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55、静沙岛

大约又前行了不到两公里,终于在靠岸几十米远的地方抛锚停船。这座岛的四周全是沙滩,没有地方适合修建港口,下船走的是漂浮码头。

所谓漂浮码头,就是用大块泡沫包裹防水防腐蚀的硬壳,捆扎连接在一起,上面铺着垫子弄平整,从岸边一直延伸出几十米远。几名水手皆身手矫健地跃下了船,在微微有些晃动的码头上站得很稳,架好了舷梯请客人们下来,而海岸上也站了三个人在迎接。

麻元领招呼道:“你们把东西卸下来运上去,我陪几位客人逛逛。”

终于踏上了静沙岛的海滩,脚下是起伏的沙丘,丁齐伸手抓了一把沙子仔细观看,发现了此地的特殊之处。严格的说这些不是沙子,而是绿豆大小的颗粒,呈灰白色。假如在显微镜下观察,这些砂砾的形状并不规则,边缘磨得很光滑,表面分布着很多细孔。

这种灰白的颗粒不仅仅分布在海边,往前走出很远都是,起伏连绵形成沙丘地貌,有的沙丘甚至有七、八米高。麻元领笑道:“丁院主已经察觉出不对劲了?”

田仲络也笑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感觉也非常惊讶。听说金山院是试炼之地,而这静沙岛同样也是一处试炼之地。”

水若揉着太阳穴道:“你们说话的声音好奇怪呀,这里太安静了!”

田仲络和麻元领的声音奇怪,水若自己发出的声音同样很奇怪。她的声音原本挺好听,但此刻却显得很干涩,因为一点环境的回音都没有。从登上了海岸越往里走,感觉就越安静,走到这些灰色砂砾形成的沙丘中,连不远处的海浪声都听不见了。

就连脚踩灰砂砾产生的摩擦声都非常微弱,但在寂静的环境中又显得那么粗糙刺耳,自己的呼吸心跳声也清晰可闻,微风吹过在耳边产生的震荡声都很明显……也就是说在很安静几乎没有回音的环境下,感觉器官会向大脑传达平时被忽略掉的各种声音信号。

丁齐说道:“是这种砂砾,它好像能吸收声波,几乎不会反射声音。”

麻元领用变得有些刺耳的声音道:“是的,这就是静沙岛的由来。”

水若:“在这种环境下待久了,人会出现幻觉甚至发疯的。”

丁齐点头道:“谁说不是呢,会导致幻听甚至幻感。”

水若:“幻听我明白,但幻感是怎么回事?”

丁齐解释道:“人虽然不像蝙蝠那样直接通过回声定位,但潜意识中也会通过回声感应事物,大脑无时无刻不在接受日常中各种杂乱的声波,大多是从各种物体表面反射出来的,虽然没有刻意去注意,但潜意识中也是有感应的。

对于盲人来说,这种感应特别明显,甚至可以训练出有意识的回声定位。但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中,感官就会变得很不适应,因为听觉系统察觉不到周围事物的存在,潜意识里就容易产生错觉。比如总感觉周围有什么东西,但实际上是没有的……”

麻元领赞道:“久闻丁老师大名,不愧是专家!”

水若:“听你这么一说,我总感觉后面有东西在跟着。”

田仲络又笑道:“那水总走前面吧,我们在后面保护。”

丁齐:“麻岛主,这一片灰砂砾地带的分布范围有多大?”

麻元领:“岛屿四周围全是,宽度大概有一公里左右,穿过去要走十几分钟,到了山上感觉就好多了。”

继续前行,来到一处四面都被沙丘环绕的地方,这里连风都没有,那种寂静的不适感几乎到了极致,丁齐却居然看见了几间房子。这些房子就是用粘合剂塑起此地的灰砂砾为材料修建,他纳闷道:“麻岛主,你们在这里建了几座简易房,不是刑讯用的就是修炼用的吧?”

麻元领微微一怔,点头道:“丁院主好眼力,已经看出来了,这几间静室的确是修炼之所。静沙岛的传承秘法,借助此地环境修炼更容易入门。但另一方面,它确实也是一种折磨呀,跟受刑差不多,我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丁齐:“如果我猜得不错,江湖八大门秘术,静沙岛也至少传承了其中之一,就是疲门观身术。”

麻元领这回是真正的惊讶了,有些错愕的看着丁齐,过了好几秒钟才反问道:“丁院主也精通观身术吗?”

丁齐笑了笑:“不敢说精通,但我和疲门传人打过交道,也接触过观身术传承。”

田仲络插话道:“那么金山院传承的又是八门中的哪一门秘术?”

丁齐:“应该是爵门望气术。”

田仲络纳闷道:“什么叫应该是爵门望气术,难道还有可能不是吗?”

丁齐:“我与诸位不一样,是后得到的传承,对历史并不是很了解。”

麻元领:

“哦,您是如何得到的金山院传承?”

