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7、火候

走过第二十五尊雕像,山壁旁还有一个石龛,石龛中立着一个两尺见方、一人多高的不规则石柱。崔山海有些惭愧地介绍道:“这是我为师尊凿建的造像,一直感觉修行未足,所以至今并未完成。”

谭涵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着急,慢慢来。糊弄谁也不能糊弄自己,修行须求精进,但从不能勉强。”

这里利用天然地势开凿出了很多石龛以及相连的廊道,甚至可以起个名字叫响水峰石窟群了。他们走到山崖正面最深处,那里有个半圆形的开放式大厅,正中是一个神坛。神坛上并没有造像,后方的天然山岩上刻着几个大字——炎黄始祖华胥氏之位。

华胥氏的确可尊为炎黄始祖,直至如今中国的国号还是“华”呢,而炎黄后裔各族民众皆称华人,此华就是华胥氏之华。

方才众人只是跟随崔山海朝响水峰历代祖师造像躹躬行礼以示敬意,此刻庄梦周主动上前,朝着华胥氏之位下拜叩首,众人也都跟着下拜行叩首大礼。神案上还放着香炉和线香,叩拜后众人依次敬香。

香炉是明代的鎏金铜炉,异常精美,石不全多看了好几眼。叩拜焚香礼毕,尚妮小声嘟囔道:“庄先生刚才说的对,驴友也可以变成香客啊,我们这不是都敬香了嘛。”

走过正中间这座石龛,另一侧的山壁上开凿了一间间石室,户外凿石墙为小院,院中引山泉为三叠池水,而后面的房间就是将山体掏空形成。这些石室分布的位置很不规则,显然是利用了天然岩洞以节约工程量。

崔山海介绍道:“这就是响水峰历代峰主及传人修炼之地,在古时尤其是宋代,这里曾一度居住近百人,但明代以后长居世外者就越来越少。如今我等也不在此长居,正如庄先生讲的故事,这响水峰就像那铁瓦寺呀,我们只是偶尔来住几天。

近代以来,这里已无太多古时遗物,大家可以随意参观,休息休息再吃晚饭……丁院主,趁这个空,能否移步说话,我想私下请教一番?”

丁齐:“好啊,找个地方坐坐。”

崔山海将丁齐领到了一间石室中,这里有石榻、石桌、石凳、石椅、石屏,都是挪不动也搬不走的,因为它们是直接从整体山岩中凿出来的。屋中能挪动的陈设就是一个木质的橱柜以及石桌上的一个茶盘。

崔山海从柜子里拿出茶叶放在两个杯子中,又拿着一把水壶去外面的泉池中接了一壶水,坐下后凌空端着壶把闭目凝神,也不知道在干啥。但丁齐能看出来他在运功施法,所以就静静地等候并没有打扰。

过了一会儿,壶盖的小眼中居然冒出了热气,接着壶中又传来咕嘟嘟的响声,等响水声渐小,水便凭空烧开了。崔山海睁开眼睛道:“献丑了,请用茶!”说着话给丁齐冲了茶。

丁齐一拍大腿道:“哎,原来你是在烧水呀!何必这么麻烦呢,生个火不就得了?假如嫌生火麻烦,我们还带了野营发热剂、简易自热小火锅……”

崔山海:“还有这些东西?。”

丁齐:“驴友必备之野外套装嘛,不用在山林中生明火,如今网上都能买得着。”

崔山海:“自热小火锅是怎么回事,不需要生火,也不用开水泡?”

丁齐:“网红小火锅,你没听说过?就是大盒子上面卡个小盒子,吃的东西都放小盒子里面。有个密封塑料袋套着无纺布包,把无纺布包拿出来放在大盒子里,兑点冷水就行,自动发热将水烧开,将上面小盒子里的东西蒸热,能持续蒸煮十五分钟呢。”

崔山海:“真是好有创意呀,现在只要有需求,什么产品都能提供。”

丁齐:“对了,崔工,您是搞科研的,我倒想请教一下,那都是什么原理呀,用什么材料加工出来的?”

崔山海笑了:“我虽不清楚具体的产品是怎么做的,但也知道理论上实现的方法有很多种,而且原理都不复杂。比如现在药房里卖的膏药就有带自动热敷的,不论文科、理科,中学应该都读过化学,我就举几个最简单的例子吧。

首先说比较危险的,金属钠遇水剧烈反应会释放出大量热能。再说一个最常见的,生石灰听说过吧?至于遇水反应或水溶过程中会发热的其他物质,那就太多了……”

丁齐:“您这么一说,我全想起来了,原理确实不复杂,但是能加工成安全简便的野营产品,那就是创意。我还想问问,您端着壶就把水给烧开了,能量是从哪儿来的?”

