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57、定了规矩就得认

从福建省宁德市到江淮省境湖市,没有火车直达,需要先乘动车到南京或义乌站中转,最快也需要七个小时,通常需要十个小时左右。

但是从宁德到更远的西安,时间却更短。可以首先从宁德赶到福州长乐机场,开车的话只要一个多小时,坐大巴也只要两个小时。长乐机场有飞往西安的航班,飞行时间大约三个小时。

众人下船大约是下午三点钟,在码头附近找个地方先吃了点东西。水若因为到得晚,没有来得及去仙顶山庄,麻元领还盛情挽留她在山庄多住一夜,明天一早再飞回西安。

可水若明天单位还有事,所以不得不今天晚上就赶回去,还说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来仙顶山庄度个假、多住几天。

麻元领对此热烈欢迎,并表示一定要热情接待,并希望找时间去响水峰参观。水若很欢快地点头道:“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后,欢迎你们来响水峰参观。响水峰和金山院如今都对联盟成员开放参观了,只要按照联盟的规定申请就可以。”

聊到这里,众人又想起来意,他们此番不是来旅游的,而是做新成员审核的。麻元领顺势问道:“几位领导,我静沙岛算是通过审核了吗?”

水若看了丁齐和田仲络一眼,率先点头道:“你们二位怎么看?反正我是认为没有问题了!”

丁齐和田仲络对视一眼,也不得不点头道:“当然通过了,这都不通过,那还怎样才能通过?”

他们都在怀疑静沙岛有问题,因为博慈集团最近想通过境湖市政府动迁南沚小区,而静沙岛在外面的基地仙顶山庄,其幕后的投资人恰恰又是博慈集团,要说这只是巧合恐怕谁也不信。但这些却不能成为否定静沙岛的理由,甚至都没法拿到台面上来说。

换个角度看,博慈集团建新医院完全可以是正常的投资行为,人家是医疗服务企业,就是干这个买卖的,无非是看中了某个小区的地块。无论能否成功动迁,或者另换一块地皮,其实都是正常的商业手段。

自己住的旧小区要被动迁了,而且开发商还愿意出高价,很多人欢迎还来不及呢!说到底,这只是丁齐和朱山闲自己心里“有鬼”,在外人看来,未必是博慈集团有问题。

而博慈集团在福建沿海投资建设了一片海景度假疗养区,也是完全正常的商业行为,据说施良德的老家离这里就不远。而且这并不是通过公开途径能查到的信息,只是田仲络通过某些渠道打听到的消息,恐怕连证据都没有。

田仲络多年前就认识麻元领了,不仅知晓静沙岛的存在,此前就曾去过静沙岛。这次成立方外联盟,他将静沙岛也介绍进来,那么净沙岛在联盟内也会成为从属于奇岩境一派的势力,一切行动以他田仲络马首是瞻。

田大老板既存了这个打算,当然也会调查静沙岛的背景。麻元领哪来那么一大笔钱修建了仙顶山庄,还能维护并运营的这么好?田仲络也查到了最终的投资人是博慈集团,并不是博慈集团主动投资,而是麻元领想办法拉来的。

无论是谁都要保生存、求发展,这种事情无可厚非。而且从明面上的产权归属关系上,未必能直接查到博慈集团或者施良德本人头上。就像田仲络旗下的很多项目,查来查去也查不到他田大老板头上。

况且博慈集团是个庞然大物,投资这个山庄未必需要施良德亲自决策,他本人可能只是听过汇报而已,完全都是下面的分支机构经手的项目。

更重要的是,静沙岛完全是按照方外联盟的规矩办事,甚至超额满足了审核要求。方外联盟对新成员的审核,只是为了确认真有那么一处方外世界的存在,而不是虚构一个方外世界想混进联盟。审核的标准只要进入门户看一眼就成,并由来自三家不同方外世界的理事一起确认。

