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40、高人风范

老飞侠有些尴尬道:“不瞒您说,九放离空岛向来排斥外人,自古从未有外人进入。我如今若邀您作客,恐会遭到族人反对,哪怕身为族长也不能一意孤行。”

丁齐赶紧点头道:“理解,理解,我方才只是那么一说,并没有为难之意。”

老飞侠又找了个台阶道:“此处历练之地非常难得,对我等而言也是大长见识,相信我的族人也很愿意来。等来的人多了、与丁院主处得熟了,相信将来他们也会愿意请您去作客的。古人说得好,来而不往非礼也!”

丁齐:“我开放金山院,就是希望大家多有交流往来。听宗岛主方才所言,还有一事想请教,您知道这些天地秘境的来历吗?”

老飞侠摇头道:“我不知,只知是九放离空岛是祖先传承。”

丁齐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各具神异的方外世界究竟是从何而来,可惜在老飞侠这里也没有得到答案。这时老飞侠又说道:“其实我愿意邀丁院主前往九放离空岛作客,却未必愿意邀请他人,族人的担忧也未必没有道理,江湖险恶,难免有人图谋不轨。

九放离空岛传承至今,也有数次险些遭劫,世道变迁人心莫测,不可不防。以丁院主的修为境界,开诚布公而谈,我自能放心,但其他人可就说不定了。譬如这方外联盟,我就不可能信得过所有人。”

这位宗岛主说话倒是直白得很,丁齐又给他斟了一杯茶道:“哦,那么对方外联盟,宗岛主又是如何看的呢?”

老飞侠:“是好事,亦有隐忧。先前诸秘境各守一方,虽互相闻名,亦偶有往来,但毕竟交涉不深、互相难寻,有心人更不可能一一找到。可如今聚为联盟,便等于浮出水面,有的人就算原先没想法,恐怕也会有想法了。

所以我有不少族人本是反对加入这个联盟的,而我却认为利大于弊。我等终究不能闭守一隅、坐井观天,而加入方外联盟,或可扭转很多族人心态,先知世上如金山院般诸多方外世界,而后胸怀广阔人间。

况且联盟既已成立,九放离空岛已为人所知,被排斥在外更为孤立,不如主动加入互通有无。只要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仍在,倒也不必担忧太多。”

丁齐:“可惜今天没有备酒啊,就以茶代酒,我敬宗岛主一杯!宗岛主或许可以带族人再去响水峰见识一番,您也看过了响水峰的保密级资料,那里的竹节酒值得一尝啊。”

老飞侠:“响水峰我一定会去,竹节酒也一定会尝。竹节酒对炼神有助,但对我的族人而言,它并非特需之物。而您也看见了,我带来的这些晚辈虽体健而不壮,皆神强于形。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在九放离空岛中更是形弱者居多。

具体是什么缘由,受族规所限,我倒不便与你多言。假如丁院主有朝一日能来到九放离空岛,自会明了。反倒今日这茶点白玉蹄,对我的族人十分有用,在九放离空岛也是珍惜之物。您不介意的话,待会儿我将这盘白玉蹄端下山去分给他们。”

老飞侠居然要把桌上这盘茶点端走,拿给山下那些晚辈吃,这多少有些失礼,所以要征得丁齐的同意。丁齐纳闷道:“白玉蹄,这不是荸荠吗?”

一个盘子里装不了多少东西,加上季节的原因,如今成熟的瓜果也不多,所以丁齐刚才召唤飞鸟送来的茶点只有三样,两种早熟的野果和此地产的荸荠。荸荠又称马蹄,盘子里的当然是本地特有的野生品种,比较小比较圆,和外面市场上卖的荸荠不太一样。

老飞侠看了丁齐一眼,哭笑不得道:“难道丁院主不认识白玉蹄?”

丁齐实话实说道:“我还真不认识,就把它当成了本地野生的荸荠了。”

老飞侠:“那你吃过吗?”

丁齐:“吃过。”

老飞侠追问道:“有没有感觉特别顶饿?”

丁齐:“原来是这东西顶饿呀!不好意思,我上次吃完之后便修炼辟谷功法了,虽然觉得特别顶饿,但也没有想到是此物的灵效。”

老飞侠叹了口气:“看来丁院主确实是刚刚发现金山院不久,真不认识这东西。方才我还在感慨,你年纪轻轻不仅眼力不凡,出手亦不凡,已看出我的那些晚辈所缺,特意以白玉蹄为茶点待客,送他们一场机缘呢。”

丁齐笑着反问道:“看来是误会也是巧合,难道您现在就不觉得我出手豪爽了?”

