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50、钉子户

冷不丁听见这句话,崔山海差点把手里的茶杯给摔了,站起身退后一步连椅子都撞倒了,张口结舌道:“丁老师,您开什么玩笑?”

丁齐伸手往下压了压:“崔师兄,请坐下听我慢慢说。您曾经说过,想找我当面聊聊,我想了半天该怎么和您介绍,最终决定还是开门见山吧。”

崔山海以手抹额道:“稍等一下,让我好好捋一捋……您是方外联盟的理事长,也是方外联盟要找的朱大福,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丁齐:“这就说来话长了,恐怕得从我的专业讲起……”

丁齐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从他学习的专业、在专业学习过程中发掘的天赋开始,又讲到了田琦的案子、叶行找上门来的往事……直至方外联盟的成立。取得对方信任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丁齐也介绍了自己创出方外秘法的过程。

这么多事情仅凭三言两语的口述很难说清,因此讲述中该还着各种神念。除了琴高台世界的存在,以及小境湖、大小赤山具体的门户坐标,其他的隐秘丁齐几乎都说了。谈话中不时需要间断一下,好让崔山海回过神来继续听。

尽管夹杂了神念,但丁齐也讲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他讲完之后,也等于将方外秘法传授给了崔山海。这并不意味着崔山海就此就掌握了方外秘法,他还得从头开始修炼,丁齐留下了神念心印,可以在元神中随时对他讲解。

丁齐最后微笑道:“崔师兄,您已经见到了朱大福,有何感想?”

崔山海仍未在震惊中回过神来,愣了半天才说道:“我当时听见朱大福的传闻,只是感觉不可思议。我不知道他与白云洞有什么恩怨,只是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丁齐:“现在您已经清楚了吗?”

崔山海长出一口气道:“完全清楚了,可是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丁齐:“崔师兄已经加入了方外联盟,且对我坦诚以待,我当然想告诉您这一切的缘由。至于方外秘法,我给您留下了心印传承,平日自可修炼,有什么疑难还可找我交流。”

崔山海又问道:“如此说来,跑到白云洞乱写乱画的,不是丁老师本人?”

丁齐苦笑道:“那是庄先生顽皮,我事先并不知情。听说他是追踪一批假肥皂的生产源头,然后摸进了白云洞。好端端的天地秘境竟然成了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估计庄先生看着也不顺眼吧,没想到机缘牵引,却促成了方外联盟的出现。”

崔山海长叹道:“因为朱大福的出现,才促成了方外联盟的出现,而您就是朱大福,如今却成了方外联盟的理事长。看似荒唐,却又向注定一般!您这位朱大福,其实和这些方外世界没有任何恩怨,也从未招惹过他们,大家对您感兴趣,都是因为您创出了那样一门方外秘法。”

丁齐点头道:“是的,崔师兄不是也很感兴趣吗?”

崔山海:“我的确很感兴趣,今天您坦诚相告,我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

丁齐:“崔师兄也不必客气,方外秘法我同样传授给了老谭他们。所谓秘法,假如无人习练、不可发挥其效,便没有意义。”

崔山海:“丁老师,您肯定还有事,尽管直说吧!”

丁齐:“今日确实还有一件事要和崔师兄商量。我所创方外秘法传承,已总结到望气境,但更进一步却无路可寻。我毕竟是个野路子新人,从未接触过真正的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对此非常感兴趣,很想向崔师兄请教。

我知道这是响水峰的根本隐秘,所以绝不勉强,崔师兄能指点多少就指点多少。我对响水峰也绝无染指之心,只是想学习借鉴,以期完善方外秘法。此时无论成与不成,只希望崔师兄能为我保守秘密,不要将我是朱大福的事情说出去,更不要将方外秘法擅自外传。”

崔山海主动给丁齐倒了一杯茶:“丁老师太客气,也太谦虚了!您传授的方外秘法,其实比我所得的响水峰传承要珍贵多了,也高明多了!您如果图谋响水峰这处天地秘境,根本也不需要跟我说这些。

我很高兴您能开口相求,否则平白无故得了您的秘法传承,我会受之有愧的。至于响水峰的传承,您想学我就教,这对您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据我所知,每一处天地秘境的传承皆不相同、自成体系,都与控界之宝有关……”

崔山海介绍了一番响水峰的传承,答应了丁齐的要求。丁齐感叹道:“崔师兄,您这也太痛快了!”

