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54、仙顶山庄

此地名叫仙顶山,听名字就很高端,半山腰处有一片庄园式的建筑。丁齐远远地一眼看见,就觉得风景真美,但同时又感觉若按照传统的风水理论,村庄或者说庄园并不适合建在这个地方。

这片建筑在半山高处,方向朝东,两公里外就是东海,无遮无挡视野极佳。庄园周围的山中植被葱翠茂盛,环境也是极佳。

但风光好并不一定代表风水好,丁齐可以肯定那座庄园是近年来新建的,过去那里应该没有村庄,因为不适合人们定居。

海边的渔村会修建在相对高处,但更重要的另一点,通常都要选择避风的地方,尽量避免在很近的距离内直面大海。因为那样夏天湿气会很重、冬天风很冷也很硬,更重要的是东南沿海一带常有台风,风暴能把树木连根拔起、房顶都能掀飞了。

哪怕十几年、几十年才会遇到一次那样的风暴,那里也不是适合定居的地方。沿海一带的大环境虽然无法躲避,但小环境却是可以选择和营造的。

这个庄园就像一个高档的度假疗养区,也不知是哪位有钱的大老板投资,怎么选择了直接面朝大海、毫无遮挡的半山高处?那就是个迎风的坡啊!自以为占了一片好地方,有他哭的时候,这是哪个二百五搞的项目?

等到越野车上了山腰的简易公路来到庄园中时,丁齐又微微吃了一惊,建造这座庄园的人绝不是二百五,事实恰恰相反,至少设计者应该是极擅风水的。

此刻海上有风,这种地势风本来就大,朝海的山坡上估计有四、五级,但是庄园中却只是微风拂面,有种令人很舒服的空气流通感。

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座庄园的地点选择非常有讲究,下方是弧形的山坡,坡度由低到高变得越来越陡。庄园所在的地基,就像是朝山体内削平了一块,左右也有山体环抱。当海面上风吹过来,局部气流会沿着山庄前的陡坡升起,形成了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风障。

在庄园的前方总是一片上升气流,而上空则是凌乱的紊流,但庄园里面的风却很小,这就看出设计者的高明了。

道路入口处放着一块石屏风,上面刻着“仙顶山度假庄园”几个字,庄园里有好几片建筑群,既有联排的小楼也有独栋的别墅,总体规模并不算太大,顶多接待百来名客人。车停在了接待中心的门前,而田仲络就站在那里等着呢。

丁齐一下车,田仲络就招呼道:“丁理事长,你终于到了!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仙顶山庄的麻总——麻元领。”

麻元领就是静沙岛的岛主,但这个场合应该还有不明内情的外人,所以田仲络并没有那么称呼。丁齐也心领神会,上前热情地与麻元领握手寒暄。麻元领的肤色有些黑,应该是常年晒太阳的缘故,手很有力而且茧子很厚,感觉有点像粗糙的砂纸。

按照约定的时间,丁齐应该是下午是五点半到火车站,感到庄园已经快八点了。麻总设宴招待远来的贵客,菜品大多是当地的特色海鲜,假如是对外营业的话,这一桌也是价格不菲。丁齐是一个人来的,但田仲络却带了六名随从,两男四女。

上次在南沚小区见面,田仲络只带了于鹏飞和李修远两名随从,主要是衬托一下他的气场。而今天来到仙顶山庄,这位田师的排场明显更大了,端茶杯、拎包的自不必说,所谓的助理肯定也是保镖,还有两名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贴身相陪。

一看席间斟酒夹菜、竭力奉承的样子,就知道那两名女子和田仲络是什么关系。田大老板真是好享受啊,在这个场合毫不避讳自己腐化堕落的生活作风,在座众人也只能见怪不怪。

吃完晚饭天已经黑透了,打发走其他人,田仲络、丁齐、麻元领又来到餐厅三楼的带玻璃房的小露台上单独聊天,这才谈起了方外世界与方外联盟的事情。

静沙岛并不在仙顶山中,而东海深处,需要明天一早坐船过去,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放松一夜。麻元领祖上世代都是渔民,而静沙岛据说就是其祖先出海打渔时偶尔发现的,至于是怎么得到天地秘境以及控界之宝的传承,后人说不清,总之是世代传承下来的。

东南沿海一带的村庄大多注重宗族传统,世代聚居祖地。麻元领原先住的村庄叫麻仙村,但现在这个渔村已经没了,因为交通很不方便,出入都得坐船,生活也很清苦,当经济发展起来之后,村民大多都迁到市区买楼了。

静沙岛是原先麻仙村族人世代共守的秘密

,到如今也只有少数人知晓。麻元领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所以说服了外地有钱的大老板,投资修建了这么一座休闲度假山庄。知晓静沙岛这个秘密的麻氏族人,基本都留在这个山庄里挂名当个工作人员,此山庄也算是一个基地

仙顶山庄对啊是个休闲度假区,适合住在这里放松享受,而不是需要到处跑着参观的那种旅游景点。他们平时接待的客人也不少,有散客也有团体,比如各个大公司的部门跑到这里开个会、度个假,有不少都是熟客介绍的。

丁齐开玩笑道:“麻总,这个山庄就是田大老板投的资吧?”

