件事。

就在前不久,突然有人联系了任钟谨,向他提了一个建议,就是在检举余舒立的问题时说一件事:九年前在某洗浴会所,雨陵区如今的区长朱山闲曾嫖娼被抓现形,但是余舒立打了声招呼,就让他把朱山闲给放了。

这个建议很歹毒啊。如今已查出余舒立就是那家洗浴会所从事非法活动的保护伞,再添一件佐证,对余舒立而言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恐怕想否认都否认不了,而且否不否认关系都不大了,但是却把朱山闲给牵连进去了。

对方还许诺了他两个好处,一是只要他这么做了就可以帮他过关,不会再受到余舒立这个案子的牵连,二是给他五百万,用很安全的方法。什么安全的方法呢,对方要任钟谨去查他母亲的退休工资卡,是不是已经多了二百万?

对方还告诉他,这二百万是他母亲一位做药代生意的亲戚打过来的,有正当理由,让他心里有数,不必再去追问什么,事成之后还有三百万通过别的途径支付给他。

任钟谨的母亲已经退休了,老太太平时行动不便,就把自己的退休工资卡放在儿子手里,花什么钱也方便。任钟谨悄悄去了街头的取款机查了一下,账号里最近果然多了二百万!

当然了,对方还说了一些威胁的话,比如就算任钟谨不检举,别人也会检举的。他们既然能找到任钟谨提这件事,就证明已经掌握了情况。任钟谨当年私放了朱山闲,就是与余舒立勾结的证据……等等等等,就不必细说了。

任钟谨查完银行卡的这一天,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于是就约孙达一起喝酒,结果喝多了把这事给说漏了。他是绝对信任孙达的,喝醉酒后思想也丧失了警惕,而且当时断片了,第二天醒来啥都忘了。

孙达离开了警察队伍,但消息也比普通人灵通,后来还特意打听过丁齐的情况,知道丁齐与雨陵区的区长朱山闲关系很近。他听任钟谨说这起件事也是吓了一跳,考虑再三还是给丁齐打了个电话。

孙达给丁齐打电话,也是送个顺水人情,同时更重要的,他希望丁齐能想办法帮帮任钟谨。孙达也在警界混了快二十年,本能地感觉到此事水很深,无论任钟谨怎么做,恐怕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事该怎么解套,孙达也想不出来好办法,但在他看来,丁齐本事很大、门路很多,或许能有更好的主意,还可以找朱山闲去商量对策。

丁齐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打电话给了朱山闲,然后进了禽兽国又碰到了庄梦周,又将此事转告了庄先生。庄梦周听完之后眯着眼睛道:“有意思啊有意思,全是套路啊!”

丁齐皱眉道:“有人肯花这么大的代价对付朱师兄,现在这一局差不多将死了。无论任钟谨检不检举,这件事都会被翻出来,说大可大、说

小可小,普通人无所谓,但在官场上怕的就是这个。”

这确实是一个死结,朱山闲很难摘得清。假如任钟谨按照对方的意思做了,那么结果就不用说了。就算任钟谨不按照对方的意思办,对方仍然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检举,到时候任钟谨仍然是私自放人的警察,而且可以说他是按照余舒立的授意,这点是解释不清的,更何况还有那两百万。

假如任钟谨将实情全盘托出呢?向组织交待有人让他这么做,并且将那两百万上交,那样还是会牵连出朱山闲嫖娼被抓现形的往事。组织上可不管朱山闲穿没有穿衣服,反正是和小姐一起被堵在包房里了。

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这件事是实际发生过的!只要当事人对组织开了口,朱区长就有麻烦。

庄梦周闻言却摇头道:“我说的有意思,可不是指现在这件事,而是当年的事情。就算是九年前,朱区长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吧?他已拜师成为爵门传人,靠山拳应该练成了、望气术应该也有根基了,怎么会犯那种错呢?”

丁齐:“犯哪种错,您说的应该不是嫖娼吧?”

庄梦周:“他十有八九是让人设计了呗,你不觉得九年前的事情就很蹊跷吗?我相信朱区长自己心里也有数,回去问他本人就清楚了。走,我们一起回境湖,今晚开个会,最好把老谭也叫过来。小妮子是不是去杭州了?就不用通知她了。”

丁齐唤回了小巧,与庄梦周一起离开了禽兽国,路上还打电话通知老谭,晚上赶到境湖来开会。谭涵川问清楚了究竟是什么事,在电话那边也有些愕然,表示一下班就动身赶往境湖。

庄梦周和丁齐赶到南沚小区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下班时间,小区门口热闹的场面又让他俩吃了一惊。

有人拉着条幅好像在搞促销,旁边还有喇叭在放录音。再一看这些人又像是跳广场舞的队伍,但是他们现在没跳舞,站在小区门口两侧的人行道上,都显得很激动的样子,还有人买来肯德基全家桶与矿泉水正在那里分发呢。

等看仔细了,才知道他们是来抗议的,打的两个条幅写的分别是“我们要动迁!”、“反对以权谋私!”旁边的扩音器里放的也不是跳广场舞的音乐,而是一段录音,听了一会儿便明白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

这些人都是两公里外锦绣小区的住户,他们也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最近市政府规划在这一带修建一家民营综合医院,本来投资方是打算动迁锦绣小区的,而且给的补偿价非常高,几乎可以在同样的地段买面积一倍的新房了。

但区里有领导以权谋私,为了照顾关系户居然改了计划,要求投资人动迁南沚小区。这种事情怎么能忍呢?于是就有锦绣小区的住户跑来南沚小区门口来抗议了,坚决要求区政府按照原计划动迁,并且追查以权谋私的领导责任。

这帮人还挺有组织的,就是以小区广场舞队伍为基础,下午的时候去了区政府门前抗议,被工作人员劝阻,因为谁都没听说过这回事啊。然后他们又跑到了南沚小区门口抗议,沿途都很遵守交通规则,并没有占用机动车道,但是动静搞得不小。

很多围观者看的是一头雾水,这是唱哪一出啊?

丁齐与庄梦周赶到朱山闲住的小楼推门一看,朱山闲正坐在屋里喝茶呢。丁齐问道:“朱区长,你这么早就下班了!还有闲情逸致坐着喝茶,不知道门口正在抗议吗?”

朱山闲摆了摆手道:“不着急,先坐下喝杯茶,听我慢慢解释。”

庄梦周坐下道:“朱师兄啊,看这样子,门口的事就是你搞的吧?”

朱山闲有些尴尬地一笑:“庄先生不愧是惊门前辈,一眼就看出来了。”

庄梦周没好气道:“我在小区门口看见有人发肯德基全家桶,就知道肯定有幕后组织者,手段不错、也肯下本钱,居然不是发盒饭……再进屋看见你这个反应,我还不明白嘛!”

丁齐:“怎么回事呀?听庄先生的意思,这些抗议的人是朱区长自己组织的?”

朱山闲叹了口气道:“我就是在本地长大的,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如果说找不到自己人办点事情,你们信吗?”

丁齐:“我当然不信,上次逛个文物市场,你还能安排一个自己人配合呢,这次唱的又是哪一出啊?我以前只见过抗议拆迁的,还没见过抗议不拆迁的,这也太滑稽了吧?朱师兄是怎么想出来的,又是怎么做到的?”

朱山闲:“那个锦绣小区的情况,丁老师不了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也不算是故事,就是真事……”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