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2、顺水人情

施良德等人在密谋对付朱山闲的时候,那边丁齐已经带着小巧到达了铁锁崖。丁齐一个人进入禽兽国是不需要绳索的,他刚准备攀援而上,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丁齐觉得很奇怪啊,怎么是这个人打来的,自从去年打过一次交道之后就很久没有联系了,也想不到对方会有什么事情再找自己。

聊了一会儿丁齐却连连称谢,两人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丁齐又叮嘱了对方一番,挂断之后立刻拨给了朱山闲。丁齐和朱山闲在电话里又聊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才带着小巧进入了禽兽国。

进入自幼生长的熟悉世界,小巧的心情欢快,放飞自我般振翅冲向了高空,还做出了各种如飞行表演般的特技动作。丁齐看着小巧有恍惚间的愣神,它毕竟是这个世界的鸟啊,感觉就是回家了。

小巧撒了一阵欢,却突然落在了丁齐的肩头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望向远方的山丘。丁齐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是禽兽国之主啊,能感应天地情志与之共鸣,此刻莫名有一种错觉,这个世界仿佛是睡着了,好像还在打呼噜。

世界当然不可能像人那样打呼噜,这只是丁齐的错觉,丁齐随即催动禽兽符在元神中感应整个世界,很快锁定了一个方位,不禁哑然失笑。他化身为一匹头生银角的白马,奋蹄腾空,马肩上长出了一双洁白的羽翼,居然就这么展翅飞过了原野。

这是丁齐突破大成修为并祭炼禽兽符之后新掌握的本事,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在禽兽国中的感觉就像这个世界的上帝,假如没有堪破妄境,说不定真会迷失自我啊。所谓禽兽就是心相所化,修为大成后已能明晰心相,于元神世界中飞翔,白马也会生出双翅。

小巧飞得没有白马快,干脆就躲在马的鬃毛里被带着飞。越过山丘来到谷地,前方就是金山院,这里有一棵树冠非常漂亮的大树,树下趴着一头麒麟正在打呼呼大睡呢。

这呼噜打的有水平啊,可能就是与天地共情的入境状态中睡着了,所以也打出了与整个世界共鸣的效果,难怪丁齐今天一进来就感觉整个禽兽国不太对劲。

麒麟睡着了,小巧想飞过去把它弄醒,但飞近了又不敢上前,只落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庄先生,您怎么又跑到这儿来睡觉了?快醒醒,我有事告诉你!”

麒麟睡得还挺香,居然没醒过来,丁齐只得发送了一道神念将它唤醒。麒麟睁开眼睛晃了晃脑袋,口吐人言道:“丁老师,是你啊,怎么星期一就跑来了?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带着小巧进来了,你化成的白马还长出了一对大翅膀,结果一睁眼,果然是你们来了!”

丁齐哭笑不得道:“您那不是做梦,就是我发送给您的神念。”

丁齐此时已经恢复了人身,麒麟也站起来恢复人身道:“你周末不是去静沙岛了吗,怎么带着小巧回到了这里?哎呀,小巧突破三境了!”

说着话庄先生伸出了一只手。他这个样子小巧就不怕了,飞到他的手心上挺胸扭了扭,那意思仿佛在说——你看出来了呀,我了不起吧!

丁齐又发送了一道神念解释了来意,同时问道:“庄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睡觉呢?”

庄梦周:“不好意思,中午在北京喝了点酒,想找个地方眯会儿……田大老板果然消息灵通,居然查出了静沙岛背后的金主是博慈集团,这就有意思了!丁老师啊,小巧已突破三境修为,你想知道它那天晚上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其实完全不必把它带到禽兽国来。”

丁齐:“带到这里不是更方便嘛,反正路上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庄梦周:“你忘了自己的天赋了,方外秘法境界越高、就变得越强的那种天赋?”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丁齐已明白庄梦周的意思,但仍有些迟疑道:“这样也行?”

