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1、抱大腿的本事

这是一个套间办公室,王助理挂断电话之后推门进了里间,施良德就坐在里面呢。

施良德虽然被称为老祖,其实年纪并不大,今年实岁不过五十九。他早年做过游方郎中,在全国各地三、四线城市行医,也算是饱经风霜,但如今外表上已看不出多少风霜痕迹,保养得非常好,就连头发都白得不多。

施良德旁边还有三个人。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施良德最器重的小儿子,名叫施秀为。施秀为是施良德的三老婆生的,自幼生活条件很好、人很聪明,已经在美国拿到了工商管理学位,刚刚回国不久。

施良德之所以特别器重他,还有另一个原因,施秀为已修炼观身术入门,如带在身边是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了。

还有一人五十出头,名叫占守业,他是施良德的老伙计了,当初曾跟着施良德一起走街串巷打下手,后来等队伍扩大之后,又拉起一帮人马独挡一面,如今也是一家集团公司的总裁。

“博慈集团”其实是一个不太严谨的称呼,其实它根本就不是一家企业或集团,很多家企业、集团彼此之间有复杂的联系,形成了一个财团控制体系,比如博慈医疗服务集团只是其中之一。

占守业是这个财团中的重要人物,地位甚至仅次于施良德,也是施良德的绝对心腹与臂助。

另一人四十来岁的年纪,名叫陈木国,他是施良德的徒弟。施良德也算是江湖疲门传人吧,虽然他当年学到的只是一些门槛套路,还拿到了一张治皮肤病的丹方。教会他这些东西的那位疲门前辈曾告诉他两件事,一是可以凭这个混口饭吃,二是疲门另有观身术秘传。

假如这些东西到了一个普通人手里,估计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可施良德绝不简单啊,他把江湖术中各种坑蒙拐骗的套路发挥到了极致,而且根据现代社会的发展变化灵活运用,尤其是在广告宣传投入上毫不吝啬,舍得砸出巨资。

在最高峰时期,博慈医疗集团将运营成本的一大半都用在了媒体宣传以及客户导流上,完成了极速的扩张。而在早年,施良德是从电线杆子上贴广告、旅社门口张条幅、广播电视台包时段渐渐起步的,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这么多事,所以也带了不少徒弟。

等这些徒弟都培养得差不多了,再各自去外面带一支队伍,复制这样的经营模式,而经营模式也随着资本的积累以及时代的变化不断进化,然后进行再复制……直至如今已创建了这样一个庞大的资本集团。

陈木国可能不是这些徒弟中最出色的,但绝对是最听话、最能干的,这么多年一直留在施良德身边,也是他的左膀右臂之一。施良德的生意并不是他一个人挣钱,而是带领一群人挣钱,然后形成利益控制关系。

王助理转告了麻元领刚刚汇报的情况,施良德微微皱眉道:“这个田仲络倒是不简单,早就查出了麻元领与博慈的关系。”

占守业在一旁道:“这个人当然不简单,生意做得很大人却很低调,也是早年北大出来的那批人,什么买卖都做过,如今也算一条金融大鳄了。”

施秀为却摇头道:“他算不得什么大鳄,一条滑不溜手的大鱼而已,生意伙伴都是一帮手套。”

施良德摆了摆手道:“秀为,你可不要小看他,如今我才知道,他居然还有另一个身份,拥有世外仙境。”

世外仙境,就是施良德对方外世界的称呼,显然是受了麻元领的影响,因为静沙岛是他接触的第一个方外世界,而麻元领就是对他这么介绍的。至于方外联盟成立之前,像田仲络这些人一般称之为天地秘境,到了方外联盟成立后,才在丁齐的倡议下统一称为方外世界。

陈木国皱眉道:“既然麻元领早就认识田仲络,这两个人有交往,恐怕就是因为各自都拥有世外仙境,也说明麻元领早就知道田仲络以及奇岩境的情况。老祖早就要他注意收集其他世外仙境的情报,他先前却一直都没说,显然有意隐瞒。”

老祖这个称呼,只用在特定的场合,也就是施良德最亲近的弟子晚辈才能这么叫他。至于集团里其他的下属,比如王助理,都称呼他施先生。

施良德又摆了摆手道:“麻岛主想扮世外高人,就让他去扮吧,疲门观身术传承,也是过了两年多才告诉我的。他有自己的小算盘,有所保留很正常,但只要我们能用得上就行,现在不就是用上了吗?”

王助理提醒道:“既然田仲络已经知道仙顶山庄和博慈集团的关系,继续施压想动迁南沚小区恐怕就不太合适了,得尽快实行下一步计划。”

施良德:“我没想到静沙岛这么顺利就加入了方外联盟,那些都是世外仙境啊,我本来还以为他们很保守、很谨慎,就是想先试探一下。现在的反馈结果已经有了,没必要真得罪人,而且基本可以确定小境湖的门户就在南沚小区。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方外联盟,而且就是最近才成立的,不永费力气就可以找到那么多世外仙境的线

索。传说中的小境湖与大小赤山居然真的存在,当我想找的时候他们便自动出现了,这可能就是气运吧。”

陈木国拍马屁道:“老祖向来都是引领时代、身怀大气运之人!”

