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60、我可不是吓唬你

田仲络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施良德非常低调与神秘,只在幕后掌控一个庞大的资本集团,网上甚至都查不到他的照片。可是方外联盟中却有人见过他,就是理事长丁齐。施良德借壳静沙岛加入了方外联盟,假如他本人露面去参观金山院的话,丁齐不可能认不出来。

也就是说,就算田仲络不把静沙岛与博慈集团的关系告诉丁齐,丁齐自己迟早也会知道的。

想到这里,田仲络拍了拍麻元领的肩膀道:“我言尽于此,麻岛主往后该怎么办,自己应该心里有数,事情不要闹到那一步是最好。施良德不是对方外世界感兴趣吗?除了静沙岛,响水峰和金山院也开放参观,他自可去好好见识一番,但是得按方外联盟的规矩申请预约。”

麻元领也端着酒杯站起身道:“我明白的!现在就有一件事要向田师请示,我会派一个人去方外联盟总部那边住着,就是理事麻晓。麻晓的名字真叫麻晓,不是什么化名,您早就认识她的,就是我二伯的小女儿。

她了解到的情况会及时跟我汇报,而我也会告诉施良德,假如田师认为……”

田仲络摆手道:“我没什么好认为的,假如是正常消息,你该告诉那位麻云轩理事就告诉他,不违反方外联盟的章程规定就行。至于其他的嘛,你看着办。”

第二天凌晨时分,小巧飞回了冼皓租下的民宿小院。它刚进院子,丁齐就发现了,飞快地起身穿好衣服,下楼打开门把小巧放进了客厅里。紧接着冼皓也下来了,开口问道:“小巧,你这次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小巧舞动着翅膀,两只脚在茶几上蹦来蹦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仿佛很兴奋的样子。冼皓皱眉道:“别着急,你慢点说,我们不是太明白。”

小巧放慢了语速,又叽叽喳喳地叫了半天。丁齐与冼皓对望了一眼,沉吟道:“我先带小巧去一趟禽兽国,怎么走最快?”

冼皓:“我开车送你去福州机场,坐去北京的早班飞机,中午就能赶到禽兽国。我开车回境湖等消息,有什么事情立刻通知我……别忘了和单位请个假,刚刚领了人家的宝马车呢。”

丁齐:“我今天下午没安排预约,明天下午就能赶回来。”

丁齐为什么要带小巧去禽兽国?因为很多话他们听不懂啊。丁齐和冼皓应该是最懂怎么与小巧沟通的人了,小巧叫声中所表达的含义,他们都能有一种直觉式的理解。怎么听懂人类的语言,当初就是冼皓教小巧的;而丁齐则掌握与祭炼了禽兽符,修为境界更高。

但是离开禽兽国之后,小巧就失去了能在叫声中直接传达意念的“神通”。丁齐和冼皓就算能听懂它说话,其实也只是能理解它所表达的情绪和意图,再通过一系列的设问,得到肯定或否定的答案后,去判断相对复杂的事件描述。

可是小巧昨夜听到的那番谈话,无论是过程还是内容都太复杂了,仅仅是通过这样的交流与领会,是很难搞清楚的,所以还是回禽兽国去谈吧。禽兽国的神奇再加上丁齐的神念,更容易问清楚事情的经过。

冼皓提醒道:“现在带它回禽兽国,会不会将出来这一趟的记忆都忘掉?假如是那样,会不会影响到它将来的神智,变成一只傻鸟啊?”

丁齐:“不会的,我刚刚发现,小巧已经突破了三境。”

冼皓又惊又喜道:“我也有这个感觉,只是不能确定,原来是真的啊,它这就突破了?”

丁齐笑道:“可能是这几天累得吧。”

冼皓:“它已经突破了隐峨境吗?”

丁齐摇了摇头:“不是隐峨境,其实方外秘法它还没入门呢,对于一只麻雀也确实太难了点。就是它自己修行的三境,我也说不清是什么秘法,或许可以去妄境中问一问妖宗成天乐。”最后这一句只是个玩笑,因为就算在妄境中问了传说中的妖宗成天乐,所得到的答案也是源于丁齐本人的认知。

冼皓伸手把小巧捧了起来左看右看:“我怎么没看出它很厉害呢?这三境可够弱的!”

