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236、丁老师的生意经

如今距奇岩境、五心谷、响水峰这三拔客人到访南沚小区、商议成立方外联盟,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该办的手续都办了,方外联盟总部办公地点包括宿舍都已经弄好了,各部门人员皆已到位,丁齐等人这边还安插了冼皓与石不全这两位。

除了大小赤山,又有七家方外世界明确表态愿意加入这个联盟,其中清音谷、壁书城这两家是响水峰免责联系的,昔名谷、飘花潭这两家是五心谷负责联系的,而九放离空岛、游怀界、诸次观山这三家是奇岩境负责联系的。

当初的商议中,众发起人确定了一份名单,上面有十二家可以“免审核”的方外世界,且都是可以联系上的。剩下的四家中,翠饶庄、风津村明确表示不想加入什么联盟;野照流原说还需要考虑;而卢余洞那边还没有反馈结果,但据叶宗清说问题应该不大。

根据方外联盟的章程,会员可以提供开放级和保密级两类资料,其中开放级是必须提供的,而保密级则是自愿提供。有意思的是,除了金山院和响水峰,其他的方外世界都只提供了开放级资料,显然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家的隐秘。

其实保密级资料也是各家自己填写的,那些绝对不想让人知道的核心机密,肯定也不会写进去。但谁也不是傻子,这样一份资料假如不写点人所不知的“干货”,也没资格列为保密级并可作为对等交换的查阅资料。

所以干脆不提供就是表明了一种态度,自家更多的情况还是隐秘,不希望大家过多的打探。毕竟这个联盟刚刚成立,各成员彼此还在观望当中。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流合作的增多、彼此间信任的加深,还会有更多方外世界提供保密级资料,甚至对联盟内部成员开放秘境吧。

如此看来,在联盟草创之初,金山院和响水峰就提供了保密级资料,并承诺可向联盟成员开放秘境,就显得尤为重要,极大地增强了联盟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开放秘境是金山院首先承诺,响水峰随即跟进,这两家的人担任了理事长和副理事长好像也是众望所归。

方外联盟如今已有十四家成员,除了金山院自己以及小境湖,其他十二家成员都申请查阅了丁齐提供的金山院保密级资料,只有响水峰是用对等条件交换,另外十一家都是交了钱的,总计一百一十万。

小境湖当然不会花钱查这个资料,因为大家知道在方外联盟创立之前,这两家方外世界就是一伙的,没必要掩饰什么关系。大小赤山还装模作样花了十万块钱,这也算是一种掩护,不想将私下里的内情公开。

另一家比较有意思的是白云洞,照说他们和奇岩境也是一伙的,奇岩境境主田仲络看过了资料,但白云洞同样花了十万块申请查看金山院的保密级资料。这不仅是表明了一种避嫌的态度,而且表示他们遵守方外联盟的会员章程。

根据会员章程,某一家看到私密情况,是不允许透露给别家的,假如奇岩境看了白云洞就不用看了,明摆着就是田仲络违反了保密规定,那何必呢,反正也不差那十万块钱。

而且想参观金山院有个前提,就是先查阅保密级材料。白云洞肯定也存了将来参观金山院的打算,先查阅材料就是入门的要求,不论他们事先是否已通过各种渠道知情。

另外十二家成员也全部查阅了响水峰提供的保密级资料,金山院这边则不必说,他们已经得到了响水峰保密级资料的对等查阅权,而剩下的十二家可是真真正正支付了一百二十万,其中小境湖的大小赤山可能算是花了冤枉钱,但也得做出这个姿态。

众人在吃饭时谈到了这笔支出,同样从丁齐的收入中扣,丁齐也没有异议。

金山院和响水峰这两家提供的保密级资料,方外联盟的全体成员可以说都申请查阅了。最特别的是九放离空岛,他们的人看了资料之后,直接申请参观金山院,好像生怕丁齐反悔似的,立刻就预定了第一批十个名额,钱都已经打过来了。