崔山海正色道:“师父曾经告诉我,天地秘境并非我等所有,我等只是发现与见证之人。响水峰也不是一派宗门,只是不断有人将这处天地秘境传承下来。之所以没有对外界大肆宣扬,只是怕惹来麻烦,也怕所遇非人。但对于丁老师,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丁齐:“我很佩服崔峰主的胸襟!”

崔山海:“我本人传授秘法恐不周全,丁老师可自去响水峰向祖师请教。响水峰中有一尊明代祖师造像,见之可如当年本人,能得秘法传承。师父传我的感应叩见之法,我先教给您,以丁老师的修为,想学会很容易。掌握传承传承秘法须借助控界之宝,您什么时候需要,我就把水如意借给您暂用。”

当了解到丁齐就是朱大福之后,崔山海已明白,响水峰的门户根本挡不住他,丁齐想去随时都可以自己去。不仅是丁齐,方外门的其他人都能做到这一点。既然如此,崔山海还不如更痛快点,让丁齐直接去叩见响水峰中某尊祖师造像,从那里得到秘法传承。

丁齐从崔山海这里也了解到,方外世界传承唯一,每家传承都独一无二与众不同,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控界之宝,而崔山海也答应能将控界之宝水如意借给他暂用。

丁齐起身行礼道:“太感谢崔师兄了!等忙完了这一阵子,我自会到响水峰向祖师求教,假如需要用到水如意,也会向崔师兄借用的。假如崔师兄习成方外秘法,今后自可来往禽兽国,只是我或庄先生不在的话,入不得这金山院。”

崔山海:“也不知我能否练成方外秘法,看似很不简单啊。”

丁齐:“也没有那么难吧,迄今为止,我所传授的人全部都练成了,包括崔师兄刚才见到的五名晚辈弟子。”

崔山海:“那是因为您教得好,遇到的人也都合适。秘法修炼哪有那么容易的,想当年我师父想找一个合适的传人,以避免响水峰从此绝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而响水峰秘法也不是那么好学的,刚开始只有我一个人能催动控界之宝,水若也是

修炼了很久后才掌控。

小妖也得到了响水峰的传承,但直至如今,他还没有练成响水峰秘法呢!所以我常常在担心,假如将来小曦练不成,响水峰又将传承给何人?如今既然加入了方外门,终于可以彻底放心了,至少响水峰不会在我手中断了传承。”

丁齐:“您愿意加入方外门?”

崔山海一瞪眼:“我已经是方外门的人了,您将方外秘法传授给了我,难道还把我当外人吗?”

丁齐笑道:“那也得等您练成了方外秘法,可以不借助控界之宝出入响水峰之后,才能算方外门的正式弟子……这里有一块景文石,先拿好了,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崔山海收起景文石道:“那我是不是要拜您为师?”

丁齐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就和老谭他们一样,都是师兄弟。我虽教了您方外秘法,但也向您请教了很多……我还有一个疑问,李志遥明明已能出入响水峰无碍,为什么您说他还没有修成响水峰秘法呢?”

崔山海:“李志遥是我打开门户带进去的,按您的说法,他如今已有三境修为,可以保留记忆。尽管李志遥也得到了响水峰的传承,但至今还没有将响水峰秘法修成,假如我把水如意给他,他也很难打开门户,更别提把别人带进去了。其中奥妙,等您得到响水峰秘法传承之后,自然就会了解。”

丁齐:“我能了解,但还需要去响水峰求法印证。”

崔山海的神情此时已放松了不少,笑道:“您什么时候有空可以约个时间,我陪您一起去……别客气也别推辞,这是我身为方外门的一员,对领导的尊重!”

