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6、见像如人

当脚下的山路变得陡峭时,丁齐看见了梦生花。它长得确实有点像萱草花,但是花盘比萱草花要大些,细长的花身在顶端分成五瓣张开,花瓣的边缘呈绯红色,而花蕊则呈紫色,整朵花的颜色过度宛如光谱竟呈七彩。

梦生花并不是成片生长的,在山坡上一丛丛的分布,每走不远就能见到几丛,叶子长得很像兰草。丁齐又听见了嗡嗡的声音,随后便看见了拇指蜂,差点被吓了一跳。

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蜜蜂,比大黄蜂、大马蜂都要大得多,体型差不多相当于成人小拇指了。不时有拇指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崔山海告诉大家,不去招惹它们就行,拇指蜂并不会主动攻击人。

谭涵川又问道:“这拇指蜂的毒性强不强?”

崔山海答道:“毒性很强,我还特意试着被叮过,立刻就鼓起一个大包、非常疼。普通人被叮三、五下可能不致命,但会难受得要命,但假如被叮个十几下,不及时救治就有危险了,它会引起神经麻痹,进而导致呼吸困难甚至心跳骤停……”

尚妮:“你的胆子可真大,这也敢试?”

崔山海:“我和老谭一样,都是搞科研的嘛!其实偶尔被叮几下倒也无所谓,反而能增加抗性。你只要不带着一身竹节酒的酒气,或者去偷它们的花蜜,拇指蜂也不会群攻你。”

石不全:“偷花蜜?听您这么说,一定是干过喽!”

崔山海笑了:“我的确干过。拇指蜂的毒,解药就是它们酿的花蜜,其中最好用的便是梦生花蜜,恰好是这个季节采的蜜,大约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去偷了。”

谭涵川呵呵笑道:“小崔啊,你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那该怎么躲过一大群拇指蜂的追杀呢?”

崔山海:“躲是很难躲得过,总得被叮几口吧,后来我就用防护服了。”

谭涵川:“看这拇指蜂的体型,普通养蜂人穿的那种防护服和面罩肯定不太好用。”

崔山海:“那当然,我一开始试的击剑服和击剑面罩,不是训练用的那种,而是正规比赛用的,腿部防护稍弱了一点,得穿得厚皮大长靴。后来我又试了好几种新材料,比击剑服更好用。”

谭涵川:“是宇航员穿的太空服材料吗?”

崔山海:“我一说你就猜到了,的确是。”

晏斌彬惊讶道:“崔峰主,您穿着宇航服去偷蜂蜜?”

崔山海笑着解释道:“当然不是真正的宇航服,那我也弄不起,就算弄得起也弄不到。宇航服的研制,试过很多种材料,其中有几种材料很适合拿来做偷蜂蜜的防护服,所以我就选了其中一种,然后还是带着击剑服的面罩,很好用!”

石不全:“您可真会玩,啥时候也能带我们也去偷一回蜂蜜吗?”

崔山海:“看情况吧,今天可没准备,最好不要去招惹拇指蜂。而且那东西,除了能解拇指蜂的毒素,和普通的蜂蜜也没太大区别,没必要偷太多。我只是准备了一些存货以防止意外,那东西保质期很长,可以存很久的。”

走在最前面的庄梦周回头问道:“喝了用梦生花蕊泡制的竹节酒,就会受到拇指蜂的攻击,假如直接把拇指蜂的花蜜洒身上又会怎样呢?”

崔山海:“您可千万不能试,那效果就跟捅了蜂窝差不多。”

朱山闲似是玩笑道:“假如将蜂蜜稀释,装喷雾瓶里面,不小心喷在谁的身上……在这个地界,那可是居家旅行、阴人设绊子的良剂呀!”

水若微微一怔:“朱区长这是帮我们出主意吗?假如有人来到这里图谋不轨,就给他来这么一下……但是千万要小心,得站住上风头出其不意,别沾到自己身上。”

谭涵川点头道:“如此说来,有拇指蜂分布的地带,就是天然的屏障和陷阱啊……今天的话聊到哪里算哪里,在场的人可千万不要对外乱说。”

叶宗清赶紧开口道:“按照方外联盟的章程,参观别家方外世界时的见闻,都不得透露给联盟其他成员,我们当然会遵守。今天多谢诸位信任,设计隐秘之事,我也不会告诉五心谷中的其他人,波波

、小石,你们都要记住!”

