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1、意料之中

老飞侠走到亭中,丁齐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依然是摆好了茶和茶点,但今日的茶点只是三种野果,已经没有白玉蹄了。老飞侠坐下后取出一个玉瓶道:“丁院主,这瓶中是三十枚玉蹄丹,我昨夜炼制的,就留给丁院主赏赐晚辈吧,也省了您一番炼制功夫。”

昨天拿走了一百二十七枚白玉蹄,老飞侠终究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今天又还回来三十枚炼制好的玉蹄丹,外加一个还算宝贝的玉瓶。

丁齐倒也没推辞,收起玉瓶道:“宗岛主太客气了。”

老飞侠摇头道:“真正客气的是丁院主。其实我今天找您,另有几事相商。”

丁齐:“有话请讲。”

老飞侠又取出一个盒子道:“这里面有七十枚玉蹄丹,是丁院主昨日所赠的白玉蹄,我趁夜炼制成丹,想请丁院主帮个忙。”

丁齐:“想让我今天中午帮您拿出去吗?没问题,我早就答应过。”

老飞侠摇头道:“不敢不敢,我知道那么做很不好受,若经常为之恐会损及形神。所以我并不打算把它们带出去,就寄放在丁院主这里。今后再有九放离空岛的族人来此历练,每人每次给他们一颗就好。”

这倒是个好办法,丁齐想了想便点头道:“那好,这些玉蹄丹暂时就寄放在金山院中,今后若有九放离空岛的朋友到此,每人每次发一粒,对吧?”

老飞侠:“是的,就这样办,这本就是丁院主您赠予给他们的福缘。所以我还要和您商量一件事,就是九放离空岛暂且再预定七十人次的名额拜访金山院。”

丁齐有些意外道:“这么多人?花销可不小啊!”

老飞侠又摇头道:“其实已经这是在占丁院主的便宜了,您赠送的白玉蹄才真正珍贵。这七十人次只是暂定,九放离空岛中有上万人,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族人能来金山院历练,并以为此机缘多多行走世间。九放离空岛自古传承蓄积,尚不缺些许金银财物……”

通过今日的谈话,丁齐了解到九放离空岛的更多情况,其中的居民竟然有上万人,差不多是琴高台世界如今总人口的一倍啊!九放离空岛并不缺金银财物,倒也不令人意外,因为那处方外世界已经传承逾千年。

他们拥有一乡之地,每逢乱世便可躲入天地秘境避祸,从而免于被收割洗劫,在太平年间又能安居乐业、耕作经营。在古时,这一支族人平日并不长住九放离空岛中,他们就在外面的世界种田、制艺、经商,加工出售各种物产。

当初老飞侠的父亲,就曾在成都的商号里当大掌柜,掌管着好几家商铺还有两家客栈、一家会馆,那些都是九放离空岛的产业。结果夫妻二人一度被战乱所阻,因种种意外十余年未能归乡。

到了当代,尽管大多数族人都想待在方外世界中不愿意出来,但外间的基业仍在,仍有不少族人在外轮流值守经营,在当地成立了也公司、企业,开办了不少创收项目。

九放离空岛内部或有分歧,但对外的是非常团结一致的,就是一个整体,可以调集很多资源做事情。上千年传承积累下来,金银财宝确实不缺,比如悬赏追查朱大福,九放离空岛也出了十斤黄金,这对他们来说非常轻松。

老飞侠一下子又预约了七十人次的“观光”名额,就意味着他要再付七百万啊。丁齐有些哭笑不得道:“宗岛主,此事你自可向方外联盟提出申请,然后根据时间安排。但恐怕时间会等得久一些,金山院也不可能每次都安排九放离空岛的人。”

这话说得对,九放离空岛的人这么多,而且也不缺钱,看架式是想把金山院给“包场”了。这可不符丁齐的本意,金山院就是金山院,方外联盟的成员之一,而不是只从属于九放离空岛一家的试炼之地,也不可能每次都安排他们的人进来。