施良德为什么要搞动迁南沚小区的动作?人和人的想法不一样,有些人再聪明也难免以己度人,方外联盟这样的组织真的存在吗?就算存在,他认为想加入它也是很困难的。他也并不完全信任麻元领,甚至怀疑麻元领是不是找一批人设局故意来骗他。

另一方面,施良德也不可能将一切尽在掌握,他本以为别人不知道静沙岛与博慈集团的关系,不料田仲络早就查出来了,那么动迁小区这一招就有点失算了。

但施良德也不是没有收获,他至少印证了很多情况,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推断出小境湖应该就在那一带。施良德怎么能知道小境湖和大小赤山?别忘了他手下有人啊,可以发动各种资源去查询各种资料,只要坐在家里听汇报就行。

关于大小赤山和小境湖的记载,丁齐当初是在哪里查到的?是在图书馆和档案馆的典籍里找到的,虽然只是只言片语的记载,但也是很有价值的线索。这些东西网络上搜不到,但很多资料并没有消失,当施良德听说了方外联盟的消息后,同样可以查到。

陈木国关切道:“这世上真的有仙家饵药肉灵芝吗?我读那些记载,还以为是太岁菌的误传呢!”

施秀为也说道:“看样子是真有那种东西,某个已经绝迹或者尚未被发现的新物种。但关键是,它真能使人长生不老吗?我看这也太扯了吧!”

施良德又摆手道:“长生不老恐怕是扯淡,但有延年益寿的效果应该是不假的,说不定还真有洗髓强身改造体质的效果。发现静沙岛之后,原先有些不敢信的东西,我是越来越相信了,连世外仙境都可以存在,还有什么是不能存在的?”

王助理:“施先生,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施良德:“先尽量搞清楚情况,找机会一家一家接触,不同情况不同对待,能拉拢的就拉拢过来,能用的就尽量用。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的,方外世界也一样,所谓世外仙境,还不是掌握在人手中。但别忘了我们眼下的主要目标是小境湖……秀为啊,你对方外联盟是怎么看的?”

施秀为推了推眼镜道:“根据已经得到的情报,这是个松散的组织,各家成员几乎都保守着很多秘密不太想公开,但又在一起抱团,因为他们有结盟的基础,就是都拥有方外世界。目前看最重要的人物有两个,一个是田仲络,一个是朱山闲。”

占守业插话道:“为什么不包括丁齐呢?他可是理事长。”

施良德:“别着急嘛,你听秀为把话说完。”

施秀为接着说道:“田仲络就不必说了,他有钱又有人,据说就是他一手促成了方外联盟的成立,也是他提供了方外联盟总部的运营经费。而朱山闲是个地头蛇,根据我的分析,他至少控制了小境湖、大小赤山、金山院这三家方外世界。

方外联盟的总部,其实就把持在田仲络和朱山闲手里,再由其他几个发起人各自安插工作人员。田仲络和朱山闲都不想亲自出出头,所以才推出了丁齐这么一个傀儡当理事长,因为丁齐这个人没什么背景,很好控制。

朱山闲还把方外联盟总部设在了自家门口,这应该是田仲络和他互相妥协的结果。他是雨陵区的区长,做什么事都方便,更重要的是,为了巩固自己在联盟中的地位,他通过丁齐开放了金山院,这个举动很受欢迎,田仲络就做不到……”

施良德却摇头道:“谁说田仲络做不到?朱山闲不开放自家的小境湖,却通过丁齐去开放金山院。田仲络不开放自家的奇岩境,同样可以通过麻元领去开放静沙岛啊,他早就有这个打算。

秀为啊,我再问问你。朱山闲通过丁齐开放金山院,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巩固地位,还有更大的作用,你看出来了吗?”

施秀为又扶了扶眼镜道:“我当然看出来了,各方外世界的人就算再神秘,但只要他们去参观了金山院,就会留下行踪线索,久而久之,各方外世界的核心成员都是哪些人,至少体貌特征和照片视频资料等等重要情报,都会掌握在朱山闲手中。”

施良德很满意地点头道:“对,就是这个道理!只要能掌握这些资料,迟早能查出那些人的身份,这些就是最有价值的情报。所以田仲络先前撺掇麻元领开放净沙岛,我完全同意,简直是正合我意!那么占总刚才问的,你为什么不认为丁齐是重要人物呢?”