今天来参观响水峰的有三拨人,崔山海、水若、李志遥就是响水峰的,谭涵川等七人与响水峰之间彼此很信任。而叶宗清、晏斌彬、石和玉等三人就相对比较陌生了,但能邀请他们来此,响水峰也是表明了一种坦诚的信任态度。

话说到这里,叶宗清立刻就表了态,今日所见的很多秘时肯定不会泄露出去,哪怕是对五心谷的其他人也不会说。

他们说话时,丁齐也在注意观察众人的反应,发现李志遥曾欲言又止。丁齐与冼皓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心领神会。

拇指蜂群就是响水峰中的一种防护手段,就算朱山闲不提醒,响水峰历代祖师以及崔山海夫妇岂能想不到?估计早就知道这一招了!

但庄梦周刚才将话题挑明了,崔山海夫妇也不能说我们早就掌握了这种对付人的手段,只得故作惊讶,想必李志遥对此也是知情的。

说话间脚下的路越来越陡峭,但还没有超出一般人的极限,只是体弱者爬起来就很艰难了。走了大概半个小时,众人穿出山林只闻水声如雷,面前是一道数十米高的飞瀑,飞瀑下是浪花与白雾翻腾的深潭。

崔山海引着众人走向左侧的山壁,沿着山崖有一条凿出来的石阶路,可以从侧面高处欣赏这道飞瀑,蜿蜒数百米之后,终于登上了崖顶,放眼一片湖光。只见周围群山如抱,有九条溪涧从不同的角度汇入一座湖泊,而湖泊的出水口便是那道飞瀑。

叶宗清长叹道:“好地界呀!这座湖、那道瀑布应该都有名字吧……咦,你们怎么了?”她的话说到一半,发现响水峰的三个人神情都有些古怪。

李志遥摸了摸鼻子道:“上面这座大湖叫上龙潭,下面那个水潭叫下龙潭,我们看见的瀑布就叫飞龙瀑布。”

众人都笑了,叫龙潭的地方真多呀,连方外世界中都有,在这里又遇到了。在笑声中沿湖岸而行,游山玩水很轻松惬意。山涧溪流都不深,汇入湖泊的小涧水面洒得很开,直接就能淌过去,很多地方都有大石头为落脚的桥梁。

走到了这座幽谷的尽头,崔山海却没有带着他们继续绕湖参观,又指着崖壁上的一条缝隙道:“从这里又得进洞了,是一条登上主峰的捷径,体力差点的人都上不去。”

这一带沟壑纵横有很多这样的岩缝,里面黑乎乎的不知究竟。这条岩缝并不起眼,稍微侧一下身可以站直了走进去,打开手电会发现里面弯曲幽深,空间越走越宽,竟然又进入了一个复杂的地下洞穴中,有各条分岔。

洞穴的深处气温极寒,几乎接近于零度了,并没有很多洞穴中常见的蝙蝠。还好大家皆体质过人,至少都是练过的,跟着崔山海这位向导钻上爬下,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从山壁间钻了出来。

这个地方很隐蔽,就在山崖下的凹陷处,是半人工半天然的甬道连接的一个个石龛,可以望见山下的上龙潭以及远方的场院轮廓,但山下的人却很难看清这里。沿着崖壁下半开放的一处处石龛前行,前方有一排凿出的石室,而路旁的石龛中还有一尊尊雕像。

与一般的宗教造像不同,这里的每一尊雕像都极为写实,等身大小,雕刻得栩栩如生,包括衣服上的每一道褶子、额头眼角的每一条皱纹,都清晰得摩刻了出来,很难想象这是手工雕的,就像是真人扫描之后3D打印出来的。

而且这些雕像不是雕完了放到这里的,它们的底座完全与山岩一体,就是在山体岩石中直接凿出来的。雕像共二十五座,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僧道等出家人。在阿全这种内行眼中,从衣饰就能判断出年代,最早的一尊雕像身着唐代的服饰,是一名体态丰腴的女子。

据崔山海介绍,这些雕像就是响水峰的历代祖师,下一任峰主为前任峰主凿建塑像,也是响水峰的传统。石不全惊讶道:“怎能雕得这么写实呢?古今中外哪一种雕塑风格都不像啊!”