老飞侠:“这我理解,也不能每次都是我九放离空岛的人占据名额。所以我就想和丁院主商量另一件事,您可不可以将每次的名额放宽一些,比如说不仅是十人,也可以是二十人、三十人。

当然了,这是我与您私下商量,也只是针对九放离空岛如此,并不需要您对其他方外世界也这样放宽名额。一下子来得人太多,难免出些岔子,这些担忧我也理解。

但我向您承诺,就算九放离空岛一次来再多的人,我也会约束他们的行为,严令他们遵守丁院主您的规矩,绝不会给您带来麻烦。”

这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建议,而且老飞侠也做出了承诺,大成修士的承诺当然可信,假如真按这个办法,丁齐可一次就把九放离空岛的七十人放进来。

但是丁齐想了想却摇头道:“我向方外联盟开放金山院,所定规则应当一致。既然邀请大家来此做客,就得防范各种意外状况的发生。此地也不是没有凶险,假如人太多就难免有疏忽,有些状况可能顾及不到。所以这个规则还是不能变,至少眼下不合适。”

他拒绝了老飞侠的要求,也不能什么事都答应啊,况且现在双方的关系并不对等,丁齐同意九放离空岛的人来金山院参观,而九放离空岛却还没有答应他去游览呢。而且人多了确实容易出乱子,这次就有人受伤了,丁齐定下的规则并不是只是针对九放离空岛的。

老飞侠倒也没有坚持,点头道:“这是老夫考虑不周了,那还是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族人来此历练,他们也能与丁院主多多亲近!”

丁齐看着桌上的盒子又说道:“宗岛主,听您方才的话,应该早就知道怎么将东西带出方外秘境?”

老飞侠:“是的,九方离空岛历代祖师自古便知,只是极少为之,原因您应该清楚。”

丁齐:“那么您是否知晓,将秘境中原有之物带出去之后,还有什么讲究?”

老飞侠一听便知他话中有话,赶紧反问道:“难道还有什么讲究吗?”

丁齐:“原来宗岛主不知,我这么问另有缘由,在此不便直接相告。但我可以告诉您,五心谷的叶谷主提供了一份交流资料放在联盟总部,介绍的就是这种讲究。您想查阅的话,要么邀请她参观九放离空岛,要么答应将来帮五心谷一个忙。”

老飞侠惊喜道:“联盟总部还有这样的资料?我当然要申请查阅!邀请这位叶谷主去九放离空岛做客,眼下还不方便,但是老夫能承诺,九放离空岛将来定会尽力帮五心谷一个忙。”

这就是交流协作的好处啊!叶总清并不知道怎么把东西带出方外世界,五心谷的祖师只说修为境界到了自能明白,同时却留下了另一句叮嘱,应将外面的对应五行之物再拿进去。

假如叶宗清的修为突破了大成境界,确实自能明白,但若没有祖师的交代,却不会知道同时还应该怎么做。比如老飞侠就已知怎么把东西带出方外世界,他自己也有这个本事,却不知还有这等讲究。

九放离空岛的历代祖师为何就没有这样的交代呢?可能是他们也不清楚。这种事情并不容易注意到,因为自古以来,人们带进方外世界的东西,应该比带出来的东西多多了,可能无意间早就满足了这个要求。

叶宗清介绍的讲究,其实只是一句话,但丁齐也不便直接告诉老飞侠,因为先前众人已有约定,需要老飞侠自行申请去查阅资料。这不仅是做人做事的讲究,也是方外联盟的章程规定,丁齐这位理事长当然要以身作则。

不仅如此,按照方外联盟的章程规定,老飞侠等人此行所了解到的有关金山院的未公开情况,包括丁齐通过他们了解到的有关九方离空岛的种种内部情况,都不能随意向联盟其他成员透露,自己人知道就行了。

相关的规定虽不可能绝对完善,但必须要有,否则方外联盟也无法维系。

老飞侠希望丁齐放宽每次进入金山院的名额限制,却被拒绝,既然不能一下子进来太多人,那只得老老实实排队预约,就看丁齐怎么安排了。

大约上午十点之前,一大早被老飞侠赶出去放飞的仙鹤们又陆续回来了。老飞侠又让他们每人服用了一枚白玉蹄,待定坐调息一番炼化药力,就该告辞了,因为金山院每次开放的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