如今三名理事会的成员都到了,麻元领可不仅仅是带他们进去看了一眼,而是全程热情接待,不仅将他们带进了方外世界,而且登岛住了一夜。

当然了,这

也与静沙岛所在的特殊位置有关,总不能航行了五个小时,进入门户看了一眼后掉头便走吧?就算丁齐等人可以不登岛,但船上的补给物资还得送到岛上呢,岛上的轮值人员也得接回来,索性再安排一次全程游。

既然规矩是方外联盟自己定的,别人也按照规矩做了,方外联盟就不能否认。话说到这里,静沙岛就等于正式加入了方外联盟,并现场确定了三名理事,除了岛主麻元领之外,另外两位也都姓麻。

三名新理事名单确定后,他们随即就加入了方外联盟的理事微信群和大家打招呼问好。丁齐深刻地体会到“虚与委蛇”这个成语的含义,世道复杂,有太多的事情不是非黑即白,就算猜测静沙岛有问题、让其加入方外联盟可能有莫大隐患,也不得不这样做。

已经错过了晚饭点,又要赶时间,众人只是在路边的大排档中炒了几个菜,叫了几瓶啤酒简单吃一顿。麻元领很高兴,兴奋地举杯道:“来,我们共同干杯庆祝一下!”

丁齐也只得和大家一起举杯干了,忽略别的因素不谈,方外联盟有新成员加入,而且是按照早就制定好的章程,的确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干杯之后,麻元领又笑道:“听说响水峰和金山院都已经对联盟成员开放,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去参观。在这里我就拍板决定了,加入方外联盟后,静沙岛也开放参观,我要退出一个海岛游项目……”

兴奋的麻元领现场就敲定了开放静沙岛的各种细节,同样兴奋的水若还在一边提出了各种建议。静沙岛离陆地太远了,坐船的航行时间往返加起来要十个小时,如果观光全程时间太短未免吸引力不足。

游览静沙岛,全程时间可以是两天三夜,也不局限于周末。只要通过联盟总部那边协调好了,参观者有时间的话,静沙岛这边可以随时安排,唯一受到限制的是人数和天气。鉴于岛上的接待条件有限,每次参观的人数不超过五人,安排时间要提前看好天气预报。

鉴于远期天气预报不一定准确,假如人来了之后遇上风浪去不了静沙岛,那就暂时安排在仙顶山庄度假,下次还可以等好天气免费再来观光。

按照标准流程,客人可以提前一天到达宁德,静沙岛会派车将来客接到仙顶山庄。先在山庄中住一夜,第二天出海去静沙岛,再在静沙岛中住一夜,第三天下午返回岸上。上岸之后,假如客人想当天回去,静沙岛就立刻派车送到车站或机场。

假如客人们还有时间,当天并不着急回去,还可以再回仙顶山庄住一夜,次日早上再离开。空出来的这天下午,还可以安排游艇到海上钓鱼,黄昏时到海滩上搞烧烤,假如风浪小就去外海,若有风浪就安排在港湾内侧的海域与海滩。

全程时间算下来差不多是两天三夜,假如到得早点走得再晚点,那就是三天三夜了。整个“静沙岛三日游套餐”,每人每次收费十万,算得上是性价比极高了。

而且客人们可以自由选择时间,假如实在抽不出太多空,就是一日一夜游也可以,第一天上午赶到码头坐船直接去静沙岛,第二天下午上岸后便赶回去,就像水若这次一样,完全省略掉在仙顶山庄的度假行程,只去方外世界参观游历。

说性价比要分和谁比,和别的旅游项目比当然太贵了,但是和响水峰以及金山院一日游相比,至少静沙岛安排的项目更多、时间更长,接待的条件也更好。在响水峰中可以品竹节酒,在金山院可以体验化身为禽兽的乐趣,在静沙岛也可以见识那神奇的沙丘。

麻总不愧是经营旅游项目的,那样一个远离陆地的孤岛,只有如此安排才更具吸引力,否则有些人就算来过第一次也不太愿意再来第二次。

众人吃饭时就已经敲定了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后对外开放参观的事情,还敲定了所有的细节。麻元领以岛主的身份随即在方外联盟理事群中发布了公告,引来其他成员的一片欢呼。有新成员加入,而且这位新成员一加入就愿意开放天地秘境,当然