施秀为:“我已经看过丁齐的详细资料,这个人的背景其实很简单,出身于一个基层公务员家庭,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只在一个小县城给他留了一套商品房而已。但这个人倒是挺聪明的,学习成绩也非常好,考上了境湖大学。

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其实就是抱大腿。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抱住了后来的导师刘丰的大腿,

很会拍马屁,而且人长得挺帅,还和导师的女儿搞起了对象,所以日子过得很滋润,几乎是顺风顺水。

但是前年国庆前,他出了一次医疗事故,把病人给弄死了,事情闹得很大,连他的导师也罩不住了,体制内的前途也毁了。导师的女儿当然不能再跟他了,导师还算照顾,给他介绍了一个图书馆的工作。

这个人转身就抱上了境湖博慈医疗服务中心董事长叶行的大腿,因为叶行当初搞过心理咨询师考证培训,后来培训班没法搞了,就想搞心理专科门诊。丁齐便抓住了这个机会,他虽然在体制内混不下去了,但市场上的影响还不小,所以就跟着叶行一起干了,居然混得又不错。

后来那个叶行死了,但他又认识了朱山闲,抱住了这位朱区长的大腿,成了朱山闲的马仔,居然混进了方外联盟当理事长……”

王助理忍不住赞叹道:“倒是个人才啊!”

施良德:“倒不能小看这个人,据我所知,他的专业水平很不错的,否则也不能在心理门诊站稳脚跟,一直顶着头牌坐镇专家的名头。”

施秀为撇了撇嘴道:“我没说他的专业水平不行,从档案上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不错,这个人很聪明。但如果说水平很高的专家,我们博慈系统里也有的是,他最大的本事还是会抱大腿。”

王助理笑道:“那么我们博慈显然是一根粗得不能再粗的大腿,他会不会抱上来呢?”

施良德又摇头道:“这世上想抱大腿的人多了,能抱得住又能抱得好的人又有多少?本事就是本事!从履历上看,他从来没有让重用他的人失望过,至于那起所谓的医疗事故,死的也是想杀他导师的疯子,而且他没有过任何背叛的记录,这种人,谁不喜欢用?

既然已经说了,方外联盟中最重要的人物是田仲络和朱山闲,而丁齐抱的就是朱山闲的大腿。那么搞定朱山闲就等于搞定了他,而小境湖就掌握在朱山闲手里。”

陈木国:“朱山闲只是一个区长而已,搞定他应该不算太难。”

施良德:“这个区长很拽啊,连市领导都敢怼。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处级干部,还是江湖爵门传人,更何况还掌控着三家世外仙境呢,底气大得很。”

占守业:“按照老祖的意思,我这边已经在安排了。但是这个朱区长很滑,几乎没留下什么把柄,时间也太仓促,我来得及只查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他九年前嫖过娼,第二件事是他去年改造庭院有受贿嫌疑。”

施良德:“仔细说说。”

占守业:“第一件事。九年前在一家洗浴会所的包房里,朱山闲和一个小姐被治安巡查人员给抓了个现形。但当时带队的民警认识他,就把他给放了,并没有带回去,也没有做笔录。

第二件事。去年他改造了南沚小区的院子,种了不少花草竹木,还修了座亭子,连设计带施工,付了十五万的费用。但据我们估算,假如按照正常的市场报价,恐怕得三十万。这里面也有权力寻租、变相受贿的嫌疑。”

施良德皱眉道:“第二件事就算了。那么小的工程,估计连正式预算报价都没有。我估计工程方也没有倒贴,只是没赚朱区长的利润而已。只是一些花花草草,朱山闲毕竟付了十五万,拿这个说事,弄不好舆论上还对他有利,炒出一个好官的形象来!

但他毕竟身在官场,想搞倒搞臭一个人,尤其是党政干部,第一件事就够了,而且是最合适的。唯一的问题是当年没有留下执法记录,那就没有证据,所以要搞定当事民警,再通过舆论曝光,然后让官方不得不去核实……而这种事情,他没法自证清白!

占守业:“他当然没办法,因为这是事实!就这一件小事,后果便足以把他拉下马,而他一旦被拿下了,身为领导干部就可以不止这么一件事了。我就不信他没有得罪过人,比如这次就得罪了市领导。

官场上的坑多着呢,很多问题正愁找不到人背锅呢,只要趁机查办他,很多不是事的事也都是事了……我叫人盯紧点,尽快落实,什么时候开始动作呢?”

施良德:“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与朱山闲结仇,事实恰恰相反,是要交这个朋友,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他一把,让他感激我们也从此依赖我们。朱山闲这个人很难抓住把柄,那只能我们去创造把柄了,让他陷入困境才好去拉他上岸,我决定双管齐下。小王,你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王助理:“按照施先生的意思,动迁南沚小区的计划打住,但风声早就放出去了。我们已经组织了人,等事情落实之后,便去上街散步拉条幅抗议。朱区长以权谋私,为了一己之私利阻碍小区动迁、阻止医院项目落地,先联系好资讯平台,到时候一齐把消息放出来。”

施良德:“好,就这么计划,但一定要控制火候,我们可以在最恰当的时候出面把这位朱区长保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朱山闲查出来搞他的这些事与我们有关。”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