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7、竹节酒与梦生花

方外门全体成员再度齐聚金山院,日期是四月五日清明节、小长假的第一天。朱山闲和谭涵川、庄梦周当天晚上就走了,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好不容易有个小长假也不能总在方外世界荒山野岭里待着。其余九人一麻雀则在金山院中待了两天,直到四月七日下午才离开。

期间阿全还带着尚妮以及五名晚辈弟子出去了一趟,跑到附近的张坊镇买回来不少东西,除了各种生活用品,还有一口大铁锅和两口铁釜。

金山院的后院柴房中有灶,但是锅早就锈损了,想在这里开火还得换口新的。至于釜恐怕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有多种样式,阿全弄的就是灶台用上的。老式大灶台上不仅有一口大铁锅,靠近火口一侧的两角还有两口很深的铁釜,专门烧热水用的。

在做饭的时候顺便就把水烧开了,可以用来喝,就算做完饭之后,灶堂里的余烬也能把水烧热,可以洗脸烫脚啥的,这也是最早节约利用能源的一种方式。阿全能把这东西都给找来,也算很不容易了。

石不全重新修整了番灶台,然后还处理了一下锅和釜,使其可防锈蚀更经久耐用。丁齐真的很佩服阿全啊,这双巧手是怎么练出来的?石不全如今已不仅仅是手巧了,在加工同时还能改器物的性质,简直堪称小说中的炼器师。

“禽兽国观光基地”已基本准备完毕,接下来便可以开门迎客,招待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禽兽们。至于进来观光还缺什么东西,丁齐还可以通知客人们自备。这次他们离开时,方外门又多了一名新成员,小巧坚决要求跟随众人一起出去见世面。

现在把小巧带出去倒是没有问题了,问题是小巧出去之后怎么修炼?丁齐能教小巧的只有方外秘法,留一道神念心印即可。可小巧毕竟不是人啊,祭炼景文石寄托心神这一步就很难,它总不能弄一块石头天天带在身上吧,难道还穿件小衣服缝个兜?

众人对“小巧出山”的事情都很感兴趣,七嘴八舌提供了各种建议,最后终于有一个靠谱的方案。石不全特意为小巧打造了一个银环,套在它的腿脖子上,表面还处理了一下,退去银光刻上深色花纹,使人一眼看不出来。

这个环还带有弹性,在小巧变大变小的时候都不至于脱落。这也是受到了两界环和枯骨刀的启发,两界环不就是这样一个银环吗,而冼皓修炼方外秘法也没有用景文石,而是用一直随身携带的枯骨刀。

严格地说起来,小巧应该是涂至等人的……小师妹?丁齐虽然传授了它方外秘法,但更多的东西都是冼皓教它的,如今又被众同门灌输了很多人类的思想。假如从人类的角度,小巧仍然幼稚懵懂,性格也很跳脱,但从一只麻雀的角度,它已聪明非凡。

丁齐还做了个试验,用控界之宝打开了门户,问小巧能不能看见外面的世界、能不能自己飞出去?结果小巧扑扇着翅膀就这么出去了,而且不需要像大家那样攀岩。小巧不是丁齐带出去的,丁齐也没有那种割裂形神的感觉。

丁齐由此印证了一个判断,想把方外世界中的东西带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自己出去!小巧能够出去,是因为它拥有自我意识与意志,当初魏凡婷也是这么走出大赤山的。

涂至与魏凡婷直飞深圳,尚妮回杭州,其余人在北京南站坐高铁回境湖。一只麻雀怎么上车?小巧根本就不需要买票进站,当众人到站台上候车时,小巧就从外面飞进来了,很机灵地钻到了冼皓的衣兜里,甚至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丁齐叮嘱了小巧很多事情,外面的世界有很多它先前并不了解的危险,比如看见拿枪、拿弹弓人的一定要躲远点,在绿化带玩耍的时候也要小心狗啊猫的。

小巧就是在荒野中长大的,对判断危险有一种直觉式的反应,它告诉丁齐,以自己如今的本事,寻常的狗子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丁齐又叮嘱它,千万不要去闯祸惹事,麻雀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它到外面来主要是为了学习进修。

那么小巧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禽兽国呢?要么将方外秘法修炼到隐峨境,要么其他的秘法修为突破三境。至于小巧的修为怎样才能突破三境,丁齐也不是小说中的妖宗成天乐,对此并不是很清楚,但到了时候自可知晓。

小巧现在还不会说话,只能叽叽喳喳地叫。奇妙的是丁齐已能听懂它的叫声,冼皓等人人也能大致明白它的意思。这并不是说众人学会了鸟语,而是一种潜意识的感应,因为在禽兽国中,大家曾听见它的各种叫声,伴随着相应的意念交流。

把小巧带出来之后丁齐才清晰地意识到,在禽兽国中的试练还有另一种意义,假如时间久了,或可通禽兽之语。这并不是说他们真能听懂禽兽说话,禽兽本身也没有人类这样的语言,但能够感受到各种禽兽所表达的情绪与意愿。