田仲络却笑着摇头道:“不是我啊,我倒是想投资来着,可是麻总根本不缺门路啊,有的是大老板愿意给他砸钱。别看这个仙顶山庄在外面默默无闻,那只是为了低调经营,其实盈利很不错的,而且干点什么都方便!”

丁齐:“低调好,适合远离人烟的奢华!”

当天夜里,丁齐被安排了一处独栋小楼居住,楼上楼下共有三间卧室,还有专门的会客室与吧台。一个人住有些太大了,麻岛主就是为了显示接待的规格嘛,还特意问丁齐需不需要安排特殊服务?

丁齐当然不需要特殊服务,婉言谢绝了好意。至于田仲络那边就不需要麻岛主安排了,人家都是自带的。第二天大家起得都很早,没吃早饭便坐车下山,绕到了半岛面朝海湾内侧的一个码头上。

这是一个热闹嘈杂的渔船码头,修建在与外海隔着山、面朝港湾的避风位置,附近有好几个渔村。站在码头上可眺望海湾内大大小小的岛屿密布,各色船只交织往来。他们在一家露天的小吃摊坐下,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水若副理事长终于赶到了,接人的司机仍然是麻老六。

水若有公职在身,时间安排没有丁齐那么自由,周六上午才赶到宁德市。众人之所以没在庄园里吃早饭,就是为了到这里来等她。码头边的小铺,东西意外的很好吃,鸡蛋煎小鱼、红豆酒酿味道都很不错。

吃完早饭众人登上了一艘渔船,水若有些意外的问道:“我们要出海吗,坐这条船?”这是一条在毫不起眼的渔船,一百多吨,满载排水量不超过二百吨,船壳上刷的防锈漆已经很斑驳。

麻元领解释道:“我们的目的地在外海,坐这样一条船,在那片海域才不引人注意。水总这次来迟了,下次有时间可以到仙顶山庄多住几天,那里的风景不错,条件还算可以,丁理事长可以作证。仙顶山庄也有高档游艇,可以带客人出海钓鱼兜风。”

现代人的社交场合,有那么三种标准称呼,其一是称呼职务,比如赵局长、钱科长、孙董、李处,其二是称呼老师,比如蒋老师、陈老师,其三不论是什么具体职务,就是叫总,比如韩总、杨总。

当然了,还有另一种场合,男的都叫哥,女的都叫美女。

人们对丁齐的称呼,偶尔有丁医生或丁理事长,但大多数情况下都叫丁老师,有时候也叫丁院主。至于水若是代表响水峰来的,叫水总或水理事就一定没错了。麻总、田总、水总与丁老师结伴上了渔船,从港湾中绕过北壁乡半岛驶入东海。

渔船开足了马力,但速度不算太快,大约有十几节,时速不到三十公里的样子。海上微有风浪,渔船起伏荡漾。假如是晕船的人肯定不会舒服,但不晕船的话,吹着海风远眺风景也很享受。

麻元领笑道:“我就是渔民出身,有那么十几年的时间,吃住都在船上。后来上岸的时间多了,又有那么一阵子,每天感觉不到床在晃,简直就睡不着觉!”

众人在甲板上看了一会儿风景,船速越来越快、风也越来越大,船头拍起的浪花渐渐飞溅到身上,周围已看不见其他的渔船,众人这才返回船舱坐好,感叹五、六月的天气真不错,正适合出海游览。

这条船从外面看着很不起眼,但船舱里布置得还挺干净舒适,桌椅固定在甲板上,就连放茶杯的地方都有固定的圆槽。麻岛主陪三位贵客喝茶聊天,还拿出很多特产点心让众人品尝。

大海的风光很好,可是位置到了外海,航行的时间久了也看不到陆地的时候,一成不变的景物与晃动感也会令人感觉枯燥,甚至是晕晕欲睡。出海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水若打了个哈欠问了一句:“麻岛主,还有多长时间才到啊?”

