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58、叫一声麻总

小巧一度很郁闷,因为冼皓交给它的第一个任务没有完成,不是它不努力,而实在是因为物种的限制。它甚至在心中暗想,假如自己不是一只麻雀而是一只海鸥就好了。

怎么回事呢?前天丁齐上了麻老六的车,冼皓一直在目视距离外悄然跟着,到了郊区便停车放小巧。冼皓叮嘱小巧要跟住丁齐坐的那辆车,看清楚他被人带到了什么地方,同时注意不要暴露自己,假如发现什么异状就随时飞回来报告。

半岛上的环海公路,车速不可能太快,小巧变身成鸽子大小倒也能追得上。这一飞就是上百里啊,冼皓事先鼓励它就当是一次健身,如今社会上的精英白领们正流行干这个,还喂了它一枚玉蹄丹。

仙顶山度假庄园,住在里面环境很舒适,但对天上飞的鸟儿可不算友好。它建在面朝大海的山坡上,可是正前方沿着孤形的陡坡却总有上升气流,小巧张开翅膀想飞进去,却被气流带到了高空。

山庄的上方则始终是一片紊流,小巧想从天上飞下来的时候,被紊流卷了好几个跟头。幸亏它是一只鸟,对复杂细微的气流很敏感,按照人类的说法,在这一方面也算是感应入微了,及时调整身姿最终还是安然降落。

小巧根据最近学到的知识还在心中吐槽,这个地方是绝对不适合直升机起降。

小巧停在了山庄中的一棵树上,并没有接近丁齐等人吃饭的餐厅,因为它的任务就是想看丁齐会被带到什么地方。丁齐吃完饭被带到一栋小楼里休息,小巧也适时飞到二楼的窗台上了。丁齐拒绝了麻总提供特殊服务的安排,众人约定第二天一早坐船出发,小巧也都听见了。

小巧很谨慎地并没有跟丁齐“见面”打招呼,而以丁齐的修为境界,想必也知道小巧已经来了。小巧并没有留在山庄里过夜,反正已经掌握了丁齐的行踪,就赶紧飞了回去向冼皓通风报信,然后跟着冼皓来到租住的民宿小院中。

凌晨时分小巧又不辞劳苦地飞出去了,这次没有跟在汽车后面绕远路,而是走直线直接飞过了海湾和山丘,就在仙顶山庄外面等着。丁齐等人出来后,它一直跟到了码头上,看见了水若赶来上船,又跟着船从海湾里一直飞到了外海,然后便只能望洋兴叹。

小巧感觉中国古人发明的望洋兴叹这个成语实在太贴切了,它不正是望着太平洋而兴叹嘛!

麻雀的长距离飞行能力并不强,小巧虽然不是普通的麻雀,而且还能变身为鸽子大小,但归根到底还是麻雀。它无法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去追踪一条船,假如飞出的距离太远,又找不到合适的落脚岛屿,或者再遇上什么恶劣天气,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它不是水禽,更不是海鸥那样的海鸟,所以只得又飞回了冼皓那里。

冼皓原先告诉小巧,就算发现了方外世界的门户,也千万不要跟着飞进去,只留在远处看着就行。现在倒好,它都不知道丁齐去了哪里,小巧的第一次任务在它自己看来算是失败了。冼皓也叮嘱过小巧,假如事不可为,就绝不要勉强冒险,它这么做也算是听话。

第三天小巧又飞过了海湾,就在码头上等着,看见丁齐等人回来了,它还飞到了那家大排档的房顶上,听见了丁齐等人的谈话。后来丁齐要去火车站,水若去机场,田仲络则仍然留在仙顶山庄住一夜,小巧便又飞过海湾去报告冼皓。

这是一只繁忙而勤劳的麻雀,还好它已经掌握了捷径,从冼皓租的那个民宿小院道仙顶山庄的直线距离并不太远。小巧飞走后,冼皓又开车赶往温州,接中途下车的丁齐。

这是他们早就约定好的,丁齐来宁德之前就订了这趟动车的票,下船后并没有给冼皓发消息。根据两人的约定,除非出了什么意外变故,否则无论有没有消息,都按商定好的计划行事。

……

水若只在宁德待了一天一夜,时间基本都在大海与海岛上度过,根本就没有去仙顶山庄。丁齐则在宁德待了两天两夜,分别在仙顶山庄和静沙岛住了一晚。至于田仲络则是在这里留了三天三夜。这三个人的行程,分别代表了静沙岛开放后访客们可自由选择的参观时间。

