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8、美

丁齐和崔山海走出了石室。冼皓正站在不远处看风景,听见脚步声扭头问道:“你们都聊什么小秘密了,这么久才出来?”

崔山海赶紧道:“就是请丁院主解答了一些疑惑,令我受益匪浅!”

丁齐则很干脆地发送了一道神念,告诉了冼皓两人私下里谈话的内容。其他人听见动静也都走了过来,水若问道:“老公,晚上吃什么呀,我们是在这里做还是去别院?”

庄梦周插话道:“吃什么无所谓,有竹节酒就行!”

崔山海沉吟道:“假如在这里饮竹节酒,就不太好下山了,还是得去别院。就是路有点远,时间也不早了,赶路怕有些辛苦,到时候来不及做饭。”

丁齐取出一个木匣道:“崔峰主,来不及做饭也没关系。我们倒是不怕赶路,这里有一匣玉蹄丹,可以每人服一粒,不仅能顶饿,还有助于滋养筋骨……”

此匣是妖王木所制,比普通手机稍小一些,但要厚不少,打开之后里面装了十五枚玉蹄丹。崔山海等人显然没见过此物,丁齐又介绍了一番它的灵效。

崔山海大喜过望:“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丁院主太大方了,我先尝一粒!”说着话伸手拿起一粒问道,“怎么吃呀?”

丁齐笑道:“就像吃糖豆那么吃,然后定坐调息片刻化开药力,接着最好适当运动舒活筋骨,正适合吃完了赶路。”

崔山海二话不说就把那枚玉蹄丹给吃了,然后便找了个地方端坐运功。叶宗清稍有些惊讶,想了想也走过来拿了三枚,自己吃了一枚,对晏斌彬与石和玉道:“你们每人也拿一枚吧,还不快谢谢丁院主!”

晏斌彬与石和玉各取了一枚,向丁齐行礼道谢,寻了间石室定坐行功去了。朱山闲等人也都一人吃了一枚,就在附近各寻定坐之处。

吃糖豆嘛,嚼碎了再咽下去,假如是普通人,可能只会有一种饱胀感或者没什么感觉,若修士定坐行功化转药力,就会有一片凉丝丝的感觉蔓延全身。这时候起身适当运动,这股凉丝丝的感觉又会变得温暖,就像在全身游走滋养着筋骨,让人觉得很有劲。

崔山海是第一个服用玉蹄丹的,也是第一个起身的,过了一会儿大家也都重新聚拢,崔山海大手一挥道:“我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出发!”

水若提醒道:“别忘了带竹节酒。”

加工好的竹节酒就存放在此处的一间石室里,不是用竹节装的,而是以瓷瓶封存。崔山海拿了两瓶放进背包,又带了一把砍刀,领着众人重新出发。

看着崔山海的样子,丁齐等人笑着对望了一眼。刚才叶宗清为何有点惊讶,因为崔山海是第一个服用玉蹄丹的,而且非常痛快。

有人拿出一种从未见过的灵药,介绍了一番其效用,崔山海二话不说当面就吃了。这是非常坦然的心态,说明两人从石室中密谈出来之后,崔山海已经完全信任丁齐了。

离开主峰高处的石窟群地带,还是钻山洞原路返回,又来到了上龙潭湖边,崔山海看了看天色道:“我们得加快点步子赶路了,否则天黑之前可能赶不到别院。”

他们先前是从瀑布的左侧登上崖顶,绕湖转了半圈,然后钻岩隙山洞去了上面。返回湖边后又绕着湖泊转了另外半圈,来到瀑布右侧。这里有一条林间小径,比先前的路要好走多了。

沿着小径前行,地势基本在半山腰徘徊,丁齐又见到了梦生花。夕阳斜照,拇指蜂多已回巢,丁齐还在远处的林间看见了拇指蜂的蜂巢。这些蜂巢是椭圆形的,像一个个超大型的冬瓜挂在参天巨木间。