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需要长期的锻炼,在潜意识中形成直接的思维反应。

这又意味着什么?它就是神念交流的雏形啊!假如一个人在突破大成修为之前,神识就已经经过了这样的锻炼,那么在他突破大成修为后,便能更快、更好地掌握与运用神念。

丁齐本人就属于这种情况,并没有任何师父教他,在方外秘法修为突破望气境后,对神念的掌握和运用便很自然。这一方面是因为妄境中的经历,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在禽兽国中已有过类似的试练。

当天晚间,丁齐与冼皓、石不全回到了南沚小区,朱山闲已经在家了。众人告诉小巧,平日可以去后面的森林公园玩耍,但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就回家来。小巧同时还是一个暗哨,帮助丁齐等人关注周围的异常动静。

方外联盟总部已筹建完毕,办公地点就是朱山闲家对面那栋小楼,于鹏飞副理事长主持日常工作,他的办公室就是二楼主卧。二楼还有另外三间房,一间是资料室,一间是财务室,另一间是行政办公室,楼下则是一个大会议厅,角落里也放着四张办公桌。

除了于鹏飞常驻总部之外,奇岩境又派来了一名财务和一名行政人员。五心谷那边除了晏斌彬还增派了一个人。做为联盟的创始人之一,白云洞也派驻了一名工作人员。金山院这边已有冼皓。小境湖没有派工作人员进入总部,但丁齐等人又安插了石不全。

能在总部安插工作人员,就是身为创始人的福利。响水峰那边的人也派到了,便是绰号小妖的李志遥,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模样端正看上去很和善。

方外联盟总部并没有太多的日常事务,所以也不需要太多的常驻人员,计划中的编制是十人,如今已到岗的是九人。还缺一个名额,大家心照不宣,是留给理事长丁齐来安排的。

在联盟的六家创始人中,假如把石不全算成小境湖的名额,那么每家至少安插了一人,其中奇岩境是三人、五心谷是两人。丁齐好歹也顶着理事长的名头啊,理应再安排一个。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单位,有些规则还是要讲究的。

但丁齐现在实在抽不出自己人啊,就这么先空着吧,九名工作人员眼下也够用了。

聚集在方外联盟总部附近的、来自各方外世界的人,可远远不止这九个。回到南沚小区的当天晚上,朱山闲就告诉丁齐一件事,这个小区里又有六栋小楼在最近两周内转手了,新房东分别来自六家新加入联盟的方外世界。

看来这些人的想法和五心谷一样,就是在此地弄一个落脚点,方便将来的往来交流。如今这些小楼的售价差不多要三百万一栋了,说买就买,看来经济实力都可以啊!丁齐有点好奇地追问,新加入了七家成员,有六家买了小楼,那么是谁家没买呢?

答案有点出乎预料,居然是先前出手最大方的九放离空岛。

南沚小区依山脚而建,规模并不大,前后有四排小楼,每排十五栋总共四十五栋。丁齐这边有三栋,方外联盟总部算一栋,五心谷、奇岩境、白云洞各自另有一栋,如今又有六家方外世界分别买了一栋,有十三栋楼都成了各方外世界的产业。

丁齐甚至在心中暗想,假如将来加入联盟的成员更多,都这么操作的话,南沚小区会不会就变成方外小区呀,住进来的全是自己人!那样也好,做什么事都更方便还有利于保密。

第二起床吃完早饭后,整个小区就变得嘈杂起来,好几栋小楼都在搞装修呢,每一排都有,加起来是够闹腾的。丁齐虽然不在总部坐班,但他就住在旁边啊,上午溜达几步就过去了。

理事长丁齐先生与总部全体工作成员见面,表达亲切的关怀和问候。他来这里当然还有别的事,查阅了联盟现有成员提供的各种资料。除了金山院和小境湖之外,其他十一家方外世界的公开级资料当然要亲眼看看,另外还有响水峰提供的保密级资料。

公开级资料也很重要,只有联盟理事才有权查阅,内容和预想的丁齐差不多。大家只是对各自的方外世界做了最简单的介绍与描述,但这些信息也是通过其他渠道很难得到的。比如丁齐就了解到,奇岩境在浙江省苍南县、白云洞在福建省仙游县、响水峰在陕西省蓝田县,五心谷在云南大理市北郊……

至于丁齐眼下最感兴趣的九放离空岛,居然在四川峨眉山中。公开级材料提供的信息就是这么简略,就算告诉你大概的地域范围,那么大的地方,若不知门户所在也不可能找到,除非瞎碰运气恰好走到了那里。

这些资料都放在特制的档案袋中,存在总部二楼的资料室的保险柜里。这些资料保险柜是石不全负责采购的,不仅有密码,还需要用两把钥匙同时打开。密码掌握在于鹏飞手中,晏斌彬与李志遥则一人掌管一把钥匙,三人同时到场才可以取阅资料。

按规定只能在资料室中拉上窗帘查阅,不能带走也不能复制拍照,丁齐皆暗记于心,各家的公开级资料看完了,接着他又申请查阅了响水峰的保密级资料。保密级资料与公开级资料分开单独存放,看似普普通通的牛皮纸档案袋,其实另有机关。