老飞侠带着九名族人,收拾行装走出了汉白玉门坊,他看着九只仙鹤又飞上了天空,然后自己也化为一只仙鹤后发先至,飞到最前面领路。

仙鹤飞在高空,越过山丘与河流,下方是一片苍翠的草原,它们看见一道银光从草原上飞驰而过。那是一匹神骏非凡的白马,额顶上长着一根银色的独角。仙鹤们纷纷发出惊叹的鸣叫声,大意是好漂亮、好骏美、太帅了……之类。

白马在草原上飞驰,速度居然一点都不比空中飞翔的仙鹤慢。当这些仙鹤从空中落下时,白马已经站在了门户处,又有一只白鹭飞来,姿态妙曼拢翅落于白马身旁,然后它们便化为丁齐与冼皓。

老飞侠也赶紧恢复人身上前行礼。丁齐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冼皓,我的道侣。”冼皓先前并没有露面,而九放离空岛的晚辈弟子们也没有见过丁齐,告别前总得现身打个招呼。

老飞侠赞道:“贤伉俪真乃神仙中人,风采令人心折!”

九只仙鹤也纷纷拢翅做行礼状,各自发出鸣叫声。他们来之前自视甚高,但此刻却不敢轻视丁齐和冼皓。

想在金山院外的禽兽国中保持人身,至少得有大成修为啊,而且此番历练还受了人家那么大的好处,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丁齐与冼皓都比他们更高明,尤其是高人风范令人敬佩。丁齐自有大成修为,而冼皓是因为拥有身器,但这些情况就不必告诉外人了。

丁齐招手打开了门户,可以望见外界的景象,然后他率先走了出去站在平台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进来的时候老飞侠走在最前面,出去的时候他则走在最后,倒数第二个就是受伤的青青姑娘。第一只仙鹤穿过门户,随即化为一位二十出头的后生,还背着带来的装备,一抬脚就迈向了高崖外的虚空。

丁齐似能未卜先知,好像早就知道他会犯这种致命错误,闪电般的伸手抓住背包带一把将他扯了回来,提醒道:“你现在不是仙鹤,也不会飞!抓着绳子爬下去,千万注意安全。”

穿过这道门户,仙鹤就会变成人,难免会有一瞬间的愣神恍惚,偏偏门户外就是百米凌空高崖,一步踏空就可能送命啊。难怪丁齐会先出来站在那平台上,防范的就是这种情况,果然第一只仙鹤出来就有意外发生。

有了前面的提醒,后面的仙鹤或者说众人也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依次顺绳索攀下高崖,还有同伴专门照顾受伤的青青。

丁齐发现白玉蹄的灵效果然很不错,或者说这番试炼的效果的确很好。青青脚踝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看来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只是目前还不能太受力。

同样的伤势,假如是普通人用普通的治疗手段,至少也得一两个月才能恢复过来吧,而看青青的恢复速度,估计再过一周也就没事了。

老飞侠是最后一个走的,站在平台上跟丁齐又聊了几句,看着九名晚辈都到达了下面的河滩。老飞侠说道:“方才又要多谢丁院主了,您救了梁陆一命!”

丁齐:“原来他就是梁陆啊?其实他未必会摔下去,一脚踩空只要反应快点,还可以抓住绳索和崖壁,这个位置是在岩缝中,左右空间并不大。其实我能想到的,宗岛主也能想到,您为何事先不提醒他们呢?”他见过梁陆这个名字,就是九放离空岛在方外联盟的三名理事之一。

老飞侠的神情有些狡猾:“因为我看见丁院主已经出来了,肯定不会让他们出意外的。我不说,就是让他们自己记住教训……丁院主啊,听说方外联盟总部所在的小区,都是独栋小楼,现在还有哪家出售吗?钱不是问题,我也想买下一栋,就让梁陆和龙青青常驻那里。”

前段时间有七家方外世界加入了联盟,其中有六家都在南沚小区买了一栋小楼,独独九放离空岛没有,可能是看不上那里的产业或觉得没必要吧。但是来了一趟金山院,老飞侠便顺势做了决定——也买一栋。

九放离空岛不仅要在南沚小区买栋小楼,还要派人员常驻。丁齐问道:“您老为何要这样决定?”