庄梦周:“小巧灵智已开,且三境修为元神清明。你虽然不能完全听懂它的话,它却能完全听懂你的话。我想它是绝对信任你的,也知道该怎么配合你。”

庄梦周说的办法就是丁齐玩过的老套路,先把小巧催眠了,引导它回到曾经历过的特定场景中,丁齐进入小巧的精神世界,通过小巧的视角如身临其境般观察曾

发生了什么。丁齐在没有修炼方外秘法之前就会这种手段了,如今掌握得当然是更加纯熟精妙了。

丁齐以前施术的对象都是人,现在换成了一只麻雀,可能是受固有习惯的影响,丁齐没想到,人都有思维局限性嘛,哪怕大成修士也难免。庄先生说可以这么做,丁齐回过神来也觉得可以,那么就现场试验吧。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小巧突然抖了抖羽毛,似是从一场大梦中惊醒。庄梦周在一旁问道:“这么快?”

丁齐答道:“是啊,精神活动的速度可以很快的,假如不算前后引导的时间,回溯经历其实只用了两分钟。”

田仲络和麻元领那番谈话,前后至少有两个小时,而丁齐进入小巧的精神世界中去经历这个场景,其实就用了两分钟。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有人睡得正香,闹钟响了,点了一下延时,然后转身接着睡,十分钟后又被闹钟叫醒。就这短短十分钟,其却做了一个大梦,梦里的经历可能是好几个小时甚至是好几天。

丁齐与小巧的经历与之类似但也有所区别,因为他们是清晰完整地重历了那一幕,并非支离破碎的梦境。

庄梦周看着天空道:“定境中的两个小时,在现实中只有两分钟,我还以为你们去了琴高台呢。”

丁齐闻言怔了怔,好像想到了什么,但又好像没完全想明白,他点了点头道:“我有点理解为何有琴高台那样的方外世界存在了……庄先生,还是谈谈您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吧?”说话间已用一道神念介绍了自己刚才的经历,大成修士之间的交流倒也方便。

庄梦周:“没必要怎么看,只是描述了一个事实。施良德不仅是麻元领的金主,如今也相当于雇主了。静沙岛这个方外世界,简直就成了他的私家后花园,而麻元领就是他家花园的门房老大爷。

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后,幕后代表的就是施良德的意思。但现在田仲络警告了麻元领,往后施良德有什么动静或者指示,麻元领也会暗中跟田仲络打招呼的,希望他别玩砸了。”

丁齐:“麻元领如今可是两头不讨好啊。”

庄梦周嗤笑道:“他可是两头的好处都拿了。其实田仲络说的对,他想跟博慈集团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但得先跟田仲络打招呼,否则就太不讲究了!

我估计施良德那边对方外联盟的情况有误判,或者也是为了试探印证什么消息,所以才会搞出动迁南沚小区的动作。但他若是不想犯众怒,被田仲络挑破了之后,应该会收手的。”

丁齐又对小巧道:“你难得回来一趟,先去外面玩吧。我和庄先生还有些话要说,走的时候再招呼你。”

小巧飞走了,庄梦周凑近了问道:“干嘛要把小巧打发走,还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要说吗?”

丁齐也压低声音道:“庄先生,你相信朱师兄会嫖娼吗?”

庄梦周的表情有些古怪也有些精彩,看了丁齐好几秒钟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当然相信!人生在世,谁还不能犯点错误、有点故事啊?而且这种事情,老朱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迎来送往那么多应酬,说实话也很正常嘛……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丁齐:“九年前在一家洗浴会所,警方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那里进行色情交易活动。然后扫黄行动小组就去了呀,将朱师兄和一名小姐堵在包房里。但当时那名警官认识朱师兄,没有为难他,把他给放了,当然也没有留下执法记录。”

庄梦周瞪大眼睛惊呼道:“这么惊险啊!咦,你是怎么知道的?九年前的事情,连个笔录都没有,外人不可能知情啊,除非是老朱自己说的。丁老师,你老实交待,老朱是不是拉你去喝花酒了,然后喝多了自己说漏嘴了?这太不像话了,喝花酒也不叫我一声!”

丁齐:“庄先生啊,您真是思路清奇,这都想哪儿去了?”

