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2、涂至说对了

冼皓取出老飞侠送的那瓶玉蹄丹问道:“这一瓶丹药,是留在金山院中呢,还是你带出去?”

丁齐答非所问道:“其实我们有更好的。”

冼皓笑道:“难怪你会这么大方!”

丁齐:“交情尚浅,月凝脂这种东西暂时还是不要让外人所知,我也不可能拿它与九放离空岛套近乎。但是这白玉蹄,金山院中并不缺,何不成人之美?”

传说中的仙家饵药月凝脂,对内养外炼皆有帮助,其效用不仅包含了白玉蹄的灵效,而且比白玉蹄更好。所以对丁齐等人而言白玉蹄的作用并不大,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很多方外世界中都有其独特的珍稀物产,比如小境湖与大小赤山中有月凝脂、琴高台世界中有驻颜果,如今又知道响水峰中有竹节酒和梦生花、九放离空岛与金山院中有白玉蹄。这些特产以灵药为代表,假如不是前人的长期试用研究,后人不可能对其作用了解得这么清楚。

了解了这些,丁齐不禁对一个人万分敬佩,就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炎帝神农。炎帝神农氏的传说自古有之,而丁齐最近又看了庄先生推荐的一部小说,其中也附会了很多有关神农的仙家故事,虽都是小说家的杜撰,但也很有意趣。

在丁齐看来,眼下发现的这些灵药又分两档,白玉蹄、竹节酒、养颜果是一档,而仙家饵药月凝脂则属于更高的一档。

冼皓又看着手中的玉瓶道:“听宗岛主的意思,九放离空岛中也有白玉蹄,但产量绝不会太多,远不够那些族人所需。不知禽兽国中的白玉蹄有多少,每年最多可出产多少枚白玉蹄?”

丁齐答道:“宗岛主也对我介绍了白玉蹄的情况,此物是一种多年生的水草根茎,能存活三十年左右。通常不必种植,开花结种落水,若遇环境适合之地自可发出新苗,所以同一片水域的白玉蹄往往年份不一。

白玉蹄的生长速度极为缓慢,至少要十年方可长成,若想其灵效最佳要待到十五年后。我此番召集飞鸟采来的白玉蹄,年份基本上在二十到三十年之间。禽兽国包括金山院有多片水域生长白玉蹄,但此物产量确实不高,满打满算一年能出产五百多枚。

假如想采得更多些也不是没有,比如现在哪怕再采几千枚亦可,但那样就等于竭泽而渔了。此地有好几种水禽,偶尔也以此为食,否则也不可能将之献于我等。”

冼皓:“确实不多,但比月凝脂多多了,而且采取也方便,就是费些炼制保存功夫。平日自用锻炼体魄、或者拿来送送人情都是不错的。”

丁齐:“我们可以试试看能否在小境湖中移栽,那里面也有不少水域湿地。这事我不擅长,可以让老谭来研究研究。”

冼皓:“估计不容易,此等灵物应该对生长的环境很挑剔,否则九放离空岛早就找地方大面积移截了。但可以一试,小境湖中地势复杂,不同的地域环境差异也很大,说不定也能找到合适的地方……至于这瓶玉蹄丹,我建议你还是带出去,平时随身揣一些。”

丁齐:“为什么呀?”

冼皓:“别忘了它还有一个用处,就是当辟谷丹啊!此物可以应急,万一哪天遇到了什么事,比如连续追踪或逃亡根本来不及吃东西,或者不慎被困入绝地一时出不来,此物便可救人一命。这小小一瓶玉蹄丹,若配合辟谷功法,至少能支撑几个月呢。”

丁齐:“听你这么一说,身边倒是有必要常备一些。这瓶玉蹄丹你我一人一半随身带着,然后找机会再炼制一批,我们每人都备些……哎,我就忍一忍割裂形神之痛吧。”

冼皓:“这一瓶三十粒,你就全留着吧。我看了龙青青的伤势恢复情况,此物应该还有疗伤的作用,应就是强壮体魄的效果之一。”

丁齐:“随身带太多零碎不方便,这玉瓶不好揣身上。”

三十枚弹珠大小的糖豆,装满一个玉瓶,这玉瓶差不多就是一个保温杯大小了。假如是冬天穿宽厚的外套,大兜里还能勉强揣一个保温杯,但在其他的季节,确实不好随身带。

冼皓笑了:“这玉瓶确实不方便,小点的包都不太好放,就把它留着装月凝脂吧。其实更适合随身带丹药的东西是扁匣,我们可以自己制作一批,每人都揣一匣。这两天我再给你买个男式包,可以斜挎的那种,平时出门还可以装点别的零碎。”

丁齐:“好主意!那样景文石也就不必总揣裤兜里了。你设计一个样式,然后让阿全去加工。至于扁匣的材料嘛,就用小境湖里的妖王木,以炼器手法加工。”方外世界的珍稀物产不仅有灵药,还有其他东西,类似小说中描写的天材地宝,妖王木便是其中之一。

两人离开了金山院,将这三十枚玉蹄丹带出门户。丁齐的感觉很不好受,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他与冼皓飘然走下铁锁崖,也没有理会附近是否有人在暗中窥探。在赶往北京南站的路上,冼皓悄声道:“禽兽国的门户应该暴露了,你说会不会有人进去偷东西?”