老飞侠答道:“今后常来常往,需要有落脚之地,也需要有联络之人,否则很不方便。我也不能常年在外,总得派几个做事的过来。下一次领队的可能就不是我了,而是梁陆或者龙青青。”

丁齐以神念道:“我的意思不是指这个,而是想问您,为何是他们两个?”

九放离空岛有上万人,第一批来金山院的也有十个人,为何老飞侠派驻南沚小区的,偏偏是两个不小心出了意外状况的年轻人?龙青青一进金山院就受伤了,而梁陆更悬,刚才差点一脚踏空摔到崖下去。

老飞侠亦以神念道:“这些教训才是收获,他们的感触应该最深!如今众族人皆不愿意长期外驻,当然要派犯了错的人出来。这样看似惩罚,待时日更久,便知收获如何了。”

丁齐微微一笑:“前辈考虑的周道,堪称老谋深算。”

老飞侠:“怎么一出门您就变客气了,不必总叫我前辈。我姓宗,名字就叫飞侠。对了,卖楼的事就不用您帮忙了,连打听都不必帮他们打听。这种小事,就让他们两个自己搞定,否则还能办什么大事?”

反正是九放离空岛出钱,买下一栋小楼确实不算什么大事,但说不定也不好办。因为南沚小区并不大,也不可能所有的业主都想把小楼卖掉,短时间内已经转手交易了那么多栋,近期在中介那里肯定是找不到房源了。

这就得梁陆和龙青青自己去想办法了,怎么合情、合理、合法地在南沚小区买到一栋小楼,对于朱山闲等老江湖来说当然不是难事,但对这两个年轻人而言也是一种考验。老飞侠不仅要看结果更要看过程,假如是不计代价或者不择手段,那肯定不行。

原来九放离空岛的岛主名叫宗飞侠,晚辈族人皆称他为老祖,所以起了个网名叫老飞侠。说完这句话,老飞侠像刚才的梁陆一样一步踏向虚空,但他却没有踏空,也没有去抓绳索,脚尖交替在岩缝两侧的崖壁上轻点几下,便飘然到达崖底。

铁锁崖本就是近郊一带的攀岩爱好者喜欢来的地方,四月下旬的天气已不错,今天是周日,有好几拨攀岩爱好者正在这里玩呢。

人们先是看见九个人顺着崖缝爬了下来,这和通常的攀岩运动方式不太一样,其中有个姑娘还一瘸一拐的受了伤,然后又见一位中年人没带绳索装备,就这么从岩缝里“飘”下来了!

老飞侠没有理会旁人惊异的目光,向外走了几步转身冲崖顶打了个手势,岩缝中垂下的两条绳索便收了上去,然后他带着九名晚辈径自离开。丁齐站在门户外的石龛平台上掏出手机等了一会儿,收到谭涵川发来的消息之后,才转身走回了禽兽国。

看见丁齐回来了,冼皓笑道:“哪位宗岛主说话挺有意思的,刚才叫我俩‘贤伉俪’,文不文、白不白,今不今、古不古的。”

丁齐看着手机道:“以他的身份说出来,倒是挺自然的。老谭刚才来消息了,老飞侠他们与另外两名同伴汇合,已经直接离开,并没有什么异常。倒是有些其他的动静,至少有三拨人在暗中窥探铁锁崖的情况,其中两拨人刚才就在外面假扮成攀岩爱好者呢。”

冼皓淡淡道:“意料之中的情况。这两天我通过影器也看见了,还把他们的样子都记住了。这次我们过来,本就没有隐藏行踪,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首次游览金山院,肯定会有人在暗中关注的。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方外联盟也不例外。”

PS:抱歉,更新晚了,直到后半夜才写完。这几天要去参加网络文学+大会,可能无法每日更新,今天(13号)请个假,明天继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