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9、我就是朱大福

方外秘法修为突破到望气境之后,是否还有更高境界的存在,对丁齐而言尚属未知,更别提下一步的修炼境界是什么、该如何求证?

方外秘法不同于别的法门,它的目标就是寻找与探索未知世界。修炼到望气境之后,丁齐好像已经做到了曾经想做的一切。比如他已能自如出入方外世界,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能够发现方外世界的门户,就算没有得到传承,也能用自己的方法祭炼控界之宝掌握其妙用。

那么丁齐还能做什么呢,或者他还能要求方外秘法做什么呢?连这种问题都尚存疑惑,他便不可能更进一步,更别提创出更高境界的秘传。身为开创者,丁齐如今自己都不知道路该往哪里走,连方向都不清楚呢。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丁齐不可以继续修炼下去,一门已经有了完整而严密的内在思辨体系的秘法传承,每一层境界的修炼似乎都可以是无穷无尽的。

比如已达到望气境修为的丁齐,对内可以将自己的元神修炼得越来越强大,对外可以将神识修炼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精微、能覆盖的范围也越来越远,这些都是没有尽头的。

但如此积累下去,量变是否一定会导致质变,而突破的契机又是什么,方外秘法还有什么更多的玄妙,丁齐眼下并不清楚。丁齐只知道一件事,他目前的修为境界,绝不算已经达到了极致。

丁齐开创方外秘法,起初的目标就是为了发现与探索世上未知的方外世界,如今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就算方外秘法修为到此为止,他也算拥有了大成就。方外联盟成立后,那么多方外世界都主动浮出了水面,丁齐自可找机会一家一家去探索。

可是在探索的过程中,又有一个疑问出现在丁齐的脑海中,这些方外世界是从何而来,或者说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方外世界?

庄梦周曾经问过丁齐一个问题,方外世界是否等同于传说中的仙家洞天。丁齐略做推衍便给了一个答案:不是!

这场讨论发生在方外联盟成立当天的晚宴上,叶宗清先介绍了方外世界门户的四种状态,而庄梦周问:“会不会有第五种状态?”

他还有一番解释,就是打开的状态。这种状态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并稳定的,需要有人动用控界之宝施法,门户就是一直打开的,任谁都可以自行出入,等到不想打开的时候,再把它关上。

田仲络又插了一句话:“这应该是神话传说中的仙家洞天吧?像蜀山那种!我们所拥有的天地秘境门户,达不到您说的那第五种状态。”

丁齐皱着眉头愣了那么一瞬间,突破大成修为后,他第一次不惜消耗寿元动用了推演神通,然后对庄梦周说:“这第五种状态,的确做不到,至少我们所知的方外世界是做不到的。”

丁齐身为大成修士自不会胡说八道,仙家洞天他也没见过,但可以根据传说或各种文学作品中的描述去推断,它们与方外世界的确是两回事。

这首先就涉及到一个定义的问题了,因为仙家洞天本就是传说,假如就将之定义为方外世界这样的情况,那么两者之间当然没有区别。可是按照庄先生的解释,仙家洞天的门户可以在某段时间内保持开启,任谁都能自如往来,那么两者就不是一回事。

因为丁齐已知的方外世界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或者换一种说法,传说中的那些仙家洞天,并不具备方外世界所共有的特点。

丁齐接触过的方外世界,像小境湖、大小赤山、响水峰,其中景象可能与传说中的仙家洞天并无太大区别。但是像琴高台世界,就有明显的不同了,在外面的一天,居然相当于里面的两个月。

比之神话传说,勉强还可以找到一些对照的记载,比如《述异记》中的“观棋烂柯”的故事。据说晋代有个樵夫名叫王质,在深山中遇到几位童子下棋唱歌,他就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手里的斧子就已经朽坏了,等到下山之后,发现世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而对于琴高台世界,情况倒过来了,假如有人从里面出来待几个月,再回去的话,那里面已过去了很多年。如此说来,对琴高台而言,外面的世界倒更像是传说中的仙家洞天。

琴高台世界还好说,它的奇异之处毕竟还能与某些神话传说相对照,可禽兽国就完全不同了,人进去之后便会化身为各种禽兽。这就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规则、另一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方外世界的门户不可能真正的敞开。

比如琴高台世界,假如与外面的世界敞开联通的话,那么时间该怎么算?再比如说禽兽国,也不可能与世界真正的联通,否则规则怎么算?方外联盟成立后,丁齐已能确认并总结目前已知的方外世界都具备的某些共同的特点——

第一,普通人发现不了它的存在。如果你发现不了它,它就相当于不存在。,

第二,进入方外世界再出来,便不能保留记忆。

第三,假如意识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想到能否将东西带进去,便不能将外面东西带进去。

第四,几乎每个方外世界都有控界之宝的存在,这是人们掌控与传承各个世界的关键。

第五,里面的东西带不出来。

其实每次出入方外世界的门户,都宛如一场穿越。根据种种痕迹判断,这些方外世界明显区别于传说中的仙家洞天,那就更令人疑惑了。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层层境界都是根据这些特点进行针对性的破解,就像解开一道道谜题,不知还有多少道谜题在等着他。

