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3、丁老师很忙

当天晚间赶回南沚小区,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方外联盟总部又召开了每周的工作例会,会议照例由常务副理事长于鹏飞主持,但于鹏飞并没有坐在正中间,因为理事长丁齐也出席了。其实迄今为止每周一上午的工作例会丁齐都会参加,因为他就住旁边嘛,上午也不用去医院坐班。

在丁齐的提议下,今天是一次扩大会议,不仅联盟总部的工作人员参加了,还叫来了很多“邻居”,因为大家都在同一个小区里买楼了嘛,都派来了代表常驻,索性就一起见个面,不必再私下传达消息。

会议首先向丁理事长及来客们汇报了方外联盟总部近期的工作,今天很重要的一个议题就是那些预约申请怎么安排。除了众成员纷纷预约参观金山院,还有另外几件事,首先李志遥代表响水峰发言,邀请叶宗清以及金山院前往参观响水峰,需要约定一个时间。

会议上就是这么说的,但私下里却是另一回事。昨天晚上,李志遥就跑来找过朱山闲,朱山闲又把丁齐、冼皓叫了过去,他们和崔山海与水若开了个视频会议,商量了开放响水峰的事情,就连远在上海的谭涵川都远程参加了。

崔山海两口子都在国防保密单位工作,平时跟这帮江湖人士并不熟,所以方外联盟总部的很多事情都托朱山闲照应,因为崔山海先前只信任谭涵川,而老谭和老朱从小就是穿一条裤子的。

响水峰前段时间提供了保密级材料供大家查阅,已经收入了上百万,崔山海一高兴就想来个“开业大酬宾”,欲邀请方外联盟众理事集体参观响水峰、品尝竹节酒,眼下共有三十多人吧。这第一次当然是免费的,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等于是找个风景区搞团建呢。

但这个提议让谭涵川给否了,水若也持否定意见。谭涵川认为崔山海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而水若的否定意见更直接——这么做不是让其他方外世界难堪嘛,更是让金山院不好办。

丁齐已经开放了金山院,身为理事长他可没搞“大酬宾”之类的活动。响水峰这么一来,金山院是不是也应该搞一个?假如没搞,是不是显得崔山海大方而丁齐小气了?正经道理当然不是这么讲的,但难免有人会这样认为,方外联盟成员复杂,本应亲疏有别。

崔山海不得不收回了这个想法,改成了一次小规模的邀约,第一次开放响水峰仍是免费的,但只邀请一部分人前来做客,包括金山院、小镜湖的人以及五心谷的谷主叶宗清。

然后水若联系了叶宗清,告诉了她这件事并向她发出了邀请。叶宗清自己去当然是免费的,但叶宗清还想再带两个人前往,就是如今在联盟总部工作的晏斌彬与石和玉,其中石和玉是五心谷后派去的。当然了,她也不想额外占便宜,多带这两个人就向总部交二十万。

响水峰哪里会收,叶宗清却要坚持,结果还是丁齐提议别争了。明天开例会的时候,响水峰尽管发出邀请,至于去几个人则不必提。到了第二天真正开大会的时候,这件事早就商量好了。在大会之外开小会,是哪个单位都有的情况。

所以在工作例会扩大会议上,李志遥没说别的,只是代表响水峰向金山院和五心谷提出了邀请,特意申明是免费的参观。既没有提人数和时间,也没有提私下还邀请了小境湖。等这次邀请完成之后,响水峰便向方外联盟全体成员开放参观,每人每次十万元,每次参观人数的上限三十人,具体时间另行协商。

会议另一个议题就是参观金山院怎么安排。目前已有一百二十人次的申请,按照金山院每两周开放一次、每次最多十人的限制,日程得排满半年,需要协调各方的时间定一个计划表。

这次会议最重要的议题却不是这个,而是又有一家方外世界要加入联盟,情况跟此前的成员都不一样,这家方外世界的名字叫静沙岛。

当初在方外联盟的“成立会议”上,各家创始人都当场写下了他们所知其他方外世界名单。同时有两家写出来的,便可列为免审加入对象,九放离空岛等成员就属于这种情况。田仲络当时在名单上写了静沙岛这个地方,可是其他人都没写,就说明这个地方只有田仲络知道,并不符合要求。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类似于双盲测试的要求,防止有人杜撰一个方外世界,然后向方外联盟里安插本不存在的成员。