田仲络在静沙岛上听了丁齐介绍的最近情况,也怀疑静沙岛或者麻元领有问题,但他还是留在仙顶山庄中过夜了。

田大老板并不怕麻元领,而且在此时此地,也不担心博慈集团能把他怎么样。在海外孤岛中和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田仲络的内心中确实很紧张,可是一旦上了岸,田大老板的底气便又回来了。

他田仲络也不是好对付、好算计的人,区区麻元领还真没放在眼里。至于博慈集团虽然财雄势大,但强大的只是整个财团,不可能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这个地方来对付他。

田仲络这次带了六名随从,其中四个都是身手不凡的兼职保镖。而且只要回到了岸上,他就相信麻元领不敢对他动手,更不可能在仙顶山庄这种地方对他不利,否则不论能否得手,后果岂是区区十几个麻氏族人能承担得起的。

回去之后吃了个晚饭,麻元领热情陪席,言语间仍是一如既往的尊敬之意。饭后田仲络对几名手下交待了几句,然后约麻元领出来单独喝一杯,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庄园后面的小山坡上有个凉亭,是喝茶观景的好地方,没有闲杂人等打扰,田仲络与麻元领就来到了这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树冠中躲着一只小麻雀,就算发现了估计也不会当回事。

亭中的小桌上放着一瓶标签写的全是外文的酒,麻元领亲手给田仲络倒了三分之一水晶杯,又为田仲络切好了一支雪茄,这才赔笑道:“田师为什么要把我约到这里来单独聊天,是想叮嘱我加入方外联盟后的注意事项吗?”

田仲络看着麻元领:“麻总,我们认识已经有多少年了?”

麻元领望着远方回忆道:“从第一次见面算起,快二十年了吧。”

田仲络也叹息道:“是啊,一晃竟然过去这么久了,连麻仙村都已经没有了,想当年你二伯还是村长呢。”

麻元领也是苦孩子出身,祖上世代是渔民,父亲

就是出海时不幸遇风浪身亡,后来母亲丢下他改嫁走了,他是被二伯抚养长大的。他的二伯就是麻仙村当时的村长,也是静沙岛的上一任岛主。

二伯自己也有孩子,为什么要把静沙岛的控界之宝传给麻元领呢?因为静沙岛秘法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练成的,想找一个合格的传人并不容易,偏偏麻元领练成了。

麻仙村是一个交通不便的小渔村,生活非常清苦。后来随着大规模远洋渔业的发展、近海渔业资源的枯竭,小渔村的营生是越来越艰难,很多人便放弃了祖业迁居别处,连破渔船都没有剩下几艘,再后来……这个小村庄就废弃消失了,行政区划上也被撤并,就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痕迹。

但是麻元领不甘心啊,他守着一个方外世界,但对现实中的营生却没有丝毫帮助。还有少数麻氏族人也知道这个秘密,但这个秘密存在与否,好像也对他们的生活并无意义。这时田仲络联系了麻元领,两人又见了面。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见面,田老板认识麻元领的二伯,当年曾寻访过静沙岛这个方外世界。

田仲络是麻元领的恩人啊,他出资帮麻元领在宁德市郊一个交通方便的小半岛上搞了一个民宿,就是由几间农家院改建,也算是一个能维持体面生活的营生,同时还能养着两条渔船。出海打渔并不怎么挣钱,但渔船却是往返静沙岛所必须,那两条船也是田仲络送的。

生活有所改善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麻元领还用那另条船帮人搞过走私,总之什么赚钱就干什么,后来因为政策环境变化、国家加大了打击力度才不得不收手。跟着麻元领干活的几位族人还被抓进去了,差点把麻元领也牵进去,也是田仲络帮忙找关系摆平才把人捞出来。

对田仲络而言,这只是花点小钱将静沙岛的这批人安置妥当,同时也方便将他们控制在自己手中。为什么田老板不更大方一点、将他们安排得更好呢?那时候的田老板还没有现在这么财大气粗,更重要的另一方面,田仲络去过静沙岛,那样一个地方好像也没有多大的现实用处。

守着一个人所不知的方外世界,难道就能自在逍遥、身心舒畅,甚至是衣食无忧、飞黄腾达吗?当然不是,方外只是方外,而现实中总有问题要解决。否则的话,麻元领的日子怎会一度过得那么清苦,连麻仙村这个自然村都在时代浪潮中自然消失了。

静沙岛没有什么开发利用价值,守着这个秘密既是一种寄托,又像是一种负担。田仲络找到麻元领,只是让这一群人能够继续安稳的生活,说不定就什么时候能为他所用。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备胎?

