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4、井水不犯河水

响水峰的位置在秦岭北麓,陕西省蓝田县境内一个叫辋川的地方。秦岭便是古时的终南山,为著名洞天福地,如今还有很多人在终南山中结庐修道呢。辋川的位置已在秦岭北麓边缘,距离西安市只有一个小时车程。

远古时期这一带气候温暖降水充沛,山中泉流纵横,汇聚成一条川道进入平原流入灞河。假如从高空望去,这些山中涧流汇聚形似车轮,此地因而得名为辋川。

这条川谷中分布着水流冲蚀留下的大型溶洞群,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锡水洞,又称细水洞。在这些溶洞内的沉积物中,现代科研工作者找到了大量远古石器、动物化石、木炭灰烬以及被火烧烤过的动物骨骼,显示这一带远古人类的生活场所。洞中遗留的石器,最早可追溯到百万年前。

在上古神话传说中,蓝田便是华胥国所在,而华胥氏是伏羲之母。

崔山海夫妇约众人见面的地点就在锡水洞前,因为这个地方很好找,汇合的时间是周六上午九点,他们两口子自己开车过来,锡水洞风景区就有停车场。

丁齐、朱山闲、冼皓、石不全、尚妮周五下班后就出发了,在火车上休息了一宿,大清早到达了西安,又叫了辆商务车赶到了辋川。他们来的时间比较早,干脆先进锡水洞逛了一圈。

时间刚过七点,锡水洞当然没有开门,但也拦不住他们几位,悄悄摸进去打着手电参观了一番。此地传说是八仙之一的韩湘子修行处,所以洞中也有很多道家神仙的雕塑,很多都是当代所立。

出了锡水洞他们又去了位置更高的凌云洞。这个山洞非常深,有上下两层、十余个大厅,洞内钟乳形态各异。他们还看见一处景观的介绍牌上写着“仙女沐浴”,不禁都笑了。石不全不知何意,尚妮又给他做了一番解释。

上次众人结伴去琴高台探访,唯有石不全不在,他们被困在那处方外世界中大半年,打开门户后出来后到达的地点却不是外面的琴高台,而是直线距离八十公里外的天门洞风景区。他们当时出来的地方叫澡锅洞,据风景区的介绍也是仙女沐浴之处,洞口还有两块伸出来的岩石被附会成偷看的小妖怪。

看来人民群众的想象力都差不多,这反应了潜意识中怎样的心态,难道都对仙女洗澡感兴趣,或者都想当一回董永吗?

从“仙女沐浴”的景观前走不远,他们又遇到了几位熟人,正是来自五心谷的叶宗清、晏斌彬、石和玉等三人。他们也来早了,同样选择先参观一番附近的景点,众人笑着打了招呼,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悄然避开上班的工作人员离开了凌云洞,到达约定的地点,恰好崔山海、水若、李志遥也到了。

时间是上午八点五十,崔山海看了看表道:“稍等一会儿吧,老谭和庄先生还没来。”这时又听见谭涵川在不远处道:“我已经到了,刚在山上转了一会儿,风景不错。”

崔山海笑道:“其实这一带有很多地方可以参观,好几天时间都不够。”

谭涵川答道:“其他地方都好说,今天就是来参观响水峰的。”

上午九点整,庄梦周终于赶到了。一行十三人离开景区向山中走去,地势渐行渐高,山崖崎岖陡峭,周围没有了村庄,已进入秦岭之中。众人抱着包显得很悠闲,并没有着急赶路,大约走了四十来分钟,来到岩壁下一个不大的洞口前,需要猫着腰才能钻进去,崔山海率先进了洞。

丁齐纳闷道:“难道响水峰就在这洞里吗?”