如今田仲络已经联系到了静沙岛,向对方介绍了方外联盟的情况,而静沙岛那边也非常想加入这个联盟。按照方外联盟的章程规定,需要派三位来自不同方外世界的理事去实地审核,以验证静沙岛这个方外世界确实存在。

今天会议就要讨论确定这三名审核人员。这是难得的福利啊,等静沙岛加入方外联盟后未必会愿意开放,就算开放也可能提出很苛刻的条件,但在加入联盟之前却要接受审核,等于是提前对审核人员开放了。这当然是免费的,而且很可能是外人进入静沙岛唯一的机会。

虽然理论上审核过程可以很简单,只要进门看一眼,确定那里真有一处方外世界即可,但实际上却不太可能如此草率。哪怕从礼节上讲,静沙岛也要将这三人请进去招待一番,只是避开一些敏感的核心区域。

这种福利当然人人想要,可审核人员怎么定,大家早已心中有数,无外乎是来自奇岩境、金山院、响水峰这三家的理事。

原因很简单,这三家占据了正、副理事长的位置,而且都是方外联盟的发起人。静沙岛是田仲络联系的,奇岩境相当于静沙岛的担保人,审核人员肯定得有他们一位。而金山院和响水峰是目前联盟内同意开放秘境的唯二两家,他们派人去审核新成员的秘境,于情于理都更能说得过去。

所以会议确定的第一个人选就是田仲络,虽然田仲络今天并不在场,但于鹏飞推选了他,在座无人反对。第二名人选在金山院的三名理事中诞生,方外联盟成立以来第一次有这种事,理事长丁齐本人则当仁不让。

讨论到这里暂时休会,大家聊天抽烟上洗手间。这件事是于鹏飞今天在会议上突然抛出来的,别人事先并不知情。李志遥做不得主,立刻汇报了情况,响水峰有三名理事,小曦当然不太合适,崔山海与水若其实都想去,结果还是决定让副理事长水若前往。

上午十点半继续开会,三名审核人员的名单也就定下来了。会议结束之后,丁齐从于鹏飞那里拿到一张工作计划表,发现自己最近几乎每个周末的日程都排满了。

下周末,也就是5月4日到5日,响水峰邀请金山院和五心谷免费参观。

5月11日到12 日,安排飘花潭一行十人游览金山院,人家那一百万昨天就打到方外联盟的账上来了。

5月18日到19日,金山院也邀请响水峰和五心谷免费参观,这是临时多插了一个周末。

5月25到26日,再安排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参观金山院。人家还有七十人在排队呢,按丁齐的意思可以穿插安排。

6月1日到2日,丁齐又将和田仲络与水若一起,去审核静沙岛这个方外世界……

这其中最繁忙的“业务”,还是开放金山院接待参观者,原则上每两周一拨,日程都已经排满了半年,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

丁齐下午照例去博慈医疗上班,预约的会谈时间满满三个小时。如今他名声在外,只要他有时间挂牌坐台,几乎肯定会有人翻牌子。

院长以及副院长最近都曾找丁老师谈过,拐弯抹角地建议他可以考虑适当涨涨价。按院长的说法,其实丁齐的谈话费哪怕再翻一倍,每小时收三千,照样不愁预约。境湖市这么大,既有钱又有心理问题的人肯定不缺,而丁老师只有一位,如今甚至有不少临近城市的人都慕名预约。

而副院长跑来告诉丁齐,今年在江淮省的省会,已有心理治疗师的谈话费涨到了每小时两千,言下之意就是丁老师已不是本省最贵的了。

丁齐觉得有点好笑,这又不是夜总会里争头牌,谈什么谁最贵?其实院长和副院长的意思他都明白,收费象征着档次,从而间接代表了地位和水平,他的收费提高了,博慈医疗其他的心理医生也可以跟随提价。这些也是江湖套路。

