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8、鸟人

酒竹不是毛竹,而是另一种禾本科植物,它的竹壁比毛竹厚得多,碗口粗的竹子中间的空心部分只有一寸来粗,竹节酒就产自那里面。据崔山海研究,竹节空心的内膜有天然酒曲的作用,类似于葡萄的表皮,所以才会竹中生酒。

这种酒是在生长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崔山海也做过试验,人工钻孔灌酒、灌水进去皆无效,并且有很大概率引起整株竹子枯死。酒竹的生命周期据说不多不少正好六十年,崔山海今年还没有六十岁呢,这当然是祖师的记录。

竹节酒并不是年限越长越好,最佳的饮用年限就是十到二十年生的竹节酒,而竹龄超过三十年后,竹节中的酒也就自然消失了。而且并不是每一株酒竹中都会诞生竹节酒,找上千根竹子,往往也只能发现几节有酒,所以非常珍稀。

看完了这份资料,丁齐不禁暗叹一声,看来很多方外世界都有其特产,自古以来已有人研究了多年。崔氏夫妇对响水峰的描述,其实也就相当于一个人所不知的风景区,花十万块钱的门票去玩一趟,确实有点贵了,但能见识这样的特产,便也值了。

崔山海提供的那份保密级资料,假如不用对等资料交换,也得花十万块钱才能查阅。仅仅是这些内容,丁齐也觉得值,因为小境湖中也有梦生花!

小境湖有上千平方公里,崇山峻岭密布,有各种动植物,很多都是外界没有或者罕见的品种,哪怕身为学者的谭涵川也不可能全部都认识。丁齐已将小境湖凝炼为完整的心盘,看见这份资料时就想起来了,他曾在小境湖中见过一种花,与崔山海描述的梦生花极为相似。

究竟那是不是梦生花,找机会去响水峰走一趟便可得到答案,这省了丁齐等人多少功夫?假如没有看见这份资料,他们甚至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

离开资料室之后,丁齐又交待了几件事情。其一是通过方外联盟总部通知九放离空岛,他两周后有空,可以开放金山院供来客参观。如果可以的话,就请九放离空岛一行十人于四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北京房山区张坊镇郊外的铁锁崖。

当然了,这个时间是丁齐暂定,还要和九放离空岛那边协商,假如那边不方便,双方可以再定日期。

然后丁齐又让李志遥联系响水峰,他愿意用对等条件和响水峰交换,也就是说可以开放金山院请响水峰的人来参观,而他也要带人去响水峰参观。具体的人次和时间,可以再协商。丁齐又通过晏斌彬转告叶宗清,随时欢迎她到金山院来参观,时间她自己定。

对响水峰开放金山院,是对等条件交换,而单方面邀请叶宗清参观金山院,是丁齐对她当初指点的答谢。丁齐还告诉联盟总部,假如没有意外状况,金山院便每两周开放一次,进入的时间都定在周六中午十二点,出来的时间是周日中午十二点之前。

如此一来,大家就知道该怎么预约时间了,省得来回商量那么麻烦。为什么不是每周都开放,因为丁齐说不定还会有别的事呢,不能把节假日都用在这上面。上午把事情安排妥当,下午他便去博慈医疗上班了,先前请了半个月的假,但也没人为难他,更别谈开除了。

反正丁齐也不拿固定工资和奖金,他在这里收的是谈话费,一小时一千五,自己得五百,要求是税后,另外的都是博慈医疗的收入。丁齐早已是博慈医疗心理门诊的金牌坐镇专家,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广告效应,根本不缺预约,很多人想预约还预约不上。

但丁齐也有自己的工作原则,只在每天下午接诊,用于会谈的工作时间基本不超过三小时。如此算下来,他每月的收入也不会超过五万,基本都是四万出头,而这个月恐怕要打个对折,但也足够生活了。

丁老师从小节俭惯了,并不是追求奢侈享受的人,但发现这么多方外世界之后,他已享受了太多平常人难以想象的乐趣,那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在心理诊室中,丁齐当然是不接电话也不刷手机的,下午五点收工出来,掏出手机一看,九放离空岛的“岛主”已经在方外联盟群里@他了,而且还发了好友申请。这个人的群名片挺有意思,叫“九放离空岛—老飞侠”。

尽管加入了方外联盟,很多人在联系时也不用真实的姓名,不希望其他人通过这个线索查到自己在现实中真正的身份。公开以真实身份示人的众理事,反倒就是方外联盟几位创始人的成员,包括田仲络,他的真名就叫田仲络。

丁齐加了这位老飞侠,对方的微信名仍然叫老飞侠,微信中也没有任何相册记录,估计这个微信号都是特意单独办的。两人商量了一番参观金山院的事宜,丁齐还特意叮嘱对方最好带些什么东西。十个人要在禽兽国待一整天,得过夜也得吃饭,很多东西当然要准备。