好吧,静沙岛在田仲络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暂时还用不上的备胎。而田仲络对待白云洞的态度就不同,直接收编并控制在手下的小弟了,将自己放弃了的假肥皂产业转移给了白云洞,使白云洞成为了假肥皂新的生产基地,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啊,也使白云洞一干人对他俯首听命。

可麻元领这个人总是不甘于就这么平淡与平庸,在田老板那里拿不到大投资,他就自己出去找投资,结果还真拉来了新的金主,建造了仙顶山度假庄园,感觉社会地位以及生活质量比以前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就连田仲络见了面都得叫他一声麻总。

麻元领自己有本事能拉来投资,开发旅游休闲产业,田仲络当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习惯性地暗中调查了一番,得知这笔钱的源头是博慈集团。

这次方外联盟成立,田仲络便想到了静沙岛,打算把静沙岛也拉进这个联盟。不论静沙岛在“世俗界”是什么情况,但在“方外界”,肯定是他田仲络麾下的势力。

田仲络的想法是不错的,却没想到博慈集团又冲着方外联盟来了,这中间泄露消息的人是谁、又带着什么目的呢?田仲络此刻看着麻元领,内心的感觉很愤怒,但仍然保持着平静,样子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

听田仲络提起往事,麻元领也很感慨的举杯道:“时间过得太快了,物是人非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得感谢田师的帮助。您是我的恩人和贵人,如今又把我引入了方外联盟,我得好好敬您一杯!”

田仲络微微一笑:“那你就干了吧!”

“好,那我就先干为敬!”麻元领仰脖干了这杯酒,又有些纳闷道,“田师,您怎么一口都不喝呢?难道这酒不对胃口吗,您想喝什么,我叫人马上送来。”

田仲络晃着手中的酒杯道:“恩人和贵人,我可不敢当,当年只是举手之劳,也没有帮过你太大的忙。但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是老相识了,有些事麻总不应该瞒着我。”

麻元领赶紧放下杯子:“我有什么事瞒着您了?假如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田师尽管指出来,我立刻就改。”

田仲络轻轻摇了摇头道:“这座山庄,是博慈集团投资的吧?麻总不要觉得意外,公开资料上查不到这个情况,这次介绍你们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我相当于担保人,所以就调查了一下背景信息,相信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麻元领的心中咯噔一下,却故作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人民币又不姓张姓李,那只不过是我拉来的投资,确实和博慈集团能扯上点关系。我不知道田师还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否则早就主动告诉您了。”

田仲络不紧不慢道:“这种事情当然没什么好说的,可是方外联盟和方外世界的秘密,你为什么都告诉施良德了?”

麻元领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田仲络语气平淡地招了招手道:“坐!坐下来说。麻总不必这么紧张,我就是想问清楚情况而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只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田大老板平日架子大,摆出来的气场很足,这种心态也不完全是装的,面对麻元领的惊慌反应显得极有底气,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麻元领有些惊慌失措,在他看来,建造仙顶山庄的资金来源于何处算不得什么事,可是田仲络直接点明了,他将方外世界与方外联盟的秘密泄露给了博慈集团。在田仲络平静的外表下,

他已经体会到那深深的不满甚至是愤怒,脑子在飞速地转动。

虽然攀上了博慈集团这根高枝,但田仲络仍是他惹不起的呀,麻元领很听话地又坐回到靠椅上,过了好几秒才以解释的语气道:“田师,您应该是这个世上最了解我的人了。想当年,我空守宝山,日子却仍然过得那么潦倒。后来遇见了您,境遇才有所改善,您是我的恩人与贵人,更是我的偶像……”

田仲络不耐烦地挥手打断道:“不要抒情,说干货!”

事情要从三年前讲起了。施良德这些年一直在找寻疲门观身术传承,也受过很多次骗。因为这本就是江湖八大门的秘术,有不少人并未得到真传,但也听说过疲门观身术的来历、知晓一些原理和皮毛,再根据网上的医道典籍拼凑出一套似是而非的东西,便拿去忽悠施良德。

这些江湖骗子,有的下场很惨,还有些人施良德并没有追究。至于怎么处理,施老祖视对方的来历、手段以及自己的心情而定。

比如一位来自台湾、自称龙虎山张氏后裔、在大陆亦有很多高层关系的某大师,也弄了一套看着很像的观身术秘籍给了施良德。施良德不仅没有追究或戳穿,反而以重金酬谢。

这些风声也传到了麻元领耳中,麻元领起初是吃了一惊,心中也有颇多猜疑。他虽非江湖疲门弟子、祖上世代都是渔民,但静沙岛传承中就包含观身术啊,难道施良德是冲着静沙岛来的?后来麻元领便刻意收集这方面的消息,发现情况并非如此,于是心思又活泛起来。

他主动设法联系施良德,说自己有疲门观身术的线索。施良德本人当然没有搭理他,只是派了一名手下过来,问麻元领线索是什么?