老飞侠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肯率先开放金山院,已足见胸襟。”

丁齐:“说了半天,白玉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老飞侠:“说它是荸荠也行,但并非普通品种,九放离空岛中亦有出产,只是产量很少,适合它生长的地域不多……”

丁齐上次在金山院中露了一手“百鸟朝凤”,那天恰逢寒食节,他召唤飞禽送来瓜果食物,其中就有这种荸荠。当时各种东西堆满了一桌子,大家也不想浪费,所以都吃得有点多甚至是吃撑了,结果居然两天都不饿……

这也可能是辟谷功法的效果,因为谭涵川所传的辟谷功法,大家进入金山院后也都在修练。至于这白玉蹄,听了老飞侠的介绍,丁齐才知道它的作用可不仅仅是顶饿,假如配合法力炼化别有灵效,能补益元气,尤其能辅助强壮筋骨。

所谓辅助强壮筋骨,并不是说吃了之后筋骨就强壮了,而是在锻炼体魄的前后服用白玉蹄,能够极大的增强锻炼效果、改善体质。

现在有很多人喜欢

去健身房健身,健身教练也会推荐甲壳素、蛋白粉等各种东西,这些东西可能真有用,也可能只是帮人练出好看的肌肉块,未必能改善体质有利健康。但假如你不做锻炼的话,单纯吃这些东西恐怕也吃不出效果来。

白玉蹄就是一种类似的东西,恐怕最适合在健身房推销了,它真有辅助强壮筋骨、改善体质的灵效,前提是在锻炼体魄的前后服用。

当然了,白玉蹄还有一种作用,就是特别顶饿,小小的一颗就相当于一大碗米饭,甚至是一根大猪蹄子。它可被炼制成辟谷的丹药保存,或用在特殊的应急场合。而对于九放离空岛的居民而言,它另有特别的用处,老飞侠便没有过多介绍了。

听到这里,丁齐已经完全明白白玉蹄的灵效以及它对九放离空岛族人的价值了。方才见到来客中有一名姑娘化身为仙鹤,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居然差点把腿给摔断了,脚踝脱臼伴随着韧带撕裂,伤势也不轻啊,这太出人意料了。

虽然有意外的因素,但化身大型飞禽就算愣神落地,也不至于伤得这么重,证明此人体魄筋骨不强。这倒不是说那姑娘不健康,实际上她的体质很好,也没有骨质疏松一类的毛病,精力充沛且神气完足,但身为一名至少有三境修为的“高手”,体格实在是弱了些。

而白玉蹄这味灵药,好像就是专门针对他们这种弱点而准备的,对这些人而言,可比响水峰出产的竹节酒珍贵多了。

丁齐又低头看着盘中的茶点,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盘中除了白玉蹄原本还有两种野果,两人喝茶聊天的时候,已经将另外两种野果都吃完了。丁齐虽没有刻意去数去记,但身为大成修士只要略一回想,就能把眼前发生的事情追溯得清清楚楚。

盘子里原本有十九枚白玉蹄,老飞侠虽然将其他的野果都吃光了,但白玉蹄只吃了一枚,剩下的十六枚便没有再动,显然就是想留给山下的晚辈。他之所以会吃那么一枚,丁齐估计也是为了验证此物是不是真正的白玉蹄,而并非只是相似的东西。

十九枚减一枚怎么是十六枚呢?因为并不是老飞侠一个人在吃啊,丁齐聊天的时候也吃了几枚野果和两枚白玉蹄。刚才丁齐还在暗暗感叹,这位老飞侠很不见外呀,好像在他面前故作随意以示亲近。

为什么这么说?两人都不是小孩子,丁齐请他上山一叙,以茶相待并摆出了一盘茶点,结果老飞侠说着话就差点把茶点吃光了。假如是田仲络,估计绝不会这样做,甚至连一口都不会碰,谁知道丁齐让鸟儿叼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须知丁齐和老飞侠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此前根本不认识,互相之间也谈不上完全信任。当然了,每一种茶点都是丁齐先吃的,但老飞侠接着吃得有点太多,这种看似不客气的随性举止实际上就是表明一种不见外的态度,让人感觉关系很亲近。