庄梦周:“通常在那种场合,才会聊到这种话题,要不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这事还真是巧了!我进入禽兽国之前,在铁锁崖下面接到一个电话,居然是那位去年被开除公职的警官打来的,您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叫孙达。”

这位孙达

警官和丁齐打过两次交道。第一次是孟蕙语在校外遇到了一伙人贩子,被恰好路过的丁齐所救并报了警。当时就是孙达带队出警,结果还和丁齐起了冲突、被丁齐当众投诉了。孙达被投诉之后登门道歉,又和丁齐起了第二次冲突,最终丢掉了公职。

丁齐和孙达算是结仇了。但孙达脱了警服之后,通过关系又到一家大公司做了保安部经理,其实日子过得还不错,甚至可以说更好。他的工资待遇比做警察时更高,只是少了一些灰色收入,但过得也更安生了,至少不用再那么紧张、有那么大的压力。

后来丁齐找到了魏凡婷,给魏凡婷办户口的时候,才知道她有一所院子在几年前被动迁了,拆迁补偿款却被人签字冒领,而这件事是田相龙的二舅子洪桂柱干的。

后来洪桂柱托孙达出面当中间人找丁齐协商,而丁齐直接找到了田相龙,不仅要回了一笔巨额补偿,事后还答谢了孙达五万块辛苦费。经过此事,丁齐和孙达算是解开了过节,孙达又一次见识到了丁齐的厉害。

此事还有后续呢。过完年洪家兄弟想绑架丁齐,结果全让丁齐给送进去了。孙达当然也听说了消息,对丁齐的观感已上升到敬畏的程度了。

今天中午的电话就是孙达打来的,他有丁齐的联系方式。孙达虽然已不在警察队伍中,但仍然喜欢出去应酬,经常找过去的朋友、同事喝喝酒、听听曲,这也算是维系人脉的一种方式。

境湖市白山区治安大队的副大队长任钟谨,是孙达在警校的同学,两人还住过同一间寝室,关系非常好。孙达当初能找到一家大公司当上保安部经理,其实任钟谨也帮过忙,后来在工作中遇到一些治安上的麻烦,孙达还找过任钟谨好几次。

孙达当然也不会白找人家帮忙,每次都会表示感谢,两人的关系一直维持得很好。但是任钟谨最近却不太顺心,遇到了些麻烦事,很可能副大队长的位置不保,说不定还会受到更严重的处分,心情非常不好。

孙达这个人其实很讲义气,只是这种义气用在有些场合会犯错误,但在另一些场合也算是某种不错的品质。他并没有因为任钟谨犯了事而疏远,又把他约出来喝酒,算是散散心缓解一下情绪吧。结果任钟谨喝多了,居然跟孙达讲了一件事。

因为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越离奇的事放在心里憋得越难受,平时又没法说,在多年老铁孙达面前喝醉了酒,寻求压力释放时才讲了出来,等任钟谨酒醒了之后,连自己都忘了。

事情发生在九年前,当时任钟谨在区扫黄打非专项小组里挂了个小组长,这不是什么正式职务,同样的小组长有好几个呢,内部是分片包干的,甚至还有任务指标。某天晚上他突然接到了群众举报,某某洗浴会所有卖淫嫖娼活动。

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清楚,这种社会现象是客观存在的,很多人心知肚明。但是举报人很内行,打的就是专项举报电话,这个电话是有记录的,只要接到了举报就必须核实。而当时那家会所的负责人居然联系不上,不知道有没有眼线通风报信,就算通风报信恐怕也来不及。

任钟谨就带队赶过去了,挨个包房搜查,堵住了好几对光溜溜的白条猪。当任钟谨打开一间包房的门时,居然发现两个人穿着衣服坐在床上,像是在聊天的样子。其中一个人他还认识,就是雨陵区城建局的副局长朱山闲。

朱山闲和那位小姐刚才是并肩躺着的,听见动静才坐了起来,但他们都穿着衣服。当时肯定不是正常的装束,小姐的衣服很露很透很性感,而朱山闲穿着洗浴会所的纯棉浴衣,还是上下两件套的那种。

他们可能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或者已经完事了。严格地说起来,这好像也不算抓住了现形,朱山闲当时很镇定,说了一句:“任警官,怎么是你?你也看见了,我们都穿着衣服,什么都没做,就是在聊天呢。”

这是实话,但要分情况,看是什么人对什么人讲的、对方跟不跟你讲这个道理。任钟谨既然认识朱山闲,就送了个顺水人情,把朱山闲放出去了,并且还叮嘱他:“从走廊回到休息大厅,假如碰见有人问,就说你是出来上厕所的。”

PS: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