两人在院落中聊了差不多有四个小时,崔山海才告辞下山,冼皓从后面走了出来道:“你的阴谋得逞了?”

丁齐摇头道道:“这不算阴谋,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对双方而言,都是只有收获并无损失。崔山海不仅答应将响水峰秘法传承教给我,他本人还要求加入方外门呢。”

冼皓:“就他一个吗?”

丁齐:“是的,暂时只有他本人。”

丁齐在响水峰中提醒了崔山海很多事情,崔山海刚才下山之前,也提醒了丁齐几件事。首先他告诫丁齐,千万不能把朱大福这个身份泄露出去;其次他虽然得到了方外秘法传承,但暂时不会告诉别人也不会教授别人,就算是水若,也要先等等再说。

崔山海清楚,他得到了丁齐的亲自传授,有很大希望练成方外秘法,但在他本人没有练成之前,以自己的臆断再传授他人,别人恐怕根本练不成。所以如今无论谁想习练方外秘法,最好还是让丁齐亲自去教。

既然已达到目的,丁齐反倒不着急了。响水峰就在那里,那尊祖师造像也一直都在,丁齐想请教响水峰秘法传承随时可自去。但经过崔山海的同意十分重要,因为神念交流无法伪饰,假如未经同意擅自前往,就算“见到”了那位祖师,恐怕也得不到真正的传承。

此番金山院之行,崔山海算是已加入了方外门,但其他人尚不知情。众人化身禽兽,或体会玄奇、或淬炼神识,感觉都非常开心,离去时还恋恋不舍。尤其是崔小曦,拉着冼皓的手说有空一定还要再来玩。

崔小曦离去之后还保留了完整的记忆,这得感谢庄先生始终催动控界之宝护持其形神。按规定每次开放金山院,执掌控界之宝者可以得到二十万的补助,但这一次没有,因为是免费开放,大家都是尽义务。

偶尔尽个义务也没关系,就算是为方外门做贡献了。等到下周再度开放金山院,还是庄梦周抽空赶来执掌禽兽符,这次就有补助了!

按照日程安排,隔一周之后再度来访金山院的客人,依然来自九放离空岛。但这回不是宗飞侠岛主亲自带队了,领队换成了理事梁陆,另有九张生面孔。按照丁齐与宗飞侠的约定,来客们每人都从丁齐手中领到了一枚玉蹄丹,以助锻炼体魄。

宗飞侠上次给梁陆和龙青青布置了一个任务,在南沚小区也买下一栋小楼,而且要用合理合法的方式,也就是说不能威逼利诱、敲诈勒索,买入价也不能远高于市场的正常价格。梁陆这次带队来访,在领取玉蹄丹的时候告诉丁齐,他碰着困难了。

梁陆和龙青青找遍了南沚小区的业主,最高开价到三百万,可是没一家肯卖的。他们在买房的过程中还听说了一个消息,南沚小区要动迁了。业主们都等着动迁补偿呢,还有好几家已做好准备要当钉子户,打定主意不赔五百万绝对不肯走。

梁陆倒是有心直接拍五百万把小楼买下来,劝对方也别费那个劲当钉子户了,但是有宗老祖的叮嘱在前,他不能那么干,此前其他人都是花了不到三百万买的小楼。

虽然买不下来,可是租一栋小楼却不难,而且租金也不算太高。梁陆和龙青青一商量,干脆就先租了一栋业主平日不住的空置小楼,租期一次就签了五年,也算是暂时解决了问题。

南沚小区要动迁了吗?这片沿着山脚修建的别墅小区才竣工十来年啊!