再往前行,又听见了淙淙水声,他们越过了好几条溪涧,已离开梦生花分布的地域,进入连绵的竹林中。周围生长的就是响水竹,乍看很像毛竹,但竹叶比毛竹要宽大得多,有点像稍小一号的粽叶了。

崔山海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知道在什么地方、哪根竹子里、有大约多少年份的竹酒,行走途中钻入竹林现场砍了好几节。玉蹄丹的灵效果然不凡,更兼众人也都不简单,尽管已经走了快一天的山路,赶路时脚步仍然轻健,终于在日落前到达了响水峰别院。

所谓别院就是一排房舍,前面还修了院墙围出了很大的一个院子,有那么十几间屋,临时住三十来人应该没问题,就是没有准备铺盖被褥等物,毕竟不是外面的宾馆嘛。众人卸下装备各寻房间简单安置一番,然后就在院子里点上照明灯晚餐。

应急照明灯都是从外面带进来的,弃完了电一次可以点两到六个小时,亮度分三个档。众人都服用了一枚玉蹄丹,照说可以不必吃东西,但也不影响大家再品尝美味,总得有点下酒菜吧。

别院中也有厨房,可以生火炒菜,摆好桌子之后先品尝的是普通的竹酒。这酒比较清淡,偏甜,带着一股清香,还有种不太好形容的微涩口感,总之很好入口也很好喝。众人在山野晚景中品酒闲聊,皆觉不虚此行。

等将普通的竹酒喝完了、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崔山海才打

开了那两瓶特制的竹节酒。两瓶酒,每瓶只装了八两左右,在座共有十三个人,平均每人只有一两多。崔山海特意强调这不是他小气,而是此酒不可多饮,一次喝这么多已经不少了,好在大家都有三境以上修为。

依次给每个人都倒上一杯,给庄梦周倒得最满,差不多有二两了,丁齐的杯子里也不少……晏斌彬则少喝些,差不多只倒了半两左右。酒刚倒好还没喝呢,一阵微风拂过,众人都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酒香。

普通的竹酒只是好喝而已,这特制的竹节酒所散发的气息,闻到就让人感觉很馋啊,再低头看杯中的酒,呈玫瑰红色晶莹剔透,宛若琼浆玉液。

还没等崔山海说什么祝酒词呢,庄梦周先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眯着眼睛做享受状似神游物外,过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点头道:“不错,不错,真馋人啊!”

水若笑道:“庄先生啊,您慢点喝,这酒不能喝得太快,要一口一口地抿才能体会它的妙处,对于修炼有成的高人而言,最好还能凝神入境。”

庄梦周起身道:“哦,那我就拿回屋慢慢品吧。”说完话他就端着杯子进屋了。

众人也纷纷起身道:“那我们就拿进屋去慢慢喝吧,品饮其妙处。”

崔山海:“先把桌上的东西收一下,不能留在露天,否则会招各种小动物还有蚂蚁。”

众人收拾好了桌子、洗净碗碟,也纷纷端着酒回房间。这里一共有十几间屋子呢,足够大家住的,丁齐和冼皓当然共住一间。

屋中的陈设很简单,只有响水竹做的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和一张床。响水竹和普通的毛竹不一样,竹壁差不多有一寸厚,用它来做家具更接近于木料。睡在这样的竹床上翻身,那种吱吱嘎嘎的响声比普通竹床要小得多,但毕竟是竹料,声音还是有的。

竹床上没有被褥,他们带了一张薄毯铺好,既然是到山中野营,就不必讲究条件了。冼皓和丁齐面对面坐在床上,互相碰了一杯,抿了一口酒细细品味,过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碰杯,接着再抿一口,其中妙处只有自己能体会。

这酒喝下去真舒服呀,熏熏然飘飘若仙,而且酒劲挥发的非常快,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出的细汗都带着一股奇异的花香。假如是普通人,抿上两口恐怕就要醉倒了,那种感觉很美的陶醉……