小巧挺着胸一副很傲娇的样子,丁齐又被它逗笑了:“难道小巧还不厉害吗?想想看它这几天都做了什么吧,那是你我都办不到的事情!修行各有所长,假如按照那些修真仙侠小说里的描写,我这个六境大成修士,不是也弱得可以吗?”

冼皓似笑非笑的看着丁齐道:“谁敢说你弱,你是强得不能再强了!”

丁齐摇头道:“不,我还可以更强。”

冼皓:“别贫了,赶时间去坐早班飞机呢。我们这就去机场,在路上买票。”

丁齐当即开车去机场。冼皓坐在副驾驶座,在路上给他订了早晨七点十分去北京的票,搞定之后扭头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丁齐:“我在想麻元领,守着那么一处方外世界,对于他那种人来说,感觉确实够鸡肋的。所以他才会找上施良德,就是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啊。”

小巧有办法混进高铁,也有办法混上飞机,它当然没有和丁齐一起过安检,但是丁齐登机的时候,它已经躲进了丁齐的衣兜里。为了掩人耳目方便,丁齐坐的是头等舱,大约三个小时的航程对小巧而言憋屈了点,因为它不能飞出来让人发现,但也受得了。

坐在飞机上,丁齐还在想,静沙岛落到麻元领手中有什么用?假如是丁齐本人,

这种问题可能不需要考虑,静沙岛的意义就是其存在本身,有那样一处天地秘境,可以去探索、感悟、享有。它就是另一个世界,人能要求世界为自己做什么呢?

但是麻元领并不会这么想,他继承了静沙岛的传承,把方外世界视做了一种稀缺资源,会想方设法为自己谋求利益。这样一来,静沙岛的感觉确实够鸡肋的,它能拿来做什么呢?

那么远的海外孤岛,假如是古代,只能做一个海盗基地。但是那个地方进不了大船,最多只能出入吃水不超过两百吨的小艇,而且淡水资源有限,当海盗基地都做不大,更别提商贸交通转运站了。

那么在现代呢,搞海岛游项目?那地方不可能建成机场,更没有大型码头、无法停泊大型船舶,往返还得在海上航行那么长时间。风光虽不错,但也比不上很多度假胜地,所以是没有什么开发价值的。

更何况那是个方外世界,每次出入都要动用控界之宝打开门户,普通人出来之后还无法保留记忆,麻元领也不可能用控界之宝护住每位访客的形神。它唯一有价值之处,就是海外仙山的奇异与神秘,值得施良德这种人花大价钱。

麻元领可谓是费尽心机,将祖上传承的秘境甚至包括他自己都卖了个高价。但是麻远领想却没想明白,他将施良德拉进方外联盟后,他自己便没有更大的价值了,包括静沙岛也相对贬值了……

丁齐坐在飞机上快要到达北京的时候,田仲络也坐车离开了仙顶山庄,正对身边的心腹手下感慨道:“二十年啊,我居然养了一只白眼狼。把自己卖了,把我也给卖了,可惜他不清楚,这样一来,他已经贬值了。”

这番话的意思很简单。想当初麻元领把施良德迎入了静沙岛,得到了两个亿投资;他又把观身术传承教给了施良德,又得到了三个亿的投资;可是这一次他把方外联盟的消息出卖给了施良德,得到了什么呢?只是几句夸赞而已!

田仲络虽没有见过施良德本人,但也可以站在施良德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施良德与麻元领非亲非故,给他掏了五个亿的投资图的是什么?假如是收买走狗的话,都能买下一片草原的狗了。

施良德图的就是静沙岛这处天地秘境,以及麻元领所掌握的观身术传承。施良德给麻元领的已经足够多了,不可能无限制地单方面给予下去,谁也不会做这样的买卖。当施良德知晓方外联盟的存在,借壳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后,实际上麻元领对他已经没有更多的价值了。

或者换一个说法,麻元领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卖了。一个人想获得什么,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去创造的。如今静沙岛的价值在施良德眼中都大幅贬值了,因为又有那么多神奇各异的方外世界出现,汉满全席都上了,谁还在乎一盘鸡肋呢?