丁齐当初能创出方外秘法,首先利益于他独特的天赋以及他所受的专业训练,其次是参照与借鉴了江湖八大门秘术。

如今修为想更进一步,在找不到前行方向的情况下,也可以另辟蹊径,借鉴已有的方外世界传承。上哪里去找呢,响水峰就是现成的,他当然希望能够跟随崔山海学习,就看怎样才能得到传承。

崔山海加入方外联盟,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不仅是能与其他方外世界交流,更重要的是找到朱大福。崔山海悬赏时还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能和朱大福本人谈谈,言下之意就是想向对方请教方外秘法。

所以丁齐决定,将方外秘法传授给崔山海,并坦然说出自己的目的,至于崔山海愿不愿意把响水峰的秘法传授给他,全凭自觉自愿,并不勉强。但身为大成修士自有推衍神通,丁齐也清楚结果会怎样。

返回境湖之后,日常琐事不必细述,丁齐等人除了关注方外联盟总部的各项事务,还经常到南沚山森林公园中溜鸟。丁齐又给小巧喂了好几枚玉蹄丹,以帮助它的修炼,同时叮嘱它不要暴露。

转眼又到了周末,就是五月十一日到五月十二日这两天,按照日程,安排飘花潭一行十人参观金山院。

记得在两周以前,金山院第一次对外开放,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刚刚离开,飘花潭立刻就向方外联盟总部提出了参观申请。谭涵川发现,当时至少有三拨人在铁锁崖一带暗中窥探,其中两拨还伪装成了攀岩爱好者。

丁齐推断,第一个提出申请的方外世界,当时一定派人到了铁锁崖附近,亲眼看着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安然无恙离开了。事实证明了丁齐的判断正确,飘花潭这次来的十个人当中,至少有五个被谭涵川认出来了,他们两周前曾在这里玩攀岩呢。

虽然这五个人当时戴着安全头盔,脸上也抹了东西做了伪装,但在留意之下还是能认出来的,可是丁齐等人并没有戳穿。这次还是谭涵川做向导,将人领到了崖壁中间的门户前。

十位客人进去之后,在里面当导游的是庄梦周,而丁齐和冼皓留在金山院的峰顶并没有露面,也没有邀请飘花潭的潭主黄圭泰去半山凉亭喝茶。飘花潭来的十人在金山院中都化成了什么禽兽?按照方外联盟的章程,这些也是丁齐不能对外泄露的秘密,就不必细说了。

转眼又过了一周,这个周末仍不得休息,早就安排好了日程要免费开放金山院,此次来的客人共有八位:响水峰的崔山海、水若、李志遥、崔小曦,五心谷的叶宗清、晏斌彬、贾谷林、石和玉。

贾谷林是五心谷在方外联盟中的三位理事之一,当初在商议方外联盟成立事项时丁齐等人就见过他。崔山海的夫妇把小曦理事也带来了,因为这个地方也很好玩嘛,当然要让小曦也见识一番。

小曦尚没有三境修为,但是庄梦周保证,小曦一定能记住所有的事情。这次在金山院峰顶上“值班”的就是庄梦周,此番也由他执掌控界之宝。

崔山海对这一带的情况并不是很熟,上午到了北京还特意打电话问丁齐铁锁崖怎么走。丁齐让他们先赶到房山区的张坊镇,然后与冼皓一起将他们接到了铁锁崖下,这时五心谷来的四名客人刚刚已被接进去了。

上了崖顶沿绳索往下爬,冼皓在最前面领路,李志遥跟在她后面,崔山海夫妇一上一下保护着小曦,丁齐则留在了最后。冼皓来到山崖间的平台上,似玩笑般伸手敲了敲石壁,就像敲门一样,然后门户便打开了,众人依次而入。

等到只剩下丁齐和崔山海的时候,门户突然又消失了。崔山海纳闷道:“咦,怎么把门关上了呢?”

丁齐笑道:“崔峰主,我研究方外世界已有很长时间,发现了另一种进入门户的方法,就是被人带进去,您想不想验证一下?”

崔山海纳闷道:“什么方法?”

丁齐发送了一道神念,同时开口道:“这需要彼此绝对信任,我引你入我境中,能见我所见,自然也能进入同一道门户。”

崔山海:“这有点多此一举吧?但也挺有意思的,我们试试!”

能否像带着毕学成等三名弟子进入琴高台那样,将崔山海也带进禽兽国,这就是丁齐要做的最终确认。人的很多态度是可以装出来的,但有些事情却做不得假,想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彼此之间完全信任,潜意识不能有一点抗拒和防备。

只有达到这个要求,丁齐才敢将方外秘法传授给对方,因为这也等于暴露了他自己最大的隐秘。丁齐没有让庄梦周以禽兽符打开门

户,他直接把崔山海带进来了。进门之后一看,这是一只信天翁吗?再仔细观瞧,原来崔山海化为了形体有信天翁那么大的海鸥。

看着远方已飞起的白鹭,丁齐摇身一变化为额生银角的白马,笑着对崔山海道:“禽兽国中有溪流湖泊、还有大片湿地,但您不要抓生鱼直接吃哦,可以多抓几条鱼我们晚上烤着吃。”

崔山海一进门,远在金山院峰顶的庄梦周就催动禽兽符唤醒其自我意识,这只大海鸥笑着发出鸣叫声道:“我哪有那么傻,当然知道烤鱼更好吃,就算做生鱼片,也得洗剖好了呀……咦,有意思!”