以丁齐的修为,修炼的又是直指心性的方外秘法,还不至于被这不到二两的竹节酒给放倒。对于已经历过妄境的大成修士而言,也也不至于沉溺其中,只是单纯的享受而已。但另一方面,恰恰是因为修行境界不凡,丁齐也知道怎样更好地化转与体会竹节酒之效。

大约抿了三、五口,冼皓问道:“你在想什么呢?表情突然变得好奇怪。”

丁齐感慨道:“这竹节酒真是奇妙,心有所想便有所感,我刚才在想吃螃蟹。”

冼皓纳闷道:“你居然在想吃螃蟹,什么螃蟹这么好吃呀?”

丁齐:“重阳时节的大闸蟹,膏嫩黄酥,舔一口唇齿流香,那滋味……我刚才就是想了想,唇齿之间便果然充满了美美的膏黄味。”

冼皓似有些不满道:“难道你只想了这些?”

丁齐笑了,眨了眨眼睛道:“我们干了这杯?”

冼皓一怔,神情有些扭捏道:“然后呢?”

丁齐:“然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懂得!”

冼皓居然没问是什么地方,两人就碰杯一饮而尽,然后丁齐把屋中的应急照明灯关了。冼皓看着丁齐的眼睛,灯光熄灭后并非一片黑暗,而是来到了仙境之中,云台洞府缥缈。

可以说丁齐把冼皓给催眠了,也可以说他带着冼皓入境了,将其引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展示的就是这样一方天地。在丁齐曾经的妄境中,打开金山院的时候,他曾来过这样一片仙境,如今把冼皓也带进来了。

竹节酒真是好东西,能喝出花样来。两人看似没有任何动作,不必担心竹床会发出响声,做的事情似神交又似实历,一切都发生在丁齐展开的精神世界里,妙不可言,甚至有很多现实中很难体会到的情趣,包括姿势……

丁老师有学问啊,十荣描绘之美、洞玄三十式之味,皆于仙境中演化。冼皓平日是很内敛的冷美人性子,哪受得了这些,娇喘淋漓……待退出定境之后,她倚在丁齐怀中,身子已经完全软了,简直一动都不想动,心里又恨不得狠狠掐这个冤家。

第二天清晨,众人收拾行装走出别院,把行囊中的很多东西都留在了此地,原本就是特意带进来的。下山这条路比昨天上山时要平缓得多,在竹木花草和山涧溪流中蜿蜒,风景非常美,行游其中令人流连忘返。

他们走得并不快,这条路上也没有看见梦生花与拇指蜂,快到中午的时候钻出一片野果林,前方是一条溪流,溪流边有一棵大树,树冠下的河水中有一口方形的井。这里就是昨日众人收拾食材的地方,他们居然又转了回来,溪流对岸便是昨天中午吃饭的场院。

崔山

海解释道:“进响水峰到达上龙潭有两条路,我们昨天走的那条路比较艰险,不适合普通人攀爬;今天回来的这条路比较舒服,走起来相对轻松许多。我开放响水峰规划了两条参观线路,有体力身手好的人就走昨天那条路上山,体格弱一些的就走今天这条路。”

叶宗清建议道:“既然能来到这里参观,想必身手都不错,我们这两天行走的就是最佳路线。进门后先在前方场院吃午饭,下午从昨天的险路上山,爬上瀑布绕湖一圈,不必再去高处的石窟,天黑前直接赶到别院休息,第二天再沿今天的小路下山,再吃完午饭就可以出去了。”

丁齐补充道:“叶宗主的建议不错,这的确就是最佳的参观游览路线。但我还有个建议,假如是九放离空岛的客人来到响水峰,最好来回都带他们走今天这条路,太过艰险的地方不适合他们,至少眼下不太适合。”

众人又在场院中吃完了午饭,然后便离开了响水峰,依旧穿行秦岭南麓的山林洞穴,绘锡水洞风景区的门前。叶宗清等三人率先告辞离去,谭涵川道:“小崔啊,你的车里还能坐一个人,我也搭个便车去西安。”

谭涵川原本就没和丁齐等人一路,他是单独从上海赶过来的,此刻搭崔山海的便车离去。在车上,谭涵川问道:“小崔啊,拇指蜂离巢活动的临界温度是多少,你观测过吗?”