李志遥摇头道:“这只是一个通道,还得走一截路呢。”

辋川某方面的地貌特征和宁乡县天门洞差不多,都有复杂的溶洞群分布。但是辋川溶洞群的规模要大得多,它的位置是秦岭北麓,远非天门洞所在的那一条小山丘可比。眼前的山洞很隐蔽,空间很小没有什么旅游参观开发价值,所以平时根本没人来。

猫腰钻进去之后,里面就可以站直了,是一条崎岖的甬道,但宽度仅容两人肩贴肩行走。甬道上方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个小型穹顶,在这种位置往往都会有分岔的支洞。据崔山海介绍,他们走的是一条捷径,假如在外面翻山要走很久,而且地势险要几乎无路可行。

在这样的狭长蜿蜒、岔路极多的山洞中行走也是非常危险的,假如迷了路恐就出不来了,必须得有向导带领。

打着手电在山洞中上上下下钻了大约二十分钟,有好几处地方很狭窄,也得猫着腰才能过去,还有好几处地方得手脚并用上下攀援。走着走着,光线似乎变凉了,几乎是毫无征兆地拐了一个答弯,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他们已经走入深山谷地中,放眼不见人烟。

又穿过一片乱石丛,崔山海停下脚步道:“就是这里了!”

其实不用他说,丁齐以神识扫过,便已经发现了门户,但丁齐并没有逞能暴露自家的本事。等大家都在门户前站定,崔山海取出了一支如意。这如意只有半尺来长,似是黄杨木的质地,竹节柄、灵芝头,向着前方轻轻一晃,众人面前便凭空出现

了一道无形的门户,彼端是另一片天地山川。

想必那如意就是响水峰的控界之宝,崔山海手持如意率先走进了门户。叶宗清见崔山海就这么亮出控界之宝打开门户,面露惊异之色,似是想说什么但并没有开口,众人鱼贯而入。

方才众人是从犬牙交错般的乱石丛里走过来的,但进了门户之后地势却很平坦,脚下是一条林间小路,远望是一座座秀丽的山峰。谭涵川赞道:“这里是另一座辋川啊,风光更胜外面的辋川!”

眼前的风景确实很像外面的辋川,而且是取辋川风貌之精华呈现。谭涵川的目力很好,能看见正前方最高的那座山峰两侧各有延伸而出的余脉,形成了一个环抱的幽谷,幽谷周围有很多条泉流汇聚于半山,然后水流从半山高崖泻下,形成一条匹练般的瀑布。

那一条条汇聚向谷地中央的泉流,远望很像车轮的辐条,使周围的山谷看似辋状。假如再加上那道飞流而下的瀑布,其形象又像一柄带着穗子的团扇。由于山谷拢音反射的效果,在面朝它的正前方,离得很远就能隐约听见轰然水声。

几乎不用介绍,就知道响水峰应由此得名。

虽然那泉流瀑布已在望,还能听见响水之声,但想走过去可不近。众人在花草间穿行,道路蜿蜒起伏,水声似乎总在前方,时大时小、时隐时现。越过一道小山梁,他们到达了一个场院。

所谓场院就是没有围墙,一片空地旁分布着好几座屋子,看建筑年代已有些久远,但经过修葺保存得还很完好。大家随意参观了一番,丁齐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个农家乐呀,有餐厅有厨房,还能空地上摆开桌子露天吃饭,旁边的空屋子还可以住宿。

谭涵川问道:“小崔呀,你说开放响水峰一次可接待三十人参观,但这地方也住不下呀?就算挤一挤,我看顶多也就住十几个人。”

水若解释道:“这里是我们平常来响水峰自己待的地方,山中另有待客之所,都是历代祖师所留。已经中午了,大家先吃午饭吧,把桌子凳子搬出来,就在露天吃。”

庄梦周:“来点竹节酒吗?”

尚妮:“大中午的就喝酒?下午还得爬山呢!”

崔山海也笑着摇头道:“竹节酒现在可不能喝,中午就整点啤的吧,否则下午进不了响水峰。”

响水峰既是这处方外世界之名,也指正前方那座高峰。庄梦周好奇道:“不至于那么大的酒劲吧,尝一口就倒?”