更有意思的是,九放离空岛虽然也看了响水峰的资料,眼下却没有申请参观那里,应该是对金山院更感兴趣吧。

至于其他的方外世界,目前还没有提出参观的要求,但丁齐心理清楚,大家都在观望呢。假如九放离空岛的人去了金山院,能平安归来甚至是大有收获,肯定就会有人接踵而至。

冼皓现场算账,丁齐收入了二百一十万,拿九成就是一百八十九万,再扣除大小赤山查阅金山院保密级资料的费用十万,以及小境湖和大小赤山查阅响水峰的保密级资料的费用二十万,已净得一百五十九万。

丁齐哭笑不得道:“原以为两个星期没上班,这个月的收入会大打折扣呢,没想到还赚了这么多。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呢!”

涂至一本正经道:“师父,您要发财了,而且是发大财,眼下这点钱不过是个零头而已。”

丁齐:“可我的目的产不是为了赚钱。”

朱山闲打趣道:“世事哪能尽如人意,丁老师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财,可是偏偏该着你发财呀……”

丁齐以很淡定地语气说:“我倒不担心什么,只要有人肯来,必定会有更多的人来,来了第一次就想第二次……迟早会和我交换对等条件的。”

丁齐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探索更多的方外世界。他承诺开放金山院,而且把收费定得那么高,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服务。很多方外世界可能并不缺钱,就算十万块一次,感兴趣的人也会来参观的,而且金山院这么特殊的地方,大家必定会感兴趣!

如今有一句玩笑话,形容谁家不缺钱,便问一句——你家里有矿啊?而方外联盟的这些成员可不仅有矿,而拥有一个自古传承的世界。

但金山院或者说禽兽国实在太特殊了,进去之后就会化身为不同的禽兽,这样的体验是无法想象甚至是不可替代的。每次进去顶多停留二十四小时,这根本不过瘾啊,去了第一次的人肯定还想去第二次,不会觉得这钱花得不值。

另一方面,已经能确认禽兽国是试炼之地,对淬炼神识的帮助极大。就算你没有刻意淬炼神识,只要时时刻刻保持自我意识的清醒,并以那种奇异的方式进行意念交流,无形中就等于在淬炼神识,这对于修炼各门秘法的帮助都很大!

所以只要有人来过了,肯定还会再想来,再把消息带回各自的方外世界,也必定有更多的人想来,不仅是为了开眼界、体验禽兽的感觉,哪怕是为了修炼也是值得的。如此一来,就算家里有金山银山恐怕也受不了啊,因为这也太烧钱了!

除非是像田仲络那种钱多得都已经浑身发痒的大富豪才会不在乎吧,但也不可能人人都是田仲络。更何况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时候越有钱就会越注意该怎么花钱,不能这么没完没了地投入。

然而丁同时也提供帮了大家省钱的替代方案,想不花钱用对待条件交换就是了。等到时间久了,关系更深,彼此之间不再那么多隔阂,迟早会有人也对丁齐开放他们的方外世界,而在此之前,丁理事长还能好好赚一笔呢。

这就是丁齐的打算,或者说是他挖好的门槛,他做出这个承诺后,就能预见将来的情况。丁齐和众人解释了自己的生意经,几位长辈倒是早在意料之中,而晚辈弟子则纷纷夸赞师父深谋远虑、神机妙算。

石不全突然又问道:“丁老师,我有件事还没搞明白。您在金山院照说不会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我一走到门户前你就知道我们来了呢,还主动把门打开了?”

丁齐笑着站起身道:“吃得差不多了,我带你们去见识一下吧,上山!”