丁齐到现在才搞明白,原来多少是因为盘中的白玉蹄,这倒是个有趣的误会,或者说是一场无意中误打误撞的机缘吧。说实话,他也得感谢老飞侠啊,要不然还不知道白玉蹄是一味如此珍贵的灵药呢,就算将来能够发现,也得费很多尝试与验证的功夫。

于是丁齐再一招手,老飞侠扭头看向半空,这次等的时间稍久了一些,而后才见百鸟飞来。这些飞禽都是水鸟,每只皆叼着一只白玉蹄,从空中依次飞过将之投入盘中,很快就堆了满满一盘。

丁齐伸手示意道:“多谢宗岛主指点,这一盘白玉蹄便送于山下您的晚辈们品尝,略表谢意!”

老飞侠吃了一惊,已站起身来退后一步,无意间将身后当凳子的大石墩都踢开了,脸色发红连连摆手道:“这,这怎生使得!太多了,太贵重了,我哪能收下!”

他数得很清楚,盘中还剩十六枚白玉蹄,刚才又有一百一十一只鸟儿飞过,此刻盘中共有一百二十七枚。须知白玉蹄在九放离空岛最高处的净池中才有生长,稳定的年产量仅有百枚左右。百枚听上去好像不少,可是九放离空岛中有上万人呢,哪里够分!

今天刚刚来到金山院喝茶聊了几句,丁齐便送了一盘白玉蹄,超过了整个九放离空岛一年的产量,这礼物也太重了。老飞侠他们花了一百万进来游览金山院,对九放离空岛而言,这一盘白玉蹄的价值可远远超过了一百万,便宜也占得太大了!

所以老飞侠绝不好意思收,可是看着这一盘白玉蹄,也清楚它对族人的价值,内心中确实也没法拒绝,所以显得很为难啊。

丁齐岂能不明白老飞侠的心态,又笑着说道:“宗岛主不必客气,假如您不告诉我这白玉蹄是何物,我平日可能就当普通的瓜果吃了,还不知会浪费多少。而且我送您这盘白玉蹄并不是白送,另有一事想请教。”

这一招叫递门槛,丁齐身为心理医生当然更精通此来手段,说白了就是找个台阶让对方下,他知道老飞侠无法拒绝这份礼物,那就给对方一个接受的理由。

老飞侠果然眼神一亮道:“请问丁院主有何事?只要是我能说的,无不尽言!”

丁齐指着盘中的白玉蹄道:“此物应该不能长期保存,您方才提到它可以炼制辟谷丹,是否还能炼制成保存其灵效的其他丹药?若是都有,我想请教炼制之法。”

老飞侠笑了:“辟谷丹只是我随口一说,其实也是从仙侠小说上看来的。这白玉蹄的炼制手法并不复杂,若提纯其药性可长期保存,在九放离空岛称之为玉蹄丹,它不仅有辟谷丹的功效,而且其他的灵效也与白

玉蹄一样,九放离空岛自古皆有炼制。”

说话间他以一道神念将玉蹄丹的炼制方法告诉了丁齐,并不算复杂,以丁齐的修为应不难掌握。丁齐转念间就弄明白了,他自己确实可以学会,而且谭涵川和石不全应该都行,甚至比他更擅长干这个。

丁齐又行了一礼道:“今日多谢宗岛主,令我收获良多!这盘白玉蹄,请老前辈千万要笑纳!假如在这里吃不完,明天我还可以帮你们带出去。”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老飞侠当然会笑纳了,他本就没法拒绝啊,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赶紧端着一盘白玉蹄下山了。转过山腰进入密林中的石板小径,九十六岁的老飞侠那是一溜烟地小碎步,看上去就如飘行一般,当真修为不凡啊,很快就到了山脚下的门坊处。

九名晚辈已将那五间空屋都收拾好,又在屋子后面找了片空地垒起土灶,正准备生火搞野餐呢。老飞侠端着盘子走来道:“你们几个都别吃饭了,看看这是什么!”

众晚辈弟子皆惊呼道:“白玉蹄呀,这么多白玉蹄,居然还是新鲜的!”

老飞侠感慨道:“这是金山院的丁院主赠送的一场福缘,尔等千万要珍惜!”

那位受了伤的姑娘听见动静,也拄着一根临时用树杈加工成的拐过来惊叹道:“哇,老祖,这回我们可赚大发了!”