水若笑了:“不是这个原因,您下午上山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卖了个关子没说原因,众人开始一起动手做饭。有不少食材都是从外面背进来的,这是大家事先说好的,背包里还有油盐酱醋米面之类,都是此地需要补充的物资,崔山海还特意背进来一箱易拉罐啤酒。要知道他们在外面可是走了一个小时的路啊,又爬山又钻洞的。

还好季节不错,不用背新鲜蔬菜,因为这里有很多野菜,是什么口味该怎么做,自古以来早就摸熟了。大家先去附近摘来野菜,然后到水边整理清洗食材。

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就从场院旁流过,取水很方便,溪流中还有不少鱼儿,谭涵川和石不全顺手又抓了几条,都是半斤多重,看品种很像鳇鲤。小河边有一株大树,树冠张开遮天蔽日,树冠下的溪流中居然有一眼井。

此井的石栏呈方形,也就两尺多宽四尺来长,井中的水也只有两尺来深,非常清澈,却与小溪中的河水隔开了。叶宗清惊讶道:“井水不犯河水,典故就是从这里来的吗?”

河流中有井,的确是很少见的情况。庄梦周却摇头道:“外人又不知道响水峰,井水不犯河水的这个典故,出自一个叫朱旺村的地方。那里有一条溪流过村中,溪水中有很多口方井,村民在溪水中洗衣服,吃的却是井水。”

晏斌彬惊讶道:“还有这样的地方?”

丁齐解释道:“的确有那样一个地方。朱旺是个千年古村落,村中有九井十三桥,那九口井全部在溪水中,就跟这口井很像,从岸上的石阶可以直接走到井边。朱旺村后面的山上也有一道很漂亮的瀑布,瀑布下有一口水潭叫龙潭。”

庄梦周点头道:“嗯,朱旺龙潭,我去过那里。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是去找禽兽国的,就是金山院,但是跑错地方了,就当旅游观光了。”

石不全:“您还真去了呀?”

庄梦周:“是呀,我找了镜湖周边一带七、八个叫龙潭的地方,其中就包括朱旺村的后山。今天看见溪流中的这口井,又想起朱旺村了,看来丁老师也调查过那里的情况。”

丁齐:“那里可不算镜湖周边了,离得有好几百公里远呢,开车要四个小时。”

庄梦周:“总比铁锁崖要近多了吧?”

崔山海夫妇好奇地追问是怎么回事,丁齐便简单解释了一番。他们原先得到的线索,金山院在一个叫龙潭的地方,但是全国各地的“龙潭”实在太多了,起初他们先从镜湖周边一带开始

调查,后来才根据新的线索找到了北京市房山区郊外的铁锁崖。

反正大家都知道金山院是刚刚发现不久的方外世界,而且丁齐已经对方外联盟内的成员开放,所以有些情况也没必要保密,可以和自己人当趣闻谈一谈。

响水峰中的溪流里,怎么也有一口这样的井呢?这口井可不是崔山海夫妇挖的,而是早就有了。大家纷纷开脑洞推测,可能性无外乎这么几种:要么是响水峰的某位祖师去过朱旺村;要么是朱旺村的祖先来过响水峰;或者干脆就是巧合,大家根据实地条件同时发明了这样的取水、用水方式。

井水清凉正适合镇啤酒,井上有树荫蔽日,井中居然不见落叶。崔山海把带来的啤酒放入井中,又从井中取出一批原有的啤酒——那是他上次带进来的。他每次来都会填补一些东西,今天背进来的啤酒换出了井中上次背进来的,可以常保存货不变质。

十几个人动手,午饭很快就做好了,空地上摆开桌子,在这令人心旷神怡的世外福地,就着野味喝点啤酒,感觉很是滋润。

石不全一边吃一边感慨道:“此地真好,就是路途艰险了一些,很多日常之物都要从外面背进来,包括米面油盐,假如能直接开车到门口就好了。”