麻元领说线索在海外神秘之地,顺势就向对方介绍了静沙岛这处天地秘境的神奇。来人不敢相信啊,于是麻元领就开船带着他去见识了一番。这名手下回去汇报之后,施老祖便亲自来了,带着一群保镖也登上了静沙岛。

这次施良德虽然没有得到观身术秘法传承,却另有喜出望外的发现,知晓了有静沙岛这样神奇的天地秘境存在,而且就掌握在麻元领的手中。麻元领也告诉了施良德,他就是能打开天地秘境唯一之人,因为天地秘境已认他为主。

这一次施良德给麻元领投资两个亿,并找专人帮他选地址、跑手续、做设计,去建造仙顶山庄。施良德这么做当然也有条件,他交代了麻元领两件事:一是要保守秘密;二是要注意搜集其他方外世界的消息,若有发现立刻就通知他。

麻元领当时知道奇岩境的存在,他本人虽没有去过奇岩境,但祖上与奇岩境前代的境主有过交往,田仲络能找到静沙岛的前岛主他二伯,也是这个缘由。但麻元领并没有说出来,他还有所保留,就像他没有立刻告诉施良德自己手中就有观身术传承。

只要投资到位,仙顶山庄的建设非常快。这座度假庄园是施良德找设计师帮忙设计的,但在建设过程中,麻元领又提了不少修改意见和要求,规模扩大了,景观设计以及装饰装潢都是低调而奢华,总之就是更上档次。

主体建筑基本落成的时候,这两个亿就花完了,一部分是用于工程建设,另一部分当然成了经手人的好处,其中最主要的经手人就是麻元领。

在这段时间,施良德去过静沙岛好几次。静沙岛上如今的建筑,主要就是为他老人家及其随从修的,分布在两个地方。其中一处丁齐等人去过,而另一处在岛屿另一侧的山谷中,环境更好更舒适,麻元领并没有带丁齐他们去,那相当于施良德的海外私宅。

其实麻元领心里很清楚,静沙岛这个地方不尴不尬。假如说海岛风情,世界上有的是度假胜地,无论是风光还是条件都比它强太多。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一处天地秘境,而且还有那神奇的环岛沙丘,能带给人一种别处想像不到的满足感。

可惜静沙岛太远了,每次坐船都得五个小时,来回就是十个小时,而且进去了之后就和外界断绝了联系,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所以施良德来的次数并不多,每次住的时间也不长,只是当做猎奇,同时满足那种与众不同的心理享受。

山庄快竣工了,可是账面上的钱也花完了,麻元领希望施良德能追加投资,照原本的预算再来个两、三千万也就够了。这时麻元领已经能接触到施良德本人,他便找了个机会,就在静沙岛上告诉了施良德,自己有疲门观身术传承。

施良德寻找多年的观身术,终于在麻元领这里得到了。那么麻元领怎样解释为何一开始没有说出真相呢?他给自己套了个“世外高人”的人设,告诉施良德,他的祖师世代隐居于海外仙山,如今传承到了他的手中。

高人当然得有高人的讲究,刚开始没说出来,则是对施良德的考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考验,见他如此心诚,所以才决定授以疲门观身术的传承。

据丁齐所知,那静沙岛确实是一个修炼疲门观身术入门的好地方,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入门,就算入门之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突破更高境界。

至于施良德练没练成观身术、是否真的将麻元领当成了世外高人,这些皆不得而知。总之这次从岛上回来之后,他又追加投资了三个亿,一部分用于工程建成,剩下酒留作仙顶山庄开业后的运营资金。

仙顶山度假庄园从选址到落成,施良德一共掏了五个亿,这是当年的麻元领做梦也想不到的天文数字。在这个过程中,麻元领捞了最大的好处,手下的十几位麻氏族人也分到了不少油水。

施良德给的条件很优厚,这座山庄的一半权益归麻元领所有,平时也由麻元领负责运营。施良德还给仙顶山庄介绍了不少客户,既有博慈集团的下属部门,也有不少与施良德有关系的朋友、富商、官员。这个地方很隐秘很低调,很适合度假休闲。

当然了,更隐秘的是茫茫大海中的方外世界静沙岛,普通的客人就不可能知道了。

PS:今天又是三合一超长篇大章节,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没办法啊,虽然我并没有偷懒,但速度跟不上章节进度呀。求月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