崔山海介绍道:“这就是响水峰的风格,也是响水峰的修炼传承……”

响水峰的传承包括火门炉鼎术,而且以炉鼎术为根基,但秘传不仅

限于此,还有其他修炼与印证手段,为祖师造像便是其中之一。古代没有照相技术,更没有激光全息技术,在前代峰主离去后,后代峰主才会为其造像,怎能雕凿得如此写实?

他们并没有学过雕刻,更不是美术学院造形专业毕业的,但都修炼了一种观想法——观想师尊。很多修行门派中都有观想法传承,比如密宗就有观想本尊、观想上师等等法门,但观想法门并不局限于某宗某派。

通过观想师尊在某一时期特定的形象,然后准确地将这个形象雕凿出来,见像如人。观想而出、雕凿而成,就代表了一种修为境界。这个过程不容失败,若没有把握可以慢慢来,但必须从头到尾一次成功。

听了崔山海的介绍,丁齐感觉响水峰中这门修炼传承大有深意。假如已有大成修为,想做到这一点当然不难,以神识控制斧凿,只要入境肯花些功夫,就算从没学过雕塑也能完成这样的雕像。

可是响水峰历代峰主不可能都有大成修为,其中大部分人恐怕终生都没有突破大成境界,那么就必须借助独门观想法了。

每走过一尊祖师雕像,崔山海都会躹躬行礼,众人皆跟随行礼。看过全部二十五尊雕像之后,丁齐也有所发现,其中三尊雕像的“作者”应该已有大成修为。这三尊雕像都出现于明代,而且是连续排列的,其中一尊雕像的作者修为境界应该比他此时还高。

虽然这二十五尊雕像皆如真人重现,但也有所区别。其中二十二尊就像是从石头里剥出来的,怎么形容呢,就是脑海中已有师尊的形象,将包裹的岩石层层剥去,使人像显露出来,这完全符合崔山海介绍的以观想法雕凿的过程。

至于另外三尊雕像则不是这种感觉,就像是真人直接站在这里化为了石像。真人化为石像当然不可能,这只能说明雕凿者已掌握了神念,那么至少已有大成修为。

特别是其中一尊雕像是一位高簪道人,给丁齐的感觉几乎就是活的,这使丁齐不禁又想到了陶昕。丁齐甚至推测,假如入境感应此像,就可与响水峰的某位祖师对面交流,甚至有可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响水峰的所有传承。

但丁齐并没有擅自这么做,他此刻只是受邀请来访的客人,不可能在崔山海面前如此无礼。而且感应石像中的神念心印,宛如见当年之真人,在那种神念交流情况下无法欺骗彼此,对方自然会知道他的身份,若无特殊理由,并不会无故授以传承。

想当初丁齐在琴高台世界中见到了“陶昕”,但陶昕并没有把天地秘境和控界之宝的传承交给他,只是与他有一番友好交流。这也说明了一件事,就算有外人来到此地,能感应到雕像中的御神之念,若心怀不善,恐怕也很难借此谋算响水峰的传承与传人。

看见了道人的雕像,丁齐又特别留意了下一尊石像,是一位书生,这位书生才是留下御神之念的高人。因为根据响水峰的传统,道人的雕像就是书生雕的,留下御神之念的也应该是他。

想到这里,丁齐又悄然以神念道:“崔峰主,以观想法雕凿前代峰主之像,说来简单,其实非常之难。竹节酒最大的作用,恐怕就是帮助修炼观想法门吧?但对一般人来说,它只是有近似迷幻的作用,能让人做他想做的梦。”

崔山海的陡然一惊,许是因为第一接触神念,更是因为竹节酒真正的作用就在于此,非响水峰传承者不可能知道。他不动声色转身道:“丁院主,其实今日请您来参观,我还有很多事情想私下请教,等用过了晚饭,能否单独聊聊?”

丁齐:“好啊,没问题!其实现在时间还早,不用等吃过晚饭,只要崔峰主有空,我随时都可以。”

水若不解道:“你们两个,究竟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呀?”

在众人面前,崔山海也不便明言,打了哈哈道:“就是有些问题要请教,可能涉及某些隐秘。”

水若玩笑道:“你们男人的隐秘吗?”

崔山海一耸肩:“你说是就是吧。”

谭海川插了一句:“小崔,接下来该怎么开放响水峰,您真得好好请教丁老师啊。”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