传言就是最近出现的,谁也不知真假,乍听此消息,丁齐以为只是个误会。因为前段时间不断有人在南沚小区购买小楼,最近则达到了一个高峰,导致以讹传讹。偏偏又碰上了梁陆和龙青青这两个不太懂事的,挨家挨户开价求购,更加坐实了传闻。

丁齐对此哭笑不得,可等回去见到朱山闲之后,他又笑不出来了。

朱山闲最近又比较忙,这次九放离空岛参观金山院,他并没有去铁锁崖,周末留在境湖市加班。因为区委书记到党校去学习了,区长朱山闲最近主持雨陵区的工作。也有传闻说书记这次从党校回来后会直接升迁,朱山闲这位二把手有望被扶为一把手,也就是接任区委书记。

但朱山闲自己清楚这不是传闻,市里有领导今天上午已找他谈过话,言语间不是暗示而是直接的明示了,声称像他这样的干部应该给更重的担子挑、要接受更大的考验。

朱山闲混迹官场二十年,从雨陵区城建局一个普通的科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坐到了区长的位置上。他就是原南沚镇普通的镇民家庭出身,并没有什么背景,这已经很不简单了。近些年也不是没有提拔的机会,但朱山闲本人并不想离开雨陵区,所以都没有主动争取。

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就算领导给了暗示,说朱山闲可以争取进步。但朱山闲自己不主动打点关系、走通门路,有机会也会变成没机会的。哪怕多张罗、勤汇报也好,朱山闲什么动作都没有做,别的

竞争对手则在尽力争取,便等于是他自己放弃了。

但如今的形式又有了变化,具体的说就是像朱山闲这样的优质干部成了紧缺资源,不少重要的领导岗位上都空出了位置。因为中央持续几年力度不减的反腐加上打黑除恶,苍蝇、老虎都进去了不少,境湖市也查处了多起窝案,连巡视组都来了,一度形成了比较缺领导的局面。

像朱山闲这样的领导干部确实不多呀,有主政一方的工作经验,虽然在主观上不那么积极要求进步,但客观上也避免了站错队伍。朱山闲当上区长后虽不求提拔,但也没有懒政惰政,雨陵区的建设与发展形势一直都不错,更难得的是与其他区相比,相对稳定无事。

假如组织部门做考评,朱山闲这位区长也应该得到一个优良的评价,当然了,工作成绩主要是区委书记的,所以区委书记这次要提拔了嘛。另一方面,朱山闲这位区长也没有什么毛病或把柄让人可抓,在反腐浪潮中行得正、站得稳。

那么在如今形势下,不提拔他又提拔谁呢?虽然从区长换成区委书记都是正处级,但也是从二把手变成了一把手。假如区委书记能进市常委名单的话,那又等于是高配了半格,从正处级提拔成为副厅级,总之有关领导找朱山闲谈的话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丁齐等人周日午后离开了金山院,路上稍微耽误了点时间,所以没有赶回境湖市吃晚饭,朱山闲也是忙到十点半才回来。大家一起吃的宵夜,朱山闲提到了这件事,还叹了口气。

石不全笑道:“朱师兄啊,别人遇到这种事高兴都来不及呢,看你的样子怎么还不太情愿?”

朱山闲:“以往只要不积极主动争取,基本上也就轮不到我头上。可是这次的形势不同,就算我不去走关系找门路,恐怕还得被提拔。假如就是做区委书记倒也没关系,无非是工作会忙一些,多放权给新任区长就是了。

但是真当了区委书记,又进了市常委班子,下一步就身不由己了。据我所知,市里副厅级的实权岗位就空出来好几个,有的位置已经空了快半年,总得补人啊。我一旦做了区委书记,下一步恐怕还得往上提拔。”

尚妮嘟囔道:“你要是不愿意,干脆辞职算了,也不缺那几个收入!”

朱山闲苦笑道:“话虽这么说,但我这么些年所受的职业训练、掌握的专业技能、建立的社会交往关系,都是在这个体系中的。况且我已经这个岁数了,没必要自己再去折腾自己。”

冼皓:“什么岁数啊?我看朱区长还年轻得很,而且有越来越年轻的趋势!”