崔山海答道:“拇指蜂的体型比普通蜜蜂大得多,对低温的耐受性也更高。我观察过,它们离巢活动的临界温度在摄氏八度左右,蜂群低于这个气温就不会出来活动了。极限温度应该是摄氏五度左右,在五到八度之间,偶尔还能见到个别拇指蜂飞出来。”

谭涵川:“所以气温太低的时候,或者是夜间蜂群不活动的时候,响水峰便失去了拇指蜂的天然防护作用,这你要注意。”

崔山海:“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人知道响水峰还有这一张底牌,就算有人心怀不轨,事先不会做出针对性的准备。今天真要多谢你们了,特别是感谢丁院主!”

谭涵川微笑道:“半个月后,丁老师邀请你们参观金山院,我估计他还有事情要与你商谈呢。”

崔山海:“哦,丁院主还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谭涵川:“我不好提前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丁齐有什么事要找崔山海谈?在离开蓝田县的路上,冼皓问丁齐道:“你是不是在打响水峰的主意?”

丁齐摇头道:“我没打响水峰的主意,说句实话,我是在打崔山海的主意,这个人值得信任……而且话也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这也不叫打主意,就是找他商量点事情、给他透露点情况。”

这是一辆从西安租来的商务车,石不全开车,尚妮坐在副驾驶位置,朱山闲坐在中间那排右侧的位置,冼皓和丁齐都坐在后座。开车的石不全问道:“丁老师,你是想传授崔山海方外秘法,然后把响水峰也发展进方外门吗?”

丁齐:“是的,他们看来很合适,甚至可以说找不到比他们更合适的人了。”

朱山闲:“你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丁齐:“当我发现响水峰众人对我等不仅没有戒心,而且非常坦荡诚恳的时候。刚开始我只是想找机会提醒他们要谨慎,等上山见到了响水峰历代祖师造像,我就动了传授方外秘法的心思,待到崔山海第一个服下那枚玉蹄丹时,我便做了决定。”

朱山闲:“你打算什么时候摊牌?”

丁齐:“先和大家商量商量,等下下周到了金山院再见机行事,此事必须谨慎。”

丁齐为什么看中了崔山海而不是叶宗清?并非叶宗清本人不值得信任,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响水峰的成员很简单,所有底细都已经很清楚。而五心谷则比较复杂,听说里面有好几个村庄呢,那么多人,便意味着不可控的因素太多。

崔山海、水若、李志遥大家都已经认识了,而且都是值得信任的,至于崔小曦的年纪还小,长辈的很多隐秘暂时也不会让她知道。丁齐很看好响水峰,更看好崔山海,想传授对方方外秘法,然后把响水峰也发展进方外门。

丁齐并无贪占响水峰这处天地秘境的心思,方外门拥有的方外世界已经够多、够大了,甚至连那么大的一个琴高台世界都没有再去走动打扰。令丁齐最感兴趣的其实是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他并不想谋夺传承,只是想了解学习。

丁齐自创了方外秘法,可自如出入方外世界,而且他也能用自己的方法去祭炼控界之宝、掌握这类特殊神器的妙用。但相比崔山海、叶宗清这类人,丁齐还缺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他毕竟没有得到过任何一种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真正传承。

丁齐很想知道这一类传承秘法是什么样的,与他所创的方外秘法是否有谙合或互相借可鉴之处?这关系到方外秘法下一步修炼的方向,丁齐本人如今仍在探索中。

PS:祝大家中秋快乐!美想皆成!今日休息一天,明天继续更新。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