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5、铁瓦寺

丁齐突然皱起眉头道:“庄先生,您说的百尖山与铁瓦寺,我好像有点印象。其实我的老家就在那一带,刚才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放暑假回村里的时候,听老人们提到过。”

石不全:“哇,失敬,失敬,原来丁老师也是百尖山里出来人!”

丁齐笑着摇头道:“百尖山不是一座山,而是那一片山区,相传总共有一百座山峰……”

一百座山峰是多大一片地方?就是宛陵市政区、泾阳县、宁乡县交界的那一整片山区,丁齐的老家山村也在那一带,其实他们去过的天门洞风景区,同样在那一片山区的边缘。

丁齐小时候听山村里的老人们讲过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关于百尖山的,说是某日地藏菩萨路过,听说这里有一百座山尖,便坐在山头上数,可是数来数去只有九十九个。这时有一位牧童上山看见这一幕,问他在干嘛?菩萨答我在数山头,但是这里不够一百个山尖。

牧童哈哈笑道:“你忘了自己坐在什么地方了吗?”菩萨这才意识到,自己也坐在一座在山峰上呢,刚才只数了周围的,却忘了身下这座山。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铁瓦寺的。据说当年明太祖朱元璋起兵战败,借着僧人的身份躲避敌兵追杀,曾来到百尖山最高的那座山峰上一座破庙里藏身。那座破庙叫白云禅寺,当时庙中只有一个老和尚。

后来朱元璋当了皇帝,想起当年老和尚的收留之恩,便派人问老和尚有何心愿。老和尚曰:“只求片瓦遮身。”于是朱元璋便御赐了一片铁瓦,这就是铁瓦寺的来历。

听到这里,水若笑出了声,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啤酒给喷出来了,放下杯子道:“菩萨居然不识数,皇帝只赐一片瓦?这故事编的,也太埋汰人了!”

丁齐也笑道:“乡野传说嘛,什么离奇荒诞的故事都有,就是老百姓过个嘴瘾。菩萨数都数不明白,还不如俺家放牛小子;皇帝无非如此,报恩就赐一片铁瓦,还没我大方呢。聊来聊去,大家都图个心里舒坦乐呵乐呵,很多传说体现出的民间心态,就跟到处都能看到仙女沐浴的景观差不多。”

庄梦周喝了一口酒道:“丁老师,你讲的故事其实另有版本。”

丁齐:“还有什么版本啊?我就是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们讲过这些。”

庄梦周不紧不慢道:“话说那牧童哈哈大笑之后,菩萨突然飞上了云端。牧童再一看有点傻眼了,原来菩萨所坐的那山峰也消失了,那就是菩萨本人落座时所化。所以这百尖山真的只有九十九座山尖!”

这回众人都笑了,朱山闲笑道:“您讲的这个版本更扯,想必是有佛家信徒不满意传说中的菩萨怎能不识数,于是又加了这么一个段子。编段子嘛,自古以来的江湖门槛。”

庄梦周:“刚才讲的其实全是段子,但有些事情是可以考证的。唐代确实有位高僧到过百尖山,他叫金乔觉,被认为是地藏菩萨的化身,传说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至于铁瓦寺,朱元璋确实去过,但铁瓦跟他没关系,倒是白云禅寺这个名字是他赐的。清朝雍正年间,白云禅寺的大殿屋顶突然塌了,后来重修时便加盖铁瓦。

我去了铁瓦寺,见到了老和尚还有小和尚。老和尚还保留着三块铁瓦残片呢,上面铸有字迹,的确是清代的物件。更有意思的是,铁瓦寺旁边也有一口龙潭,不是山下的龙潭瀑布。”

冼皓:“叫龙潭的地方太多了,庄先生找得辛苦。”

尚妮:“他哪是找得辛苦,我看是玩得尽兴!”

朱山闲打趣道:“幸亏要找地方是龙潭,而龙潭到处都有,假如是虎穴的话,还不知道要往哪儿钻呢!”

叶宗清:“庄先生,您还真上去了,那地方有多高?”

庄梦周:“海拔一千一百多米吧。”

崔山海:“风光怎样?”

庄梦周:“非常好!那一带有很多珍惜动植物,不少品种甚至是当地特有的,别的地方很难看得见。在临近山顶的地方,还有一片高山流石坡地形,很奇特,一般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才能看见。丁老师说的对,山林里确实有四不像,我瞥见了一眼,还有猴子和豹子呢。

铁瓦寺并不是建在峰顶上,也没有人会把寺庙建在山峰的最高点,那样容易挨雷劈,它从峰顶往下一段距离的山脊窝子里,如今是一片废墟里修的小破庙,有的菩萨干脆就露天供在山崖下面,因为庙实在太小了。

但我在小庙里面确实看见了不少的米、面、油堆在墙角,至于盐,应该都

放厨房里了吧,我也没有去翻人家的罐子。山上种了菜,素斋的味道还不错,相当于自助餐吧。”

石和玉:“高峰破庙,一个老和尚带着一个小和尚,请你吃自助餐?”