大家都笑了,丁齐又问道:“朱师兄,你是不是不想离开雨陵区?”

朱山闲点头道:“是的,我就是不想离开雨陵区,原因你们还不清楚吗?话又说回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也没有糊弄事,我是雨陵区的人,那就坚持为雨陵区做贡献好了!”

石不全:“朱师兄这话说得好冠冕堂皇啊!你原先一直守在这里,是为了寻找方外仙家福地小境湖,如今找到了小境湖,又发现了更广阔的方外世界,这对你的吸引力更大。继续留在雨陵区当官,对探索方外世界也更方便是不是?”

朱山闲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丁齐想了想道:“方外世界虽各有精彩,探索未知也成了我们的生活,但人毕竟不能脱离社会啊。我记得庄先生说过,逍遥通达自是极好的,但所谓的超脱不在世外,所谓方外亦在世间。”

朱山闲:“这哪是庄先生说的,不就是你自己说的嘛。”

丁齐又语气一转道:“朱师兄的修为已经突破心盘境了,最近正在祭炼金如意,有没有找到上帝的感觉?”

朱山闲眯起眼睛道:“丁老师这个形容真有意思,我最近在小境湖里,的确就有一种自己就是上帝、掌控整个世界的感觉。那种感觉简直太好了,从小境湖出来之后,反而会有些失落。”

冼皓:“修为突破心盘境后,一度都会有这种感觉,但我做对上帝不太感兴趣,只想掌握我自己。”

丁齐接着说道:“面对名利宠辱,需要淡定的心境,但并不意味着对一切都无所谓、没感觉,事实恰恰相反,修行意味着对世上的一切都更认真。假如朱师兄真不想做官,那就不必做,只要能安身立命就好,但你现在的心境有点不对啊。”

朱山闲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道:“还是丁老师看得透,我的心境可能确实受了修为的影响,突破心盘境后,这种感受确实从未体会,需要从容应对。其实好好想一想,我没必要排斥当区委书记,哪怕更进一步也没关系,并不妨碍我的追求和爱好。”

尚妮:“况且朱师兄也是爵门老手了,有些事情你自有手段解决,难道还用别人教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朱山闲又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我有什么好纠结的?看来丁老师刚才说的对,心神沉醉于方外世界,心态多少有些脱离社会了。不论我在哪个岗位,小境湖还在这里呀,有什么问题我自己可以去解决,也不是不懂门槛套路、不通世道人心。”

丁齐:“我昨天还听梁陆说了一个传闻,南沚小区要动迁了,看来是以讹传讹。最近有太多人来这个小区买房子,终于有人觉得不对劲了。”

朱山闲放下筷子道:“我正想和你们说这件事呢,这不是传闻!今天上午有领导找我谈话重点说了两件事,首先就是告诉我要做好准备,挑更重的担子,其次就是让我配合政府的工作,做好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也要劝说亲朋好友。”

尚妮插话道:“劝说什么呀?”

朱山闲:“劝说他们主动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不要做钉子户。有人看中了南沚小区这块地,要把它买下来重新开发,这也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好事。但动迁是一个难题,所以党员干部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假如业主中有亲朋好友,还要配合政府进行劝说工作。”

丁齐惊讶道:“这是真事啊!什么人要买下这块地?”

朱山闲反问道:“丁老师难道不知道吗?”

丁齐:“我又不是领导,没人跟我汇报,上哪儿知道去!”

朱山闲:“那么丁理事长,我现在就给你汇报一下最新情况。确实有人看中了这块地,就是博慈医疗服务集团。丁老师就在博慈医疗工作,应该了解这个集团的背景,老板是新加坡人施良德,集团资产规模上千亿,旗下的民营医疗机构几百家……”

PS:今日是二合一超长大章节,月底了,求个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