丁齐很坦然地反问道:“我可以不告诉你吗?”

麻元领有些尴尬地笑道:“是我失言了,有些事不该问的!前面就走出去了,感觉没有这么难受了。”

丁齐如何知道净沙岛有疲门观身术的传承?先前他已有猜测,每家方外世界的传承秘法都与江湖八大门的秘术有关,至少传承了其中一门;其次他在琴高台世界中遇到了陈容,听其介绍过医家丹道传承,还看到了陶弘景留下的医家典籍,其中就包含了疲门观身术的内容。

由此推断,琴高台这个方外世界的传承秘法也与观身术有关,虽然陶昕并没有将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交给丁齐。丁齐如今已清楚,修炼观身术首先要能入静。入静也是一种入境,但有其独特的要求,讲究的是极静之境。

极静之境这种身心状态是很难大到的,这就阻挡了大部分人修炼入门的可能,它的修炼方法有很多种,最典型的便是“垂帘逆听”。所谓垂帘,不仅是垂下眼帘,而是在安静的环境中不受外界的任何打扰,直至能够断绝外缘,屏蔽寻常的感官不接受任何外来的信息。

所谓逆听又称内视,内视之视并不一定是指寻常的视觉,而是强调感官向内不向外,体察来自已身的一切。在极静的环境下,听不见来自外界的任何声音,这时呼吸、心跳、血液流动及腑脏运行的动静都清晰可闻,甚至宛若可见,在这种状态下去体察自身。

所以丁齐发现岛上有如此神奇的砂砾,还有人用这种砂砾在沙丘中建造了静室,麻岛主当年就是在这样的静室中修炼秘法,丁齐便猜到他修炼的是疲门观身术。

涉及各家传承之密的话题,当然不适合深谈。说话间地势渐行渐高,众人已经走出了灰色沙丘分布的范围,感觉舒坦了许多,至少听觉恢复了正常。净沙岛的高处有植被覆盖,接近沙丘的地带生长的都是椰子树,丁齐至少看见了三种不同的椰子,再往上则是各种杂木。

远望净沙岛有三个山尖,一低两高形式骆驼,低的那个山头超出海平面一百多米,高的两个山头都在二百米左右。麻岛主带着三名客人来到了高低两个山头之间的山坳里,这里有一排房屋,还有一栋二层小楼,应该是从外面运材料修建的。

这是一个避风的地方,空地旁还是一眼泉水和一个不大的小水潭。这座岛上居然有淡水水源,已经相当难得了,但若居住的人口太多,这么一点淡水显然不够用,所以还需要从外面补充淡水以及其他的日用物资。

水潭边长着一株非常高大的树木,目测至少有三十多米,上面挂着一颗颗冬瓜大小的果子,最大的果子几乎有上百斤重,这是菠萝蜜。丁齐在超市里见过菠萝蜜,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长在树上的。

岛上有这么一眼泉,还有这株菠萝蜜和那些椰子,应能保障最基本的生存,但条件也绝不会太好。麻岛主介绍道:“我们到地方了,岛上的人员驻地就在这里,离陆地太远了,各种补给都要靠船运,而且太大的船开不进来,所以条件很简陋,请几位多包涵。”

水若望着四周道:“这地方简直太好了,能在海外孤岛上建立一个这样的基地,而且还是方外世界,麻岛主的祖上真不简单啊!”

此时又听见了马达轰鸣声,两辆四轮沙滩车驶进了基地。他们是从另一条好走的路穿过沙滩上山的,需要往返好几次才能把船上带的物资运送到这里。

等忙完了安顿下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午饭连着晚饭一块吃。有人给做了海岛特色椰子饭,水果当然就是菠萝蜜了。这些东西很可口,但就是太甜了,丁齐不是很习惯,还好有别的菜,海里打的鱼配合从外面带进来的调料,烹饪水平也挺不错。

席间最重要的一道主菜令丁齐等人赞不绝口,就是热带海岛特产的椰子蟹。成年的椰子蟹有脸盆大小,强壮的鳌钳可以夹开椰子以椰肉为食,而它们自己的肉也非常鲜美可口。椰子蟹如今已是一种珍稀动物,很少能吃到,净沙岛中居然有这种蟹。

净沙岛南北长约六公里,东西宽约四公里,假如去掉灰色的沙丘地带,有植被生长的地方南北长约四公里,东西宽约两公里,不算大也不算小,有足够的椰子林供椰子蟹繁衍。但这种美味不能随意滥捕,要不然很快就吃光了,今天是贵客登门,才特意抓来一只尝尝。

海岛游项目,吃完主菜通常都要搞沙滩烧烤,但这里的沙滩就算了吧,就是在泉水旁的空地上架起了烤炉,肉串、调料、啤酒都是随船带来的,饮料就是椰子汁,众人倒也吃得挺开心。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三名贵客每人分了一间单独的屋子,陈设用品很简单但还算干净。