庄梦周笑了:“就是自己拿碗去厨房盛的意思,吃完了再到龙潭的下水口自己把碗筷洗干净放回去。人家没问我要饭钱,但我自己不好意思,就在破得掉漆的功德箱里放了二百。小庙虽破,但是风光极佳,尤其是沿途所见风景,不亚于很多方外世界呀。”

崔山海点头叹道:“那的确就相当于一处方外世界了。方外最早出自《楚辞》,形容天地四方之外未知之所,但后来就被用来指代出家人修行的地方。道路艰险难行,无限风光近乎与世隔绝,和我们所在的方外世界好像区别也不大。”

谭涵川补充了一句:“一听高山流石滩这种地貌,就知道至少在那一段是根本没法修路的。”

晏斌彬却对另一个问题感兴趣:“庄先生,您就放了二百块钱,没有给老和尚和小和尚背点米面油盐上去?”

庄梦周一脸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没背,还吃了人家的饭。”

晏斌彬:“那些米面油盐都是香客背上去的?”

庄梦周摇头道:“我上山之后才知道不是,被山下那位老和尚给忽悠了。铁瓦寺的香客很少,平常去的最多的是驴友。那些自以为体格很棒、最能作死的野驴子。他们组队第一天上山,第二天再下来,我在当地论坛上就发现了不少招驴友组团刷铁瓦寺的贴子。

铁瓦寺废墟前面有一片空地,非常平整,就是那些驴友野营搭帐篷的地方,他们也可以在那里野餐、自己生火做饭,借庙里的一些东西用。那片空地,其实就是过去大殿的地基。跑到人家地界上这么耍,就算老和尚和小和尚不卖票,驴友们也得留点东西。

他们自己上山也得做饭,当然得带些米面油盐,便留一部分给铁瓦寺。山下的老和尚跟我那么说,估计是也把我当成驴友了,只要驴友供了佛,那也能称为香客嘛!”

朱山闲:“古代很多所谓的名士,好在各地寻幽揽胜,其实也和现在的驴友差不多。那些风光优美的险要野地,假如没座破庙啥的,总感觉就缺了点什么,好像不够意境。寻幽览胜总得有个名头和坐标吧,于是往往先有破庙,而后有驴友。”

丁齐:“古人寻访那些地方,都好吟诗作对啊。”

庄梦周:“现代人也可以写微博、发朋友圈嘛。”

石不全突然一拍大腿道:“说了半天,我终于明白庄先生的意思了。若把铁瓦寺比作响水峰,那我们也是驴友啊!”

尚妮笑着附和道:“对对对,标准的驴友,今后其他方外世界来参观的那些人,也都是驴友,每次得背点东西进来。”

崔山海哭笑不得道:“可我们两口子又不是老和尚和小和尚。”

石和玉:“你们也不住这儿,只能算管理员兼导游,或者是领队。”

晏斌彬还在想象铁瓦寺的情形呢,叹道:“如此说来,铁瓦寺的生活太清苦了。”

庄梦周反问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就像我们身在方外世界,有何逍遥乐趣,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叶宗清:“庄先生,铁瓦寺里住的是僧人吧,您怎么用庄子的话形容他们?”

庄梦周:“那里是禅寺,禅宗精义汲取了很多道家尤其是庄子的思想。到了唐宋以后,那些史上知名的禅师,我都分不清他们到底是佛陀的传人还是庄子的传人?”

崔山海似是自言自语道:“看来那铁瓦寺中一代代都是高僧啊。”

庄梦周却摇头道:“那倒未必,也可能是披着僧衣的禽兽。”

叶宗清皱眉道:“你干嘛这么说话呢,吃了人家的素斋,还出言不逊?”

庄梦周:“我说的可不是现在的老和尚和小和尚。”

朱山闲突然眯起眼睛道:“我想起来庄先生说的是谁了!这座寺庙的故事,我应该听我师父提过,铁瓦寺这个名字,我也有点印象……”

几十年前,铁瓦寺曾经只剩下一位老和尚,住在废墟中清修,发愿心要募资重修寺院。想重修铁瓦寺实在太难了,但不论怎么样首先得有钱,所以他下山行游四方化缘,路过镜湖南沚镇还见过朱山闲的师父,这两人曾经认识。