会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这顿便饭吃了一个小时左右,该谈的事情几乎都已经谈完了,可见麻元领做事的效率之高,绝对是个很干脆、能决断的人。

吃完饭,水若和丁齐便分别坐车赶往福州机场与宁德火车站。还是麻老六开车送水若去机场,丁齐这边则换了个司机,也是方外联盟新加入的理,事一位身材脸蛋很是妖娆性感的少妇,名叫麻晓。

在群里看见“净沙岛—麻晓”这个名字,再见到穿着一袭红衫的麻晓本人,丁齐莫名想起了红彤彤、香喷喷,剥壳之后肉质鲜美白嫩的麻辣小龙虾。

麻晓请丁齐上车的时候,很礼貌地主动为他开车门,丁齐却暗自一怔,因为麻晓开的是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假如是旅游单位接待客人,而且客人只有一位,司机应该请客人坐在后座,只有熟悉的朋友之间,才会主动请人坐在副驾驶位置。

丁齐就是搞心理学的,所以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和麻晓并不熟,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对方显然是想拉近心理距离。丁齐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愣神都没有,顺势就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当然也不忘笑着对麻晓道谢。

与来时的司机麻老六一路沉默言不同,这位麻晓理事话很多,而且声音娇滴滴的很好听,还总是挑好听的话说。麻晓以好奇与崇拜的眼神、总是略带惊叹的语气,向丁齐打听了方外联盟中的很多事情,身为新理事这些情况当然是需要了解的。

麻晓还聊起了很多有关学习、工作与生活的情况,以自己的经历为引子,但主要都在谈丁齐。对于男性而言,无论吹牛也好感慨也罢,这些都是非常愿意聊的话题。丁齐很健谈,他的职业就是靠谈话挣钱的嘛,能说的也都说了,反正也不是什么保密资料。

在交谈中,麻晓恰当地表达了赞赏、佩服、遗憾、感叹以及深有同感种种态度,总之说实话,有这样一位美女司机开车陪伴,路途可比来时要舒服多了。

麻晓车开得不算快,用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宁德火车站,时间是下午六点左右,而丁齐买的动车票是七点二十三分发车。见时间还早,麻晓便主动留了下来陪丁老师等车,还请他在外面的咖啡厅里小坐了一会儿,一副能陪着丁老师说话就很开心的样子。

终于到点上车了,丁齐订的是商务座,不是出行旺季,这节有五个座位的商务车厢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乘客,好像有点奢侈了。水若副理事长回西安买的也是头等舱,像这种事情也算是出公差,反正费用都可以找方外联盟总部报销。

这稍显奢侈的享受却好像被浪费了,因为丁齐并没有坐到车票上的终点站南京,时间过了没多久,他便在下一站温州下车了。出站之后丁齐没有打车,步行走到外面的街边,冼皓开着他那辆宝马恰好驶过,丁齐拉开车门便坐进去了。

两人没有直接开车去境湖,而是又回到了宁德市。宁德市的海岸线一带有很多半岛和渔港,也有不少酒店、度假村。他们来到了面朝海湾的一个半岛上,旁边有一家带院子的二层民宿,冼皓前天就已经把这里包下来了。

在路上,丁齐就已经告诉了冼皓此番静沙岛之行的所有经过。冼皓很惊讶,没想到静沙岛居然暗中与博慈集团还有牵扯。假如不是田仲络打听到了这个消息并告诉了丁齐,这次前来审核恐怕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两人坐在二楼的窗前望着海湾,冼皓道:“田仲络没走,今晚还住在仙顶山庄里。我让小巧又溜进山庄了,不知能探听到什么新消息。”

丁齐:“假如静沙岛或者那个麻岛主真有问题,我倒有点为小巧担心了。”

冼皓:“你就放心好了,既然是住在山里,没人会特别注意一只麻雀的,而且该提醒过的我都已经提醒过小巧了。你可不要小看它,人家可是差一点就称霸了一个世界的麻雀!”

丁齐被逗笑了,点了点头道:“小巧明天才会回来,我们先休息吧,干坐在这里也没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