假如不明内情者将资料偷出去擅自查看,只要打开档案袋,就会砰地爆出一团火球,不仅资料将化为灰烬,偷看的人也非死即伤。

丁齐坐在那里查阅保密级资料的时候,于鹏飞、晏斌彬、李志遥等三人就站在他对面监督,但他们也不能偷看。直到丁齐查阅完毕,重新将档案袋放回柜子里锁好,大家才一起离开。

响水峰的保密级资料,内容果然诚意满满,介绍了不少很有价值的信息。毕竟响水峰也打算对联盟内部成员开放,想参观响水峰得先查阅这份资料,查阅费用十万或者用对等的资料查阅权交换,总不能随便写点东西糊弄人。

响水峰的地域总面积约有三百平方公里,虽不能和小境湖、琴高台相比,但已经相当不小了,至少比大小赤山大得多。崔山海还特意画了一张简要的地图,标明了响水峰主要的观光区域和路线,从门户进去到响水峰的主峰,南边这条路崎岖陡峭,但是风光最美。

崔山海还标注了沿途的主要景点以及先人留下的遗迹,这些都是值得一看的,但他也特别强调,若非身手不凡,前山这条路普通人是上不去的。于是崔山海又开发了一条路线,绕到后山平缓地带直登峰顶旁的山脊,从这里有一条小路下山,沿途也有不少可观的景致,另有歇脚之处。

丁齐看见这张图就乐了。估计崔山海一家人没少出去玩,他们开放响水峰就是按照风景旅游区的思路,甚至还开发出了两条参观游览路线。

资料还介绍了响水峰的两种特产,其中最重要的一种叫酒竹,又称响水竹,因为有酒竹生长的地方,必能听见流水声。这种竹子有碗口粗,很像毛竹,但据崔山海这名科研工作者考察,它并非毛竹,而是另一种多年生的禾本科植物。

外面没有见过这个品种,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酒竹和响水竹的称呼都是响水峰的先人留下来的,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竹节中可产一种天然的酒。经过自古以来很多代人的观察研究,假如竹子的某一节呈现出特别的颜色和质地,那么把这一节竹子砍下来剖开,就会流淌出特有的酒浆。

崔山海还做过测定,这种酒的度数不高,酒精度大约在八度到十六度之间,但是喝下去却是相当醉人,普通人几乎就是一杯倒。崔山海的酒量还不错,当年看到祖师的记录之后,他第一次试品竹节酒,结果两杯下去喝了还不到一两,便醉倒了。

他这一醉就是两天一夜,幸亏没出什么意外。当时他还不认识水若,小曦当然也没出生呢,响水峰中没有别人,却有凶禽猛兽出没,有花豹也有黑熊,还有野猪。

安然无恙地醒来之后,据崔山海回忆,这酒简直太好喝了,他做了这辈子最美妙的一个梦,至于是什么梦他却不说……看到这里,资料中的介绍又换成了水若的语气,来了一段补充。

据水若询问的结果,崔山海当初就是梦见她了。那时两人还不认识呢,崔山海怎么能梦见水若?据崔山海交待,他见到水若之后,一眼发现她便是那梦中人……至于事实是不是这样,反正崔山海是这么说的,水若居然也就信了。

这两口子真有意思,这份保密级资料是他们两人合写的。崔山海当时之所以醉得那么厉害,其实不仅仅是因为酒节竹,还与响水峰另一种特产有关,此物叫梦生花。

梦生花乍看上去像萱草花,也是喇叭形的五瓣,但它却是七色的。花瓣的边缘是鲜红色,越往花心,反射的光线波长就越短,最中间的花蕊呈紫色。将这些花蕊采集下来,用秘传的手法加工,然后按一定比例放进竹节酒中泡一个月,酒就会变成玫瑰红色。

这样处理过的竹节酒,虽然酒精度数没有加深,酒劲却急剧变烈。按祖师记载,每次喝一口就可以了,有助于炉鼎术的修炼,会促进心火肾水交融,如某些丹诀上说的铅汞入炉而产大药,化真气入紫府黄庭……

也就是说这酒是一口一口喝的,喝一口得用一个时辰的功夫化解药力。但是崔山海的那一口喝多了点,连杯干了,觉得很不错又喝了第二口,然后便醉倒了。

崔山海以及响水峰的历代祖师当然都研究过梦生花,崔山海最终得出的结论,梦生花植株中含有一种菌类,有强效致幻作用,以花蕊中的成份最多。假如人吃了梦生花,那感觉就跟猫舔了猫薄荷差不多。

竹节酒反倒是一种解药,将花蕊按一定比例泡到酒中便化解了这种药性,却产生了另一种灵效,可以辅助炉鼎术修炼。假如不是修炼炉鼎术的人呢?崔山海通过亲身实践,认为它可以给人一种特殊的精神快感,但绝不可多用。

至于至于对修炼其他各门秘术的人有什么用处?崔山海认为或许也有帮助,但在这份资料里并没有细说,可能他也不太清楚,还需要通过实践去验证。

PS:明天请个假,后天继续更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