丁齐回了一道神念,冼皓噗哧一笑。丁齐既然决定开放金山院,对各种情况都有过考虑。想保守方外世界的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人找到它在什么地方。假如万一被找到了,其实也没关系,若未得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也进不去。

可世上偏偏出了丁齐这么一个异类,独创了一门方外秘法。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田仲络等人会对朱大福那么忌惮。假如方外秘法传出去被他人侥幸练成,或者世上又出了另一个朱大福呢?金山院门户已暴露,那么对方也可以摸进去。

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假如真的出现了丁齐也不怕。因为禽兽国这个地方太特殊了,人进去之后就化身为禽兽,须有大成修为才能保持人身。而且就算有大成修为,若没有禽兽符也打不开最核心的地域金山院,更带不走方外世界的任何东西。

冼皓原本在笑,却突然又脸色一变。丁齐问道:“你怎么了?”

冼皓:“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假如控界之宝丢失,对方外世界意味着什么?”

丁齐:“若不得方外秘法,恐就无法再出入了。”

冼皓:“若想谋夺方外世界,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

丁齐:“截获携带控界之宝的人,拿到控界之宝再逼问其传承。假如逼问不得,也可以将控界之宝拿回去自己慢慢研究。”

冼皓:“既然如此,除非万不得已,像田仲络、叶宗清、宗飞侠这些人外出时,是绝不会将控界之宝带在身边的。否则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便不堪设想!”

这么分析很有道理,比如宗飞侠来到金山院,恐绝不可能将九放离空岛的控界之宝带在身边的。那样万一要是丢了,就意味着九放离空岛中的上万人再也出不来,而已经出来的人便再也回不去。

不带在身边又如何保管呢?可以专门存放于某处,而留在方外世界中是最稳妥的,但这么做必须有个前提,就是方外世界中总有人值守,亦可催动控界之宝随时打开门户。比如庄梦周就曾经摸进了白云洞,不仅题了一道打油诗,还动了人家的控界之宝,把白云洞众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冼皓又说道:“不知外人能否猜到金山院平日无人值守,禽兽符是你随身携带。”

丁齐也有点冒汗道:“禽兽符我一直随身携带,但搜身却是搜不着的。”

禽兽符这件神器十分奇特,当丁齐打开金山院将其再次祭炼成功后,便融于形神中不见,就算把他扒光了搜身也找不到,过X光都发现不了。想夺禽兽符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丁齐本人死了,这件神器便会自然掉落。这听上去怪渗人的,就跟打怪掉装备似的。

旁人未必了解这个情况,万一有谁图谋不轨把丁齐抓住了,搜身不得,定会逼问禽兽符的下落还有金山院的传承。假如抓住他的人了解情况的话,那么丁齐就更危险了。

冼皓提醒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你千万要小心,假如被外人得知,你将禽兽符随身携带,说不定会有人暗中动手。”

丁齐点了点头道:“我自会注意的,也会提醒阿全和老朱。”

小境湖的控界之宝是那柄金如意,朱山闲从来没把它带出方外世界。这种情况也很特殊,因为小境湖中并不是总有人值守,假如不会方外秘法,朱山闲就必须把金如意带出来,因为那样才能打开门户再进去。

至于两界环,原先一直在冼皓手中,最近给了石不全。虽然他们出入大小赤山用不着两界环,但持有控界之宝亦有助于修炼方外秘法,谭涵川等人偶尔也会拿去用一用。

那么如今就要注意了,首先不能让人知道大小赤山的控界之宝是何物,更不能让人知道有人把它带出来了,其实平日就放在大小赤山中也许更稳妥。

丁齐和冼皓刚上高铁,就收到了石不全从方外联盟总部发来的消息。他们赶高铁的速度当然没有银行转账快,刚赶到北京南站的时候,宗飞侠就已经向方外联盟提出申请,又预约了七十人次参观金山院的名额,七百万现金已经打过去了。

宗飞侠的动作好快,但有人比他更快。短短两个小时之内,方外联盟总部收到的现金不是七百万,而是一千二百万!在宗飞侠提出申请之前,另有五家方外世界已抢先提出了同样的申请,每家都是预约了十个名额。

今天是周日,镜湖是心理学发展研究会也是休息的,可是石不全等工作人员自觉自愿加班,真是太敬业了。

虽然丁齐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状况,但预约申请来得这么快、这么踊跃,仍令他暗暗吃惊呀。冼皓撇了撇嘴道:“老谭发现了至少三拨人在铁锁崖附近窥探,这三家肯定提交了预约申请。说不定那五家都派人盯着铁锁崖呢,有人潜伏得比较隐蔽,老谭并没有发现。

丁齐:“应该是这样,否则不会这么快,怎么样也得等到明天。”

冼皓:“涂至说对了。”

丁齐:“他说什么了?”

冼皓:“你忘了吗,他说师父你要发大财了,上次收到的钱,恐怕连一个零头都算不上。”

丁齐苦笑道:“那他还真是料中了。”

PS:在开会,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