而且静沙岛这盘鸡肋,已经是施良德自己的鸡肋,谁还会花钱去买早已买下的东西。他先前在麻元领身上的投资,如今到了需要回报的时候。麻元领为他做什么事情,包括提供静沙岛供他享用,提供方外联盟理事的身份,都是在支付利息而已。

车上几名随从纷纷附和道:“对,田师睿智!对那种白眼狼,田师绝不能客气。”

田仲络:“假如施良德真想谈合作,接下来也只会找我或者丁齐谈合作,就算找到了丁齐也会明白正主是我,他麻元领算个什么东西?谁会跟自己养的狗谈合作!假如施良德找上门来,我提一个合作条件就是弄死麻元领,麻元领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田仲络一行七人开了三辆车,前后分别是两辆轿车,他在中间坐的是一辆商务车,田师的派头向来不小。其实上次施良德视察境湖市博慈医疗服务中心时,丁齐看见的车队也是这个配置。

前面开道的车中坐着一男一女,后面跟随的车只有一名司机。而中间这辆商务车中坐着四个人,司机和一名保镖在前排,田仲络坐在司机的后面,身后还有一名保镖,旁边则是一名妙龄女子,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人也姓汪。

小汪娇笑道:“施老祖恐怕还舍不得弄死他,因为只有麻元领才能开启静沙岛的门户。假如把麻元领弄死了,就等于失去了天地秘境。”

田仲络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麻元领最后能卖的,就是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所以连我都有点舍不得弄死他。”

前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保镖兼助理小韩收到了一条信息,扭头道:“田师,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动手吗?”

田仲络面无表情道:“拆,一定要拆!”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注意点,尽量不要伤到人。”

小韩点头道:“都安排好了,屋子里没人,也不会查出与我们的关联。”

田仲络:“那还在等什么?”

三辆车驶在环海公路上已接近宁德市区。这一带海湾风光也很不错,有不少当地人发了财之后修的海景独栋别墅。车队驶过的时候,突然听见左侧传来一声闷响,车窗玻璃都感觉到明显震动冲击。

田仲络:“我居然亲耳听见动静了!”

助理小韩道:“我就是特意这么安排的,要让田师尽量满意。”

麻元领这几年通过建造与运营仙顶山庄,明面和私底下都捞了不少钱,个人也置办了不少产业。他名下有一家贸易服务公司,在宁德、福州、杭州都有房产,最近还买下了一栋三层海景别墅

,刚刚装修完毕。

就在刚才,那栋别墅突然塌了,好像是一楼发生了爆炸,窗户里先有火球冒出来,然后又升起了浓烟。别墅的位置就离近郊的环海公路不远,再往前走便是宁德市区了,而田仲络的车队路过时恰好听见了那一声响。

昨天从静沙岛回来后,约麻元领单独谈话之前,田仲络就已经交代手下去办这件事了。田大老板做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就安排好了。田仲络不能让麻元领认为自己只是在吓唬他,这也是对麻元领的震慑与警告,对这种人只给好处是喂不熟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麻元领还在给施良德打电话汇报情况,接电话的却不是施良德本人,而是一位声音非常好听的女子。假如是丁齐站在旁边,可能会认出来,就是上次施良德来境湖视察时的随行人员王助理。

王助理听完了麻元领汇报的情况,很满意地说道:“静沙岛已经通过了方外联盟的审核,这非常好,施先生很高兴!至于你说的那件事,施先生会处理的,总之按照目前情况,不会与其他方外世界把关系搞僵,这些麻总就不必操心了。”

麻元领打这个电话,主要是来报喜表功的,他完成了施良德交待的任务,昨天“麻云轩”就已经成为了方外联盟的理事,今天他已派麻晓出发赶往境湖,常驻方外联盟总部所在地,然后将能搜集到的情报都反馈给施良德。