崔山海:“以丁院主的修为境界应该也有感觉吧?我们修炼的秘法手段,古人称为神通,其

实就是一种转化和运用能量的方式……”

丁齐:“我倒没有特别琢磨过这些,今天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不不不,应该说胜练十年功啊……来,喝茶!”

崔山海:“丁院主太谦虚了,您的修为可比我高明多了!”

丁齐:“不不不,话可千万不能这么说,您刚才烧开水这一手功夫,我就没练过,自叹不如啊!”

丁齐所修的方外秘法,按庄先生等人的评价,是直修心性、不问其余的法门,所谓的法力也有,但平日只用在探索与发现世界的未知。丁齐并没有去“钻研”很多小说中描写的种种神通法术,他的目的也不在于此。

崔山海刚才露了一手,凭空把一壶水给烧开了,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功夫。同样修炼火门炉鼎术的谭涵川有没有这个本事呢,估计也有吧,但他从来没有显露过。丁齐身边这些江湖高人,除了石不全有点爱得瑟之外,其他人都不爱显摆各种绝技手段。

这可能是因为跟丁齐在一起待的时候久了,跟随他修炼方外秘法,也受到了丁齐的心境影响,更大的可能是这些江湖八门传人压箱底的手段绝技,从来都不是用来显摆的。

以丁齐如今的修为法力,假如用心去琢磨这些,估计也能琢磨出来吧。但是丁齐的精力从没有用在怎么把水烧开这种事情上面,因为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更简单的手段去实现。

喝了一口茶,崔山海才反应过来道:“哎呀,是我有事要请教丁院主,怎么聊起了网红小火锅?”

丁齐:“不好意思,我方才把话题给带偏了,崔峰主有话请讲。”说话时心中暗道,许是和庄先生接触的时间久了,不知不觉也被带出来一个毛病,就是聊天时话题总爱跑偏。

崔山海:“您方才直接传输到我意识里的信息流,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念吧?”

丁齐:“崔工真会捅词,的确是神念。”

崔山海感慨道:“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但我还有一个疑问,您并没有喝过竹节酒,我在响水峰中的保密级资料中虽介绍了竹节酒,但也没有说得太具体。竹节酒对我响水峰传人而言,就是辅助修炼观想法之灵药,这是不外传之秘,您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答道:“略做推演而已,您已经给了我足够多的信息,完全能得出这个结论了。”

说话时发送了一道神念,介绍了自己的推演判断过程。他根据种种信息所得出最重要的一个结论就是,竹节酒能让普通人做美梦,梦中能见其所想见,或者说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梦,只是化解梦生花的毒性后,竹节酒所留下的致幻效果。

对普通人来说是如此,但对于响水峰传人来说,它就是辅助修炼观想法门的手段。假如普通人在回忆几十年前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时,肯定不可能做到完全细致的呈现。这要求在定境中精神专注,激发出特定的潜意识信息,如见师尊在眼前。

至于所见的师尊是否是绝对准确的真实形象重现,那倒不一定。那是观想者潜意识深处所认知的师尊,甚至可以观想出所有的细节——只要你去想。

在丁齐看来,竹节酒的效用能够营造出一种近似妄境的效果,当然了那不可能是真正的妄境,其中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妄境是一种修为成就,在五境修行圆满后的精进机缘。妄境不同于梦境,也不同于竹节酒营造出的迷幻经历或观想体验,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所经历的一切与真实无异,有时自身都意识不到,而且会消耗寿元。

竹节酒能让人做想做的美梦,假如保持元神清明,专注于所观想之事物,又是一种辅助修炼的灵药,既能帮助炼神也有可能伤神,就看怎么用了。丁齐还推测,当五境修行圆满后,竹节酒可能也是一种辅助证入妄境的手段。

每一门传承,所证入的妄境都有其特点,与秘法内在的逻辑思辨体系有关。比如修炼方外秘法,所证入妄境的手段丁齐已有体会,就是直接证入一个并不存在的、于元神中构建的方外世界。

那么响水峰的传人,有朝一日也可以借助竹节酒,证入他们所观想的妄境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五境修行圆满,而且能不能堪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关于证入妄境的推测,丁齐并没有对崔山海说太多。因为妄境不言亦不问,假如说的太清楚反而会形成误导,让崔山海认为到时候应该怎样怎样,那就是所谓的见知障了。丁齐从这么多零碎的信息当中得出这样的结论,不仅跟推理的过程有关,也与他的修为境界有关。

崔山海端着茶杯愣了好几

分钟,这才长出一口气道:“原来如此!说实话,我刚才被您吓了一跳,现在才明白自己多心了。抱歉啊,多谢丁院主的坦诚相告,更感谢您的指点!”