谭涵川笑道:“不妨事的,反正也不累,大家多少都是练过的。”今天就数他背的东西最多,一个登山大长条包装了上百斤东西,钻山洞的时候,有些地方得卸下背包才能过得去。

背东西最少的庄梦周笑眯眯地说道:“在过去很多地方,上山进香的香客,都得背一些米面油盐,要不然都不好意思今进门,更别提求菩萨了。”

石和玉插话道:“我还以为给钱就行了,现在的和尚都是直接要钱了。”

庄梦周却摇头道:“那也说不定,如今还有这样的地方呢。你们听说过那个故事吗,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

众人皆哈哈笑道:“听过,都听过,这是个无限循环讲不完的故事。”

庄梦周端起酒杯道:“我这个版本不一样,可是真人真事,那座山叫百尖山,那座庙叫铁瓦寺。百尖山中也有龙潭瀑布,铁瓦寺的名字中还有一个铁字,所以我寻访禽兽国的时候也去过……”

众人纷纷询问这段轶闻,庄梦周便介绍了一番。话说有个叫百尖山的地方,山上有座古庙名叫铁瓦寺,上山的路险峻陡峭,羊肠小道只达半山腰,再往上走就得沿着两山之间的峭崖攀爬。有香客上山,就背些米面油盐。

能去这样的寺庙里进香,本身就代表了虔诚,而米面油盐便是僧人所需。寺僧在山顶周围开了几亩田,自己种菜种豆,有了盐还可以用豆子做酱。铁瓦寺数十年前曾遭大火焚毁,后来只草略重修了一小半,因为在那个地方想搞工程太难了,天气不好的时候甚至根本没法上下山。

庄梦周当初来到百尖山下,看见了一座很有意思的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提到庙大家可能都会想到各种古典庙堂式的建筑,实际上并非如此,供奉三宝的地方便可称佛寺,而不在于建筑形制。

那座庙就是两间很破旧的简易红砖房,房顶上还盖着油毛毡呢,一间供菩萨,一间住和尚。庄梦周前来寻访龙潭,就给了老和尚一些香火钱和他聊了几句,才知道百尖山的山顶另有一座铁瓦寺,山上住着另一位老僧。

从山脚到龙潭瀑布,有凌乱破损的古旧石阶可行,从龙潭瀑布再到半山腰,尚有崎岖野径,但是从半山腰再往上便没有路了!

山下的老和尚告诉庄梦周,山顶上的铁瓦寺是自古清修地,但是和尚一直不多,今年来更是几乎都跑光了,要么还俗要么去了别的寺庙,因为山上的生活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就连出家人都受不住。山下这个老和尚曾上去过很多次,但他也没有常住山上,而留在了山脚下的破庙里,感觉还挺好。

每逢年节附近有香客上山进香,这些香客中有很多都是家里世代供奉铁瓦寺的,每次进香背些米面油盐。假如没有香客上山或者山上的东西不够了,那就得和尚们自己下山来背。

为什么山下还有这座破庙,那是因为寺僧下山之后当天便没法再回去,得有个歇脚的地方。山下这两间破房子正式的称呼应该是铁瓦寺外院,或者叫知客院、方便院。

庄梦周又问,难道现在山上就剩一个老和尚了吗?山下那老和尚又说,上个月又有个小和尚上山了,看样子还可以,已经快一个月没下山了。这小和尚是骑摩托车来的,摩托车就一直丢在山下呢。

话说到这里,石不全笑道:“庄先生这个故事有趣!若将百尖山比作响水峰,我们今天就是上山的香客啊,背着米面油盐。若响水峰需要什么日用之物,今后可以叫那些参观者带进来嘛,日积月累,也能省不少事。崔峰主告诉他们每次该准备些什么东西就行……下次我就多带一套厨房用品过来。”

庄梦周一本正经道:“我不是编故事,讲的是真人真事。”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