丁齐看了一下,厨房和公共卫

生间不算,这里一共有八间屋子可以住人。与麻岛主同船前来的水手就有九名,在岛上还驻守的三个人。麻岛主自己住一间屋,他们三名客人每人一间屋,剩下的十二个人就得挤另外五间屋,条件确实够清苦的。

至于岛上是不是还有别的隐秘住处,是否还有驻守人员没有露面,丁齐就不清楚了。他的神识远远无法覆盖整座岛屿,而且受到山势和密林的干扰,能探查的范围就更有限了。

休息时丁齐提了一个令人颇感意外的要求,他不想住在山上的屋子里,而想去登岛时看到的沙丘静室中体验一番。

麻元领苦笑道:“丁院主,我知道你好奇,在那里稍微体验一下就可以了,过不得整夜。时间稍微一长,那简直就是酷刑折磨啊,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都算是神经坚韧了。我可以陪您走一趟,就在外面等您一会儿,然后咱们再回来休息。”

丁齐:“不必这么麻烦了,我记得路,自己下山即可,假如真的受不了,那就自己回来,反正也不远。”

麻元领终究还是不放心,亲自打着手电送丁齐下山,来到了沙丘环绕的屋子前,把手电递给丁齐道:“这个你拿着,假如实在受不了,就自己上山回去休息。这座岛上没什么危险,除非你故意去逗椰子蟹被夹了……”

丁齐挑了一间屋子进去坐下,屋中没有任何陈设,别说桌椅了,就连个垫子都没有,地上仍是那种灰色的细砂砾。盘腿端坐,听不见任何声音,除了自己的身体器官运行发出的各种动静。屋子里也没有灯,黑暗中同样看不见任何事物,除非展开神识去感应。

丁齐收敛了神识,只向内不向外,感觉并不是住在屋子里,而是身处旷野中,假如不是还能感受到身下的砂砾存在,简直就像是漂浮于一无所有的虚空……随着定境的深入,丁齐连体外的触感都收敛了,整个人就真似置身于虚空了。

丁齐在修炼观身术,他的修为早已突破了六境,如今只是体验与修炼另一种秘术。丁齐曾接触过江湖八门秘术,比如石不全讲解的册门入微术、谭涵川讲解的火门炉鼎术、朱山闲讲解的爵门望气术、冼皓讲解的飘门隐峨术、尚妮讲解的风门心盘术、庄梦周讲解的惊门灵犀术。

除了惊门灵犀术太玄、只能靠领悟,其他各门秘术丁齐都算得到了真传,但在他创立方外秘法时还缺了两门传承,就是要门兴神术与疲门观身术。

要门兴神术,丁齐后来也有切身体会,因为其中的很多讲究就与他的专业有关。疲门观身术则是他所缺的最后一环,但在琴高台世界中也算是补齐了见知。

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秘法,入门的第一步就称为观身境。观身境要修炼“心册”与“心界”,就是构建一个内在的精神世界。当人自身成为一个世界时,才能去寄托心神凝练景文石,而后去感应另一个世界。

而观身术的讲究,就是断绝外缘去感应自身。当身外的世界消失后,人的自身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感应外物,修炼天人交感,最终天人合一。所以观身术很重要,丁齐将方外秘法的第一层境界命名为观身境,不是没有原因的。

此刻在沙丘静室中端坐,丁齐很快就证入了极静之境,感受腑脏气血运行,仿佛可清晰地内视。他自身就化为了一个独立的世界,有其运行的规则,而且这个世界是有意识的……

麻元领岛主并没有走远,坐在一座沙丘顶上能看见这几间屋子的位置,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一边不时看着夜光表。他在等丁齐出来,以应证自己所言不虚。按照经验,一般人顶多在里面呆上半个小时,极限不超过四十五分钟,眼看已经半个多小时了,麻元领也不禁露出佩服之色。

可是接着等下去,他的神色越来越惊疑不定,因为不知不觉间,都超过两个小时了,手机一直放着音乐也快没电了,丁齐居然还没出来!这时麻元领的神色又是一惊,他察觉到了屋子里的动静,并不是听见的,而是展开神识感应到的。

丁齐不再端坐,而是放开双腿仰面躺了下来,身子还在沙里拱了拱,仿佛是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难道丁齐要在这里睡觉吗?虽然说安静的环境有助于睡眠,但安静和极静完全是两个概念啊,人在极静之中是根本睡不着的!其实丁齐也没有睡觉,他就是换了个姿势在修炼。麻元领看着黑暗中的静室,眼神中有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第二天日出时分,海岛上的风景很美,丁齐带着手电回到了山中,精神饱满、容光焕发。这一夜的修炼虽不可能使方外秘法的境界更高,但根基更扎实了。再看麻元领,昨天晚上却好像没睡好,神情有些疲惫,吃早饭的时候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PS:假日快乐,求月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