这位老和尚苦行清修、持戒精严,每年只回铁瓦寺两趟,其他时间都在到处募资。有一年他回山的时候,铁瓦寺来了一个人,此人愿意拜在佛前出家为僧,只求老和尚

能够收留。原来这是一个杀人逃犯,想躲在这里藏身,但老和尚并不知情。

老和尚是便收留了这个逃犯,让他在寺庙里干活。老和尚平日下山募资,也得有个小和尚留下来看家,虽然当时铁瓦寺极少有人来。

重修铁瓦寺恐耗资巨大,老和尚能不能募来足够的钱很难说,总之某次回山之后,他收留的逃犯起贪念又发了歹心,就把老和尚给杀了。然后逃犯仍以和尚的身份住持铁瓦寺,老和尚一生化缘募资所得钱财也都落到了此人手中。

凶徒以老和尚的弟子自居,也时常下山在附近一带募资化缘,当然同时也花钱享受。他不敢走远,怕被人认出,只在附近一带活动,居然还蒙混了好几年。但是后来终究事败,有人说他被抓起来枪毙了,也有人说这个凶徒跑掉了。

这是大约三十年前的事情了,铁瓦寺一度荒废了十几年,后来才从小九华又来了一位僧人住持铁瓦寺,就是这现在这位老和尚……

朱山闲讲完了这个故事,众人皆震惊良久。尚妮追问道:“这是真的吗?”

朱山闲点头道:“确有其事,我后来还听别人提起过,只是哪座庙有点记不清了,今天才想起来是铁瓦寺。”

晏斌彬:“那老和尚真可怜。”

叶宗清:“庄先生提这件事,也是提醒我们要小心啊,这世上总有包藏祸心之人。”

崔山海:“我好像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庄先生讲的故事,从井水不犯河水的典故开始,再到百尖山和铁瓦寺,然后又是老和尚和杀人犯,好像都是在提醒我呀。”

谭涵川苦笑道:“你才听出来啊?看来真不是江湖道上的!”

李志遥:“大可不必绕这么多弯子嘛,有什么建议直接说。”

朱山闲:“这不是绕弯子,而是真人真事,说出来能让你印象深刻。”

叶宗清咳嗽一声道:“既然这样,有些话我就直接说了。崔宗主实不该将控界之宝随身携带,还亮出来让别人都看见了。方外联盟如今这么多人,恐不一定全是心怀善意之辈,假如有人了解到这个情况,说不定就会起贪心图谋响水峰,那么崔峰主可能就有危险了。”

崔山海:“那怎么办?响水峰里平时又没人住,我要开放响水峰请人参观,只能随身带着东西带着人过来开门啊。”

庄梦周:“其实也好办,简单得很,回头让丁老师教你就是。饭吃完了,我们先去参观。”

崔山海这才彻底明白,为何谭涵川要反对他先来一个“开业大酬宾”,而是在正式开放响水峰之前先私下里组织一次小规模的观光。

吃完午饭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众人继续前行。在路上,尚妮故意问道:“庄先生啊,您是惊门前辈,灵犀术修为早已大成,怎么找个禽兽国还找错地方了?事先没好好算算吗,居然找到铁瓦寺去了!”

庄梦周瞟了她一眼,没有答话,紧走几步赶到队伍前面去了。石不全却扯住尚妮小声道:“庄先生并没有找错地方,至少铁瓦寺这个地方没错。”

众人皆是耳聪目明之辈,都听见了,纷纷凑过来询问究竟。石不全解释道:“据我所知,北京房山区也有一座铁瓦寺。离那座铁瓦寺最近的、名叫龙潭的地方,就在铁锁崖下。”

众人这才恍然,纷纷若有所思。尚妮赞道:“阿全,你的见识真渊博!”

前走不远,地势渐高,响水之声起伏不断,然后大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谭涵川皱眉道:“这香气好特别,似能使人迷醉。”

李志遥介绍道:“这就是梦生花的香气,前走不远就能看见梦生花了,我们来得时间正巧是开花的季节,花期有一个多月呢。普通人闻到花香,稍不留神可能就能迷醉,但只要能保持元神清醒就没事了。我们都有这个修为,嗯,就是丁理事长说的三境。”

三境修为元神清明,只要事先有所防备,便不会被这花香迷醉。今天来的人出入方外世界都能保留清晰的记忆,说明无论是修炼了哪一门秘法传承,修为至少都到了三境之上。

庄梦周又问道:“那为什么中午不能喝竹节酒呢?”

李志遥又解释道:“庄先生再往前走几步就清楚了,拇指蜂很厉害的。”

庄梦周:“谁很厉害?”

李志遥:“响水峰中特有的一种蜜蜂,叫拇指蜂,它们在这个季节会采食梦生花的花蜜。竹节酒是用梦生花的花蕊泡出来的,而且喝了之后发汗很快,人身上就会带着梦生花的气息,很容易招致拇指蜂的攻击。”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