丁齐淡淡一笑:“您又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嘀咕两声,何必抱歉呢?我知道你的感觉,自家的不外传之秘被说破了,任谁都会有所猜疑,这是我多嘴了。”

崔山海:“不不不,我要谢谢您多了这句嘴,否则哪有请教的机会。”

丁齐:“请教不敢当,互相交流嘛,崔峰主还有什么事情想问?”

崔山海:“老谭和庄先生都说,如何更稳妥地开放响水峰,让我来好好问你。”

丁齐:“原来是这事啊,其实也简单!”说着话又发送了一道神念。

叶宗清吃午饭的时候就已经提醒崔山海了,不要轻易把控界之宝亮出来,更不要让人知道他平日就将控界之宝随身携带。那该怎么办呢?其实崔山海本人今天完全可以不带路,他可以提前来到响水峰中,在客人到达时打开门户便成。

其次要注意的是,响水峰必须要出一块中枢核心之地禁止客人涉足。这个区域很好划,就是他们现在待的地方。参观这座主峰,游客涉足的区域就到那就名为上龙潭的湖泊为止,不能再钻洞爬到有祖师雕像和修行石室的这一片区域来。

丁齐在这里就看破了响水峰的很多传承隐秘,其他的高人说不定也能看破。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让外人知道响水峰中究竟有多少人。

所以每次开放天地秘境至少要有三个人:第一个人负责把来客带到门户前,但其本人不进来,只留在外面接应。第二个人相当于导游,领着客人参观响水峰。至于第三个人一般是不露面的,就留在不开放的核心区域中以防万一,也使别有用心的访客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这三个人怎么分配,则看响水峰自己的安排了。总之一句话,不要让人一眼就看出响水峰的所有底细,也不要让人知道响水峰中究竟有多少人。丁齐开放金山院就是这么安排的,如今把自己的经验都告诉了崔山海。

崔山海沉吟道:“比如说今天,我就是举个例子啊……小妖去锡水洞那边把你们带到门前,水若拿着控界之宝在响水峰里面开门,她可以就留在这里不露面,我则带着你们参观响水峰,小妖还留在外面观察接应。”

丁齐点头道:“可以这样安排。”

崔山海又苦着脸道:“可是我们响水峰的人太少啊,假如来来回回都是这么安排,总是这三个人轮流露面,别人照样能看出底细。”

丁齐:“方便说的话,能否问一句,响水峰如今到底有多少人啊?”

崔山海:“除了我和水若、小曦,就只有一个小妖了。小曦肯定不合适,我今天都没带她来,那么将将只有三个人能出面。”

丁齐:“这样啊,人确实少了点。其实也不用太多,只要露面的再多几个人就行,如此就能让人知道响水峰秘境中还可能有你们的人,至于真有假有那是另外一回事。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借几个人给你们帮忙,只要你能信得过。”

崔山海:“那就多谢帮助了,丁院主办事,我当然信得过!”

丁齐:“先别着急谢我,我们的人过来给你帮忙,你是要付报酬的。”

崔山海:“那是当然!我开放响水峰供人参观,每人每次收费十万呢,工作人员怎么可能没报酬……对了,你们金山院是怎么算的?”

丁齐:“其实很简单,每次就按三名工作人员算。谁执掌控界之宝,每次发二十万补贴,另外两个每人每次发十万补贴。我借给你的人不可能执掌响水峰的控界之宝,所以就每人每次十万吧。至于剩下的钱该怎么分配,那就是你们响水峰自己的事情了。”

崔山海起身道:“先敬您茶,待会儿再好好敬您几杯酒!您这主意太好了,帮的忙太大了!可惜竹节酒不能多喝,我再现场砍几节有酒的竹子,我们多喝几杯没加工的普通竹酒。”

丁齐:“我们先出去吧,他们估计也该等着急了。假如崔峰主还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交流。”

崔山海再三感谢,搞得丁齐都不好意思了。丁齐先给了崔山海建议,然后顺势表示可以派人来帮忙,这是个互利互惠的决定啊。方外门的人尤其是丁齐的几位弟子,将来不仅可以免费到响水峰中历练,而且还有钱挣!每次十万呢,这份“业余兼职”比绝大部分正式工作收入都高了。

PS:实在更得太晚了,抱歉!今天有事,请个假吧,明天(23日)继续。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