他是说这种交流方式有意思,化身海鸥无法说人话,但是声却能传达直接的意念,正是禽兽国独特的现象。丁齐解释道:“此地有助于淬炼神识,这样的交流方式虽非神念,却有类似之妙,崔峰主可细细体会。”

海鸥伸长了脖子道:“他们都在哪里呢,谁是谁呀,我家小曦呢?”

丁齐:“那只飞貂就是小曦,和小曦在一起玩耍的雪貉是五心谷的晏斌彬,都是孩子呢,感觉很兴奋。”

晏斌彬所化的样子乍看像一只雪豹,雪白色的毛发上点缀着细碎的云朵状黑色花纹,再仔细看其实是一只貉,只是体型比普通的貉大,粉团团非常可爱。崔小曦化成的样子是一只团头团脑的貂,黑白相间的油亮短绒,眼神里透着一股机灵劲,而且它是会飞的。

丁齐从未见过这种飞貂,不仅可以张开四肢从一棵树上滑翔到另一棵树上,还可以蹿起很高在空中滑翔很长一段距离,就像鸟儿一样活泼灵巧。

雪貉也是擅于奔跑和跳跃的动作,从高处跃下以尾巴保持平衡,感觉同样像是在滑翔。这两头可爱的小兽正在兴奋的嬉笑打闹,发出叽叽咕咕喝喝哈哈的声音交流,玩得正高兴呢。

玩闹中的飞貂突然蹿起两丈多高,从一只毛绒绒的大狗上方滑翔而过,叫着问道:“你是大潘吗?”

大狗以吼叫声回答道:“我是老潘!”

崔山海:“那是小妖吧,他变成了什么禽兽啊?”

丁齐皱起眉头道:“我也不认识。”

这时庄梦周的神念在两人脑海中响起道:“达福兽,上古动物。这小妖还真会变,样子和百度上的图片不同。”

再看这只达福兽,长得毛绒绒的很萌,似犬又似熊,但动作可比熊敏捷多了,奔跑跳跃间显得异常矫健灵活。

丁齐纳闷道:“既然和百度上查到的图片不同,您怎么知道就是达福兽?”

庄梦周:“反正就是达福兽!”

丁齐又问崔山海道:“大潘是怎么回事?”

崔山海:“是李志遥养的一条柴犬,挺可爱的……水若呢?”

丁齐:“已经飞到那边山上去了,是一只白翎银鸥……先让他们玩会儿吧,我们先去金山院里喝杯茶。”

海鸥跟着白马来到了金山院,庄梦周已经打开了大阵,他们穿过门坊恢复了“原形”,丁齐带着崔山海上山参观,并没有在半山凉亭止步,两人一直走到了那个农家院中。

上次游览响水峰,崔山海将丁齐等人带到了根本重地参观。如今丁齐投桃报李,也将他带到了金山院不对寻常来客开放的峰顶院落。

院子里已经摆好了桌凳和茶点,涂至、魏凡婷、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早已等在院中,一起向崔山海问好。丁齐已经答应“借人”给响水峰,今天当然要把五名弟子介绍给崔山海认识。

打过招呼之后,丁齐吩咐五名弟子下山自去玩耍,并与响水峰、五心谷来的客人们结识。大家在山下都是禽兽,见面都很坦诚,连交流都是用意念的。

院中只剩下丁齐与崔山海两人,丁齐先给崔山海斟了一杯茶,崔山海主动问道:“我听老谭说,丁院主有事找我?”

丁齐:“不要总叫丁院主,叫我小丁就行。”

崔山海:“那您也不要总叫我崔峰主啊。”

丁齐:“我就叫您一声崔师兄吧。”

崔山海:“那和老谭他们一样,我也叫您丁老师得了,听说您真的当过老师。”

丁齐:“崔师兄客气了!今天单独约您到这里,我的确有事想请教。假如方便的话,能否告诉我,我们第一次见面商谈成立方外联盟,田仲络是怎么把你们找来的?”

崔山海答道:“其实田仲络本人并没有去过响水峰,但是奇岩境的前代祖师曾去响水峰做客,而且不止一位。近代以来响水峰已无客人到访,但是和奇岩境之间还有联系,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

我有田仲络的电话,他也有我的,我们还在北京见过面,只是没有互相访问过秘境。那天突然接到老田的电话,他对我讲了白云洞的事情,江湖上出现了朱大福这个人,约我到境湖市见面商谈……”

丁齐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你们都有方外世界传承,历代祖师早有交往联络,我则是一个彻底的新人。今天请崔师兄来,要告诉您一件事——其实我就是朱大福!”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