老飞侠语带训斥道:“青青,你怎可如此说话?丁院主乃当世高人,修为造诣与胸襟气度皆非尔等可以想象。”

又有人问道:“老祖,这一大盘都是我们的吗?”

老飞侠:“你们想得美!一人一枚……两枚吧……算了,既然丁院主送你们的福缘,那就每人三枚。”

青青单手抱住老飞侠的胳膊,以撒娇的语气道:“老祖,您真是太好了!”

老飞侠板着脸道:“你们真正该谢的人是丁院主!只能在这里待一天一夜,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一人先拿一枚服下,然后就出去历练,谁也不许偷懒……”

九名晚辈各取了一枚白玉蹄服用,在刚垒好的土灶周围静坐了片刻,然后便走出门坊化为仙鹤一只只飞向高空,就连受伤的青青都被老飞侠赶了出去放飞自我。

这时冼皓也来到了半山凉亭中,与丁齐并肩看着远方飞翔的仙鹤,感慨道:“就算是田仲络这种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得全是坏事。至少他推动方外联盟成立,不论主观上是什么目的,客观上都令你我大有收获呀。”

冼皓先前留在峰顶没有露面。对方有十个人进入金山院,初次打交道还没有摸清楚底细,万一来客图谋不轨猝然发难怎么办?有个精通潜行刺杀的冼皓暗中埋伏,也算是丁齐留的后手。他们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但这种安排并非多余。

丁齐望着远方有些纳闷道:“他们到底会不会飞啊?”

冼皓:“我的感觉吧,他们好像是会飞的,但是不习惯这样飞。那位宗岛主让这些晚辈下山历练的目的,就是要求他们能在意识清醒状态下找到掌控自如的感觉。”

两人在半山观望,而老飞侠也站在白玉门坊前眺望。过了一会儿,老飞侠端着盘子进了最中间屋子,那是众弟子特意给他单独空出来的,端坐于地开始炼制玉蹄丹。

炼制这种丹药并不复杂,就是将其提纯能长期保持灵效而已,但没有九放离空岛中专用的丹炉,此刻也比较费事,而且一连炼制这么多丹药,老飞侠也觉得有些吃力。

一百二十七枚白玉蹄,已发出去九枚,再留下十八枚新鲜的,恰好还有一百枚白玉蹄需要炼制成丹,直到午夜之后才炼制完毕,老飞侠也显得有些疲惫。

他从行李里掏出一个玉瓶,瓶中原有九枚玉蹄丹。他这次带出来的九名晚辈,都是九放离空岛中的精英才俊,老飞侠原本也给他们一人准备了一枚玉蹄丹,刚才上山时没有带在身上,所以就没拿出来给丁齐看,不料又收获了丁齐送的那样一份大礼。

炼制好的玉蹄丹如弹珠大小,通体白色略带淡黄光泽,就像一颗颗小糖球,老飞侠把这个玉瓶装满了,总共只装了三十枚,实在是瓶子太小而糖球太多啊。然后他又取出一个装干粮的盒子,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以法力处理干净,将剩下的七十九枚玉蹄丹都小心收好。

虽然已神气疲乏,但老飞侠的心情挺好,忍不住又在感慨。若说丁齐刚开始以白玉蹄为茶点待客,是因为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可是后来他已经告诉丁齐白玉蹄为何物,对方又送了这么一大盘,这份胸襟气度真令人折服啊,不愧是高人风范!

他的晚辈青青说这次来金山院赚大发了,话虽俗但也是事实啊。这让老飞侠觉得很不好意思甚至有些惭愧,他又想起丁齐很有兴趣到九放离空岛一游,而他已经拒绝了,感觉就更不好意思了。老飞侠在心中暗道,将来若时机成熟,怎么也得请丁齐去一趟。

这时屋外又传来了声音,一只只仙鹤从夜色中飞回金山院,落在门坊后化为人身,一个个都累得够呛。老飞侠又端着盘子走了出来,告诉他们晚饭也不用吃了,每人再服用一枚白玉蹄,在休息之前先行功炼化灵效。

半夜无话,天色刚亮的时候,九只仙鹤又被老飞侠赶到金山院外放飞去了,包括那只受伤的。然后老飞侠又向峰顶上拱手道:“丁院主,能否再现身一叙!”

他随即收到丁齐回复的神念:“还是昨日的草亭,请老前辈上山相见。”

PS:今日长篇大章,再求月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