晚上回到家中,待朱山闲下班一起吃晚饭,小巧也从南沚山森林公园里飞了回来,它没有以白鸽的样子示人,就是一只普通的麻雀。小巧告诉他们,这个小区里住的不少人白天也去了南沚山森林公园,哪儿偏僻往哪儿钻,天黑后才返回,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朱山闲苦笑道:“他们定是在找小境湖的门户。”

丁齐:“这些人不会方外秘法,没有控界之宝,更没有得到秘境传承,就算到了门户前也发现不了啊。”

冼皓摇头道:“有经验的人自可根据别的线索判断,比如荒山野岭人迹罕见之处,却有一片地方有人来人往的迹象,到了某处痕迹却消失了,这本身就不符常理。

朱师兄提供的公开级资料,说小境湖在境湖市南郊,所以大家都判断它应该在南沚山森林公园中,假如真发现了那样的痕迹,很可能就是门户所在。”

朱山闲也提醒丁齐道:“就算不会方外秘法,同样能发现门户,前提是要找到准确的位置。在丁老师没有创出方外秘法之前,我们这些人也都看到了小境湖中的景象,凭借的是八门秘术。”

冼皓又说道:“朱师兄开的那扇后院门,反而把大家都给误导了,人人都去南沚山森林公园中去找,没人会到这后院中来找,想必也不方便。”

小境湖在境湖市南郊,朱山闲住在这里,却特意在小区围墙上开了一道门,门外有一条踩出的小路通往南沚山森林公园中。无论是谁都会得出一个推论,小境湖的门户应该也在南沚山森林公园里面,所以大家没事也会去找找看。

这倒未必是恶意,正常人都难免有好奇心。反正南沚山森林公园是开放的,游人想去自可以去。而那道后院门其实就是小境湖的门户,反而令人意想不到,这也算是灯下黑呀,

丁齐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皱着眉头道:“先前找上门来的这些方外世界,好像都有江湖八大门秘术传承。田仲络是册门弟子、五心谷有飘门隐峨术传承,响水峰有火门炉鼎术传承,甚至连琴高台世界中,都有医家丹道传承,其实和疲门观身术源自一脉。

那么我们也可不可以也推断出一个结论,这些方外世界的传承,是不是都与江湖八门秘术有关?他们的祖先至少留下了其中一门传承。各家提供的公开级的资料中都没有提到这一点,但我怀疑实情就是这样。”

朱山闲皱眉道:“丁老师的怀疑很有道理,这些方外世界的传承可能都和八门秘术有关。”

冼皓补充道:“且不说后来加入联盟的方外世界,我们先前找到的呢?小境湖、大小赤山、琴高台、禽兽国,控界之宝都已发现,说明都是有传承的,他们又传承了八门中哪一种秘术?”

丁齐分析道:“大小赤山传承的显然是兴神术;禽兽国传承的显然是望气术;琴高台传承的应该是观身术。至于小境湖,如今已确定那金如意就是那控界之宝,根据我和朱师兄这段时间祭炼金如意的感受,可能八门秘术皆有传承,最有可能的是入微术。”

冼皓:“那些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会不会就与他们所修炼的八门秘术有关,或者以八门秘术为根基?”

丁齐:“非常有可能,我所创的方外秘法,其实也是整合借鉴了八门秘术。”

朱山闲:“可惜这是人家最核心的机密,关系再好也不会轻易告诉你。”

丁齐:“那个陶昕将摇光轸弃于琴溪,虽在琴高台中留下御神之念,指引后来者如何超脱天地牢笼,却没有留下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

丁齐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见过“陶昕”。陶昕告诉了他很多事情,却没有留下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的传承。否则丁齐现在也不必瞎猜,直接就能得出结论了。

朱山闲摇头道:“陶昕的目的,就是不想琴高台中再出现祸乱世界的所谓天兄,他送出来的人都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否则也不必将摇光轸丢弃。”

冼皓总结道:“印证这个想法并不难,分两步。第一步就是看新加入联盟的那些方外世界,他们是不是都得到了江湖八大门中的某一门秘术传承?至于第二步就有点麻烦了,设法得到某一家的天地秘境与控界之宝传承。”

丁齐:“以后再说吧,这种事只能凭机缘。之所以说这些,我其实是在想另一件事,想当年创立八门秘术的祖师,其用意是什么,是不是就是为了指引后人发现未知的方外世界?只是后来在流传的过程中,被人用为行走世间的手段,还演化出了种种江湖门槛。”

朱山闲沉思道:“倒是有这个可能啊!但江湖八大门的祖师,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伏羲,有太多的事情已经无法考证了。”