麻元领:“今天天气好,用不到五个小时,我们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应该还要两个多小时,诸

位先休息一下。”

麻岛主离开船舱去前面了,三位客人都靠在沙发上休息,丁齐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信号,便闭上眼睛假寐。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最可以将神识展开尽量延伸到最远的感应距离。

丁齐发现在这种环境下,神识覆盖面积大约在一平方公里左右,最远能延伸到五百米外。也就是说他闭上眼睛不用寻常五官,能够感应到那么远的事物。但这个距离仅限于海面上,有海水和船体的阻隔,他的神识也只能延伸到水下十米深左右,越远的地方感应的深度就越浅。

丁齐此刻仅仅是展开神识,在入境中什么都不去触动,保持一种无意识的状态,并没有刻意关注任何事物,所以也没有惊动其他人。这艘船上除了麻元领还有其他八名水手,货舱里也装了不少东西,居然是米、面、油、盐、茶叶和很多大桶矿泉水。

在过去,航海需要借助罗经、六分仪等仪器计算定位,但如今则简单了很多,直接使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就可以,还能随时接收海况信息避过风暴区域。这艘船上肯定安装了卫星信号接收系统,但丁齐等人带的普通手机此刻是没有信号的,也就无法确定位置。

这也难不住丁齐,他也尝试着在这种环境下凝炼心盘,于元神中勾勒出一条准确的路径。这么做在参照物很多的陆地上相对容易得多,而在这茫茫大海上却很难,因为一望无际没有任何参照,入境行功稍有间断或走神,便等于前功尽弃。

丁齐上船后一直在凝炼心盘,保持着在清醒时入境的状态,说话时仿佛也有些心不在焉,假如是他没有突破大成修为之前恐怕是做不到的,如今倒可以试试。

但他第一次的尝试失败了,因为麻元领打招呼离开船舱的时候,从身边走过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把凝神运功的过程打断了。也许无心或许有意吧,但丁齐也没法说什么,只得暗自苦笑。

可丁齐仍有手段定位,因为渔船刚刚驶过宁德外海的一座大岛旁。那座岛叫东引岛,距离宁德海岸大约五十公里。根据丁齐刚刚凝炼的心盘路径,再对照时间和太阳的角度判断,此刻的位置在东引岛正东方十公里左右。

以这个位置为起点,重新凝炼心盘路径,虽然会有些误差,但想必误差范围也不会太远。丁齐靠在沙发上假寐,看似休息但歇得挺累,假如航程再长一点,他恐怕就坚持不住了。还好路途顺利,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有一名水手来到船舱招呼道:“我们马上就到了!”

丁齐有些疲倦地睁开了眼睛,再看田仲络和水若的精神都很振奋,已经走出船舱到了船头扶着甲板远眺。此时船已经减速,麻元领并没有出现,应该正在驾驶舱中掌舵。

前方一望无际的大海中有两块伸出水面的礁岩,相距大约有五百米。像这种区域,大型船舶是应该绕过去的,因为水面上出现礁岩,水下可能也有暗礁,目测距离内往往看不到。但这艘渔船到无所谓,就是向着两块礁石正中间的位置行驶。

丁齐此时已经发现了门户,就在三百米外的海平线上。他能发现当然是因为方外秘法修为已到达望气境,在海面上神识展开也能感应到这么远的距离,而其他人却是看不见的。

静沙岛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大略地说,假如以东引岛和钓鱼岛为两个点,中间画一条直线,静沙岛就在从东引岛出发沿这条直线走五十公里左右的地方。海面上有比较明显的标记,就是那两块礁岩。

水若正站在船头瞪大眼睛看着,忽然露出惊异之色,因为有那么一座岛屿就凭空出现在视野中,与此同时,天地间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海上的风原先并不小,浪花涌动声很嘈杂,此刻突然变成了微风,原来这艘船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穿过了门户。

丁齐感应得很清楚,渔船是将将到达的时候,方外世界的门户才突然打开的,船顺势就进来了,门户随即关闭,前后不到几秒钟。

方外世界的门户本属无形,假如换成别的环境,因为有参照景物的变化可以看得很明显,但在这大海上就仿佛隐形了,因为看过去仍然是一片海,只是突然出现了一座岛。

岛屿就像探出海面的山头,远望有三个峰尖,两大一小形似骆驼,而且有明显的颜色分界。下方约三分之一的位置是一片单调的灰色,仿佛寸草不生,上方三分之二的位置则是被绿色覆盖,应该长有植被。

PS:这章其实是篇游记,祝大家度假开心!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