众人出了院落登上峰顶,跟着丁齐来到了那座六角金瓦亭中。仕女飞天高举铜镜造型的影器仍放在那个石台上,朱山闲上次并没有带走,留在这里让丁齐研究。丁齐用手一指那铜镜催动法力,亭中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同时那直径五厘米左右的铜镜却射出了一片光幕。

通过光幕,围住石台众人就像在看立体电影,更有玄奇的是,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这光幕都是正朝着自己的。他们看见的就是门户外的景象,视角就是铁锁崖岩缝中的那个石台,从半空向前方望去是流淌而过的驻马河,河流的斜对岸还有一片新起的高楼……

魏凡婷惊呼道:“哇,好神奇啊!”

丁齐微微一笑:“还有更神奇的呢!”随着话音场景移转,众人所见的情景又回到禽兽国之内,变成了他们方才所在的前院,视角围着桌子转了一圈,紧接着场景再度变换,似是升到了高空,俯瞰着禽兽国的全貌……

丁齐以神念解释道:“这与金山院布下的大阵有关,这里有一个阵枢位置就是安放影器用的,以神念为引运转大阵不仅可以看到门户外,更可以监控整个世界的所有角落。我现在让镜中射出光影只是为了方便你们看,想省点法力的话,直接看镜子就行了。”

然后光影一收,众人依次凑近了观看,小小的镜面仿佛成了一个观察口,可以看到种种景象,当然都是由丁齐的神念操控展示的。

丁齐在将禽兽符祭炼完毕后,已掌握如何运转山水大阵,然后又祭炼了这件影器,发现它居然有如此妙用。其实想查探禽兽国中的动静,丁齐借助控界之宝禽兽符也能做到,但那远不如操控影器来得这么直观,不仅能展示给大家,而且还省力得多。

更重要的是,通过影器可以看到门户外,也就是说别人还没进来,丁齐就能发现。当然了,如此使用影器也有限制,只有放在这个墨玉台上才行。

朱山闲击掌道:“太好了,有了这件东西,开放金山院就太方便了!”

丁齐点头道:“我们所得的三件法宝,禽兽符和影器、身器都是神器,各有不同的妙用。想当初祭炼它们的人考虑得很周道,不仅留下了控界之宝,还留下了另外两件神器为辅助,就是针对禽兽国特殊的状况。”

毕学成眯着眼睛问道:“成立方外联盟后,加入联盟的那些方外世界都是自古有传承的,禽兽国当然也不例外。但它的传承为什么断了呢,又是怎么断的?”

魏凡婷就在身边,想到了大小赤山,丁齐暗叹了一口气,转身指着山下道:“那要看是什么意义上的传承了。据我推断,当年拥有禽兽国之人应该就是顾家的祖先,这三件神器,一直就被顾家世代传承,迁居到江苏徐州后也带着。

可是顾家人如今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祖先没有将天地秘境以及神器传承留下来?可能不是未留,而是后人未能继承。这禽兽国是试炼之地,就算手中有禽兽符与影器、身器,但若不能突破大成修为,也打不开金山院。

我们看见的金山院非常干净,几乎什么东西都没留下,说明当年的主人并非匆忙离去。如果说执掌控界之宝者就是金山院的院主,可以想见,曾经的院主当有大成修为,但后人却没有这个本事,在他离世之前也只能把东西都交给后人,不能留在金山院中。

后人再传后人,却始终无法打开金山院,传承渐渐断绝。这里又不像别的地方,修为不够就会化身为禽兽,甚至有自我迷失之忧,而身器只有一件。这样的试炼之地却不是安居久留之地,人不可能在方外世界中定居,更别提建立家园了。

假如已经无法打开金山院,这个方外世界的传承者只能住在外面,禽兽符与影器、身器当然也会带出去,不知从何时开始,可能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久而久之,后人不知金山院的传承,也不知这三件神器的用处,只是把它当古董保存。”

庄梦周也叹了口气道:“丁老师的推测合情合理。”

谭涵川沉吟道:“禽兽国不比别的方外世界,假如院主没有大成修为,这里没法住人,更不可久留,既非乱世藏身之地,更非安身经营之所,久而久之很可能就出现这种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