麻元领当然不可能把田仲络的话都原封不动转告给施良德,他只是告诉施良德,田仲络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打听到了静沙岛与博慈集团的关系,而如今又听说博慈集团想动迁方外联盟总部所在的南沚小区。

麻元领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这么做会不会让大家对施老祖产生误会,也不利于与其他方外世界搞好关系。当然了,静沙岛难不难做无所谓,更重要的是为施老祖考虑。

听见王助理的大幅吗,麻元领赶紧解释道:“既然施先生已有考虑,那我就放心了,不知施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王助理:“有两件事,需要你以静沙岛的名义立刻去办。第一就是申请预约参观响水峰和金山院,越快越好,而且要求是最高的接待规格,钱不是问题,人员我这边来安排。第二就是赞助方外联盟一个亿的经费,施先生出钱,从你那边打到方外联盟总部的账上。”

出手就是一个亿,这还真是施老祖的风格,麻元领暗自叹息啊,这一个亿的这次咋就没有落到自己兜里呢,口中却说道:“这么大一笔钱,人家未必敢接受啊,恐怕会怀疑我们另有目的,而且方外联盟总部如今并不缺经费。”

王助理:“施先生交代,让你代表静沙岛声明,拿出这笔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也不谋求联盟中的任何特权,就是无私捐赠。那个田仲络不是悬赏一千万寻找朱大福吗?其中一百万存入专门账户,另外九百万做为方外联盟的运营经费。

有这个先例,我们也可以这么做,一百万存入专门账户,另外九千九百万,也做为方外联盟总部的运营经费。如今这世道,办什么事不得花钱?没有人会嫌经费太充足的,以后凡是方外联盟各项活动的支出,都可以从总部经费里出,还可以给各位理事与工作人员发津贴嘛!

方外联盟就是一个互利合作组织,今后假如有谁家遭遇了什么困难,联盟也可以提供帮助嘛,但是帮助得有资本啊,所以需要充足的经费,取之于联盟,自觉自愿捐赠,也用之于联盟,在各种需要的场合……无论如何,施先生交待了这件事,你去办就是了。”

挂断电话之后,麻元领愣了好几分钟,还在琢磨刚才往助理替施老祖布置的任务呢,有一名山庄员工推门冲了进来,差点撞翻了旁边的饮水机。麻元领不悦道:“小张,你怎么不敲门?”

那名员工赶紧解释道:“麻总,出事了!您新装修的那栋别墅,突然起火爆炸坍塌了!消防队已经赶过去了,幸亏是空房子,没什么人员伤亡。”

麻元领陡然一惊:“是什么原因?”

麻元领当了领导,有钱就得有势嘛,自家的别墅装修如今也不必亲力亲为,都是让手下这名员工小张负责跑腿卖力张罗。出了事他的手机又一直占线,所以电话就打到了小张那里。

小张:“据初步判断,可能是液化气泄漏引起的爆炸,因为废墟里发现了液化气罐,还是饭店里用的那种大罐。麻总,这不对啊,房子刚刚装修完,厨房还没开火呢,根本就没有液化气罐。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可以肯定……”

麻元领扶着靠背缓缓坐到了沙发上,伸手擦了擦汗,喘了几口气定了定心神,这才开口道:“小张啊,我忘了告诉你,屋里真有液化气罐,我前几天叫人拿过去的。因为厨房比较大,所以就用了大罐子,可能是管子没接好。”

麻元领已猜到是怎么回事,却不敢把真相说出来,就算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任何证据。田师的动作好快啊,人前脚刚走,他新装修的那栋别墅就被拆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把小张打发走了,麻元领琢磨了半天,终究还是拿起电话拨给田仲络。

电话不是田仲络本人接的,那边传来的也是个娇滴滴的女声,就是田仲络身边的助理小汪。麻元领一句都没提别墅爆炸的事,汇报了他刚向施良德汇报时的情况,并询问田师对此有什么指示?假如田仲络没拆那栋楼,他可能还不会这么做,此刻却不敢不打招呼了。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