但丁齐就是装作没听懂,真正的专业水平不是从这方面体现的,而且他现在也不缺钱,刚进账一千多万呢。当然了,这笔钱也不是丁齐一个人的,而是开放金山院的收入。金山院并非丁齐独自发现、独自拥有,实际上是属于方外门的资产,而这些收入便是方外门的经费。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丁齐抱怨了几句“业务”太繁忙,主要还是开放金山院的日程被排满。冼皓笑道:“你不是早就预见到了吗?所以才决定每隔两周开放一次,每次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算下来就等于一个月才抽出两天时间加班,偶尔再出去开个会。想想那些天天跑通勤加班的人吧,人家又该怎么抱怨呢?”

朱山闲:“主要是因为开放金山院谁都可以缺席,唯独丁老师不行。否则就算把人带进了禽兽国,我们也打不开金山院啊。”

尚妮插话道:“丁老师要是觉得烦了,偶尔也可以请庄先生来帮忙啊。庄先生的修为也达到了望气境,只要按丁老师教的办法祭炼了禽兽符,开放金山院的时候同样可以坐镇。”

石不全:“这倒是个好主意,假如丁老师那天实在没空,可以找庄先生商量商量。丁老师啊,我还有个想法,比如这次吧,冼师妹和老谭也抽空去了,但是节假日也不能总尽义务吧。所以像这种事情,无论谁去帮忙,都得拿补贴,将来小毕、小孟他们去了也一样。”

丁齐点头道:“这已经成了方外门日常事务,确实应该这么办,有些事情也应该尽早明确……那你说该补贴多少合适呢?”

朱山闲:“那还不简单,进来参观的每人得交十万,提供服务的每人也补贴十万吧,手持禽兽符主持金山院大阵的丁老师最重要,那就加一倍,每次二十万……我们拿补贴只在收费开放的情况下。”

丁齐:“二十万有点太多了吧,跟大家一样,我每次拿十万就行。”

石不全:“不多不多,丁老师干的活我们干不了,假如庄先生有空替丁老师主持几回金山院的开放工作,也得按这个标准。”

开放金山院的收入并不能算丁齐一个人的,而是方外门的经费,没钱的时候好说,有了钱最好从一开始就定下使用与分配方案。丁齐也觉得不能再含糊下去了,他们在吃晚饭的时候,就把事情商量好了。

开放金山院每次至少需要三个人,必须有一人掌控禽兽符主持山水大阵,眼下要么是丁齐要么是庄梦周,以丁齐为主,丁齐实在没空偶尔可以请庄梦周过来帮个忙。

至于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在外面引路并查看动静,万一出什么状况也好接应和传讯,另一个则是留在金山院中禁止游客访问的核心地域,同样是为了防备意外。这三个人既然付出了劳动给方外门创收,就应该拿补贴,补贴标准也制定了。

既然定下来规矩,那么从这次就开始执行,丁齐得二十万,谭涵川与冼皓每人十万。每次开放金山院收入一百万,方外联盟总部拿走十万,补贴用掉四十万,还能结余五十万的经费用于别的开支。

方外联盟已能有章程,那么方外门也得有章程,还得制定一些细则。比如方外门成员不是被派出执行任务而是自己跑去游玩或修炼,当然没有补贴可拿。

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免费开放金山院,假如对方也用对等条件交换,方外门这边是不收钱的,但可以去参观对方的天地秘境。在这种时候也是没有补贴的,但是参观对方的天地秘境时,谁出力了谁优先,这也是方外门的福利。

以前大家去探索方外秘境,基本都是几位长辈自掏腰包,今后再有类似的“宗门任务”,诸如差旅、食宿、购置装备等费用,就可以在经费中支出了。

经费平常由谁来掌管呢?别人也没空,就让冼皓和石不全负责吧。随着方外联盟的成立、金山院的开放创收,方外门也渐渐成为一个正式的组织。

PS:明天继续请个假,后天恢复正常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