两周后的周六,九放离空岛的岛主老飞侠带人来到的铁锁崖下,他们很守时,不早也不晚,到达的时间大约是十一点半。驻马河边背手站着一个人,老飞侠拿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拱手抱拳道:“请问是谭先生吗?我是老飞侠。”

谭涵川笑着还礼道:“原先您就是老先生啊,我正在等你们呢。”

老飞侠:“我不姓老,那只是一个网名,谭先生叫我老飞侠就好。”

谭涵川方才是故意这么叫的,他以真实姓名示人,而对方跑来参观方外世界,却只留一个老飞侠的名字,连姓什么都没说。

再看老飞侠身后还站着十一个人,从少年到中年都有。这些人好像不是太懂礼貌,老飞侠过来打招呼的时候,他们就站在远处看着,表情很冷漠,既也没有点头微笑也没有走过来打招呼,显然并没有和谭涵川多客套的意思。

谭涵川也是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这些人好像都带着一股傲娇气,但他也没有计较,冲老飞侠做了个手势道:“既然人都到了,就请跟我来吧!你们怎么是十二个人?”

老飞侠解释道:“有两位是不进去的,留在外面有事也好接应。谭先生也不必为他们操心,他们会自寻去处等候。”

谭涵川笑了:“那正好,我只是个带路的,也不进去,明天中午还会再来接应你们出门。”

九放离空岛为什么多来了两个人,当然是为了防备意外。一旦进了方外世界,就等于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假如出了什么事便谁也不知道。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九放离空岛也不得不防,毕竟是刚刚加入方外联盟,第一次和联盟内的其他成员打交道。

至于谭涵川,也是丁齐特意请来的,同样是为了防范意外。因为铁锁崖的门户位置太特别了,假如对方出来之后起了什么心思,在外面把门一堵,里面的人出不来倒是小事,最怕一出来就会被控制住或者遭了毒手。这种可能性同样很小,但也不得不防。

谭涵川带着老飞侠等人从旁边的小路绕到了铁锁崖顶,解下背包道:“金山院的门户,就在这道岩隙之中。我们需要放绳索攀援下去,请大家注意安全。”

老飞侠点了点头道:“难怪丁院主特意叮嘱,要带登山的绳索装备,还要准备外伤急救药物。”

众人沿着绳索向下攀援,谭涵川在最前面领路,来到那崖壁间的石台上站稳,金山院的门户便打开了。谭涵川没有进去,而是看着老飞侠等十人依次进入禽兽国,然后门户关闭,九放离空岛还有两个人就守在崖顶没有下来。

谭涵川笑了笑,在门外打了个手势,他知道丁齐通过影器能看见,然后并没有返回崖顶,而是攀下高崖从河边径自离开。他也不可能在这里耗一整天,明天中午再来就是。九放离空岛的人除了领头的老飞侠都有点拽,谭涵川也懒得和他们客套。

谭涵川在驻马河边和九放离空岛一行人打招呼的时候,丁齐和冼皓在金山院的峰顶凉亭中,通过影器将当时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冼皓皱眉道:“这些人好没有礼貌啊!”

丁齐玩笑道:“和你当初差不多,都不喜欢和人套近乎,但也不太一样。”

冼皓在不熟悉的陌生人面前,确实总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冼皓却皱眉道:“那是我潜意识中有防备心理,这些人怎么可能都与我一样?”

丁齐笑了:“确实与你不同。你看看他们的表情,就像什么大人物到乡下来参观猪圈。也许在他们的自我认知中,都是高人一等的,不屑与外面的人多打交道。”

冼皓纳闷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态?假如是一两个人也就罢了,那十一个人全是这副样子,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丁齐:“看来九放离空岛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住在里面的人自以为和外面不同,至少是高人一等的。”

冼皓:“你刚才那个比喻也太恶心了,什么叫大人物下乡参观猪圈啊,难道金山院是猪圈吗,那他们进来会不会变成一窝猪?”

丁齐笑道:“我估计不会,刚才只是打个比方……咦,怎么全飞起来了?”

冼皓也震惊道:“那个老飞侠,他居然没变!”

丁齐站起身道:“此人居然也有大成修为!”

老飞侠看上去四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五官端正,中等身材,既不难看但也不是特别显眼,属于走在马路上你不会特别留意的那种人。他是第一个走入禽兽国的,背着包拄着一根齐肩高的木杖。

在他的身后,一只又一只仙鹤飞起。九放离空岛的另外九人居然都化成了同一种动物,看上去很像丹顶鹤,但仔细看又有细微的差别。丹顶鹤的额顶没有羽毛,而是红色的结缔组织,但这些鹤的头顶上却长着鲜红色的冠羽。

这说明了什么?来自九放离空岛的这些人,居然都有着同一种心相,皆化为仙鹤。当然了,鹤与鹤亦有差别,就像人和人也有差别,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可他们却拥有某一方面共同的特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